263 一隻鞋子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59:36
A+ A- 關燈 聽書

263,一隻鞋子

他的樣子好可怕,因爲車廂的光線不好,以至於讓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他臉上的真實表情,可是他說話的語氣卻是那樣的平靜,平靜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太反常了。

因爲知道聶峻瑋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人,所以想盡了辦法,編了太多的藉口,可是到頭來卻發現他好像一絲都不爲所動的樣子,她反而是慌了起來。

不遠處有一輛紅色的小汽車緩緩駛來,宋家的其他幾個人全部都到齊了,宋父第一個從副駕駛的位置下來,他疾步而來,整個人很狂躁,一看到聶峻瑋站在岸邊,手中不知道捏着什麼東西,一陣怒火攻心,幾乎是跑着過去的,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怒吼,“聶峻瑋你這個混蛋?你這個混蛋?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你他媽的……你他媽的……你竟然……你竟然對我女兒開槍??你這個混蛋,你這個殺人兇手,你害得曉蘇還不夠麼?你把她都折磨成什麼樣子的啊?你竟然還要殺了她,你這個殺人兇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等着坐牢,你給我等着坐牢吧?我女兒認識你們聶家的人就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你這個王八蛋?”

“怎麼?還有事麼?”

真的對不起,曾經答應了你,放你走,只是從來沒有答應過自己而已。

見她長時間不說話,聶峻瑋倒是幾不可見地皺了皺眉頭,語氣倒還是沒有什麼起伏的,“正璇,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你下車。”

她承認自己是有點按耐不住,如果不是知道鴻勳也意外受了傷,她也不會這麼自亂陣腳。她明白聶峻瑋對那個孿生弟弟的感情,所以纔會迫不及待地來找他。

雨,彷彿是下得更大了,蔣正璇怔怔地站在那瓢潑大雨之中,忽然只覺得手足冰涼,看着那漸行漸遠的車尾燈,一時間有些呼吸困難。

一直尋到天色矇矇亮,水警隊長和他到岸邊和隊員匯合,依舊是毫無頭緒,聶峻瑋只覺得一顆心一直往下沉,那種絕望的感覺漸漸地涌上來,卻是忽然有一個小水警跳出來,興奮地喊着:“隊長?有發現?有發現??”

江面上有快艇飛快的竄出去,水面上被劈開兩道波浪。

也許是自己心虛,可是蔣正璇就是有這樣的感覺,眼前的這雙眼睛,有一半是隱匿在黑暗之中的,分明讓人捉摸不透,卻又彷彿是能夠在瞬間就穿透人心,將人看得一清二楚。

“珞奕,馬上去辦一件事情。”

“我恨死你了?爲什麼……你爲什麼要這麼對我……不要……不要打掉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不要打掉我的孩子……”

他緊緊地拽着那隻鞋子,失控地咆哮,“馬上再去找?找不到你們都不用回來了?”

珞奕將車停在江邊,聶峻瑋推開車門就走下來,水警隊長一見到他過來,連忙迎上來,面色凝重,“聶先生,下過雨之後水流非常急,水也暴漲了,以至於我們的搜救行動進行的異樣艱難,到目前爲止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

——自己所做的那些小動作……

珞奕跟在他身邊那麼多年,自然也明白這個時候聶峻瑋所謂的事情是什麼事情,他點點頭,“聶先生,您吩咐。”

聶峻瑋面色沉沉地往岸邊的快艇走去,這麼個季節,一場暴雨過後,氣溫似乎是更低了,他低低的咳嗽了一下,雙手放在褲袋裏,就站在岸邊,迎面的海風吹過來似乎還可以聞到屬於她的味道——rBJo。

而現在,楊錦森都死了,那就等於一切都死無對證了……她其實應該放寬點心,只要自己不承認,他又能拿自己怎麼樣?更何況她還懷孕……是的,她還懷了他的孩子,如果他真的一點都不在乎自己的話,他又何必和自己結婚?

面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聶峻瑋短促地閉了閉眼眸,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彷彿是將空氣中屬於她的那一絲彌留的氣息吸入自己的肺部,這才戴上了手套,“走。”

可是她不甘心,她已經做了那麼多了,她怎麼可以在最後關頭放手?

聶峻瑋,就好像是一縷抓不到的風,可是又好像就在自己的眼前,忽遠忽近,忽冷忽熱,那顆心你永遠都無法琢磨透,這樣的感覺真是讓人快抓狂……

還是……

溼味太重,呼吸一口,鼻端都是那種粘稠的感覺,讓人覺得渾身都不舒服。

是,他爲什麼要這麼殘忍,既然當初就知道不可能,那麼又爲什麼一定要抓着她不肯放?

天色已經完全亮了起來,聶峻瑋一聲命下,水警的隊長連忙派了另外一隊人作交換班又開始搜救行動。

這天晚上的大暴雨是到了凌晨十分才基本上停了,聶峻瑋重新來到碼頭的時候,海風呼呼地吹着,其實這樣的季節多半還是乾燥的,很少會在夜晚突來這麼一場大暴雨。雨後的風中還夾帶着海鮮的鹹味,還有一些鐵板生鏽的味道,讓人隱約覺得有些噁心。

珞奕一直都跟在他的身邊,看着他神色間的決然,有些不安,上去之後說了句,“聶先生您剛纔才下過水,這麼冷的天……聶先生保重自己,宋小姐還要靠你救回來的——”

她用力地咬了咬脣,她都已經懷了他的孩子,就算他懷疑自己,只要自己有孩子這一張黃牌,她相信,他絕對不會拿自己怎麼樣——

就如同她質問自己的那些話一樣——“如果你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給我那麼多,就不要引.佑我,爲什麼你要這麼殘忍?”

她的三圍他都是一清二楚的,他當然也知道她平常最喜歡穿的就是帆布鞋,這雙鞋子就是她的,尺碼和款式都是對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

聶峻瑋絲毫不做停頓,這一次卻是將水警遞上來的救生衣飛快地套上了身,轉頭目視前方的黑暗水面,抿着嘴脣,眼光透出精狠。

那水警大概是被他的樣子給嚇了一跳,眼前的男人眼底都佈滿了血絲,身上昂貴的西裝也早就已經皺皺巴巴的不成樣子,他嚥了咽口水,這纔將自己剛剛找到的一隻鞋給遞了上來,“這是……這是我剛剛從海里面找到的,看……看樣子應該是女士的帆布鞋,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你們要找的那個人的。”

聶峻瑋眸色冰冷,那裏面隱隱約約透着幾分血腥的殺意,菲薄的脣瓣微微一勾,有一種人讓驚心動魄的森冷。

他現在也在質疑自己,自己一意孤行的那些計劃,是不是真的是正確的?他彷彿從來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考慮那些棘手的問題,卻是從來沒有站在她的立場想過。

那把槍的確是她之後發現了宋曉蘇出現在記者招待會的現場她才讓人臨時放上去的,宋曉蘇一直都是自己的心頭刺,她想要解決掉她已經很久了,那麼好的機會,楊錦森可以幫助自己,借刀殺人,她爲何不做?

她不是真的毫無感覺的人,她從來也都是被人捧在手心疼的,她能夠感覺得到那個男人的心——好像真的不在自己的身上。

他真的很想很想,告訴她,曉蘇,不是的,事情的真相不是這樣的。

不然他爲什麼會提到槍還有鴻勳的事情?

着可覺地。只是這一刻,她反倒是有些不太確定起來,他是不是真的相信自己?

“你知道不知道你把我關起來,我看着電視上面說你要結婚的消息……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麼?你的血是冷的麼?是不是?是不是?”

簡單的字句,卻是不容置疑的。

一整晚的地毯式搜索,已經讓人疲憊不堪,這個時候有人喊道有發現,無疑就是一道興奮劑,讓人瞬間眼前一亮,只是水警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聶峻瑋就已經飛快地跑過來,一把抓住那個小水警的衣領,聲音之中有着難以察覺的顫抖,“什麼、什麼發現?快點說?”

這一晚,碼頭的探照燈開的大大的,江面頓時亮如白晝。

這一頭的車廂裏,聶峻瑋的臉色完全是鐵青的,他需要極大的力氣纔可以忍住自己剛纔沒有對着那個自以爲是的愚蠢女人下手的衝動。

那一聲蓋過一聲的質問,讓他的心在抽搐。

他發現了麼?

讓她死,都算是便宜了她,懲罰那種女人,最好的方法,並不是讓她去死,而是要讓她生不如死。

聶峻瑋伸手一把奪過,反過來一看鞋底的尺碼,心頭瞬間涌上了無限的希望,他有些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語,“三十七,三十七……”

蔣正璇張了張嘴,似乎是還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又發現自己早就已經準備好的那些臺詞,到了喉嚨口卻是硬生生地給嚥了回去,她嚥了嚥唾沫,好半天才僵硬地點了點頭,伸手推開車門的時候,外面有人幫她撐好了雨傘,她有些失魂落魄,聶峻瑋卻是不再多看她一眼,沉沉地命令珞奕開車。

“聶峻瑋,你混蛋?你混蛋?你這個混蛋?”

她最後那幾近絕望的灰敗眼神,她最後的時候抓着自己對自己竭斯底裏說的那些話——

…………

珞奕眸色一沉,想要上前去攔着,聶峻瑋卻是使了一個眼色,他一動不動地任由宋父發泄,心頭卻是有些詫異——這件事情發生不到二十四個小時,宋家的人是怎麼知道的?

————

第二更到,因爲大家今天留言好踊躍哦,所以加更一更,今天還有更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