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你知道我有多心痛麼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58:47
A+ A- 關燈 聽書

260,你知道我有多心痛麼?

聶峻瑋終於意識到事情的發展已經完全偏離了自己的軌道,只是因爲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曉蘇竟然會來到記者招待會的現場……他覺得太陽血都在突突地跳着疼,加上剛纔楊錦森說的,鴻勳也在他的手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抿了抿脣,呼吸一點一點的加重——也怪他最近忙着對付楊錦森,連鴻勳都沒有注意過,他還以爲之前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父親肯定是需要時間和鴻勳單獨相處,加上自己也有棘手的事情沒有處理好,所以這兩天還真是沒有見過他……

卻不想,他竟然已經被楊錦森帶走了?

可是剛纔所有的記者並沒有發現自己的存在不是麼?剛纔他還在記者的面前把和自己的關係撇地一乾二淨,她原本進來過來就是讓他不好過的,可是她到底還是沒有勇氣,選擇黯然離場,爲什麼他現在又要抓着自己不放?

是因爲自己出現在了他的記者招待會現場麼?

她連忙從地上站起身來,尚未搞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不過心頭大概是有些意識,覺得這一切應該是和聶峻瑋有關係。

聞言,聶峻瑋心頭更是沉重了幾分,他下意識地掠過去一眼,這才發現,整個會場就只剩下了自己和曉蘇兩人,蔣正璇早就已經不知所蹤。

?我……”她伸手本能地壓了壓自己的帽子,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多餘,開口剛想要說什麼,卻不想對面正疾步朝她走來的男人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曉蘇,記住我的話。”他只是覺得,自己死了也不會比現在更難受。

死命地掙扎還是掙不開,她的力氣又不如他,加上自己發燒,其實身體都是軟趴趴的沒有力氣,說出口的話也是毫無生氣的,?你……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裏?你放開我……聶峻瑋……我不是來攪局的,我不知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放手聽到沒有?你……咳咳……啊……”rBHY。

楊錦森哈哈地大笑起來,?我決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改變我,我現在突然就覺得,其實看着你痛苦不堪纔是最精彩的,所以不要再拿程序來和我交換條件,你的程序只是讓我給你解藥的配方而已,你應該知道,你的心肝寶貝中的毒和你弟弟的毒完全兩樣,你只可以選擇一個配方。嗯……我想你應該已經選擇好了,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天天可以換,手足沒有了那多可惜,對不對?”

?有什麼話你站出來說,何必藏頭露尾?你要的程序就在我的手上,還有,我身上並沒有帶任何的武器。”聶峻瑋再度開口,卻已經用了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語,以至於曉蘇根本就沒有聽懂半分。

也許是他的表情太過凝重,她張了張嘴,喉嚨口的聲音終於還是嚥了回去。

聶峻瑋沉默不語,只是那雙深邃到不行的眼眸卻是一瞬不瞬地盯着門口處,因爲人很多,所以一羣人要走出去時間就會顯得比較慢。

?你什麼都算計好了?”

已經來不及了,他知道,已經來不及了。

楊錦森多麼精明的人,自然知道他爲什麼突然就換了語言,這一刻他倒是十分的配合,森冷的笑聲透過聽筒傳到了聶峻瑋的耳中,?你要的東西,我自然是給你準備好了,回去,看看你剛纔坐過的位置下面,我給你準備了一把很適合送你的寶貝上西天的槍。”人開大經。

?聶峻瑋?你放手……放手……”

穿過馬路——沒一會兒就到了聶峻瑋之前說的那個碼頭處,因爲風太大,好幾次都嗆得曉蘇連聲咳嗽,可是一路走來,雖然不過短短几分鐘,聶峻瑋卻始終都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任由她在自己的掌心之中不斷地掙扎,他就是死死地拽着。只有那雙她沒有注意到的陰鷙眸子,在不斷地觀察着四周的環境……

?你以爲你還有機會選擇?”

他一時握着手機沉着臉,電話那邊的楊錦森卻是有些不耐煩了,?怎麼?磨磨蹭蹭的是下不去手麼?沒關係,如果你下不去手,我很高興幫你代勞。”

他心頭漸漸地焦躁起來,那抹纖瘦的背影搖搖晃晃的就擠在人羣之中,卻是不想,正好走到了門口,那原本大開着的兩扇大門忽然砰一聲被人關上,而那抹身影也被人用力一扯,跌倒在了地上。

他的腿長,大步邁開,她就需要吃力地跟上兩步,一不小心腳下一崴,她整個人都往前跌去,卻是撞入了一具熟悉的胸膛口,那撲鼻而來的氣息,一如既往的霸道,卻是讓她剎那間只想掉淚——

她看着他在那個凳子底下找了什麼東西放進了口袋,然後拽着自己就出了酒店的會場,他疾步在前面走着,曉蘇被他拉的跌跌撞撞的。

?冷靜點,聽我說。”陡然伸手一把禁錮住了她的臉頰,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才用力地將她擁入懷中,低沉的嗓音就在她的耳廓邊,?你上大學的時候學過潛水對麼?記住一會兒,把自己學過的本領都使出來。曉蘇,相信我,你一定會沒事的,你一定會沒事的……”

這個時候,他的心臟裏像有千萬根針在刺一樣的痛。

?楊錦森,如果不是因爲你有解藥的配方,你信不信我隨時都可以弄死你。我把程序給你,你把配方給我,不要動鴻勳和她,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商量。”

?你……你到底要做什麼?”剛纔他在打電話,可是說的都是她聽不懂的意大利語,她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看他面色鐵青的樣子,她有那麼一瞬間是以爲他要拉着自己去。

?嗯?”

?既然是我的人,輪不到你的來開槍,一切由我親手來結束,但是你必須讓我看到鴻勳,要讓他平安無事地回來,以後不能再找他的麻煩,還有,地點不是這裏,這裏太顯眼,出了酒店過了馬路就是一個碼頭,十分鐘的時間,就在那邊見。”

曉蘇被聶峻瑋拽着往門口走的時候,她還覺得頭輕腳重,其實自己一直都在發燒,她好幾次都想要開口說話,可是剛說第一個字的時候,就已經被他粗暴地打斷。

?等等?”

可是他把她牽扯進來,他要怎麼做才能最好的保護她……

曉蘇完全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覺得身子一輕,就已經跌倒在了地板上,她下意識地驚了一下,回過神來就往身後往去,偌大的場地卻除了自己其他的記者早就已經走光了,她有些茫然地轉過臉去,這纔看到原本那個站在臺上的男人已經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來。

?你……你混蛋?你混蛋?你這個混蛋?”

聶峻瑋似乎是沒有想到,她會突然對自己說這麼多,她從來都是那樣的好強,可是此刻這般脆弱的樣子,卻是更讓他覺得自己的罪孽深重,他的呼吸沉重,那雙手僵硬地垂在自己的身側,腦袋像是要爆.炸了一樣,胸口也是一陣一陣的鈍痛。

?怎麼?很難選擇麼?真的做不好決定的話,我來吧,你知道的,我的槍法很準,保證一槍斃命。”

他用力地按着她的腦袋,那樣大的力道讓曉蘇覺得自己透不過氣來,可是他的吻卻是落在了她的黑髮上,那依舊是沉穩的嗓音隱藏着讓人難以察覺的顫抖——

可是光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好像是有什麼嚴重的事情發生。

緊繃的情緒驟然失控,那忍了又忍的眼淚終於還是狠狠的掉下來,在他的眼皮底下,她視覺模糊,可是他身上的那種氣息卻是那樣的熟悉,熟悉到了靈魂的深處,五臟六腑卻都因爲這樣的氣息而抽痛着……她只覺得自己全身都在抽搐,心臟也在抽搐,疼的連聲音都是模模糊糊的。卻是沒有推開他,而是失控地伸手狠狠地抓着他的腰際的襯衣,用力地晃着,崩潰地叫着,?聶峻瑋?我恨你,我恨死你了?爲什麼……你爲什麼要這麼對我……不要……不要打掉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不要打掉我的孩子,我只有這一次機會了……你……你爲什麼要這麼殘忍?我沒有欠你什麼的,這一切都是你給我的……可是、可是如果你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給我那麼多,就不要引.佑我,爲什麼你要這麼殘忍……你知道不知道你把我關起來,我看着電視上面說你要結婚的消息……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麼?你的血是冷的麼?是不是?是不是?啊……你回答我……”

他垂眸看着她發白的小臉,多麼年輕美好的生命,她才二十幾歲而已,她的生命這個時候纔剛剛開始而已……

不遠處很快就有黑色的車子緩緩地靠過來,聶峻瑋眸色一凜,已來不及再說更多的話,轉身放開了曉蘇就將她護在了自己的身後。

車門打開,一身黑衣的男人彎腰從裏面出來,很快後面又來了一輛商務車,聶鴻勳就坐在商務車釐,隔着車窗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邊上兩個人高馬大的男人正一人一邊挾持着他。

————

這邊寫完了,就等於是上半部結局了,大家挺住哦,彩虹就在不遠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