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大概是愛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58:14
A+ A- 關燈 聽書

總裁大人別玩我 258,大概是愛

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樣的方式真的是挺管用。

以時速超過一百二十碼飈在普通的馬路上時?曉蘇就在想——很多時候?人軟弱纔會被欺負?人太過善良纔會被欺騙?原來不僅僅是男人還是女人?只要真的痛下了心?一定要做到的事情?終究還是可以做到的。

她以死威脅唐世邦?最後他實在是拗不過她?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放走了她?其實她搖搖晃晃離開醫院的時候?唐世邦還是不太忍心?追上來對她說了句話?他說——

“宋曉蘇?就算你過去找他?其實也改變不了什麼。雖然我並不清楚他到底爲什麼要這麼做?但是我能告訴你的就是?他沒有要傷害你的意思?他這麼做都是爲了你好。還有?以我瞭解的聶峻瑋?如果他真的決定要這麼做?那麼就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就算你去了?也改變不了任何?你何苦……”

何苦?

何苦如此的艱辛?不折手段的傷害自己?卻也爲難了別人。

她卻是一聲不吭?走了兩步纔想起了什麼?重新折回來?衝他攤開了手?暗啞的嗓音只說了一句話?“唐醫生?幫人幫到底?把你的車借給我用一下。”

雙手緊緊地握着方向盤?曉蘇的脣瓣依舊是乾澀發白?臉色也十分的憔悴?她出來之前只來得及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可是一頭長髮都來不及梳理?但是此刻她的決心就好像是這一秒的車速——直線飆升。

聶峻瑋?你想痛快的結婚麼?

那麼你必須給我一個說法?

唐世邦一口一個“他是爲了你好”?她真的很想知道?將她推上手術檯的男人?怎麼就是爲了自己好了?斬斷了她做母親的資格?這也叫是爲了自己好?將她軟.禁起來?自己卻是和別的女人結婚?這個難道就是爲了她好??

如果是真的?如果真的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那麼她也不想再當傻瓜?就算是死?也應該死得明白不是麼?

她要他親口對她說?所有的事情?她都需要他親口對她承認。Zlsc。

穿着襯衣牛仔褲?挎着大大的帆布袋?帶上一副淺咖色纖維片的近視眼鏡?胸前掛着數碼相機和錄音筆?手中一塊方帕捂着鼻子和嘴?連聲的咳嗽?最後遞上了自己在門外面用雙倍的價格纔買到的一張邀請函。

曉蘇就這樣混進了人來人往的招待會現場。

其實她倒並不是怕會人認出她來?估計就算有人認識她?也不會知道她和聶峻瑋之間的關係。但是她想起以前聶峻瑋帶自己出席過一次商業的宴請?那時候他捐款給慈善基金會?還以鴻勳的名義命名的?當時其實沒有多少人會注意到她?但是她爲了以防萬一?還是做好了十足的準備。

萬一不小心被聶峻瑋或者他身邊的人發現了?自己必定會被請出去?她不能功虧一簣。

走進了會場?根據邀請函上面寫的?她知道記者招待會是會在富貴廳召開?她走進去?遠遠的就看到了人頭簇擁的景象?這讓每一位如常的人都如同是她這樣?有些意外。

果然很快身後就傳來了議論聲。

“不是說才邀請了八十名記者的嗎?這裏怎麼看都是超過了兩百名啊?”

另一位壓低嗓音道:“你開什麼玩笑哦?這是聶峻瑋第一次正式接受媒體的採訪?其實我有小道消息的?今天進來的?多數都是走後門的。不過說真的?這個聶峻瑋身份真的很不簡單?幾個月之前的那個黑.幫火拼的事情知道吧?據說其中的一方就是聶峻瑋?還有上次遊艇爆.炸?好像也有他的?至於蔣家?也不是等閒之輩?他們之前都是在國外發展的?最近纔回來C市。你知道“流光”一條街麼?那都是聶峻瑋的天下。呵呵?他的身價?估計不知情的人是估摸不出來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我知道他的身份很神祕?之前主編就說了?說是不管有沒有頭條?反正回去就算是寫一兩版的花絮也一定是可以提高不少的銷量。”

“知道就行了?唉?我們趕緊找個好點的位置?一會兒可以提問。”

…………

曉蘇嘴角微微勾了勾?心裏已經瞭然?怪不得剛纔自己出了雙倍的價格倒是可以把邀請函都買到?原來這麼多人走後門。她收回了思緒?也跟着兩人往裏面走去。

大廳中央的主位是以百褶紫藍天鵝團簇着的長桌?長桌前爲記者而設的十排軟椅找就已經座無虛席沒救連邊上的過道處都已經被扛着攝像機拿着麥克風的人士搶佔一空?大家都在

等待的空隙之中交頭接耳?其實多半討論的還是今天的主角。

曉蘇這個時候才覺得?自己是真的不瞭解聶峻瑋。

以前只知道他身份神祕?行爲莫測?心思更是慎密?也知道他有開夜店?但是並不知道?原來C市最有名的夜店一條街竟然都是他的天下?看着這麼多的記者擠破頭都只是爲了報道一些他的消息?可想而知了?他的新聞價值是有多高。

曉蘇移步到了一個幾乎是死角的角落裏?這荒僻一角不起眼?別說是前面的人不會回望?就連偶爾從她身邊經過的人?都不會有意識往這個方向側頭看她一眼?加上她“盛裝打扮”?就算珞奕站在邊上?估計也認不出來。

她站了差不多十幾分鍾?一直等到下午的兩點整?當幾道人影從唱錯旁邊的側門走進來的時候?全場起立。

站在所有獻給那個西裝挺括出場的男人的熱烈掌聲的背後?有一個她?只想落淚。

有一種很恍惚的感覺?大概是叫做愛。

在這一刻直直地刺激着她的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經?彷彿是走了十萬的光年?又彷彿是從地球誕生走到了毀滅?她都不知道?原來她還會有這樣的勇氣?追隨着他的腳步?爲的只是得到他的一個認證。

如果這都不是愛?那麼什麼纔是愛?天瑋爲都。

這個時候自己的心裏產生這樣的意識?並沒有讓她覺得有多意外?或許這樣的感覺早就已經存在?是自己一直都不肯承認而已。

而此刻?她揚起投來?透過鏡片看着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

射燈交織下長桌明亮?居中而坐的聶峻瑋連外套都不要?只見樣式別緻線條簡潔的白深意?映得他那張俊美的面容似王者又似天使?攝人心魄的眼瞳依然閃耀着清涼星光?便連習慣緊抿的薄脣此刻都是微微彎着?這樣子的聶峻瑋?讓人心動?此刻的他渾身上下都是雍容淡冷、貴氣閒雅。

而伴在他的身邊的女人——蔣正璇?同樣是美豔地讓人驚歎?笑眯的眸如同是兩泓水月?望着身邊俊朗丰神的男人的時候?柔情萬千?只差是沒有滴出水來。

曉蘇的心頭像是被千刀萬剮了一樣?卻也不得不承認?不遠處高高在坐的那一對金童玉女簡直就是一對完美的賢伉儷。

最上方——

蔣正璇嘴角一直都掛着完美的笑顏?小鳥依人一般靠着聶峻瑋?記者招待會還沒有正式開始?她忍了一整天的那個問題?到底還是沒有忍住?於是微微一扭頭?紅脣若有似無地掃過了他的臉頰?壓低嗓音問:“峻瑋?你爲什麼突然就改變主意了?”

“嗯?”

漫不經心地應着蔣正璇說話?聶峻瑋的眸光卻是停留在自己的右掌心上?手機的屏幕一閃一閃?是他正在撥通的電話?只是響了很久都沒有被接起的跡象?他有些不耐煩?硬挺的眉宇微微一皺?繼而修長的手指極快地在信.息的選項之中打入了一行字——她怎麼樣了?

等了幾分鐘?卻是依舊沒有等到那邊的回覆?他濃濃的劍眉蹙得更深了一點。

“峻瑋——”蔣正璇意識到他很是心不在焉?看着他一直都在擺弄着掌心上的手機?裝作不經意間就想要去看?聶峻瑋卻是不急不緩地將手機給收了起來。

“有什麼事情麼?”大概是怕自己的行爲會對他造成什麼困擾?她趕緊扯開了話題。

聶峻瑋擡首?依舊是那樣清俊的眉宇之間卻是多了一抹旁人無法撲捉到的焦躁?只是一閃而逝?很快就已經消失不見?他淡聲道:“沒什麼。”

蔣正璇意識到他是真的無心想要說話?於是十分識趣地不再多說什麼?正好這個時候侍位的工作人員馬上遙控打開了擴音系統?一切在幾秒內迅速地就緒?負責者打了一個OK的手勢?示意着這個記者招待會的正式開始。

聶峻瑋終於穩了穩心虛?這才揚聲道:“感謝各位來參加正璇和我的招待會?今天主要是想要講兩件事情——第一件就是大家很關心的?之前我用聶鴻勳的名義捐款的一個慈善基金會?之後又有小道消.息說我是黑.社會?最近因爲婚訊的事情?大家都覺得我不過是拿着黑錢去做好事?有點僞君子了。”

現在有記者馬上插話?“聶先生?有知情人士說?其實你們聶家是有兩兄弟的?是孿生雙胞胎是麼?”

——————

之前的一章節有一個地方寫錯了?兩天之後的記者招待會?那新聞事件是倒回去兩天了。

額?就是現在鴿子已經做了修改?週一編上班了纔會審覈。所以事件上有什麼上下?是鴿子之前安排失誤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