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爲什麼不告訴我懷孕了

發佈時間: 2022-12-15 05:57:07
A+ A- 關燈 聽書

254、爲什麼不告訴我懷孕了?

曉蘇連連說好,一口氣喝了三碗,那溫熱的湯水順着自己的喉頭慢慢地嚥下去,滋味是如此的美好,可是隻有她自己知道,這一刻她手足冰涼,體內的四肢百骸更是涼得像是三九寒冰……點這蘇有。

,宋小姐是麼?這是你的化驗報告,血液顯示你已經懷孕差不多50天左右。”

,……醫生,你……你是說我懷孕了?”

,是的,你懷孕了……你今天一個人來的?你丈夫呢?”

,……我、我一個人來的。”

…………

,哦,還必須提醒你一點,你不久之前才流產掉了一個孩子,這麼短的時間內又懷孕,其實對你自己的身體而言是很有很大的傷害的,怎麼那麼不小心呢?自己的身體總是要靠自己愛護的。回去告訴你的老公,讓他好好照顧你,前三個月儘量不要有任何的激烈運動,這個孩子要是再掉,你以後想要好再懷玉的機率會很小。需要我給你開點安胎藥麼?,

,……不用了。”

,還有什麼問題麼?”

,醫生,最近我總是覺得自己的心臟很不舒服,是不是……是不是和懷孕有關係?”Zlsc。

,這個……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從檢查報告來看,你的身體是比較虛弱的,懷孕初期的時候,你會有呼吸困難,或者頭暈目眩都是正常的反應,都是屬於正常的反應。你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靜養。知道了麼?”

,知、知道了……”

…………

,曉蘇,曉蘇……嗨,曉蘇你想什麼呢??”

宋曉念一進門就見到一桌子的人都在吃飯,她換了鞋子走到曉蘇的面前,說了點醫院裏的事情,可是遲遲沒有等到曉蘇的反應,定睛一看,只看到她死死地盯着自己的碗,以爲是低垂着眼簾,所以壓根就看不出什麼情緒,但是很明顯是在神遊太虛。

,回神了,出了什麼事情了麼?怎麼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曉蘇倉促地回過神來,來不及收斂起臉上的太過複雜的情緒,勉強擠出一絲笑意,不過她想此刻她的笑一定是比哭還要難看,聲音更是極力若無其事,,二姐,你回來了啊。”

,咦,我回來你都沒聽到?”宋曉念挑着眉坐在她的對面,拿起筷子夾了點菜吃,含含糊糊地說着,,你沒事吧?臉色也不太好,爸媽剛不是說你沒有什麼事情麼?醫生怎麼說的?”

,沒什麼事。”曉蘇努力地穩定好自己的情緒,面色也緩和了不少,,就是想到最近的事情,有點出神。我吃飽了,二姐,我上樓休息去,你陪爸媽慢慢吃吧。”

,唉,曉蘇——”

,曉念,你讓她去吧,看她臉色也不太好,可能是累了。”宋母拍了拍二女兒的手,看着曉蘇走上了樓梯口,這才問:,你的臉又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邊腫了一塊了?”

宋曉念想着自己剛纔的倒黴事,恨得想要掀桌,不過父母在場,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打落牙齒混血吞,,不小心撞了一下,就這樣了,沒事……”

曉蘇上了樓關上了房門,那種心力交瘁的感覺這才慢慢地升上來,她一個人怔怔地坐在牀沿邊,回想起自己當時第一次懷孕,其實不過是那麼短短的時間裏,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心情卻是完全不一樣。

那時候的自己雖是惴惴不安,可是更多的都是期待,她曾經那樣努力地保護過那個未成形的胚胎,到了最後卻還是消失。以至於這麼突然的知道了自己再度懷孕,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心情——

還有聶峻瑋。

她知道,自己一整天的心神不寧,在得知了自己再度懷孕之後並沒有太多的喜悅更多的卻是不安,全部都是因爲那三個字——聶峻瑋?

他應該早就已經知道自己懷孕了吧?

可是他爲什麼就是不說?而且絲毫沒有要告訴自己的跡象,如果不是今天自己突發奇想地走出了那個醫院,那麼她要被矇蔽到什麼時候?

聶峻瑋,他到底是在想什麼?

一個人靜悄悄地坐在房間裏,那種落寞的寂寥感越發的強烈,她發現自己終究是忍受不住,於是找了一個藉口,說是想要出去散散步,重新出了家門。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霓虹燈彷彿是不滅的璀璨宴會,四處綻放在城市的夜空中,將黑夜點綴成了一個繽紛的世界。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曉蘇一個人走在馬路上,路燈把道路邊上那淡墨色的梧桐樹影投照在她的身上,一片明明暗暗的光陰斑駁晃動着。

她身上套了一件寬鬆的外套,大大的口袋裏裝着她的兩隻手,手機安安靜靜地躺在她的掌心之中,真的很安靜——從剛纔到現在,一通電話都沒有。

她忍不住咬住了自己的脣,迎着刺骨的寒風,黑髮被吹得隨意飛揚,這纔有些悲哀地意識到,原來自己是在等一個電話。

——聶峻瑋的電話。

她心中有那麼一點的期盼,不,其實不僅僅是一點點的,她知道,她從醫院出來就一直都在期盼着他的電話。曾經無數次想要逃離他的身邊,可是不管自己動用了多少的小心思最後還是會被他抓回去,她那時候是有多麼渴望,自己真的可以安安靜靜地走在一條大路上,再也不認識一個叫聶峻瑋的人,再也不用顧及任何。

可是,真的等到了這一刻,她孜孜以求的終於等到了這一刻,她卻並不開心,一點都不開心。

她的手緩緩地撫上自己的小腹,有些哀涼地想着——是不是,其實他根本就不打算要這個孩子?

也是,他和她之間,那算是什麼事呢?

還有孩子,別說是聶家的長輩,就算是自己的父母,那也是永遠都不會接受的,她要如何面對聶鴻勳?就算他曾經欺騙了自己,可是他畢竟是聶峻瑋的弟弟,是自己曾經談婚論嫁的對象……

半垂的長睫內緩緩地升起了霧氣,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想準備轉身走回家,卻不想手機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清晰的震動。

她幾乎是瞬間就從口袋裏摸出了手機,看着屏幕上方跳動着的名字,她只覺得世界彷彿都安靜了下來——

顫抖着的手指終於還是慢慢地移過去,她用力地嚥了嚥唾沫,這才接通了電話。

,在哪裏?”低沉的男聲,簡單的話語,那一瞬間,曉蘇幾乎是要落淚,腦海去浮現出來的是他那張她自己無比熟悉的俊臉。

她咬着脣,沒有開口回話。

那頭的男人倒是也不着急,頓了頓,才慢慢地說:,告訴我地址,我現在過去找你。”

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回聲,可是細細碎碎的電波聲裏,彷彿是帶着一絲很輕微的哽咽,聶峻瑋此刻正坐在車子裏,硬挺的眉宇慢慢地就蹙了起來,他放在自己腿上的那隻手也更着慢慢地收緊,最後捏成了一個拳頭,手背上青筋暴突,開口的時候,聲音卻是雲淡風輕,,告訴我你在哪裏,嗯?你應該有話對我說的,是不是?”

曉蘇其實也想得到,自己有什麼動靜,估計也逃不出他的掌心,雖然這種被人掌控一切的感覺讓她很是不喜歡,但是不可否認,她此刻心中的最深處還是涌上了一絲欣慰,更類似安全感。

他還沒有放開自己,他還是和以前那樣——

是不是,這樣也就是代表着,他其實是想要自己的,也想要自己的孩子的?

她從來不敢自作多情,也不會往那邊去想,可是人的感情如果真的可以隨意地控制,那麼就不會是叫做感情了,她其實知道,自己對於聶峻瑋,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有了一些最深沉的變化,她一直都在極力地排斥、否認,只是欺騙得了全世界,又如何欺騙得了自己?

,我在家裏。”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對着那昏黃的路燈光線,輕輕地吐出四個字。

只聽到那邊沉沉地,嗯”了一聲,依舊是毫無起伏的語氣,,你就在那邊等我,我馬上就過去。”

是真的很快,曉蘇站在原地也不過是十幾分鐘的時間,黑色的車子就從不遠處緩緩駛來,車前燈大亮着,讓她不禁微微眯起眼眸,很快車子就停了下來,男人筆挺的腿穩穩地從後車廂邁了出來。

他一身簡單的修身西裝,上身不過只加了一件菸灰色的風衣,站在昏暗的光線下,都掩蓋不住那滿身的尊貴氣質。

,上車吧。”聶峻瑋走過來,看着她穿的並不多,索姓就伸手一把將她拉入了自己的懷裏,輕聲道:,外面冷,你想和我說什麼,上車再說。”

曉蘇也不掙扎,乖乖地依偎在他的胸口處,聽着他沉穩有力的心跳聲,浮躁的心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什麼時候開始,他給予自己的感覺已經是這樣了?

他拉着她想要上車,她卻是突然站住了腳,聶峻瑋有些詫異地轉過臉來看着她,黑暗中,她的眸光炯炯有神,眸底卻是如同深海漩渦,他第一次覺得,原來自己也有看不透她的時候,以至於往後的很多年,他一直都記得她今天晚上的這個眼神。

,你知道我懷孕了。”她開口,聲音格外的平靜,,你爲什麼不告訴我?”

——————

一更到,今天加更,萬字更新以上,大家都不許再養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