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番外:勾夫手記(6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8:43
A+ A- 關燈 聽書

麻麻的感覺刹那間從唇間傳到四肢百骸,英子只覺自己被電到了一般,吻之於她其實只有那一晚在遊艇上的記憶。

除此,都是空白。

而那晚,她的身體的反應更多是在藥物的催化下才有的,所以這一刻,她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甚至於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男人的舌長驅直入的鑽進她的口腔,一寸寸的刷過她的,她慌了亂了,甚至忘記了去推拒,只覺自己整個人都燥熱了起來,“阿離……阿離……”

那一聲聲的呢喃雖然被淹沒在簡非離的吻中,卻還是有點點衝破了他唇舌的攻佔而悄溢了出來,激蕩的簡非離心口一跳,大手輕巧的就扣在了女人的腰身上,扣著她離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直到負距離。

呼吸開始急促。

大腦開始缺氧。

英子完全的不會呼吸了。

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簡非離才緩緩的移開了唇。

鬆軟的地毯上,兩個人靜靜的貼在一起,頭頂的暗色光線灑落漫身,映著兩個人眸中的世界彷彿夢幻一般迷離。

許久許久,似乎有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漸漸恢復的理智才終於清醒了英子的大腦,小嘴微抿,她忽的開口道:“怎麼就沒摔死你呢?”她那一下的過肩摔可不是蓋的,差不多使了全力的,沒想到簡非離根本沒怎麼樣。

“呵……”簡非離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吻了她的後果會是這樣的回答,還以為剛剛眼神迷離的她被他給融化了呢,不過仔細回想一下,大抵也只有這樣的開場白才更適合她,陌英子,她從來也不是淑女。

或者,不說話的安靜的她多少象點淑女吧,不過只要一開口一有動作,那就立碼與淑女無緣了。

聽著他的輕笑,英子更惱了,怎麼就被他占了便宜呢,這會子雖然身上還是酒氣彌漫,不過大腦卻是完完全全清醒著的,小手一推,這一次簡非離並沒有抗拒,由著她推開,然後看著女人泛著紅潮的小臉慢慢起開,她整個人都站了起來,而他居然還是懶懶的躺在地毯上,腦子裏回味著的忽而是剛剛的吻忽而是她在茶餐廳裏說過的話,他到現在還有些分辯不清楚這個女人對自己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我們戀愛吧。”他看著居高臨下看著他的女人,低啞的問她。

英子小嘴一撇,嫌弃的踢了他一腿,這才不耐煩的道:“滾回你自己的公寓去,不是還有個漂亮女人等著你的嗎,少來我這裡婆婆媽媽的,姑奶奶不愛聽。”

“咪寶是咪寶,我是我。”他以前從不想解釋,可是這會子就想要解釋。

“咪寶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的那種,你怎麼可以辜負一個那麼喜歡你的女孩呢?”英子說教的睨著簡非離,同時,小嘴煞有介事的狠狠的擦著唇,“我就當剛剛被狗咬了一口,你走吧。”

簡非離溫雅而泛著渴望的眼神就在她一句句的說教中慢慢轉暗,他想說點什麼,可轉而又止住了。

他年紀不小了,早就過了衝動的年齡,或者剛剛他是真的衝動了,她不想他死完全只是因為他是她第一個男人的緣故罷了。

或者真的無關其它。

既然她都這樣說了,那他又何必要因為感謝而真的與她談一場戀愛呢?

這樣的帶著交換意味的戀愛他不屑。

頎長的身形猛的一個鯉魚打挺,瀟灑的起身,瞬間,就是他的身形籠罩著她的了,在他面前,她永遠顯得嬌小玲瓏。

“走了。”

“不送。”英子大咧咧的也轉了身進了自己的臥室,拿了睡衣出來的時候,客廳裏已經沒有了簡非離的存在,他走了。

突然間面對空蕩蕩的客廳,嗅著空氣裏還殘留著的男人的味道,那一吻就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讓她甚至懷疑剛剛真的發生過了嗎?

一股失落的感覺悄溢心頭,直到冰冷的水從頭頂澆灌下來,她才徹底的清醒了。

瞧瞧,她這是怎麼了?

那男人不是屬於她的那盤菜,她還是去尋找屬於自己的那盤菜好了。

他不會有事了。

師傅已經答應她撤單了。

不過,也是有條件的撤單。

若她哪一天真的懷了孩子,孩子要帶回沙州島由師傅撫養。

她想著多個人撫養當然比自己一個人撫養要好很多,况且,說了是師傅撫養,那她的那些個師兄個個都不會袖手旁觀的,那樣也好,讓孩子在一個大家庭裏慢慢成長,於孩子來說也是快樂的。

易明遠雖然冷血無情,可是只要是承諾過的事情一向一言九鼎,這個她還是相信的,想到簡非離從此不會再被追殺了,她心底也松了一口氣。

他應該不會想到易明遠就是她師傅的,因為,她一向只叫師傅的名字,很少直接叫‘師傅’的,而且昨天簡非離出現後她仔細回味了一下她晚上與師傅談判時說過的話,她一直都是叫他易明遠的。

這一次,她是真的徹底的救了他了。

或者,他應該也感覺了。

不然,不會突然間來了那一句‘我們戀愛吧’。

她才不要他因為感激她才下的這個決定呢。

被施捨的戀愛多沒勁兒,她才不屑。

細數今晚發生的一切,其實她也沒損失什麼,半點都沒有,想到這裡,她心情又愉悅了起來,洗過了澡吹幹了頭髮,舒服的躺到床上,可頭枕著枕頭卻怎麼也睡不著了。

手裡拿著手機,呆呆的看著簡非離的號碼,她覺得自己魔怔了,睡不著的自己怎麼就想給他發短信呢?

她想他這會子應該也是沒睡著的。

想著,指尖就不受控制的發了一條過去,“明天還要我繼續照顧咪寶嗎?”經過了這一晚,雖然他說要與她戀愛被她拒絕了,可是她隱隱的就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

“不必。”淡冷的兩個字,透著無盡的疏離。

呃,她的一腔熱血就這麼被澆得冰冷了。

好吧,既然他冷清清的,那她也不用理他了,明天上班更好,明天晚上就可以繼續約會了。

她要的那個男人在哪裡呢?

她要的孩子又在哪裡呢?

早晚會有的,就象麵包總會有的一樣。

她不急,急也急不來。

清晨,英子是被鬧鐘鬧醒的,她要上班,所以不能遲到。

激欞的坐起來,很困,除了困還是困,可當想到今天要上班,她強迫讓自己爬了起來,快速度的洗臉刷牙時,腦海裏就開始不停的閃出了一個問題,簡非離今個不用她照顧咪寶了,那要誰來照顧呢?

從公司裏抽調一個人來照顧咪寶?

可公司那麼多女職員,她還真猜不出簡非離會選誰來。

不過,反正不可能是她了,那男人昨晚就否决了。

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不知怎麼的,她腦洞大開的這會子想到的居然又是另一個問題了,他和咪寶昨晚是睡在同一張床上的?

“呸呸……”喝了一口水漱口,她管他那麼多幹嗎?他不死就成了,她從此不欠他什麼。

整理好了自己,開門,英子正要離開公寓去上班,就見走廊正中的電梯門開了,一個老人家健步而來,身後跟著兩個彪形大漢,以她過往的經驗來判斷,那兩個大漢是保鏢,是保護老人家的,她遲疑的空檔,老人家已經走向了她這邊,她愣了愣,一時之間竟忘記了移步了,老人家這是來找誰的?她這個方向只有兩戶人家,一個是她一個就是簡非離。

老人家卻當她不存在一樣,很快就到了簡非離的門前,帶著褶皺的手“啪啪”的就敲在了簡非離的門,“開門。”

“吱呀”一聲,簡非離的門很快開了,“老爺子,這麼早,您……”

老爺子也不理會簡非離,伸手一推就推開了簡非離,看得英子直叫暗爽,原來簡非離也有害怕的一個人的時候呢,很顯然,簡非離不敢與那老人家玩硬的,甚至不敢推開老人家。

“哪家的丫頭?”低低詢問的聲音從簡非離的公寓裏傳來來,簡非離沒關門,更沒時間搭理正看熱鬧的陌英子,他這被簡鳳樓給抓了現形了,公寓裏住著咪寶,還是一個女人,說也說不清楚,這個時候他是懊惱的,早知道老爺子要過來,他昨晚上就把咪寶轉移了,可是一想到她的傷就沒忍心的决定天亮了今天白天再轉移,卻不想,就這麼一晚上的功夫,被老爺子逮了個正著。

“老爺子,她受傷了,所以……”

“受傷不是有醫院嗎?。”簡鳳樓直接就否决了簡非離的解釋。

咪寶聽到聲音再看到簡鳳樓,驚慌的硬撐著痛意坐了起來,“老爺子好。”

“你傷著,躺著吧,總是為了非離,你放心,我老頭子會給你做主的。”

“老爺子……”咪寶一愣,心思一轉就知道老爺子是誤會了,簡非離其實並不喜歡她,只是把她當成一個責任罷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別說話,省點力氣好好休養。”簡鳳樓慈和的看著簡非離床上的林咪寶,雖然是林虎手裡的弃子,不過模樣還不錯,他兒子何曾允許過一個女人睡他的床呢,所以,這樣好的機會他是絕對不能放過的,淡笑的轉頭,冷冽的對簡非離道:“你跟我出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