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番外:勾夫手記(6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8:31
A+ A- 關燈 聽書

幾秒鐘的時間,簡非離長腿一個倒勾,便勾在了窗子一側的空調外箱上,身子一蕩,轉眼便到了窗側。

室外的霓虹打在他的身上,好在迎面種了一排芒果樹,濃密的枝葉讓他得以隱身,除了西門,沒有人知道他已經悄悄潜在了那一個雅間的窗外。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天氣並不是很熱,窗子半開,他無需貼到窗玻璃上,就已經能聽到裡面低低的聲音了。

那些聲音很低很低,可只要細細的聽了,便也能分辨清楚。

他也想過要再靠近窗玻璃的,可是想想諾言的本事,一個頂尖的殺手只要稍稍留意一下就絕對能發現有人在靠近,所以,他不敢有絲毫大的動作。

“易明遠,那個單不能退了嗎?”英子的聲音,帶著微惱,也讓簡非離一愣,她是再替他與殺手頭子談判嗎?一瞬間的心神恍惚,他有些迷糊了,不懂她所因為何?

“撒麗,已經收了定金的,我們這一行有我們的規矩,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這一次,是諾言的聲音,那個易明遠並沒有說話,簡非離開始在腦海裏回味這個名字,卻,沒有半點頭緒。

“可,他是我第一個男人,我不想他死。”

英子這一句,理直氣壯的不帶半點猶豫,就這樣的從雅間裏飄了出來,驚得簡非離的大腦‘轟’的一下,第一次因為一個女人而感動了,那晚果然是她的第一次。

她似乎很在意,可,她對他現在好象並不怎麼上心了,今晚還把他推給林咪寶一起燭光晚餐。

他有些迷糊了。

“就為了這個原因?”這一次,換了一個蒼老的男聲,絕對是簡非離陌生的,這個人就是易明遠吧,英子口中的另一個人。

“那也不全是。”

“還為了什麼?”蘊著怒意的聲音,似乎是氣極。

“也不為什麼,反正,就是不想他死。”

“你……”

“易明遠,你到底答應不答應?”

“不行。”

“你要是不答應,你們殺他多少次,我就搗亂多少次,除非,你連我也一起殺了?”

“你愛上他了?”

“切,誰要愛上他,玩玩還可以,至於愛就免談了。”英子不屑的低哼,懶洋洋的樣子讓簡非離不由得開始想像她說這句話時的樣子,一定是彷彿全身都沒骨頭一般。

玩玩?

簡非離的腦子裏全都是這兩個字,她跟他在一起原來就是是玩玩而已,從來也沒有認真過,也是的,遊艇上的那一晚,她還丟過錢給他呢。

“既然沒認真,那他就與你無關,上次你搶了他的車,阻撓了我們殺他的計畫我還沒找你這個臭丫頭算帳,下次,不會輕饒你。”

“什麼人?”簡非離一時聽得專心,竟然沒有留意下麵的動靜,茶餐廳的一個警衛剛好沿著芒果樹巡視而來,他脚步太輕,又是從樓側過來的,西門離得遠居然沒發現。

“誰?”警衛的聲音還未落,雅間裏便傳出了諾言冷冷的低喝,簡非離只覺一股子濃濃的殺氣沖將過來,他想也未想的縱身一躍,頃刻間就跳到了一旁的樹上,隔了一米多遠,整個人吊在樹枝上,他扯著一根根的樹枝快速下滑,轉而就落了地,飛一樣的朝著暗處跑去,速度之快堪比翔飛人。

可是他快,諾言也不比他慢,一個箭步竄到了窗前,身形輕盈一跳便縱向了窗外,眼看著簡非離落到地上正在跑開,他一個前滾翻便穩穩的停住,然,他才要起身追過去,一隻手突的抓住了他的手腕,“師兄,別追了。”

“撒麗……”諾言掙了一下沒有掙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簡非離越走越遠,很快消失在他的視野裏。

“是他……”那麼熟悉的身形,英子一眼就分辯出來了。

“撒麗,你這樣讓師傅很為難。”

“退定金也不是沒有過的事兒,那次那個興城的首富要殺仇家,師傅不是也反悔了退了單嗎?諾言,你守在樓下,我跟師傅談。”

諾言看著英子如猫一樣的幾個起掠就從窗戶回到了雅間,她的身手還是一如既往的俐落,剛剛跳下來的速度也還是不比他慢一分,他心儀的女孩,從來都沒有差過。

可是她的心,卻在別的男人的身上,卻,自己還不知。

……

淩晨一點鐘,英子帶著漫身的酒氣回了公寓,其實她沒喝多少酒,也不敢多喝,但是一定要讓人感覺到她喝了很多酒很多酒的樣子。

簡非離知道了。

而她只能以喝多了蒙混過關。

果然,才一出了電梯門就看到男人頎長的身形了。

斜倚在門楣上的男人慵懶若豹子,聽到她的腳步聲輕輕轉首,黝黑的眸子掃過她漫身,讓她就有一種好象沒穿衣服的感覺,該死的男人,那晚的他太興感了,讓她此時竟是不由自主的回味……

“幹嗎呢?”她搖搖晃晃的朝他走過去,這個時候不能回避,回避解决不了問題,反正,他也只是聽到聲音並沒有看見她的人,她只要打死不承認就好了。

可,當走到簡非離的面前,英子就心虛了。

這個男人從不是傻子,從他把簡氏打理的井井有條就可知一二了。

他靜靜站在原處,宛若雕像,絲毫不因為她的臨近而有任何變化。

“呃,這麼晚還不睡?”她抬手在他面前輕晃,可是男人的眼睛卻還是一動不動,就如生了根般的落在她的臉上,看得她直發毛,“簡非離,你看什麼看?我很好看嗎?”

他還是不動如山,灼亮的眼睛緊盯著她,英子忽而就惱了,“讓開。”他貼在她的門楣上正好擋著鎖孔,讓她沒辦法開門,所以,她只能請他讓開。

“去哪了?”淡清清的聲音,蘊著冷寒和薄怒,這是陌英子第一次看到的簡非離的另一面,彷彿只要她答錯了,他就會把她撕爛一樣。

不過,她是陌撒麗她怕誰,淡淡的一笑,“你是我什麼人?你管得著我嗎?”

“我是你總裁,說,你去哪了?”簡非離冷冷低喝,微俯的俊顏依然灼灼的盯落在她嬌俏的小臉上,離得近了,他嗅著她身上的酒氣眉頭深皺了起來。

“茶餐廳,喝茶加喝酒。”她輕輕笑,從容不迫。

“呵,是嗎?”

“走開,你是總裁你也管不到我,現在是下班時間。”她低吼,小手就去推他的身體,她一向知道他的力氣,所以這一推使足了全力,都說知已知彼方能百戰不殆,英子真的一把推開了簡非離,手裡的鑰匙迅速的插進了鎖孔,一轉再一轉,門“哢嗒”一聲響,開了,她抬步急急進入,再腳後跟一磕房門,又一聲“哢嗒”聲響,她這才松了一口氣,不過在鬆口氣後立刻就有一種失落的感覺襲上心頭。

簡非離這也太不禁玩了,她只一推就搞定了,真沒勁兒。

英子很沒形象的沒骨頭一般的一邊踢掉了脚上的鞋子一邊脫了外衣,喝酒了就覺得熱,她快要熱死了。

光著腳丫兩步就到了沙發前,可她才坐下去,忽而就發現一道陰影打在了沙發上茶几上,英子沒有尖叫也沒有低喊,而是反手就來了一個過肩摔,她要把俯身過來的男人摔個四仰八叉。

她的動作太快。

再加上專業而精准。

“嘭”,簡非離中招了。

他先是磕到茶几上,隨即就掉到了地毯上,四仰八叉的第一次很沒形象的躺在那裡,呼吸也急促了起來,卻讓四周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客廳的光線淡淡的弱弱的,但一點也不影響英子將狼狽的簡非離看在眼裡,“哈哈……哈哈哈……”手指著依然還躺在地毯上不動的簡非離,她仰頭大笑起來,她記憶裏溫文儒雅的簡大總裁,原來也有這樣的一天呀,她爽歪歪了。

然,她笑她的,地毯上的男人還是紋絲不動,彷彿被風化了般的靜靜的躺在那裡。

漸漸的,英子收住了笑,“簡非離,你摔傻了?”

簡非離沒有半點反應,彷彿沒聽見般的繼續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喂,你真摔傻了?”英子一下子就懵了,這有點不好玩,她“騰”的站起來沖過去,光著的腳丫就在他的大腿一側踢了一下,“沒死就給我起來。”

她想他這樣肯定會起了,然,他還是躺在那裡絲毫不動。

“裝死?”

沒反應,他不說話。

她再看他的眼睛,睜得圓圓的,再細看,明明還眨了一下眼的,“簡非離,既然活著,就給我起來,躺地上不起耍無賴你還象個男人嗎?”嘲諷的笑他,他還真是能耐,堂堂一個大男人連假裝摔倒這樣的戲碼都親自上演了,她服了。

忽而,就在陌英子低喃的嗤笑的時候,身子猛的被扯過去,就在她倒在地毯上的同一時間,男人緋薄的唇已經凑到了她的耳際,“呵呵,我是不是男人要不要證明給你看看?”簡非離說完,英子頓時只覺唇上一熱,完了,她被簡非離侵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