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番外:勾夫手記(6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8:17
A+ A- 關燈 聽書

六點鐘,簡非離準時下班回家。

家裡有個病號,而且還是一個因他而傷的病號,他不能全然的都交給不會煮飯的陌英子,兩大袋子的食材,他騰不出手拿鑰匙,只好拎著袋子摁響了門鈴。

自然是英子開門,看見他的樣子掩嘴笑了又笑,“簡大總裁,我覺得我從現在開始要改掉對你的稱呼了,簡大宅男,你好。”

簡非離冷眼瞥了她一下,道:“若論宅,你比我還宅吧,你一整天都在家裡,我可是上了一天的班。”

英子頓時被他噎的有點無言,深吸了一口氣,才勉為其難的反駁他,“我這是宅在家裡嗎?我這是在上班,你要是敢說我這不是上班而是宅,那明天我就不過來了。”

“好吧,你是工作狂。”簡非離甩了她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就進了廚房,先將東西丟在廚房,再拿了家居服進了洗手間,同時也掃了一眼咪寶的傷情,外傷就是這樣的,除了養再沒有其它辦法了,這是他們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家居服。

圍裙。

同中午如出一轍的衣著,可是看著還是不娘還是很男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要我幫忙嗎?”她問,經歷了中午的幫廚,感覺上還不錯,她覺得這樣體驗一下正常人的生活也挺好的。

“嗯,進來吧。”

英子閃身進廚房的時候還不忘沖著床上的咪寶扮個鬼臉,她記著下午的約定呢,咪寶的燭光晚餐夢,她會幫她實現的。

有了中午的經驗,廚房裏一男一女這一次配合的很好,以至於一個小時左右飯菜就全都好了。

英子有些急,師傅約了她七點見面的,說實話,她已經遲到了,不過想想師傅要殺這個她不討厭的還算是好人的男人,她就想讓師傅等等也無妨。

煮菜她外行,端飯端菜她是個快手,很快就擺好了碗筷,擦了擦手,她摸出了蠟燭,在簡非離詫異和狐疑的目光下,英子什麼也不管什麼也不想的就點燃了蠟燭,然後溜到了門前,“簡大宅男,我有約會先走了,明天見。”說完,打開門正要溜走的她及時的將簡非離公寓裏的燈全都關上了。

一室的黯黑,只有燭光。

那是屬於簡非離和林咪寶的世界。

陌英子合上了身後的門,突然間就有種說不出的寂寞的感覺。

身後的兩個人歡樂了,可她卻孤單了。

好歹那一桌飯菜也有她的功勞。

腦子裏是簡非離看著她點燃蠟燭時的神情,他那時是在開心呢?還是開心呢?還是開心呢?

她不知,此時也無法得知。

開了自己的房間,匆匆換了一套衣服,背著背包出來的時候,對面的公寓門安安靜靜的關著,她聽不到裡面的聲音,足足看了有三秒鐘,然後抬腿快步走向了電梯間。

正準備打車去見師傅,忽而,視野裏簡非離送給她的那輛拉風的車躍然眼前,那車她只開了一天,後來就再也沒開過了,可是在這樣夜色中,那車雖然滿車身上都是灰塵,卻依然透著它的拉風和奢華,她想開車了。

想開就開,無需理由,無需道理。

從背包裏摸出了車鑰匙,隨手一摁開關,車門便開了,她坐上去,舒服呀,簡大總裁實在是一個會享受生活的男人,這一整天的宅男形象也重繪了她對他的認知和看法,真沒想到他煮的飯菜那樣道地,啟動車子前,她摸出手機飛快的十指翻飛的發了一條簡訊,“咪寶,把握住機會喲。”

彼時,簡非離剛剛把林咪寶送進了洗手間,要吃飯了,咪寶要洗手。

咪寶是女人,他自然沒有等在門口,而是坐在餐桌前等她出來再一起進餐,望著餐桌上的燭光閃爍,想起那個才點燃蠟燭就立碼離開的女人,心底裏是說不出的惱,英子點蠟燭的時候,他還以為她是要與他一起燭光晚餐,後來才知道,原來她是為了咪寶。

“叮……”對面的咪寶的手機響了。

他隨手拿過來就要送去給咪寶,她受傷了,一直住在他這裡,有什麼親近的人擔心她找她也很正常的,然,當他才要把咪寶的手機遞給正在洗手的咪寶時,荧幕上的短信內容讓他滿臉都是黑線了。

陌英子,她還真是敢。

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要把他推給林咪寶嗎?

若這不是林咪寶的手機,他直接就回她一句,“既然這麼不待見他,當初在遊艇上是怎麼回事?”

“非離,怎麼了?”見他愣在門前,正要出來的咪寶好奇的問道。

“哦,沒什麼,你的手機,有簡訊。”

咪寶單手接過來,慢慢的走向餐桌,一邊走一邊看簡訊,她一隻手不方便回復,便也沒回,只是眸光輕瞟著簡非離,揣測著他突然間黑臉的原因,難道是看到了英子發給她的簡訊?

難道他真的喜歡英子嗎?

不知道為什麼,只有一天的三個人的相處,她就有一種感覺,簡非離喜歡陌英子,而陌英子對簡非離似乎也是不同尋常的,只是真奇怪,兩個人都不承認他們彼此有情,這是連她也不懂的。

那一餐飯,簡非離吃得漫不經心,比起中午,他吃的少多了,這個咪寶已經感受到了。

不過,他吃的很慢,像是在刻意的陪著她吃,她一隻手,又是左手,所以沒辦法吃的快,但是這樣的一刻,她還是開心的,能與他這樣一起一次燭光晚餐,她什麼都知足了。

有了燭光,一切便是溫馨的浪漫的,她只要把一切想得美好就可以了。

吃過了飯,自然是簡非離洗碗洗廚房,咪寶癡癡的看著廚房裏忙碌著的身影,原本的愛更加的彌深了,她一直知道他人好,卻沒想到他人好不說,連家居生活也是這樣强,至少她是煮不出那麼好吃的飯菜的。

簡非離很快就收拾好了廚房,想到要出去獨自面對咪寶,不由得還是眉頭皺了起來,再想起離開的陌英子,摸出手機發了一條短給西門,“她到哪了?”

“一家茶餐廳。”

“約了誰?”

“兩個男人,一老一年輕。”

“好,發給我地址,然後,十分鐘後打我電話,約我出門。”

“約你出門?”西門飛快回了這四個字,才發送完就反應過來自己不該問的,可已經發送出去了。

十分鐘後,簡非離的手機響了,坐在床前的男人隨手打開,“喂……”

“……”

“好的,我可能要半個小時後到了。”

“……”

“嗯,不見不散。”

放下了電話,他歉意的看咪寶,“我要出去一下,你一個人在家裡行不行?”

“可以。”咪寶心一慟,昨晚她睡他的床,他就沒有回來住了,看來,他是抵觸與她一起住的,哪怕是不同床他也不樂意,就這麼的討厭她不喜歡她嗎?

眸色一暗,她低頭沒再說話,只覺得喉頭哽得發疼了。

男人走了。

一身的休閒裝與他上班時的正裝截然的不同,她發現,無論他穿什麼她都覺得好看都覺得帥極了。

“你看電視吧,困了就睡,我爭取早些回。”

“嗯。”咪寶低低應,聲音裏隱隱的都是哭腔,可簡非離急著離開,半點也沒有聽出來。

下了樓,停車場上他送給英子的那輛車已經不見了,她居然開他送她的車了,不知怎麼的,這個認知讓他心底裏原本的惱多少舒坦了一些。

驅車駛往那家茶餐廳,那是一家年代有些久遠的老牌茶餐廳,小時候簡鳳樓就經常帶他和簡非凡去那家茶餐廳用餐,所以,對那條路他可以稱得上是輕車熟路。

簡非離開得很快,只想在英子與那兩個男人結束約會前趕到,或者,他可以從那兩個男人身上查到一些關於她的訊息。

對她,他越來越感興趣了。

那種神秘感拉扯著他越是不知道就越是想知道。

“總裁,她在XXX號雅間,那兩個男人似乎很警惕,門外還有一個人守著,你最好小心些。”西門迎上下車的簡非離,一邊陪著他走一邊飛快說到。

這個時間點,若是再不快,只怕那三個人的飯局就要結束了。

“嗯。”簡非離應了一聲,卻突然間不走了,而是停在了一株樹下仰頭望了上去。

茶餐廳的雅間都在二樓,他對這裡可以稱得上是很熟悉,甚至連英子正在的那個雅間他也隨父親一起在那裡進過餐。

“總裁……”眼見簡非離停下脚步看過去,西門有點擔心了,“你要從窗子上去?”

“你不覺得這樣剛好避過他們門口那個把風的嗎?”

“可是總裁,太危險了。”西門擔心的問過去,他一直知道他家總裁打鬥的身手不錯,可,從來也沒有見過簡非離爬樓的本事。

然,西門的話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簡非離長腿邁向前方,一步步的接近那個雅間的窗子下麵的一樓。

下水筦道。

諾言可以爬那樣高爬進英子的公寓,他若是連兩層樓都爬不上去,那他還真是輸給諾言了。

這一刻,他腦子裏就一個概念,他不能輸給諾言。

絕對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