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番外:勾夫手記(6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7:28
A+ A- 關燈 聽書

“不是。”英子冷靜的回想著剛剛發生那一聲悶響時她正在與諾言說著什麼。

會是簡非離嗎?

若真是他,她不敢想像他聽到了她與諾言對話後會是什麼反應。

或者,已經有反應了,他驚得把手中的東西落了地。

然後,又逃回到他自己的公寓了嗎?

抬眸掃過簡非離的公寓門,那道門緊閉著,可她就有一種感覺那男人與她的距離不過是咫尺之間而已。

可她,卻根本看不到他。

“當然不是。”諾言的目光也是落在了對面的門上,“他若知道了我和你的關係怎麼辦?”

“你走吧。”英子沒有回答諾言的問題,而是伸手就要推他出去,她的心有些亂,若是簡非離真的聽到了,她不知道明天要怎麼面對他了。

“撒麗……”諾言的眸色一黯,他為她已經跟師傅吵了一架,甚至數度為了她而對簡非離網開一面,那需要他多少的勇氣呢?

畢竟,他對簡非離只有敵意,一個搶了自己心愛女人第一次的男人,他是真的恨不得簡非離立碼從這個世上消失的,可是撒麗不許,便是因為撒麗,他才一次又一次的‘失手’,可這些,撒麗居然不領情,還怪他傷了林咪寶。

有一種感覺,撒麗對簡非離已經不是單純的只為了還報那第一次了,兩個人之間一定是夾雜著些什麼。

那些,是他說不清楚卻可以感知到的,也是讓他現在最為痛苦的。

愛而不得,那種痛他此刻已經深切的感受到了。

“告訴師傅,若是簡非離死,我永遠都不會見他,也永遠都不會回沙州島了。”低聲說過這一句,英子便再一次狠狠的將諾言推出門外,隨即,“哐啷”一聲關上了房門。

她的世界終於安靜了,可是為什麼心卻叫囂的越來越厲害了。

簡非離知道她是殺手了嗎?

她剛剛與諾言的對話並沒有提起她的殺手身份,回想了一遍又一遍,最後,她才邁步進了臥室,一下子倒在了床上,拿過手機,手指滑過簡非離的號碼,然後,毫不猶豫的開始編輯簡訊。

“簡大總裁,那個殺手好象愛上我了,你說我要不要接受他呢?”既然簡非離有可能已經知道了,那她,乾脆直接跟他說了好了,諾言的確是愛上她了,她並沒有說錯,乾脆將錯就錯,她想知道簡非離的反應。

簡非離正倚在門上,門板已經被他靠得溫熱了起來,視線一直都在窗外,腦海裏也一直都是那個殺手與英子說的話帶給他的震撼,門外像是傳來了低低私語的聲音,不過很快就沒有了,他卻一直靠著門板靜止不動,宛如一尊雕像。

忽而,他的手機響了。

是簡訊提示音。

簡非離條件反射的拿出手機,目光也是迅速的掠了過去。

英子的簡訊赫然落入眸中。

可他看到卻是皺了皺眉頭,英子一定是猜到他剛剛聽到了她和諾言之間的對話,所以,才故意的發給了他這條簡訊的。

可明明猜到了,他卻還是不由自主的被她的短信內容所吸引,視線死死的緊盯著那句‘你說我要不要接受他呢’,盯了足有五秒鐘,然後,他的十指翻飛,只回了兩個字,“不能。”

指尖點擊發送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回應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還好,不等他後悔的體無完膚的時候,英子又回過來了,“為什麼?”

“他是殺手,隨時都有可能爆屍街頭的,你若是跟了一個冷血殺手,更隨時都有可能成為寡婦的,嗯,你覺得寡婦這個詞兒除了新鮮感以外好聽嗎?”

“不好聽。”英子老實的回復簡非離,居然就與他玩起了短信遊戲,這樣回來回去她就覺得有意思極了,比兩個人面對面的交流有趣,會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想像空間,甚至偶爾,趴在床上的她還會腦補一下手機那頭那個男人在編輯簡訊再發送給她時的表情。

他長得挺帥的。

那麼帥若是真的死了可是這個世界的損失呢,不知道會有多少女人囙此而傷心。

所以,他真的不能死。

“你知道就好,那以後他的電話你就不要接。”

“那有什麼用,我不接他的電話他也能進得了我的房間,嗯,剛剛他來了。”英子繼續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發了一條,這些都是真實的,這樣說出來她就覺得更輕鬆些,這樣明天面對簡非離的時候她才不會彆扭。

“……”

簡非離只回了一串省略號。

“你不信?”

“信,可是,我有危險了,你也有危險了。”

“為什麼?”

“你覺得離一個殺手那樣的近距離,你會沒有危險感嗎?至少,我有了,他要殺我。”

“哈哈,簡大總裁,你也會怕呀,我真想看看你怕怕的樣子,是不是很可愛呢?”

“要不,我過去讓你看看,順便再保護一下被殺手光顧過的女人,如何?”

“來呀來呀,就怕你不敢來,就怕你怕他,怕他一槍蹦了你。”

“等我。”簡非離合上手機,開門,轉而就到了對面門前,既然英子已經猜到了是他弄出的聲響,他也不矯情了,根本不用按門鈴,直接拿鋼絲一挑,門便開了。

女人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簡非離一怔,早知道她就等在這裡,他直接按門鈴好了,這樣子的管道再見,怎麼就有一種他是江洋大盜的感覺?

他站在那裡,一時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簡非離,原來你還會這個,原來你一點也不儒雅也不紳士呀,你會偷撬女生的房門呢。”

“方便快捷無污染,我只是擔心你被那個殺手秒秒鐘的給誤殺了,然後……”

眼看著他的表情嚴肅了起來,英子想也沒想的就道:“然後什麼?”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然後直接女乾屍。”

“簡非離,你好噁心,你太色了。”英子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粉拳的力道不輕不重,但以她的能力若是普通人絕對會是一個趔趄,但是這樣的人顯然不包括簡非離。

他不但沒有後退,相反的反而一下子就邁進了英子的公寓,看著英子,第六感告訴他這女人雖然與那個要殺他的殺手關係非比尋常,但是,她對自己並沒有動過殺機,“我想睡覺。”

“呃……”英子一愣,沒想到他進來她的公寓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句,“你……”

“放心,我沒想睡你,我是真的困。”打了個哈欠,之前他很精神,但對這會子神經居然一下子放鬆了下來,他突然間的就想睡覺了,不然明天上班一定沒精神。

“你想也不給你睡。”英子臉紅紅。

“是嗎?那是誰第一次見爺的時候非要睡了爺?”

英子紅唇一抿,死都不承認轉身就走向了自己的臥室,“我也困了,你自便。”

“謝了。”

正一直烦乱著要怎麼睡的簡非了一下子就有了答案,睡在這裡的沙發上挺好的,他就不用烦乱今晚的住宿問題了。

兩個人,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默契,明明不久前還用手機聊得熱火朝天,這會子一個沾到了枕頭打起了哈欠,一個沾到了沙發上的抱枕也是打起了吹欠。

兩個人一起睡了。

睡在英子的公寓。

夜色深幽,醒了的咪寶呆呆的看著空蕩蕩的公寓發呆著,簡非離,就因為她在,他沒有睡在自己的房間。

他去哪裡了?

閉了閉眼,她就有一種感覺,他就在隔壁,離著她是這樣的近,也是那樣的遠。

近的讓她心悸,遠的讓她心慟。

即便是她替他擋了一槍,也沒有辦法成為他心底一隅的主人。

有些情,果然說不得。

一說,便錯了。

而她,就是錯了他的那個人嗎?

不,她就是不死心,怎麼也不死心。

天才朦朦亮,生物鐘就叫醒了簡非離,睜開眼睛,他先是一個愣神,掃入眼底的不是自己公寓裏熟悉的擺設,卻也並不陌生,意識回籠的他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一切。

只一晚而已,可發生的所有堪稱是影視大片了,此刻回想,連他自己都覺得那些是不真實的。

起身站在英子的客廳裏,他正要出去準備去買些食材回來弄早餐,忽而就想起了臥室裏的那個女人,要不要跟她打個招呼呢?

這樣想了,他輕手輕腳的就進了英子的臥室,就是不想吵醒她,如此而已。

不是那種公主屋淺粉的顏色,而是清一色的淺藍。

淺藍色的光影中,女子半點都不設防的四仰八叉的睡著呢。

她的睡姿一點也不淑女不雅觀,可他看著卻莫名的覺得舒服。

這樣才是最自然的女人吧。

他不喜歡矯揉造作,他只喜歡返樸歸真。

靜靜的立在女人的床前,他看了她足有五秒鐘,這才要轉身出去,不然,就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雖然,他什麼也沒偷。

“嗯……啊……非離,你別走……別走……”忽而,床上的女人低低喃喃的輕哼了起來。

簡非離一愣,眸色一下子幽深了起來,英子在做夢嗎?

做春色無邊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