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番外:勾夫手記(6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7:02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的尾音悄落,房間裏便一下子靜而無聲,那靜謐帶著詭異的味道攪得簡非離的心一下子泛起層層的漣漪,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像是有點緊張有點心慌有點無措……

對的,就是這樣的感覺。

這好象也是他生命中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他一個男人,即便是以前對藍景伊也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

英子聽到了,什麼都聽到了。

她聽到的同時,就代表著他們之間徹底的結束。

想到結束這個詞彙,簡非離只覺得一陣莫名的不快,靜靜的看著對面的女人,她先是抱著手臂回應他低低柔柔的視線,就這樣對看了足有十幾秒鐘,女人突然間開口了,“你的衣服明天曬乾了我會給你送過去的,簡大總裁,您還有事情嗎?”英子又一次十分明顯的逐客了。

簡非離黝黑的眸子深幽的彷彿不見底的潭水,英子一點也不知道看似平靜的男人其實心底裏正在攪起驚濤駭浪,就這麼走了,那麼,他們之間就真的徹底的‘結束’了,雖然,他們之間好象從來也沒有正式的‘開始’過。

薄唇微動,良久,簡非離終於開口了,“嗯,你早些睡。”

說完,他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不是還要查她的底細嗎?

可現在,真的不用查了,她不會給他機會了。

“晚安。”英子的心緒卻因著他的這一句徹底的平靜了,她看著他轉身,頎長的身形徐徐步到門前,修長的手按下門把的那一刻,她心底裏就只有一個念頭,只要他出去了,她從此再也不會許他來她的公寓。

再也不會。

真的。

再也不會了。

門把手按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門輕輕的開。

夜風透過走廊盡頭的窗子拂進走廊也拂進了這一刻開啟的房門,那風吹得簡非離一個激欞,大腦刹那間一片清明,他忽而轉首,深邃的目光掠過室內淡弱的光線靜靜灑落在英子的身上,女人長長的發披散在肩膀上,淺色的家居服鬆鬆垮垮的包裹著她玲瓏的身形,雖然看不見裡面的內容,可是他見過,全都見過。

指尖彷彿還是她肌膚的觸感,滑膩如脂。

英子迷糊的看著他,才要問他這是怎麼了,男人終於開口了,“明天你無需上班,幫我照顧咪寶。”

原來,他突然間轉身竟然是為了咪寶,“呃……”英子冷哼一聲,“我是簡氏的員工,為之工作的也是簡氏,不是你的什麼人吧?”他是把她當看護了嗎?她對做看護沒興趣,更沒興趣照顧他的女人。

“我不想讓更多人知道咪寶受了傷,所以,你是最好的選擇。”簡非離理所當然的道。

“那薪水呢?”

“加倍。”

“不幹。”她還不至於那麼廉價吧,在簡氏可以一天換一個的撩仔,可是守著咪寶她就被剝奪了撩仔的快樂生活,她才不要。

“你要多少?”簡非離眯眸看著對面的女人,突然間就發覺自己越來越看不懂她了,又或者,他從來也沒有看懂過她,更不明白她接近自己的目的,可也就是因為這樣的看不明白,才會在好奇心的驅駛下對她越來越好奇。

“要多少你都給?”英子忽而一笑,帶著微微嘲諷的問過去,在他心裡,她就是只認錢的嗎?

“不給,就當是鄰居間互相幫助。”

“誰是你鄰居,姑奶奶過幾天就要搬走了。”她突然間就想離他遠遠的,若知道會遇上他,她搬進來的時候就好好的查一下這周邊的環境了。

“呵……”,簡非離笑了,“那樣剛剛好,正好你搬走之前幫我照顧咪寶,她的傷,七八天就好了。”子彈只是打進了肌肉組織,而且很淺,所以,咪寶的傷並無大礙,這個,他是清楚的。

“不要,你就知道占我便宜。”英子小嘴微嘟,不怎麼的,他這樣溫溫雅雅的一笑,她心底裏原本在聽到他的話時的不快就這麼的不知不覺的如同指間的沙般悄悄的流淌了下去,轉而模糊淡去。

若她只是想要他的孩子,他愛不愛她又會有什麼關係呢?

她要的不過是他的基因,而不是愛情。

這樣子想開了,整個人一下子就輕鬆了許多。

其實不愛更好,那麼分開的時候才不至於心中有痛。

“我記得最初佔便宜的那個人可不是我。”簡非離低笑開言,眸色沒有半分不自在,倒是讓英子不自在的低下了頭。

好吧,他總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那一晚她真的很後悔了,果然女人對男人絕對不能倒著追,男人追女人才正常,女人追男人就是隔層紗,“好,加倍的薪水,不然我虧了。”

“嗯。”簡非離點頭應了,這才再度轉身離開,其實他很想問她的那一句‘不然我虧了’是什麼意思,可想想她終於答應了就好,若再問出點什麼的讓她反悔了,那他豈不是得不償失?

推門回歸,房間裏暗色的光影中咪寶正靜靜的躺在他的床上,可是,她是醒著的,一雙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此時正靜靜的看著回來的他。

簡非離走到床前,檢查了一下掛在衣架上的輸液,這次是真的沒剩多少了,“咪寶,睡吧。”

“我餓了。”

他這才想起自己是要給她煮粥吃的,結果被簡非凡的電話一打斷,後來英子有了情緒,他居然就給忘記了,好在女孩並不矯情,知道需要什麼就提什麼,“我去煮粥,等我。”他輕輕笑,轉身便進了廚房,他不常煮飯,所以家裡的食材真的有限,煮了白米粥,再配上兩樣小菜,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粥開了,他關了小火,本該回去房間的他卻突然間不想回去了,他不知道要怎麼與咪寶相處,也是這個時候才想起英子也在他那張床上睡過的。

為什麼他對兩個女人的感覺截然不同呢?

與英子在一起,他會更自在些。

身上的手機響了,正無聊的他隨手摸出,當看到是西門的號碼時,頓時就不好意思了,指尖劃過接聽鍵,“你可以回去了。”他居然就把西門給忘記了,那傢伙等在樓下一定等得煩死了。

“好的,總裁。”西門原本是準備了一堆的抗議的話要說的,可是還沒開口就被簡非離的這一句給堵死了,只得掛斷了電話驅車回去。

粥好了,簡非離盛好了端進了房間,咪寶還醒著,他看著她的肩膀處,突然間就不知道要怎麼與她相處了,她取子彈的時候他為她打了麻藥,這會子麻藥的藥勁正在悄悄削减中,不過,他確定她的手臂一定是不靈活的,“我喂你,好嗎?”似乎,除了他喂她,再沒有其它辦法了。

“嗯。”咪寶虛弱的小臉還是一片青白,唇上也是幹澡的沒有什麼光澤,若不是為了他,她也不用遭此大罪,吹了吹碗裏的粥,再慢慢喂到她的唇邊,咪寶張唇,乖乖的吃了起來,她應該是真的餓了,吃得很認真很配合,見她這樣,他心底泛起疼意,“晚上沒吃,對不對?”

“嗯。”咪寶低應,其實不止是晚上沒吃,她中午就沒吃了,林虎上午把她叫去了書房,洋洋灑灑講了一大堆他現在如何如何需資金來周轉的時候她就知道要不好了,卻沒有想到心情沉鬱去喝杯酒也能遇到任振宇,後來取了子彈簡非離不在的時候她終於想通了,或者,她從來也沒有離開過任振宇的人的視線,那人應該是一得到林虎的首肯,就對她動手了,可見,是有多麼的迫不及待。

一碗粥吃光了,簡非離也不問她,直接又去盛了一碗,他端著碗慢慢喂她的樣子斯文又紳士,好看的讓咪寶怎麼也移不開視線,就覺得生命裏只要有這麼一晚有這樣的一刻,她便什麼都滿足了。

“阿離,謝謝你。”

簡非離身子一震,這是第一個女人如此親密的喚他,阿離,是比藍景伊叫他還親密的字樣,他想糾正她的,但想著她是為了他才受了這樣的傷,不由得心一軟,低聲道:“我都沒有對你說謝,所以,你也不要說,再有,明天我讓英子來照顧你,好嗎?”趁著她開口的機會他直接說出來,不然一會子單獨說她也許會不高興,他知道她一直喜歡自己,多少回的暗示只想跟了他,奈何他的心對她怎麼也掀不起漣漪,他便幾度委婉的拒絕了,其實讓英子照顧她也是要告訴她他對她的心思始終沒有變過,他一直把她當朋友,一直一直都是。

咪寶咬唇,眸色一下子潮濕了起來,剛好簡非離盛著粥的勺子遞到了她的唇邊,她微微一側頭,輕聲道:“飽了。”他的話一出口,她不管有多餓都再沒有胃口了。

或者,人在病了的時候是感情最脆弱的時候吧,簡非離拿著勺子的手卻還是固執的放在她的唇邊,“再吃最後一口,聽話。”

聽著他仿如哄孩子般的語氣,咪寶淺淺一笑,強壓下心底裏的酸,“好。”

她吃了,即便他不喜歡她,可她也不想他心底裏因她而內疚,有一種愛叫做我只悄悄愛你就好。

悄悄愛你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