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道貌岸然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9:41
A+ A- 關燈 聽書

小東西越睡越香沉,彷彿是感覺到了這空間裏正有一個人在保護著她一樣,那小臉上綻著祥和的笑意,讓江君越伸手一摟,便把們母女兩個都摟在了懷裡。

這一夜,他便只暫且擁著她們一起入睡,等他查明了一切,再給藍景伊‘定罪’,嗯,到時候,會有她‘罪有應得’的時候。

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江君越才沿著來時的原路返了回去,輕巧如猫的動作讓他自己很滿意,嗯,一切並沒有太生疏。

房間是蔣瀚派人定的,離開也不需要退房,他就象來時一樣,悄悄的來,也悄悄的走。

天亮了,藍景伊醒來,下意識的伸手就去摸身側的位置,卻是摸了一個空,讓她猛的睜開了眼睛,卻哪裡又有‘夢’中的那個男人呢。

是夢,果然是夢。

藍景伊自嘲的一笑,他怎麼可能在她身邊呢,他已經要跟洛美薇訂婚了,只是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訂婚呢?

不過,應該不會在自己離開T市前訂婚吧,那就有點太趕了。

不可能的,一定不可能的。

一大早,小沁沁就醒了,藍景伊哄著女兒,有點不想去餐廳吃飯,便叫了服務生送飯過來,民以食為天,沁沁要吃Nai水呢,她一頓飯也不能差了。

餐車來了,是她點的清粥小菜,額外的,還有一份報紙,“這報紙不是我的吧?”她記得她好象沒要過報紙的。

“哦,這是早餐免費贈送的。”服務生有禮的說道,便將報紙放在了房間裏的桌子上。

“謝謝。”藍景伊溫婉一笑,收著就收著吧,等著回去的這幾天她會很無聊,閑著的時候翻翻也好,就當是消磨時間。

沁沁在地毯上玩呢,她帶了積木過來,那小東西最喜歡搭積木了,樂此而不彼,於是,她就可以舒服的吃早餐了。

粥很美味,比記憶裏的還要好吃,還有那小菜,也特別的爽口,國外的中餐館絕對做不出這樣的味道來,也比她和媽媽做的好吃多了,到底是頂級的廚子呢,不得不服氣,所以,藍景伊吃得很飽,這是這幾個月來她養成的好習慣,不管心情多不好,可是,她從不會虧待了自己的胃,因為虧待了自己的胃就是虧待了小沁沁。

“爸……爸爸……”沁沁玩得開心了,就抬頭看她,然後,熱情的叫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明知道小東西叫得是自己,可是藍景伊還是忍不住的想起孩子真正的那個爸爸,昨晚,若不是夢而是真實的該有多好。

“啪”,小東西一揚手,手裡的積木就飛了起來,剛好打在桌子邊沿的報紙上,報紙“嘩啦”一聲落了地,就在距離藍景伊一步之外。

惹眼的頭版頭條躍然眼前,那是江君越和洛美薇並肩而行的一張照片,好象是**的,角度不是很好,但照片足够清晰,照片中的兩個人看起來特別的親昵,洛美薇還挽著江君越的手臂,而江君越懷裡就抱著他的寶貝兒子。

照片的上方,一行大字刺疼了藍景伊的雙眼。

江氏總裁即將迎娶洛氏千金,豪門聯姻,令多少懷Chun少女夢斷鑽石男。

她靜靜的看著,即便是昨天就知道了消息,此刻還是心裡睹得慌,撿起那份報紙翻閱著,眼淚不由自主的就落了下去,滴在報紙上,泛起一圈一圈的濕痕,也濕了她的心,只剩下了鹹澀。

那樣的感傷,似乎,被正獨自玩耍的小沁沁感覺到了,她爬到了藍景伊的脚邊,扯著她的褲子,不住的搖晃著,只想讓媽媽抱她起來。

“嗚……”藍景伊再也隱忍不住,號啕大哭了起來。

那樣的哭泣讓小沁沁嚇壞了,媽媽哭,她也跟著哭,於是,房間裏便只剩下了哭聲,藍景伊抱著女兒哭,女兒趴在她的肩膀上哭。

只是哭了沒一會兒,就被一通電話給打擾了,藍景伊抽噎著拿起手機,看到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她直接就掛斷了,她現在,誰的電話也不想接。

可,那電話才被掛斷就又是打了進來,不管藍景伊接不接,就是執著的響著叫囂著。

藍景伊正心情正不好,想也不想的按下電話就吼道:“沒事別來煩我。”

“藍小姐,真報歉,我是機場售票廳的,請問您是不是購買了四天后飛往法蘭克福的機票?”電話那頭,售票廳的小姐卻一點也不惱,不疾不徐的詢問著藍景伊。

藍景伊一怔,對方並沒有說錯,她的確買了四天后飛往法蘭克福的機票,“對。”

“那麼,我很報歉的通知藍小姐,那天的飛往法蘭克福的飛機因為出故障已經停飛了,藍小姐可以選擇退票,我們航空公司會全額為你提供退票服務的,或者,藍小姐也可以選擇訂購其它日期同一班次的機票。”售票小姐語言清淅的表達了她所要表達的。

藍景伊一皺眉頭,這裡,她一分鐘也不想再呆下去了,多呆一天都是難過,“那就訂隔天的機票吧。”

“真報歉,隔天的機會已經沒有了。”

“那就再延一天的機票。”

“報歉,也沒有了。”

藍景伊騰的火了,“那再後面一天的呢?”若是再沒有,她想沖到機場去砸了那家航空公司的售票廳,她招誰惹誰了,就是要回去法國而已,怎麼訂個機票還這麼麻煩。

“哦,後面一天有,小姐還要訂原來那樣的經濟艙嗎?”

藍景伊這才長舒了一口氣,“嗯,便宜的就好。”能省則少,她現在欠著陸文濤好多錢呢,人家不要是人家的事,她早晚要還的。

“好,藍小姐現在住哪裡方便告訴我嗎?届時,我們會提供上門服務,以免藍小姐不便往返機場。”

“哦,那謝謝了。”她還真的不方便來回跑機場,出去一次要打車不說,還得帶上小沁沁,現在,這孩子她是一分鐘也不想放開的,真怕一個不留神孩子就沒了,到時,她會悔死,丟了一個兒子,那是讓她永生難忘的殤。

掛斷了電話,藍景伊的腦海裏閃過剛剛機場售票廳的小姐給她定的機票的日子,天,好象是在江君越訂婚之後的那一天。

她急忙撿起報紙,眸光一瞟,果然,那天是在江君越訂婚之後。

眉,輕輕的皺了起來,難道,要她留下看他訂婚嗎?

江君越,你知道不知道那有多殘忍?

感傷的把報紙收起來,她的心情糟糕透了。

相對于藍景伊的心情糟糕,江君越的心情卻好極了,一大早就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洛美薇的DNA檢驗報告結果出來了,她跟小東西一點關係都沒有。

現在,只等著小伍馬不停蹄的飛去法國,那麼,很快他就有當初藍景伊生下小東西的消息了。

可是,他還是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藍景伊孩子丟了卻不來告訴他?

為什麼呢?

想起她昨晚上淚痕猶未幹的小臉,他的心,疼了。

可是,她知道當初他的心有多疼嗎?是比現在更疼十倍百倍千倍的那種疼。

洛美薇,她這次玩大了,因為,若小東西不是她生的,那就證明是她偷走了藍景伊的孩子。

只要一想像藍景伊發現孩子丟了後時的樣子,他就恨不得掐死洛美薇。

真不知道是誰給她的膽子,居然敢跟他玩這個,可這遊戲涉及了他兒子,那就一點也不好玩了。

“總裁,你找我?”蔣瀚推門而入,也叫醒了正處於沉思中的江君越。

手指在案頭上輕點著,江君越玩味的一笑,“宴席上的名單和請柬都好了嗎?”

“夫人那邊說她都會安排好的,讓江總不用Cao心這個。”

呵呵,真的不Cao心嗎?

搖了搖頭,江君越淡淡的道:“去,你再寫一個請柬,幫我請兩個人一起參加。”

“誰?”蔣瀚好奇的問道,他發現他越來越讀不懂江君越在想什麼了。

“嗯,就請陸文濤和藍景伊。”

“他們兩個?江總,你真的要訂婚?”小伍傳回來的消息蔣瀚是知情的,可江君越明知道洛美薇不是孩子親媽居然還要跟洛美薇訂婚,這太不可思議了吧,蔣瀚說什麼也不相信。

江君越卻沒說是也沒說不是,只是淡淡的一笑,“訂婚宴如常舉行,我要請的這兩個人也務必要給我請到,缺一不可,否則,扣光你這個月的薪水。”

“江總……”蔣瀚撓撓頭,他還真吃不准藍景伊和陸文濤會不會來,“我盡力吧。”

“對了,克鑫的吳總和夫人這次來T市住哪家飯店?”

“聽說是訂了美悅。”

“請他們換一家,就定凱斯吧,那環境清幽,讓他順便也把孩子帶過來,我記得他家的孩子好象也就一歲多吧。”

“是的,江總。”

“行了,就這樣安排,明天我會去到凱斯親自與他會見,談一談江氏與克鑫的合作項目。”

“好的,江總。”蔣瀚一邊應著,一邊心裡在偷笑,別瞧著江君越說得一本正經,道貌岸然,可他心裡打著什麼小九九小算盤他清楚的很,他還不是因為藍景伊住那家飯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