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番外:勾夫手記(5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5:32
A+ A- 關燈 聽書

“嗯,兩次,這是第三次。”

簡非離默,想到她龍虎幫林虎女兒的身份,就一個龍虎幫,受過槍傷也算正常,只是沒想到她居然會受了兩次槍傷,林虎對這個女兒有多差已經顯而易見了,他看著她蒼白的小臉,差點脫口而出‘你到底是不是林虎親生的?’,可到底還是忍住了,這樣問了,只會更傷害她。

“我親自給你取子彈,能受得住嗎?”

咪寶點頭,“能。”

“會打麻藥的,全麻吧。”看著她嬌小的身形,簡非離真怕她受不住整個取子彈的過程,即便是全麻也擔心呢,所以局麻他是絕對不同意的。

咪寶虛弱的搖了搖頭,“我不要全麻,局麻可以。”

簡非離靜靜看了她一會兒,這才點點頭,“好。”

若不是親眼所見,他總也不相信之前那個看起來仿如林黛玉般的嬌嬌弱弱女孩原來也會這樣勇敢。

那樣的疼,她卻恍若沒感覺一樣,只有臉色的灰白才洩露了她身上所發生的一切。

門鈴響了,簡非離轉身就去開門,取子彈的事情耽擱不得,好在子彈並沒有傷到骨頭裏,開了門,果然是西門,“給我。”他只開了窄窄的一道,半點也沒有讓西門進去的意思。

西門卻不撒手,準備這些東西很容易,可是他此刻特別好奇是誰受了傷,因為,開門的簡非離身上明顯半點傷也沒有,他松了口氣的同時,對那受傷的人就更加好奇了,“總裁,你親自動手取子彈嗎?”

“嗯。”簡非離依然沒有要開門的意思,門只開了他一個身形的位置,修長的手遞到了西門面前,“給我。”

“總裁,我來打下手吧。”西門自告奮勇,就想進去一看究竟,不知是何人能讓總裁親自操刀而不去醫院,甚至帶到了自己家裡呢?直覺告訴他應該不是個男人,總裁絕對不會習慣跟一個男人住在一起,因為,這中槍的人取了子彈後肯定是要留在這裡休息的,不然,術後虛弱至極的人一定受不了。

“不用,東西給我。”簡非離的聲音有些微的慍怒,可西門一點也不怕,嘻皮笑臉的道:“你一個人萬一有什麼事情都沒個幫手,多危險。”

簡非離一伸手就搶過了他手中的箱子,然後,看都不看西門一眼的道:“去下麵車裏守著,有事情我打電話給你立刻上來。”

“總裁……”西門一張臉頓時苦吧吧的了,若真是這樣,只要簡非離動手術的時候不出意外,他今晚還是看不到裡面的人是誰了,可他真想知道呀。

“哐啷”一聲,門在他面前合上了,西門恨恨的盯著眼前冰冷的門,真想一脚就踹開它好進去看個究竟,可當想起簡非離那張臉,到底還是忍住了,他總不能跟自己的飯碗過不去吧,惹怒了簡非離,很有可能丟了工作,悻悻然的離開,別提有多懊惱說要打下手了,此刻他更想離開,在車裏等著多鬧心呀,簡直是浪費時間浪費生命。

簡非離拿著箱子進了房間,咪寶靜靜的躺在床上,蜷縮如猫般的纖瘦的身子讓他有些心疼,“我開始準備,馬上就要動手術了,你信得著我嗎?”他不是專業的外科醫生,不過,是有系統的學過,也給外科醫生打過下手,這是他讀書時選修的專業,當時就是想弟弟簡非凡不是個省心的,學了後也許有一天可以救弟弟,後來畢業了,只要有遇到,就會參加實踐,所以,當决定為咪寶做手術的時候,他並不緊張也不擔心,倒是怕咪寶會擔心他的能力。

咪寶虛弱的睜開眼睛,眼神迷離的看著面前俊逸溫雅的男人,只覺溫暖,“非離,我信你。”

我信你。

只三個字,卻代表了她的心,若不是他,她早就被任振宇給欺負的連渣都不剩了,第一次是他救了她,今天又是他救了她,當他把她從任振宇的身邊搶走再抱著她離開的時候,她那時候就想,這一輩子為他做任何事情她都心甘情願,替他擋了這一槍,她是快樂的開心的。

簡非離沒有說話,咪寶越是這樣,他越是覺得自己給不起她任何的結果只會傷了她,有時候就想離咪寶遠一些再遠一些,最好再也不要相見,這樣才會少些傷害給她。

然,他們到底還是見面了,而此刻,他將親自為她取子彈。

消毒。

做術前的所有的準備工作,簡非離的動作有條不紊,咪寶靜靜的看著男人在她面前動來動去,他的樣子真好看,她看多少次看多久都不嫌膩歪,終於,他做好了先期的準備工作朝她走了過來,手裏是一把剪刀,“我先清洗一下傷口,會疼,你忍著點。”

“嗯。”她低應,看著他拿著剪刀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剪掉了她肩膀上的衣服,血已經不流了,可是之前流得血太多,此時一碰就有血滲出來,她閉上眼睛,有疼有痛,可是更多的是男人的手在她身上忙碌過的觸覺,這一刻,咪寶是痛並快樂著的,她喜歡他這樣的碰觸,就象他每次抱她的時候,她都渴望那樣的一刻就那般的定格在那一瞬,時間永遠也不要向前,她就永遠都可以在簡非離的懷抱裏了。

她喜歡他,她愛他,那是一種此生已經無法割捨的感情。

可,男人很快就清洗好了她的傷口。

然後是打麻藥。

然後是取子彈的過程。

他下手狠且准,絕對標準的外科醫生的範兒,若不是親身體驗了,咪寶一點也不相信他這個商場上叱吒風雲的總裁大人居然連外科手術都會,當他放下手裡的器械,長松了一口氣在她耳邊輕聲說“好了,子彈已經取出來了,一切順利”的時候,她甚至在想,若是這個男人當了一個醫生的話,那他也絕對會是最優秀的外科醫生。

“我來為你包紮,可能要……”頓了一頓,他又輕聲道:“可能要解開你的衣服。”

這一句,簡非離聲音很輕,多少還帶著一些不自在,也是在這一刻,他突然間想起來,他真正看過的女人的身體只有一個,那就是隔壁的陌英子,忽而就覺得他這樣解了咪寶一側的衣服是不是有些唐突了?

畢竟,他是男人。

咪寶閉上了眼睛,巴掌大的小臉上長長的睫毛眨動著,小臉已是微紅,“好。”

簡非離為她上好了藥,拿過紗布就要為她包紮,紗布必須從她的胸口纏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可,當真的要下手的時候,他突然間發現,這樣一個看起來比手術取子彈要簡單很多的事情,他卻怎麼也下不了手了,手停滯在咪寶的胸前,微微沉銀了一下,他突然間道:“我還是找個女人幫你解開吧,行嗎?”

“非離……”咪寶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她打了局麻,上半身根本動不了,她想對他說不要其它人,可男人的目光卻是那麼的堅持,閉了閉眼,她只好道:“你隨便。”

咪寶答應了,可是簡非離卻為難了。

想了又想也想不出找誰來為咪寶解衣服。

可是傷口不包紮也不行,總不能就這樣曬著,“你先休息一下。”

“好。”咪寶只應了一聲,便不言不語了,她很累很困,卻就是不想睡覺,身體裏有一根神經在支撐著她告訴她不要睡不要睡,她要一直清醒著與簡非離在一起。

簡非離快速的收拾了一下手裡的器械,還有從咪寶身上剪下來衣服碎布,還有染了血的消毒棉簽等等等等,廢物集中在一個袋子裏,他準備去丟垃圾,順便與西門討論一下可不可以把蔡雅琪叫過來幫忙,畢竟他這裡離西門那裡並不遠,只是,時間有點晚了,這個時候蔡雅琪說不定已經睡了。

開門。

簡非離的動作輕輕的,生怕一個大聲驚疼了身後床上的女人。

卻,在門開的刹那,他怔住了。

“英子?”他有些愣,她不是買了零食就應該回房間了嗎?怎麼此刻居然會坐在門口打盹呢?走廊上是冰涼的地板,而她此刻還只穿著之前穿的那些。

清潤的男聲雖然很低,但是英子是什麼人,她一下子就警醒了過來,“誰叫我?”條件反射的出口,條件反射的抬頭,這才看見此時正站在自家門口的簡非離,手裡拎著白色的透明袋子,裡面的內容她一覽無遺,“怎麼有血?誰受傷了嗎?”她後來又打給了落城一,可是落城一也是什麼也不說,可她只要一想到簡非離抱著咪寶進了他的公寓,不知怎麼的,只要一想起那個她曾經也躺過的男人的床上又再度躺了另一個女人,她就彆扭,很彆扭。

簡非離微微皺眉,他原本是不想與英子提及的,到了此刻,他也不知道這個女人是敵是友,她和那些殺手有染,那麼,她與他們的關係到了何種程度呢?她是支持那些殺手殺他呢?還是站在自己的這一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切都是未知數,他不確定,“是,咪寶受了槍傷。”知道手裡的東西再也瞞不住,乾脆,便大大方方的承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