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番外:勾夫手記(5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5:01
A+ A- 關燈 聽書

那頭的諾言還是沒有說話。

“諾言,你特麼給我說話,否則,姑奶奶從此與你恩斷義絕。”

“他沒事。”只這三字,諾言便掛斷了,原本是以為那一晚她不過是為了一個孩子,如今才知道,其實她現在遠遠不是只為了一個孩子的原因,卻,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吧。

英子再也坐不住了,“啪”的合上筆記型電腦,拿著手機轉地轉著圈圈,他們誰也不說簡非離那邊到底怎麼了,而她越是不知道越是煩躁。

最後,只好出了門等在門口,她就不信簡非離不回來,只要讓她撞到他,一切便水落石出了。

車廂內靜靜。

車速平穩而飛快,後排車座上的女人蜷縮如貓兒般無聲無息。

可,簡非離寧願她叫一聲而不是强忍著,若不是咪寶,此刻的他也許已經沒有了呼吸。

“咪寶,再忍忍,很快就要到醫院了。”他低聲焦急的說過,語調裏全都是溫柔,心是前所未有的亂,都說大恩不言謝,他沒有謝咪寶,因為,他的命不是一聲‘謝謝’就可以抵還得了的。

“不要……我不要去醫院。”女孩虛弱的聲音帶著的全都是祈求的意味,“我不要去醫院……”

“可是你的傷……”那是槍傷,雖然不是射在了致命的位置,但是子彈卻是必須要取出來的。

“找人取……取子彈,我不要去醫院,不……不喜歡醫院。”

簡非離透過後視鏡望著身子微微顫抖著的女孩,心思一轉,“去我那裡好不好?”至少他那裡比飯店方便一些,而她不樂意去醫院,那便只有他的公寓是唯一的選擇了。

咪寶略一沉銀了一下,隨即輕聲道:“我不想麻煩你……”

這一句說完,就再也沒有了動靜,簡非離急忙將車子停在了路邊,轉身看她,咪寶已經疼暈了過去,可她竟然從頭到尾都沒有哼一聲。

不能再等了,脫了外套蓋在女孩纖瘦的身體上,簡非離再度啟動了車子,一邊開車一邊打給了西門,“總裁……”西門看看時間,最近總裁特別喜歡半夜三更來打斷他好事,偏偏,他又沒有辦法拒絕。

“準備取子彈的所有的工具和藥物,立刻馬上送到我的公寓。”

“好的。”‘子彈’二字出口的時候,西門再沒有二話,直接掛斷。

子彈不是玩具,也不是開玩笑的事情,而且總裁的意思分明是不想更多人知道,看樣子是要自己親自取子彈了,然,也是掛斷電話的這一刻他才反應過來,他忘記問是誰中了子彈了。

車子越開越快,簡非離的心第一次為生命中除了藍景伊以外的女人而亂了分寸而心疼了。

終於,車停,他轉身下車就抱起了咪寶,輕輕的,平平穩穩的,生怕姿勢不對就弄疼了她。

即便她是昏過去的,他也不想她疼。

總是覺得那些要殺自己的殺手與英子有關,這也是剛剛他突然間决定不去醫院不想讓其它人知道的原因之一,那些殺手,即便你報警也沒用,他們個個能力超群,警詧根本抓不到他們,與其讓滿城皆知,還不如他自己再想辦法解决。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才要關上車門,頓時感覺懷裡的女孩又抖了一下,他想咪寶應該是冷的,隨手從暗格裡摸出了一條薄毯蓋在她的身上,一邊拖在身下,剛剛好的擋住了她肩膀上的血色,也擋住了蹭在他身上的血,只是不想被所經的人發現咪寶受了槍傷,不然那樣的觸目驚心普通人看到一定嚇壞了。

進了電梯,咪寶還昏睡著,長長的睫毛如棲息在水中的蜻蜓的翅膀,彷彿隨時都會煸動起來,可始終都是一動不動。

女孩的身子柔軟的靠在他的懷裡,像是下意識的想從他的身上汲取溫暖一樣,電梯開了,他舉步而出,才要回去自己的公寓,猛然間發現門前正站著一個人,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陌英子,她一身衣著,正是他離開時她穿著的那一套衣服。

聽到聲音,她轉過了頭來,“發生什麼事了嗎?”英子的目光掃落在簡非離和咪寶的身上,咪寶正安靜的睡在簡非離的懷裡,走廊暗色的光線讓英子有些看不清楚藏在簡非離懷裡女孩的面色,只知道她很安靜,像是睡著了,還睡得很沉。

“遇到了壞人,差點傷了我們,她嚇壞了,睡著了。”他淡淡而語,並沒有告訴英子咪寶受傷了,一雙黝黑的眼睛緊盯著英子,只想從她的表情中發現些什麼,她在這裡明顯是在等他,不是沉迷於做表格嗎,這會子這樣子的反應,分明是知道了關於他的一些什麼,可他根本沒有告訴她,所以,她若知道了,也是從那個她所說的她雇來要殺孫慶的殺手口中知道的,那就說明她與那個殺手一定是關係匪淺。

英子望著男人溫柔的抱著咪寶的畫面,不由得心口一慟,卻還是擠出一抹笑意來,“這會餓了,正要去樓下買點吃的,不想就遇見你回來了,要不要順便幫你帶點亱宵上來?”說著,她輕挑的走到男人的身邊,手指狀似隨意的扯了扯咪寶身上的薄毯,“這天氣又不冷,她怎麼蓋這麼嚴實?”

“別動……”簡非離冷聲低喝,目光疏冷的讓英子手一滯,硬生生的收回了即將要扯下那薄毯的動作,“她睡了,你別吵。”帶著厭惡的表現,簡非離轉身,心裡已經大致的確定了那要殺他的人與英子絕對是有關係了。

到了門前,單手抱著咪寶,慢慢將她的身體擱在一大腿上,便要去摸鑰匙,那樣的小心翼翼落在英子的眼裡就成了一種別樣的寵愛,他寵著林咪寶,甚至連開個門也怕弄醒她。

心突的就一酸,可看著他吃力的動作還是不免想要幫他,“要不要我幫你拿鑰匙?”

“不用。”簡非離依舊淡淡的,一手固執的去摸鑰匙,卻因為他不敢大動作弄疼了咪寶怎麼也够不到。

英子看了他足有五秒鐘,這才笑道:“簡非離,你放心,我不過是要幫你拿鑰匙而已,不會沒臉色的跟著你還有咪寶進去的,晚上你們溫情你們的,我替你拿了鑰匙就下樓去買宵夜。”

簡非離因為一起摸不到鑰匙額頭泛起了汗意,想著再拖下去咪寶很有可能疼醒,便道:“鑰匙在我褲子左邊的口袋裏,你幫我拿。”咪寶是無辜的,即便他出現在騷動是為了救她,她也是無辜的,他只想盡可能的减少她的傷痛。

英子撇了撇小嘴慢悠悠的走過去,小手便落在了簡非離的褲子口袋裏,沒想到口袋有些深,她的姿勢不對,怎麼也摸不到,只好貼近了簡非離,這才很快摸到了手中,隔著一層布料可以明顯的感受到他强健的肌理,一張小臉頓時開始漲紅,拿著鑰匙一溜小跑的跑到門前,開門,側身的時候,簡非離已經抱著咪寶旋身而入,可是,踏入自己公寓的那一刻,他的心卻是沉沉的。

無事獻殷勤,非間即盜,更何况無事獻殷勤也不是她陌英子的風格。

瞟了一眼地板上英子投射過來的影子,簡非離頭也不回的沉聲道:“陌英子,你可以去買你的宵夜了,不送。”若英子真的與那個殺手有關,他之前與她那樣親近,豈不是時時的把自己置身在危險之中了?此時想想,都是後怕。

那淡漠的背影,冷冷的聲音,讓英子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她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明明離開她那裡之前還待她是極好極好的,不過是與林咪寶約會了一下下,此是對她就這樣冷了。

算了,原本她也沒打算跟這男人再發生點什麼關係的,不過他們兩個總是陰差陽錯的因為各種原因而撞到一起罷了,她轉身就走,“哐”的一聲帶上了門,震得簡非離裏懷裡的咪寶頓時響了,“啊……”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咪寶驚叫了一聲。

“怎麼了?”英子在那道房門即將就要闔上的刹那指尖一推,門剛好留了一條肉眼幾乎都看不見的縫隙。

“沒事。”簡非離依舊冷冷的,居然是抱著咪寶轉身,然後鞋尖一磕門,這一次,門便徹底的關上了。

頓時,三個人,英子在門外,簡非離抱著咪寶在門裡,咪寶已經醒轉,小臉在才開的燈光的照射下顯得特別的灰白,“疼嗎?”他低頭看她,輕聲問到。

“這……這是哪裡?”突然間的醒來,面對陌生的環境,咪寶有些懵住了。

“我家。”簡非離說完了又覺得不對,“我平時住的地方,這裡離公司比較近,便住在這裡了。”

將咪寶慢慢的放在床上,見她一直咬著唇,知她是疼,便道:“若是疼,你喊出來沒事的,我不會笑你的。”

咪寶費力的眨了眨眼,用低的不能再低的聲音喃喃道:“習慣了。”

簡非離猛的一驚,視線快速的掠過正裹著薄毯的咪寶,“你受過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