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番外:勾夫手記(5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4:01
A+ A- 關燈 聽書

門開,男人手拎著電腦抱著女人不疾不徐的走進房間,門前停頓了一下,一脚輕磕了一下門,門“哢嗒”一聲合上,再開燈,整個過程如行雲流水,彷彿他做過了很多次一般。

英子被放在了客廳的電腦桌的電腦椅上,她乖乖坐著,男人則忙碌著,三兩分鐘的時間,筆記型電腦就“嘀”的一聲打開了。

“有EXCEL表格嗎?”她興奮的問,這會子連師傅要殺簡非離的事都給忘記了,玩那個表格比玩遊戲還要上癮。

簡非離直起身形,男人的氣息充斥在英子的周遭,薄唇抿成一條直線,輕輕笑道:“你猜?”

“自然是有了,不然,你送給我幹嗎,簡大總裁,謝謝你啦。”開機只有幾十秒,她還是等得心急,趁著這個時間點與他客套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餓不餓?”那聲‘簡大總裁’讓簡非離微微一皺眉,這不是在公司了,可想想又算了,她一向大咧咧不拘小節,其實這樣也挺好的,做最真實的自己是最幸福的。

“不餓,不是吃了沒多久嗎?謝謝你的大餐。”開機OK了,她拿起滑鼠開始找EXCEL表格,果然有。

“那我先回了。”每次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個澡,然後舒舒服服的看看新聞或者做些工作再睡覺,他習慣了那樣的夜。

“等等。”不想簡非離才要離開,英子就叫住了他。

“嗯?”男人伫足,轉頭看她。

“我熱水器滴水,你能不能幫我檢查一下。”不然,她有點不敢洗澡了,怕漏電,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今天早上發現的,她白天忘記通知人來修理了,這會子回到了家裡她才想起來。

“好。”簡非離邁開長腿走進了洗手間,檢查了一下,果然有滴水的現象,可是英子這裡什麼工具也沒有,他轉身就退了出去,“英子,我回去拿一下工具,馬上過來。”

“好的。”英子玩著表格,越弄越上癮,看都沒看他一眼,隨便他來來去去。

不想,簡非離才走出英子的公寓,身上的手機就響了,他隨手拿出手機,眸色一下子暗了,略略遲疑了一下,還是接了起來,“咪寶,有事兒?”語氣裏,有些微的冷厲,上次見面的時候已經說好了以後不要再見面了,他對她沒感覺,至於任振宇的事情,等到了咪寶與林虎協定一個月的日子時,他會想辦法說服林虎放過咪寶的,但是現在,她居然又打過來電話了,他不喜歡這樣的騷擾。

“非離,求求你,救我……救我……”

“你在哪裡?”帶著哭腔的女聲,別說是林咪寶,即便是一個不認識的女孩,他也不可能不救的。

“騷動。”

“好。”手機掛斷,簡非離直接就離開了公寓,一定是林虎默許了任振宇,否則,只要林虎不答應,誰人敢動林家三小姐呢。

錢這東西果然能讓人泯滅人xin,連自己的親生女兒也要送人。

他查過了,林虎這一兩年的投資出現了問題,流出的資本回收不回來,開場子收不抵資,所以,才與任振宇狼狽為間了。

十億。

按照任振宇的理解,他十億可以買多少個女人了。

那麼大一筆錢借給林虎,就為了林咪寶一個,按理說他是虧了的,可是男人就是有那樣的劣根xin,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好的,林咪寶越是不肯,他就越是來勁,估計今晚是將林咪寶直接堵在騷動的。

簡非離想到這裡,眉頭皺了起來,她一個女孩子去騷動做什麼?

對騷動,他真的很不喜歡。

藍景伊就是在那裡遇到江君越的,若是藍景伊沒有遇到江君越,如今,他與她也許就成了夫妻。

可這世上沒有若是,走過的時間走過的經歷再也無法抹煞,他終究與她再也回不到從前的最美了。

想到藍景伊,簡非離的心便湧起了一份說不出的憂傷,早就將英子請他為她修理熱水器的事丟到了腦後。

車速極快,暗夜裡車少,他恨不得一下子就到了騷`動,因為咪寶不比藍景伊,藍景伊遇到的江君越至少是個高富帥至少是未婚的,可是任振宇高富帥中只占了一個富字,至於婚姻狀況就更不能相提並論了,掛名的妻子雖然只有一個,可是情人可以用一個連來形容。

車停了。

簡非離幾步就進了騷`動,騷動最近做了全新的裝潢,以任振宇的作風,此刻一定是在VIP包厢,他雖然不喜歡林咪寶,可是他這個人一向重承諾,只要答應了,就一定盡其所能。

“啊……你幹什麼?”才推開了一個包厢的門,裡面的沙發上,一男一女正交纏在一起,場面特別火爆,女人的身形很豐滿,一看就不是林咪寶,他隨手關上門,不然怕看多了長雞眼。

“瘋子,誰讓你推開的門?”又是一間,幾乎每一間都是同樣的場面,區別只在於是一對還是兩對三對四對而已。

腦海裏不住的閃過咪寶哭求著他的聲音,簡非離無視那些VIP包厢裏的人的咒駡,直到走到第八間VIP包厢門前,這一次,他遇到了阻礙,門鎖了。

“裡面是誰?”隨手捉了一個服務生過來,其實此時走廊上已經被他前面鬧騰起來的七個包厢的人折騰的把服務生全都招來了。

“不……不知道。”

“開門。”

“我真的沒有鑰匙,客人將這間包厢的備用鑰匙也收走了,是真的。”

簡非離眸色一深,能有這樣本事的人廖廖可數,他側耳傾聽,卻什麼也聽不見,不得不說,騷動新裝潢的VIP包厢隔音做的相當好。

對於來消費的人來說,這是極好的。

可是對於簡非離這個來找人的來說,這卻是極壞的。

“好,你們若是不開門,我自己來。”簡非離說著,身形後退,隨即猛的向前沖去,整個人頓時撞到了那扇門上。

“你幹什麼?”就在這時候,兩個彪形大漢從走廊的一頭走了過來,甩手的姿勢顯示剛剛可能是組團去洗手間了,看著那兩個人,簡非離便認定了裡面的人一定是任振宇了。

“開門。”

“憑什麼你要開門就開門?”兩個保鏢快步走來,與簡非離對峙了起來。

“找人。”兩個保鏢一看就是練家子,倒是簡非離看起來溫文儒雅,給人的第一感覺絕對打不過這兩個保鏢,於是,正悄悄趕來的服務生開始竊竊私語了,想勸又不敢勸,簡非離和任振宇兩個人,他們哪一個也得罪不起。

“這裡面只有兩個人,我確定沒有你要找的人。”

“看過了才知道有沒有,我再說一遍,開門。”

“不開,除非你打贏了老子。”

“好。”簡非離黑眸微眯,猛的一拳就打了過去,對方是兩個人,還都是高手,他現在只想速戰速決,不然,咪寶在裡面多呆上一分鐘,就多吃一分鐘的虧。

兩個保鏢有時間玩,可他沒時間了,他現在最玩不起的就是時間。

窄窄的走廊裏頓時就開始了一場看起來兇悍無比的打鬥,驚得那些服務生全都退到了邊上,至於騷`動的安保人員卻一個也沒有出現,彷彿一點也不知道這裡正在有人打架似的。

簡非離明白,他們是不想插手他與任振宇之間,道上混久了的人,最明白明哲保身這個道理了,他懂。

“哇哇,簡少好厲害。”

“對呀,打個架也能打得這樣賞心悅目,一舉手一投足都帥呆了。”

“瞧瞧,那兩個保鏢要撐不住了。”

“嘭嘭……”兩拳連環擊出,一個保鏢就被打倒了,再來一個連環腿,另一個也倒了,簡非離拍了拍手,收勢,踢了踢倒地的兩個人,終於在一個人的身上找到了鑰匙,開鎖,“哐啷”一聲推開門的時候,屋子裏一片混亂,咪寶正慌張的在包厢裏跑來跑去,身後追著的自然是任振宇。

有錢人真會玩,或者,就喜歡玩這種老鷹捉小雞的遊戲吧。

被綁了手被蒙上了眼睛的咪寶除了腿是自由的,根本不是任振宇的對手了,即使他老的禿了頂,肥的象頭猪,看不見的女孩也不是他的對手。

“小錶子,我讓你跑,我讓你跑,等老子捉到你就玩死你……”任振宇正專注的追著女人玩,此時還不知道大敞的門裡門外幾道視線正射向他,還全都是鄙夷的眼神。

一個沙發抱枕撇到了咪寶前面,她眼睛看不見,眼看著就要被絆倒,簡非離倏然沖了過去,長臂輕輕一帶,帶著咪寶漂亮的轉了一個圈,然後剛剛好的不偏不倚的就停在了任振宇的面前。

“啊,你放開我。”咪寶慌亂之中根本沒想到是他來救她了,手被綁了,她只有扭動著身子要掙開他的懷抱,男人卻不為所動,只輕輕的低聲道:“是我。”

“非離……”咪寶驚喜的一喚,整個人便癱在了他的懷裡,纖瘦的身體輕輕顫抖,顯示著她剛剛是真的嚇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