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番外:勾夫手記(5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3:32
A+ A- 關燈 聽書

簡氏塔樓。

簡非離步下總裁專梯,斜長的影子灑在地板上,他走一步,影子也動一步,每一次看自己的影子時就只覺得孤單,可是這會子他看著自己的影子時腦海裏閃過的卻是剛剛逃也似的逃離他的陌英子。

她到底是什麼人?

她到底是什麼人?

隱隱的,簡非離就是覺得她的身份不一般,若是西門查不出,那麼,他决定自己親自去查了。

那是一種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感覺,反正,他就是要查出來她是誰。

開鎖,簡非離邁步進入總裁辦公室,先是外間,一共有三張辦公桌,一個是沙小戀的,一個空著,另外一個靠窗的位置就是英子的,看著那個方向,回想著她做表格時專注而認真的神情心頭便一陣柔軟。

原本就要完成的工作了,只是因為胃痛才停了下來,簡非離加了一個多小時的班,終於把今天要做的事情處理好了。

如往常般的收拾整理好辦公桌,再度出去外間的秘書辦公室,再度看到陌英了的辦公桌椅,她明明說好等吃了飯就與他一起回來的,然後他加班她做表格,結果,她自己卻逃了。

看著那個方向,簡非離的唇角微彎起一抹淺淺的弧度,含著笑意離開時,一個念頭也油然而起。

或者,西門還是如從前一樣什麼也查不出來吧,他太知道西門會給他一個什麼樣的答案了。

其實,早晚還是要他自己來查的。

那不如,就從今晚開始?

一個半小時後,簡非離的車停在了公寓的停車場,下車的時候手裡比往常多了一樣東西,他神色淡然的走進了樓中,電梯在直線上升,到了頂樓,走過去的卻不是自己的那一間公寓,而是陌英子的。

門鈴摁了又摁,卻沒有任何反應。

是她不想見他嗎?

簡非離伸手摸出了手機,長指飛快的在荧幕上打出了一行字,“我在門口,開門。”

六個字,簡潔,清楚,了然。

英子一邊喝咖啡一邊打開手機漫不經心的看過去時,一口咖啡差點噴了出去,這樣晚了,簡非離要進她房間幹嗎?

她根本不在家呀,扭頭看咖啡廳的入口,師傅的影子都沒有。

明明都說好了的,可是她來這裡已經等了師傅半個多小時了,若不是有求於師傅,她早就扭頭走了。

不過想想師傅從不是言而無信的人,今個也不知是怎麼了?遲到了不說,居然連個招呼都沒打,這不是師傅對待她的管道和作風呀?

她就這麼猶豫的片刻間,手機再度響了,還以為是師傅發過來的簡訊,結果,居然還是簡非離的。

“開門,立刻馬上。”

呃,這是有多霸道呢。

簡非離他憑什麼這樣命令她呀。

“不開。”英子就兩個字,直接拒絕。

“理由?”簡非離打下這兩個字然後按下發送的時候有一瞬間甚至覺得自己精神不正常了,他是有多少年沒有與人這樣聊簡訊了,彷彿一下子就年輕了幾歲似的。

“沒理由,就是不想開。”英子繼續低頭看手機,有點不明白簡非離這是要幹嗎了。

“好,我等,直到你開門為止。”

“隨便。”英子隨手打完這兩個字就放下了手機,轉頭再看入口處,依然沒有師傅的影子,她有些煩躁了起來,若是換個人遲到她早就吼回去了。

想了又想才打給了師傅,然,那邊接起的卻不是師傅,而是諾言,“英子,找師傅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廢話,她打的是師傅的電話,若是找他就打他的號碼了,“師傅他老人家人呢?”

“有客人。”

“什麼客人?”英子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說不定師傅是正在見那個要殺簡非離的人呢,這樣久了還沒有完成任務,對方一定是在向師傅施壓。

回想師傅接下的單子在她記憶裏好象只有一筆是失敗的,其它的從來還沒有失手過,這一次卻是要因為她而失手了,不由得就有些歉然。

“不知道。”

“喂,你能不能多說幾個字?”諾言這三字,讓她好象連再要問什麼都問不下去了。

“真的不知道。”

呃,讓他多幾個字,結果就是這樣的兩個字,她頭有些痛,“我在咖啡廳等他,約好了時間地點的,你去問問師傅還來不來了?若是不來,我回去睡覺了,好困。”

“好。”

那邊沒了聲音,諾言走路幾乎沒有什麼聲音的,更何况他們之間現在還隔著電話。

她的手機沒掛斷,不過也沒有其它的异響了,簡非離後來再沒回過她的簡訊,這個時候應該也是回他自己的房間了吧,百無聊賴的等著,好在諾言很快就拿起了師傅的手機,“師傅說他今晚不過去了,你回去睡吧。”

“師傅還說什麼了?”英子還是在懷疑正與師傅交談的人是與要殺簡非離的那個人有關係的。

“沒說什麼。”

“諾言,你好討厭。”

“英子,你……”諾言開口了,可是這樣的三個字卻只剩下了浮想聯翩。

“我怎麼了?”她每次聽到諾言的欲言又止都是恨鐵不成鋼,他就不會大大方方的說自己想說的話嗎?

“沒怎麼,晚安。”“嘀”的一聲,那邊掛斷了。

英子也切斷了盲音,再看簡訊那裡,簡非離還是沒有任何簡訊發過來。

他回他自己的公寓了吧。

其實也就是一個走廊之隔。

她懶洋洋的端起了桌子上的咖啡杯,加了奶的咖啡,那是小女生都喜歡的味道,她也喜歡,淺淺的啜飲著,慢慢喝完才起身去付了款,拎包準備回家,可才上了計程車又不想回了。

今晚雖沒處理師傅和簡非離之間的事情,但她這會子居然心底平靜了下來,腦子裏又全都是下午做的表格了,想做,除了想做還是想做。

她真是腦子不正常了。

“師傅,這個點哪家賣電腦的店能開門?只要有開的,你送我過去就好。”既然想做,那心動不如行動,馬上去買一部電腦好了,想著,便吩咐的士司機轉道了。

“小姐,這都十一點多了,那些比較大型正規的賣場一定是歇業了,至於那些小的不正規的小店建議還是不要去了。”

英子懊惱的點了點頭,“嗯,你說的對,那不去了。”

回家晚了,電腦也買不成了,一想到EXCEL表格,英子就心癢癢著難受。

付了車資上樓,英子就覺得自己有點蠢,其實簡非離的那部車她開著也是理所當然的,為了他,她可是都與自己的人杠上了呢,那車,她本就應該是心安理得收下的。

可每當想到他那天晚上把她當成是賣的,這個念頭一起就散去了,她就是不開他的車,等她懷了孩子生了孩子後再買一輛新的,買一輛比他送她的那一輛還要拉風的車,到時候開個够。

她陌英子雖然不是很有錢,可也不是太孬種。

“叮”,電梯門開了,她閃身步出,卻是在下一秒鐘,整個人停在了電梯門前,目光則是落在了自己家門外。

走廊裏暗色的光影中,那男人如標杆一樣的立在那裡,不知道那個姿勢站了多久了,這樣看過去竟是有一種僵硬的感覺,她真的沒想到他會一直的等在那裡,算來算去諾言掛斷她的電話後,她還在慢吞吞的喝咖啡呢,再加上乘的士趕回來,算起來簡非離就那樣站在那裡等她最少有半個多小時了。

英子沒動,她確定自己走出電梯的時候沒有發出聲音,這是她的習慣,走路的習慣。

摸出手機就發給了簡非離一條簡訊,“還在等著呢?”

“你猜?”門前的男人終於動了,低頭髮著簡訊。

“我猜你回去了。”她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可是這會子就是想要逗逗他,他簡非離也有今天呢,讓他嘗嘗等門的感覺爽呆了。

“沒回。”男人倒是不說謊話,有一說一,有二說二,這樣的答案才是他。

“呃,站了半個多小時?簡非離,你找我幹嗎?”她繼續問,一邊發短信一邊看著他的身影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只是强忍著沒有發出聲音。

“送一件你喜歡的東西。”

“什麼?”英子這時候才發現簡非離的手裡是多了一樣東西的,隔著幾步遠的距離,她覺得那好象是電腦包。

“你開門就知道了。”

英子一喜,再看著簡非離就覺得他的身影一下子高大了許多,她正因為沒買成電腦彆扭著呢,沒想到他居然就為她買了一部電腦,簡非離,這樣的舉動太貼心,她喜歡。

“不開,不開,還是不開。”回了這幾個字後,她突然間就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朝著簡非離飛奔了過去,於是,不過是幾秒鐘的時間,英子整個人就掛在了簡非離的身上,她摟著他的脖子,才不管他手裡是不是拿著一部電腦呢,整個人都纏住了他的身體,“簡非離,電腦是不是送給我的?”

“不是。”然,下一秒鐘,簡非離居然就給了她一個否定的答案,英子眸色一下子轉暗,整個人從他的身上滑下去,默然的拿出鑰匙準備開門,身子卻突然間一輕,整個人便身側的男人打橫抱在了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