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摟在了懷裡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9:31
A+ A- 關燈 聽書

似乎,所有的腦海裏的片斷在此刻都可以順利的連在一起了,坐上了車,飆著車速去追趕那輛計程車,一邊追一邊打給了蔣瀚,“給你一個任務,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反正,立刻把五天后去法蘭克福的那班班機給我取消,然後,把第六天和第七天所有剩餘的去法蘭克福的機票全都給我買下來,不許一張流落在外。”

“江總,你這是……”蔣瀚不解他這是要做什麼,江君越這根本就是在變相的包機呢,還包兩天,浪費錢呀。

“多嘴。”江君越低吼一聲,隨即切斷藍牙,車前的玻璃窗外,已經看到了那輛一直在追的計程車的尾號,兩輛車,一前一後的駛向了凱斯飯店。

江君越打開了車子裏的一個暗格,隨手抽出了一根細細的鋼絲,開鎖這功夫,他好象好久都沒有練過了。

嗯,就今晚練練,免得生疏了。

夜色,掩映著視野中的一景一物都如夢似幻一般,藍景伊靜靜的坐在飯店的窗前,從小沁沁睡著了,她就維持著這一個姿勢足足坐了有兩個多小時,仿如一尊雕像一般,一動也不動。

似乎,她在思索著什麼,又似乎,她什麼也沒想。

江君越頎長的身形也靜靜的立在窗前,碟狀的飯店設計,所以,從他所在的方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斜對面的那個女人的一舉一動。

可偏偏,她什麼舉動也沒有,就是那般的坐著,只一道身影清晰在他的視野裏,站在黑暗裏久了,他才能微微看清楚些她的容顏。

瘦了,她瘦了好多,似乎,離開他的這些日子她過得並不好。

點了一根烟,煙霧繚繞中江君越再度陷入了沉思中,這一年多,她身上到底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似乎,他特別急切的想要知道一切真相。

可是,洛美薇的事兒還沒有調查清楚,什麼,都要一樣一樣的來。

這次,他不會允許再出差錯。

忽的,對面窗子裏的藍景伊站了起來,帶著奔跑的動作朝著房間裏奔去,也很快消失在了他的視野中,眼前,只剩下了黑暗。

就在江君越以為她睡了要行動的時候,對面的房間卻忽的亮起了燈,藍景伊抱著孩子來到窗前拉上了窗簾,接下來,江君越所看到的一切都要透過那道窗簾了。

看來,是孩子醒了,她在給孩子喂Nai水。

光是想著那樣的場景,想像著一張小嘴此刻正緊叼著她的Ru吸食著Nai水,江君越便再也不淡定了。

生理的,本能的所需讓他轉身就沖進了洗手間,扒光了衣服站在水龍頭下,冰冷的水澆在身上,許久許久,才平息他身體裏的那份渴望,再出來時,對面的房間已經熄了燈,窗前,也再也沒有了那道身影,她睡了。

江君越連吸了兩根烟,這才拿出了那根細細的鋼絲,卻沒有走門,而是,先開了自己房間的窗子,輕巧跳出後,脚踏在窄窄的水泥長棱上,依靠著脚尖的迅速移動,十幾秒鐘後,江君越停在了藍景伊的窗前,細細的鋼絲插進了窗子的暗鎖內,輕輕一勾,只聽“哢嗒”一聲低響,窗子便開了,江君越俐落而無聲的跳進了窗內。

一股Nai香味撲面而來,佑著他飛快走到了床前,床上,母女兩個正安靜的沉睡著,那小東西正倚著藍景伊的胸口,那小模樣就象是一隻小猫咪一樣,看起來乖乖的,可愛極了,嗯,似乎比他小公寓裏的那個還可愛。

他深嗅著床上一大一小兩個人的氣息,忽而,一隻手輕輕的落在了小東西的小臉上,那吹彈可破的肌膚讓他不敢重了,只是輕輕的,就如同羽毛飄過般輕輕撫弄著小東西的小臉,回想著小東西在機場外沖著自己笑著時的模樣,還有她叫“爸爸爸……”時的小樣子,根本就與他家的那個小祖宗如出一轍。

難道是雙胞胎?

一瞬間想到這個可能時,江君越全身一震,是了,若兒子是藍景伊生的,她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生出兩個來。

天,他怎麼現在才想到這個呢。

這女人,到底對他隱瞞了多少,一想到自己因為她的再婚而天天酗酒的那些日子,那簡直不是人過的日子。

江君越終於把目光從女孩的小臉上移開而落在了藍景伊的臉上。

她睡得很沉,似乎,睡著之前才哭過,淡淡的淚痕讓她看起來有些憔悴。

呃,才受這麼一點點的委屈就哭了,那他呢?

豈不是要哭過很多回?

藍景伊,都是她,若不是她當初再婚,甚至還真的讓陸文濤在T市領了證,他說什麼也不會相信她和陸文濤在一起的,但是現在,她回來了,她卻並沒有住進陸文濤的家。

越來越多的疑團鼓漲的江君越的頭越來越痛。

想起那段酗酒的日子,一彎身,他輕輕就抱起了那個還熟睡在她懷裡的小東西,就許她虐他,他也要虐虐她,讓她知道一下這個世上什麼叫做後悔。

小東西還以為是自己媽媽抱著呢,不哭也不鬧,她繼續睡,睡得正香呢。

江君越的步伐輕而穩健,這一次,他選擇了走門,畢竟懷裡抱著個小東西,他不想冒險。

可,江君越只走了一步就被身後的喃喃聲給叫住了,“傾傾,別走……”

江君越一下子驚住,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她醒了?

藍景伊只覺得自己在做夢,她好象是夢到江君越了,是的,一定是他,他身上那股獨有的古龍水混合著男Xing荷爾蒙的味道曾經那麼的讓她迷醉,所以,那味道一貼近自己,她就感覺到了,可是為什麼,她才嗅到了那味道,就覺得好象又飄向了別處呢?

於是,藍景伊下意識的喃喚。

“傾傾,別走……”她還在喚他。

江君越低頭看了看懷裡的小東西,這孩子絕對是藍景伊的骨肉,他抱起了孩子若她醒了她不可能沒反應,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在說夢話。

這念頭一起,江君越立刻轉身。

果然,床上,那女人輕闔著眼眸,一隻手揮舞在半空中,還在喃喃著他的綽號,“傾傾,別走……”

那只手看起來那麼的無措急切,只想要抓住他一般,讓他忍不住的心疼了。

她連做夢叫著的都是他的名字,那麼,她的心裡到底有誰在這一刻已經是這樣的清楚了。

看看懷裡的小東西,他突然不舍,不舍讓她再難過了,輕輕的又把小東西放回到她的身邊,卻就是這麼的一個舉動,那只還在揮舞著的小手卻一把的捉住了他的手臂,小手微微顫抖的往下移去,很快摸到了他的大手,再輕輕握住,“傾傾,我知道是你,別走。”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聲音,那麼的柔那麼的充滿著熱烈的渴盼,帶引著江君越不由自主的就坐在了她的身邊,也把他身上的味道更濃更濃的揮灑在她的鼻息間,那麼的真切,“傾傾……”

順著那手的力道,江君越徐徐的躺在了她的身側。

於是,一股女Xing的氣息便席捲了他男Xing的身體。

自從那晚洛美薇沖進了騷動的包厢之後,他就再也沒有碰觸過女人了,這樣的一碰,雖然只是一隻小手,卻引發的江君越身體裏的男Xing荷爾蒙迅速的攀升再攀升,江君越一動也不敢動了。

可是他不動,藍景伊卻動了起來,像是感覺到了他的存在似的,她的身體下意識的後移,然後,整個嬌軀都貼上了他的胸膛,一瞬間,江君越只覺血氣倒湧,直沖腦門。

深呼吸再深呼吸,雖然,他一點也不討厭她如此的‘投懷送抱’,甚至於還特別的受用,可是,若是真要了她,那也要在她清醒的時候吧,不然,那豈不是佑jian了?

“傾傾……”卻不曾想,藍景伊不止是把身體緊貼向了他,轉而又轉過了一張小臉,此時,她呼出的氣息正柔柔的拂在他俊逸的一張臉,那種感覺說不出的魔魅,讓他伸手一摟就把她狠狠的摟在懷裡,看她還敢不敢再逃了。

女人,若是被他查出一切,他真的會讓她後悔的。

“傾傾……”藍景伊只覺得那夢境是那樣的真,她好象真的感受到了江君越的存在,甚至於感受到了他強勁而有力的兩條臂膀此刻正緊摟著她,孤單了太久,她真的好想靠在那個男人的懷裡讓他給自己一份安全感。

江君越沒有給她任何聲音意義上的回應,有的,只是肢體上的動作,修長的手很快落在了她的腰身上。

有一瞬間,他真想一個翻身把她撲倒在身下,可是下一秒鐘,他又否决了自己的這個念頭,若是她醒了,她一定不願意他如此的對她。

一切,還沒有真相大白。

心底裏的迷團一個個,她不說,他都要一一的解開,然後剖開在她面前,讓她無話可說。

夜,越來越深。

小東西越睡越香沉,彷彿是感覺到了這空間裏正有一個人在保護著她一樣,那小臉上綻著祥和的笑意,讓江君越伸手一摟,便把們母女兩個都摟在了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