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番外:勾夫手記(4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2:16
A+ A- 關燈 聽書

“你管不著,讓你廢個人而已,少廢話。”

諾言沒吭聲,電話兩端的人都靜默了下來,就在英子覺得有些彆扭的時候,諾言又道:“你在哪裡吃飯?是不是簡氏對面的安度中餐館?”

“你怎麼知道?”英子一愣,轉頭掃視過周遭。

便是這一看,她愣住了,離她兩個桌子外的一個雙人桌前,諾言正手拿著手機看著她這邊的方向。

原來,他們竟是離得這樣近。

原來,他們都在同一家餐館用餐。

“孫慶也在這裡。”低低的聲音,帶著絕對的肯定,英子一下子站了起來,“那狗娘養的在哪兒?”

這一句,她的音量沒有控制好的直接就飄到了簡非離的耳中,熱湯麵已經來了,熱汽飄飄渺渺,隔著層層熱汽,女人專注的打著電話,然後,又粗語了,那聲粗語與她本人打電話時的樣子一點都不搭,明明是很美麗的女孩,卻偏要時不時的要掛幾句粗語,而他,似乎已經漸漸的習慣了。

這是犯踐嗎?

簡非離揉了揉眉頭,不知她口中罵得是誰,可看她的樣子和音量並不想讓他知道,那他,便裝作不知道吧。

筷子挑了些面,慢慢的吃起來。

餓。

很餓。

疼。

胃很疼。

他現在不想操心其它的事情,只想先顧好自己的胃,否則,他怕他要胃穿孔了。

然,卻是在這時,他身上的手機也響了。

簡非離望著眼前熱騰騰的面,不想理會,於是,他繼續吃面,無視正在上來的一道道的菜,不管有多貴,他今個的胃都享受不了。

不過,可以確定一點的就是,這家中餐盯的老闆很重視他這一桌的上菜速度,瞧瞧,他旁邊的兩桌的客人正在望過來呢,“憑什麼那桌在我們之後點的都上菜了,為什麼我們的還不上?”

“報歉,你們點的菜剛剛都賣得差不多了,所以要現洗再切什麼都要現來,所以就慢了些。”

“他點的都是沒怎麼賣的?你騙誰呢,沒怎麼賣的一定不好吃,還會有人專點那樣的?”

“哦,這道菜一千八百八,先生,要為你的女朋友點嗎?如果您願意,三分鐘就可以端上來了。”女服務生不緊不慢的報上菜價。

男生立刻就噤了聲,然後扭頭看簡非離,低低念了一句,“土豪。”

他女朋友一下子也哀怨了,“算了,我一個月的薪水才那麼一點,若是點了,咱們兩個這個月就得天天喝西北風,果然人比人氣死人。”

“要不,豁出來點一次?”

“滾。”女生狠戮了一下男生的額頭,“他再帥再有錢也不可能看上我,我還是守著你比較經濟實惠比較可靠。”有些人有些事其實不必要太去强求,安心做自己,知足長樂便是最快樂的人生境界了。

簡非離恍若什麼都沒有聽見,根本不理會周遭發生的插曲,他專注的只有對面的女人。

他已經吃了幾口面了,胃裡微微的有了些熱汽,可是陌英子依然還在接電話,但是聲音壓得低低的,他也只聽到了她的那句粗語,後面就再也沒有聽到了,看著桌子上已經上來的四個菜,他有些皺眉,到底還是沒忍住的沉聲對她道:“菜冷了不好吃,什麼電話這麼緊急呢?不能吃了飯再繼續聊嗎?到時,你想聊多久我都不攔你。”

他的聲音可是半點也沒壓著的,所以英子想要忽略也不成,低低的對著那邊的諾言道:“你最好把他藏在哪裡告訴我,說什麼你也不知他藏在哪裡鬼才信呢。”說完這句,她直接掛斷,拿起筷子就開吃了起來,果然道道都是最貴的菜,所以廚師也是真的花了心思的,味道還不錯,可以打九分,不過,再好吃的菜她也是漫不經心的吃著,目光始終在餐廳裏繞來繞去,繞去繞來。

或者,諾言並沒有騙她吧,諾言只知道孫慶進了這家中餐廳,卻並不知道孫慶藏到了哪裡。

看來,孫慶那小子還是個嗅覺挺靈敏的渣男,就連她都是在接了電話後才知道諾言也在這裡的,而孫慶居然就知道有個人正要對他動手而藏了起來,這是有多敏感呢。

“在找什麼人嗎?要不要我幫你找?”面吃了半碗,簡非離的胃終於舒服了些,卻越來越對對面的女人趕興趣了,她現在這樣雖然不至於時時的掃描周遭的人,但是他只要打眼一看就知道她是在找人。

“不用。”懲罰孫慶的事她要自己來,雖然知道他也認識孫慶,可是她自己的事除了諾言以外她不想再多個人插手了,否則,即便真的教訓了孫慶也沒勁兒了。

簡非離的手機又響了。

這一次,他沒有無視,因為胃不那麼疼了,他便拿起手機看了起來。

陌生的號碼。

不過他卻記得這個號碼。

當時雖然删了沒有存儲,但是那串號碼的數位他卻是有印象的,想到這個號碼的主人,簡非離抬頭瞄了一眼英子,直覺就與她有關,於是便回了一條簡訊,“找我什麼事?有點不方便。”若是被英子知道他此時正與孫應在聊天,估計那女人一定會砍了自己,那麼這樣一場明明看起來還算愉快的晚餐就一點也不愉快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有人要殺我,你答應過我的。”孫慶的簡訊回得極快,快得讓簡非離立刻就覺察到了他的緊張。

果然是他老子拜把子兄弟的侄子,對於這些事情的第六感還是來得很準確的,“我答應是一回事,別人做了又是一回事,與我無關。”他發完簡訊便將手機設定成了全靜音,再也不想讓孫慶來影響自己的食欲了。

“喂,跟什麼人聊天呢?現在的人還有用簡訊聊的?你可真是老古董了。”簡非離卻沒有想到他才要收手機,手裡的手機就被一隻白皙的小手‘刷’的抽走了,當著他的面,女人開始查看他的手機了。

望著女人專注的眼神,再有自己那支絕對無辜的手機,簡非離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是一個妻子在查自己男人是不是在出軌,所以,必須要做的項目就是查手機消息。

“英子,別鬧。”他伸手就要搶回來,為自己剛剛沒有避過她的快手而懊惱,好歹是老爺子拜把子兄弟的侄子,他多少也要給些面子,所以,他也只能辭退了孫慶,同時找人揍了孫慶一頓,反正英子現在也沒什麼損失,他當時也就替她做了主,但顯然,英子並不打算如他那般的放過孫慶。

“呵,這誰跟你說有人要殺他呀?真有意思。”英子卻是動作飛快的早就把簡非離剛剛與孫慶的對話看了一個遍,“我怎麼就覺得這些對話有些熟悉呢?是不是與我有關?”英子淡淡笑,緊握著簡非離的手機一點要還回給他的意思都沒有。

簡非離迎視著女人灼灼的視線,半點也不顯緊張,“開玩笑罷了,你多心了。”

“是不是孫慶?”然,英子卻一口咬定了就是孫慶。

“你有要殺他嗎?若是沒有,那就不是孫慶。”簡非離淡淡笑,回想她剛剛打電話時的樣子,那句“狗娘養的在哪”讓他就是聯想到了孫慶。

英子的目光越來越犀利,她知道以簡非離的智商或者會對她現在正在做的事情猜得**不離十,再想起他曾經派人查過自己,那麼這次若是自己一個不小心,說不定就被他查出了她的殺手身份,想到這裡,她淡淡笑道:“是的,我就是要殺了孫慶,所以專門請人殺他了。”這一句,她說的輕描淡寫,任憑簡非離千想萬想也想不到她請的可不是隨便的一個人,而是大名鼎鼎的諾言,那是黑白兩道聞之都會覺得晦氣的一個冷面殺手。

“呵,你很有錢嘛。”簡非離調侃的笑到。

“一般,幾千塊就可以搞定了。”英子隨口胡謅了這個數位,就當自己是個不懂行規的好了,越是這樣簡非離才不容易猜出來她的真正身份來,她陌撒麗的名必須要保密。

然,簡非離卻是一點也不相信,對孫慶,他是知道的,以孫慶的能力,普通人根本查不到他,“真便宜的,關係戶?”

英子一怔,沒想到他猜的這樣准,諾言是她師兄,當然是關係戶了,不過這個說什麼也不能承認,“誰知道呢,說不定是他看上了我,我答應了他只要幫我辦了孫慶,我答應跟他約會一次。”其實她這會子是在想她有好久都沒有與師兄們一起吃個飯了,如今諾言就跟她在同一座城市裏,想辦法找個安靜的地兒一起吃一餐也未嘗不可的。

說實話,她最近有些懷念起與師兄們在沙州島的日子了,雖然訓練時很辛苦,出任務時很驚險,可是,他們有苦中作樂的開心。

開心就是福氣,那是用任何東西都換不來的。

“在找男朋友?”簡非離輕笑,目光鎖定在英子巴掌大的清秀的小臉上,視線卻是灼灼的不肯放過她每一秒鐘的反應和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