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番外:勾夫手記(4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1:02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眸色掃過她的小拳頭,輕輕一笑,“你現在可以出去了。”

“就這個?”英子一愣,不相信的問到。

“自然不是。”

“那是……”英子咬了咬牙,真恨不得打扁簡非離。

“等我換了衣服把我的衣服洗乾淨曬乾熨燙好掛到這衣櫃裏。”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行,我拿回家去給你洗。”她說著,轉身就要走,再跟他多呆上一秒鐘,她就覺得她快要受不了的要爆炸了,這男人,他看她的時候,她怎麼就有種感覺自己沒穿衣服被他看光光的感覺呢?

不過,他也的確是這個世上唯一一個把她看光光的男人。

“這裡洗就好,我馬上脫你馬上洗,不然,只怕就洗不乾淨了,我這件襯衫一千多塊呢,褲子也差不多。”

“呃……”英子站住,“你衣櫃裏那麼多衣服,你還在乎這一套?”

“每一件衣服都不是大風刮來的,况且這一套今天第一次穿。”

“好吧。”英子口裡應著,心裡卻不知道罵了簡非離多少遍‘你大爺的’了,不過想想確實是她給他弄髒的,便忍了。

從簡非離的休息室出來,她卻不知道要去哪了,等在他的辦公室吧,只要一想到他在裡面換衣服,就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身體裏彷彿有電流竄過一般,想了想,她還是决定出去他的辦公室等著就好。

走過地毯,無聲無息的到了門前,英子隨手拉門,卻,還不等她出去,“嘭”的一聲,額頭對額頭,沙小戀撞上了她的頭,然後,就勢一歪,整個人便靠在了她的胸口上,“英子,總裁沒有……”

“閉嘴。”英子嫌惡的一推懷裡的女人,雖然嬌軟軟的靠著很舒服,但她真的不喜歡與女人這樣肢體接觸,若不是這個沙小戀,她也不會誤會簡非離,“為什麼要把我調到總裁辦公室?”她自認她除了不說話的時候論長相可以當個稱職的花瓶以外,再也沒有其它的優點可以進總裁辦公室了。

殺人越獄她會。

可是辦公室的那些個檔資料,她真的一點也不懂。

“我覺得第一次見你就與你很投緣,怎麼,你不喜歡做我的助理嗎?做我的助理很輕鬆的。”沙小戀雖然被陌英子强行的推開了,可是卻一點生氣的意思都沒有,英子推人的動作太帥太酷了,她喜歡。

英子隨著沙小戀一起退出簡非離的辦公室,還隨手帶上了門,她可不想她和沙小戀的對話被裡面那個男人聽到,以免生枝節,“沙小戀,那薪水呢?”好吧,若是工作輕鬆的話她試試也無妨,這樣一個學習的大好機會,說不定她可以在辦公室的工作上大器晚成呢,想她也不是笨的,只是沒系統的讀過書罷了。

“自然是比你在管理部多了,漲了一倍呢,你高興吧?”

這還差不多,“好吧,那姑奶奶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英子,以後你叫我迷戀就好,叫沙小戀三個字太麻煩了。”

“隨便。”說完,英子手捂著唇打了一個哈欠,“我進去了,還有事情沒做好。”

“總裁對你做什麼了?”沙小戀見她態度好了,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英子,你頭髮亂了。”還有衣服也皺了,不過,沙小戀雖然這樣問,卻並不擔心,因為,以剛剛陌英子出來的時間計算,她跟簡非離一起的時間最多也就十分鐘,她家總裁不會十分鐘就把一切都完事的,這個,她十二萬分的堅信。

英子的腦海裏立刻閃過剛剛在休息室裏男人的那一吻,不由得抿了抿唇,“沒怎麼,打架了而已。”那個,就當是打架吧。

沙小戀長舒了一口氣,“你會功夫嗎?”

“你怎麼知道?”英子一愣,沒想到沙小戀說的這樣准。

“你推我那一下唄,若是普通的女孩子哪有那樣大的力氣。”

“噓……”英子指尖點在唇上,示意迷戀噤聲。

“嗯?”

“總裁來了。”這四個字,英子並沒有發出聲音,完全是以口型表現出來的。

沙小戀頓時目光轉向簡非離辦公室的門,然,她才轉過去,那道門就開了,“陌英子,進來。”

“好……吧……”英子不情不願,很不樂意進去,“沙小戀,以後不許再害我了。”

“你好厲害呀,你怎麼聽到總裁的脚聲的?”沙小戀滿臉的崇拜,低低的問她。

“這個,以後爺自會告訴你,不過,要收學費喲。”

“好,迷戀都聽爺的。”

“呃,我自己稱自己為爺,你就不用跟著叫了。”聽一個女人跟自己叫‘爺’,她覺得彆扭。

“多霸氣呀,我以後都這樣叫你好了,比叫英子好聽。”不想,沙小戀卻來了勁,非要這樣叫她不可。

“隨便你,我進去了。”簡非離此刻已經坐到了辦公桌前,她雖然沒看見,可是憑著聽覺已經感受到了,瞧瞧,若是她警覺些,聽力和各種識別能力還是一如既往的OK,沒退步。

果然,推開才被簡非離虛掩的門看進去,男人已經一身整潔乾淨的坐在大班椅上了,此時正在專注的批閱著檔案,“你脫……你換下來的衣服呢?”英子才說了一個‘脫’字,臉就微微紅了,那個字實在是太容易讓人浮想聯翩了。

“洗手間呢,洗了拿到天臺上去曬乾了再收起來。”簡非離頭也不抬的說著,依然在檢視辦公桌上的檔案,他今天的行程排的滿滿的,很快要就要離開了。

“鑰匙給我。”她可是知道的,他天臺的鑰匙只有他有,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上去的。

簡非離拉開抽屜,摸出鑰匙遞給她,“順便把花澆了,那邊櫃子裏有糧食,上去把伊伊也喂了。”

“伊伊?什麼鬼?”英子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簡非離所說的糧食其實只是狗糧。

“那只白色的小狗。”

陌英子這才明白了過來,不由得多看了簡非離兩眼,突然間就覺得自己與他一起安全了,還是很安全的那種,他喜歡藍景伊全T市的人都知道,全T市的人也都知道藍景伊嫁給了另外一個男人,沒想到愛而不得的簡非離就為了那份遺憾居然還養了一隻叫‘伊伊’的小狗,這是有多喜歡藍景伊呢,“切,真癡情。”

“你說誰?”簡非離原本是一直低頭看著檔案的,卻被英子的這一句惹得猛的抬眸看向她。

“你唄,你還怕別人說嗎?全T市全簡氏的員工都知道你喜歡那個叫藍景伊的女人。”英子望著男人隨著她說出的每一個字漸漸變色的臉,她愉悅了,“簡非離,你連狗都起了個跟她相關的名字,你若不癡情,這天下就沒有癡情的男人了。”

簡非離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低低笑開,“陌英子,我可以認為你這是在吃醋嗎?”吃一個不可能成為他的人的女人的醋,吃一個小狗狗的醋。

“我才不要,我陌英子若是想要男人,隨便一招手便有無數的男人與我約會。”

“就象孫慶那樣的嗎?”簡非離慢悠悠的問過去,眉眼間全都是笑意。

“你……”也是這個時候,英子才想起來她今個上班應該找上孫慶把那男人解决的,算了,不跟簡非離鬥嘴了,她還是先幹活,然後去解决孫慶好了,“孫慶在哪個部門?”她一定要把孫床教訓的滿地找牙跪地磕頭跟她叫姑奶奶,不然,她就不姓陌改姓孫。

“不在哪個部門。”簡非離認真說完,又繼續手裡的工作了。

“喂,他到底在哪個部門?”都怪她,只顧著與那男人約會,倒是忘記仔細問清楚他的部門了,簡氏這樣大,她要是想找到孫慶也不是難事,可她不想問別人,因為問到了第一件事就是教訓那男人,她不想連累其它人,至於簡非離,連累了也不怕吧,因為早就連累了,前晚就是他從孫慶的手中救了她的,想到他救過自己,這一刻,之前所有的怨氣便悄悄的消彌了,只等他告訴她答案。

“不在哪個部門。”不想,男人還是不變的答案。

“簡非離,你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哪個部門也不在了,若你還不懂,我可以借你字典,你慢慢查查每一個字的意思。”

“孫慶不在簡氏了?”

“嗯。”

“哦,原來是嚇得辭職了,辭了也不行,不管他藏到哪裡,姑奶奶都要把他揪出來曬成永遠不能翻身的鹹魚幹。”

“行,都隨你,不過,還是去把衣服洗了吧,再聒噪一會,我完不成手裡的工作就不用去見客戶了。”

“你才聒噪,你全家都聒噪……”不過這句,英子也只限在腦中默念了三遍,隨後就乖乖的進去洗手間為簡非離洗衣服去了,只為,他之所以攢下了這麼多的工作,其實都是因為昨天照顧了她一整天才導致的。

滿是咖啡漬的襯衫西褲一股腦的丟進了洗衣盆,她只能手洗,因為洗手間裏沒有洗衣機。

然,在她加水前習慣xin的掏起衣服口袋時,她愣住了。

陌英子,無父無母,孤兒,沒有讀過書,也沒有任何社會團體出現過的經歷。

一片空白。

這後面四個字與前面打印機打下來的字完全不一樣,那是手寫的字,龍飛鳳舞中帶著一份好奇的意味。

簡非離對她好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