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番外:勾夫手記(4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50:01
A+ A- 關燈 聽書

頂樓。

咖啡色與白色相間的辦公室,簡潔的線條卻不失尊貴的氣派。

那是獨屬於簡非離的溫雅。

陌英子連門都沒敲,直接就推門而入。

外間秘書室的沙小戀自然是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陌英子,你好。”陌英子來了,這可是她算計來的,雖然聽說陌英子昨天生病了,可是這會子看她依然是漫身英氣,特別的惹人的眼球。

英子瞄了一眼沙小戀,她現在只想找簡非離問個明白,“不關你的事兒,我進去了。”說著,一把推開擋在她身前的沙小戀便闊步往簡非離的辦公室走去,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了,她輕車熟路。

帥。

酷。

沙小戀呆呆的看著陌英子直接推開總裁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竟是忘記了封锁她了,直到陌英子的身影消失在了視野裏,她才反應過來,“陌英子,你回來,你回來……”

英子根本不可能退出去了,她已經進了簡非離的總裁辦公室,不得不說,簡非離的辦公室就是給人一種清新貴雅的感覺,才踏進來,她的無名之火就被消减了些分。

聽著她快步而來的腳步聲,簡非離皺眉抬起了頭來,當看到是她,才皺起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你來幹什麼?”昨天因為她他耽誤了一天的工作,這會子辦公桌上急需他簽字的檔資料堆積如山,他很忙,他今天再也沒時間管她的事情了,况且,看她現在的樣子感冒應該是好了。

“我來幹什麼?你不知道?”英子才被削减了一點點的火氣就因為他這麼冷淡的一句一下子又“騰”的熊熊燃起了。

“什麼?”簡非離玩味的盯著面前的女人,手裡的墨色鋼筆輕輕轉動著,他前晚才以為她對他沒存什麼心機,此刻又是悄然改觀了,她這麼大大方方的進來,連門都不敲電話都不打一個預約一下,不是耍心機是什麼?

是的,她這樣的表現只要被傳出去,公司裏上上下下的人都會說是他給她的特權,否則,公司裏哪個人敢這麼明目張膽的直接進他的辦公室的?

就算是老爺子來了也是提前跟他打招呼的。

她陌英子真行,她還真把她自己當回事了。

他一臉嘲諷的表情徹底的激怒了英子,“簡非離,你到底想怎麼樣?前晚我也沒讓你救我,昨天我也沒讓你侍候我,你現在這樣巴巴的纏上我賴上我到底想幹什麼?”有些話還是提前挑明了的好,她可不想再被他開口一句‘她是賣的’給傷了心神,她不是賣的,她陌英子雖然不是很有錢,可是她做殺手賺來的錢足可以養活自己,甚至再多養個孩子也綽綽有餘,她才不要他的施捨。

“我纏上你賴上你?”簡非離也火了,一向溫文清冷的面容微微泛起波瀾,他這還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奇葩女,他不過是看在她給了他第一次的份上照顧了她一天,結果就變成他纏著她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簡非離還真不屑。

“對,就是你纏著我賴上我,我不想來你這裡工作。”英子口的‘來你這裡工作’自然指的是總裁辦公室的工作。

然,聽在簡非離的耳中卻不是那麼回事了,“那你可以辭去管理部的工作,你還在試用期,試用期期間,公司和你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力,嗯,若沒有其它問題,你可以離開了。”

他逐人了。

他受不了她趾高氣揚的樣子,他簡非離還從來沒有被一個女人這般的質問過。

掛名妻子紀敏茹沒有,藍景伊更沒有,至於其它女人,更是不可能了,陌英子這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第一個,公司這樣的場合,她居然敢來質問他,他也是醉了。

“簡非離,我憑什麼要辭職?我哪裡做的不對了?哪件工作沒做好?你有什麼理由要辭退我?”

“呵……”簡非離修長的手輕輕一甩,手裡的墨色水筆便丟在了辦公桌上,那“嘭”然而落的悶響聲證明著他此刻心情很不佳,“陌英子,是你自己說不想來這裡工作,我只是給你提了個建議而已。”他簡非離還不至於公報私仇的要辭退她,他不屑。

英子急了,一個箭步就沖了過去,隨手操起簡非離辦公桌上的一杯還冒著熱氣的咖啡,根本不給簡非離反應的時間,速度極快的“刷”的就朝著他俊雅的臉上潑了過去。

“刷”的一聲,咖啡濃濃的汁液便打濕了男人的臉,沿著他的下巴滴滴滴落,滴在了他白色的襯衫上黑色的西褲上,還濺到了辦公桌上的檔案上,“簡非離,你欺負人。”

“我欺負你嗎?”還好咖啡放了有一會了不至於滾燙的燙到他,簡非離不動如山,黝黑的眸深邃若幽潭,靜靜的望著面前的女人,此刻回想起從與她初初遇見到如今,他何曾欺負過她,倒是她第一次見他就給他下了藥與他發生了所有,那件事他一直沒有找她算帳,如今看來,是他太過仁慈了。

“對,就是你欺負我,我在管理部的工作好好的,你為什麼要把我調到總裁辦公室?我不喜歡來這裡,我沒做過秘書,更不想被別人說成是花瓶說成是賣的……”她陌英子來釣男人不假,可她也有她的自尊。

“咚咚……”急急的敲門聲響起,就在英子的身後。

“誰?”簡非離隨手拿過一張紙巾擦拭了一下臉上的咖啡漬,再不擦,若是有人進來,他的總裁形象就盡毀了,一邊擦一邊回味著英子才說的話,若不是正等著外面的人回應,他一準問她他什麼時候把她調到總裁辦公室了?他沒有。

沙小戀慌張的推門而入,剛剛她一直在外面偷聽門角,剛剛簡非離辦公室裏兩個人的對話她全都聽到了,越聽越覺得陌英子太帥了太酷了,以至於忘記進去說明是她調了陌英子來總裁辦公室的,直到她透過門縫看到簡非離被噴了咖啡,才發現事情鬧大了,再不出面,她的飯碗就真的不保了,“總裁,是我,沙小戀。”

“什麼事?”簡非離臉上的咖啡漬已經乾淨了,露出他俊逸的面容,可是身上的咖啡卻都在,濕透了他白色的襯衫特別的惹眼,但明明是很狼狽的造型,可此刻他從容淡定的表情卻把那份狼狽全都淡去了,倒是顯得他較之之前更加溫雅冷俊。

是的,如今的簡非離經常了歲月的沉澱身上多了幾分冷俊,那是真正經歷過人生的酸甜苦辣的人才會自然而然顯現出來的一種氣質風度。

“總裁,是……是這樣的。”沙小戀的聲音都抖了,門縫裏看見是一回事,這會子真的清楚的看到簡非離身上的咖啡漬,她多少還是有些微慌的,畢竟把陌項子調到總裁辦公室做她的助理是她自己的私人决定,而且,還是藏著私心的,只是這私心,她說什麼也不能讓旁的人知道,這個旁的人自然也包括簡非離。

“什麼這樣的?快說。”簡非離明顯的有些不耐了,大清早的,才被陌英子給潑了咖啡,這沙小戀又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他的秘書這樣,這有損簡氏的公司形象。

“那個……那個陌英子是我從管理部調過來做我的助理的,你不是說隨便是誰都可以嗎?”沙小戀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語氣不疾不緩的解釋出來。

“你調過來的?”

“不是他調的嗎?”

沙小戀的尾音還未落,另兩隻就異口同聲的問了過來,前一句自然是簡非離,後一句自然是英子,不過,問話的時候簡非離是詫異的睨著沙小戀的,而陌英子則是吃驚的手指著簡非離的,她一直以為是簡非離調她過來的,現在看來,情况與她想像中的好象完全不一樣,以至於說完的時候,她心底凉了凉,她剛剛是不是冤枉簡非離了?

那麼,如果冤枉了,那她才潑他的咖啡是不是也潑錯了?

這會子不等沙小戀回應他們,她的目光就怎麼也沒辦法從簡非離的身上移開了。

完了,他的白色襯衫上全都是咖啡漬。

“總裁,嗯,是我與吳經理商量過後調過來的,這事你也同意的。”

“簡非離,你還有什麼話說?你也同意的。”英子又是義憤填膺了。

沙小戀眼看著簡非離的臉色變了又變,她這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又能請到與陌英子同處一間辦公室,這樣的美差說什麼也不能丟了,而現在,絕對權威的是簡非離,所以她說什麼也不能惹怒了簡非離,“陌英子,總裁只知道我選了一個秘書助理,但是我並沒有告訴他我選了你,所以,他只是同意我選中的任何人,並不知道那個人選就是你,這樣你懂了嗎?”真繞呀,沙小戀饒著舌,她自己都快被自己給繞暈了。

“所以,我被調到總裁辦公室,簡非離並不知情是不是?”英子有些磨牙了,現在看來真的是她錯了,好吧,既然是她錯了,那她就坦然面對,她陌英子也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主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