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番外:勾夫手記(3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9:15
A+ A- 關燈 聽書

“吃粥,然後吃藥。”

“不要。”英子直接閉上眼睛,她的身體她知道,還沒衰的不成樣子,感冒而已,很快就好了的,她這會只想睡覺,至於吃藥的事兒,就等醒了再說。

“陌英子,立刻起來吃粥吃藥。”簡非離的語調一下子嚴厲了起來,若不是這女人給了他第一次,若不是他上次誤說她是賣的說錯了,他此刻根本不想管她的死活,可是發燒超過四十度,那真的不是開玩笑的,“你在發燒,難不成你想燒成個傻子?還是你很熱衷變傻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撲哧”,英子笑開,困意這才銳減了些,“簡非離,你的笑話好冷,一點也不可笑。”

“也沒想讓你笑,就是想讓你清醒,起來吃粥,再吃藥。”他淡淡的,不疾不徐的命令她。

“好吧。”英子懶洋洋的起身,下床,光著腳丫就朝餐桌走去,然,她只走了一步就被叫住了,“陌英子,你多大的人了?不知道走路要穿鞋子?”

“管家婆。”她朝他狠狠瞪了一眼,卻還是乖巧的穿上了拖鞋,他的話總也沒錯的,她犯不著自己跟自己過不去的不穿鞋子。

也許是餓了,英子將兩碗粥一掃而淨,小菜也吃了個七七八八,這才懶洋洋的伸了個腰,“簡總裁,我想回我自己的地兒去睡覺了,再見。”

她現在很清醒了,若再睡在簡非離這裡,那種感覺怪怪的。

“站住。”

“嗯?”英子莫名的轉首,“簡總裁還有什麼吩咐?”打著哈欠,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藥的關係,她現在又想睡了。

“先在這裡休息。”簡非離手指著他的床,語氣不容拒絕。

“為什麼?”

“你那房間還是收拾一下再住人比較好。”東西扔得亂七八糟,他想想就頭疼。

“我樂意,不用你管。”若不是他剛剛好心的為她煮了粥還備了水親自盯著她吃藥,她一準再回他一句“管家婆”了。

簡非離皺眉,似乎,他真的沒有留她住下來的理由,想了想,便道:“我送你回去。”她還在發燒,走路都有些微晃,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罷了,但他看得很清楚,便是因為如此,他才不放心把她一個人丟在她的房間。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送。”英子說完就往門前走去,也是這個時候,突然間就想起了他的那輛車,她一直都沒開了,從那天被他識破她根本沒懷他的孩子之後就再沒有開過了,那麼與其占著他的車鑰匙,還不如把車還給他好了,“算了,你還是送送我吧,我頭暈。”

“好。”簡非離自然是不放心的應了。

英子走在前面,進了自己的公寓便朝著茶几走去,拉開抽屜就拿出了那把車鑰匙,還有盛著那輛豪車資料的資料夾,轉身就遞向簡非離,“喏,這些本來就是你的,我沒懷孕,所以,都還給你吧,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簡非離跟過來只是因為不放心她,卻沒有想到女人許他跟過來原來是為了還給他這輛車,他眸色轉深,靜靜的睨著她足有三秒鐘,才淡清清的道:“我簡非離給出去的東西從來也沒有收回的時候,你若不要,直接弃了就可。”

陌英子瞠目,“幾百萬的車你當是玩具車嗎?反正我也不開了,你拿回去吧。”不由分說的就把資料和車鑰匙往他的懷裡送,她就是要還了他。

男人卻是身形一退,“哐啷”一聲,車鑰匙連著資料一起掉落在了地板上,紛亂了一地,簡非離想著陌英子還在發燒,想也不想的就彎下身準備幫她拾起來,卻不想,他快女人也快,即使發燒也沒有影響她蹲下身去的速度,“嘭”,一聲重重的悶響,不知是她的頭撞到了他的,還是他的頭撞到了她的,總之,兩個人的額頭結結實實的撞在一起了。

“疼……”陌英子低嘶了一聲,小手便揉起了額頭,“你幹嗎?”

“我來撿,你去睡覺。”

“好吧,那我去睡了。”吃的藥藥勁真的上來了,她困,很困,至於地上那堆東西,他愛要不要,他不要,她也強迫不來,簡非離也不像是她可以隨隨便便就強迫得來的那種人,當然,除去他們第一次遇見那天除外。

那天,她强他要了她。

公寓裏安靜了下來。

簡非離拾好了地上的車鑰匙和資料,整理好放回在之前的抽屜裏,轉身再進陌英子的臥室,女人已經睡了。

她還真是大條,就這樣任由他這麼一個算起來與她認識還不到三個月的男人留在她的公寓裏,半點防禦警惕心都沒有。

長腿移步到床前,女人安靜的睡顏上溢著淺淺的紅暈,那是發燒引起的不正常的紅暈,原本他是想要離開的,看她這樣,又是不放心了,轉身回去自己的公寓取了溫度計回來。

可當要為她試體溫時,才想到這樣不可避免的就要觸碰到她的身體了,他還是知會一聲比較好,“英子,再試一下體溫,好嗎?”若是吃了感冒藥加退燒藥她的體溫還是半點也沒有降下來,那他就只能強迫她去醫院輸液了,雖然抗生素那種東西並不好,但偶爾用一次也沒關係,現在讓她不發燒才是最重要的。

“不好,你走開。”英子在做夢,夢裏就是這男人強迫她吃飯吃藥,她有些著惱了,長這麼大,就連師父也沒有這樣的貼身照顧她,讓她頗有些不習慣。

若是有人對你好對你很體貼,那他就一定是懷有目的xin的。

師父的話就這麼在睡眠中悄然的襲上了腦海。

“量一下就好,不然一直發燒你真的會燒成傻子的。”

“真吵。”英子低喃。

“我只要把體溫計放好就可以了,行嗎?”女人病著,所以簡非離只能忍耐的低聲的哄著她。

“快點。”英子閉著眼睛不耐煩的抬起了胳膊,簡非離的大手穿過她的睡衣將溫度計放好,再壓下她的胳膊,記憶裏這樣溫柔的對一個女人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那還是他與藍景伊讀大學的時候,藍景伊也是這樣感冒發燒了,這一刻回想起那時時光,竟是恍若隔世。

陌英子又是睡著了。

淺淺的呼吸飄溢在周遭,簡非離靜靜的站在床前等待著五分鐘後取出溫度計。

女人的睡相很好看,與她醒著的頗有些女漢子的形象一點也不相匹配,他靜靜的望著她,若不是那一晚的記憶猶在,怎麼也不相信那一晚自己會被這一個此刻看起來只如猫一樣的女人給算計了,還算計的徹徹底底,說白了,是她强了他失了申。

男人也會失申嗎?

想到這裡,簡非離的唇角輕輕彎起一抹淺淺的弧度,低低笑開。

英子一覺竟是睡了一天,醒來時就有種大夢三生的感覺。

公寓裏飄著濃濃的香,那是煲湯的味道,她揉著眼睛爬起來,窗外透進來的霓虹讓她得以看清楚房間裏的一切,天黑了。

“簡非離,是你嗎?”她能想到的敢在她的房間裏煲湯的人,大抵也就是一個簡非離了,因為,諾言和落城一對廚房裏的活計完全不會,也不可能做出給她煲湯這樣的事情的。

“醒了?”男人應聲推門而入,一身的休閒家居服是他從自己公寓裏過來之前換上的,不工作的時候,他一向都這樣休閒,可是看在女人的眼裡就給她一種錯覺,“怎麼,你把我這裡當成你自己的家了?”

“你在發燒,所以需要人照顧。”一個小時前他還量了她的體溫,雖然降了不少,卻還是發燒,三十八度,也是一個不能讓人放心的溫度,他如今為她量體溫已經是輕車熟路了,她睡得如小猪一樣,他想怎麼擺弄就怎麼擺弄。

原本第一次量時他還是有些遲疑的,可當想起那一晚她全身上下哪裡都被他看過了,他便不会了。

有時候,男人對女人真的不必要矯情的。

“死不了,你煲的什麼湯?”睡了一整天,她餓了,雖然有點反感他管家婆般的還在她這裡,但是這會她很想喝湯。

“大骨湯,有點膩。”

“那你還煲,難不成你是要自己喝的,不想我喝?”英子磨牙,那湯的味道真好聞,好聞的讓她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我撇了油花就不膩了,你去洗了手臉就來喝湯。”

“好呀。”她立刻小臉揚起燦爛,快速的進了洗手間,洗了手臉再梳了梳頭,不然,她覺得自己就象是一隻鬼,還是一隻女鬼,披頭散髮的。

身子比起早上醒來的時候輕快了不少,看來,她這感冒不用等到明天就能好了。

果然,身體底子好就是一切。

一碗湯安安靜靜的擺在餐桌上,漂亮的瓷質湯匙看著讓人特別的有食欲,“你家裡的餐具嗎?”她很確定這與湯匙同色的瓷碗絕對不是屬於她這裡的東西。

廚房裏正忙碌的男人低應了一聲,“嗯。”

“你在幹嗎?炒菜嗎?”享受著撇了油花的大骨湯,很美味,卻是越喝越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