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番外:勾夫手記(3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8:46
A+ A- 關燈 聽書

“阿嚏……”英子正享受著如女王般的待遇,猛的打了一個噴嚏。

“又不舒服了?”廚房裏正弄薑燙的男人探出了一張俊顏,低低問了過來。

“沒,我猜一定是有人在背後說我壞話算計我,靠,是不是昨晚那個男人?讓我想想他叫什麼名字來著?”她卻不知,根本不是那男人,而是這男人的新任秘書沙小戀。

“孫慶。”簡非離脫口而出,他是記得孫慶的名字的,其實是一個工作上很有能力的職員,卻沒想到人這麼渣。

“對,就是孫慶,等姑奶奶好了,一準讓他知道這世上什麼叫做後悔。”英子只要一想到她這感冒的原因就對孫慶咬牙切齒,那麼一個人渣,她决定好些了就卻為人民除害。

簡非離皺了皺眉頭,將姜湯的火調小準備再熬上十分鐘,這才轉身回了房間,“英子,你是女人,那些不文明用詞能不能不要時時掛在嘴邊?”身為男人,他聽著就是一個彆扭。

“幹什麼不文明用詞了?”英子懶洋洋的躺在男人的床上,卻沒有半點違合之感,看著他說話時微微漲紅的臉,便笑咪咪的問了過去。

簡非離唇開,卻一時之間怎麼也說不出英子才說過的那兩個詞了,“反正,你知道的。”

“可我不知道怎麼辦?”無聊加不舒服,她這會子就覺得跟他鬥嘴是最最享受的事情了。

“靠,姑奶奶,以後不要這樣說話。”簡非離忍無可忍,脫口就說了出來,說完,一張俊顏不可遏止的泛起了微紅,這種詞彙他絕對少出口不說,更是很少在一個女人面前說出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哈哈,簡非離,你真象個娘們。”英子卻是越逗他越是上癮,就覺得臉微紅的男人看起來特別的有趣好玩。

“你……”簡非離長腿輕移,眨眼間就到了床前,“你說我什麼?”娘們這個詞他真的是學不來了,徹底出不了口。

“你象娘們呀,瞧瞧,你臉都紅了。”

“你確定我象?”男人的臉色由紅轉黑,滿滿的都是黑線,加上克制的隱線,英子甚至看到了他手背上的青筋泛起了。

“不然你覺得這裡還哪個男人象娘們?唯獨你一個,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好,那就讓你試試。”簡非離頎長的身形突然間傾倒,如泰山般的直直壓向陌英子,那股子一直縈繞在英子鼻間的男xin清冽的氣息讓她頭腦一暈,隨即就反應過來不對了,常年的職業殺手生涯讓她條件反射的往一旁一躲,雖然因為感冒動作較之從前略略慢了些,但剛好堪堪避過了簡非離,“嘭”,一聲悶響,男人倒在了她的身側,只壓到了還殘餘她體溫的床單。

“哈哈,娘們。”他這樣的結果惹得英子繼續哈哈大笑。

簡非離臉上的黑線越聚越多,長臂一伸就要把她摟過來,一付一定要讓她試試他是不是娘們的樣子,可是,這個清晨陌英子卻是對他不依不饒了,也是伸手就擋開了他的手臂,力道大的讓他吃了一驚,這一次不同昨晚,昨晚她把他壓在她的床上的時候他以為她是因為受不了身體裏的難耐才有的下意識的反應,可是這會她不止是清醒著的還是感冒著的,卻有這樣大的力氣,他迷惑了。

“你以前都做過什麼工作?”

“啥都幹過,送快遞,端盤子,酒吧調酒,點菜員,嗯嗯,都幹過。”英子也是這一瞬間才反應過來剛剛自己使出了真力。

“練過?”簡非離卻不信她的話了,他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此時身邊的女子便是道上聞名色變的女殺手陌撒麗。

“嗯,練過,跟一個女柔道教練合租過房子,嘿嘿,跟她學了幾招,專門用來防狼用的。”

“你說我是狼?”明明是她是狼才對,遊艇上就她是狼,昨晚也是,他此刻不過是要向她證明他是男人不是娘們罷了。

“我沒說呀,是你自己認定的。”英子繼續笑咪咪,因著感冒而不正常的小臉越發的紅潤可人。

簡非離卻是鐵了心的要把她制服,至少要壓在身下,看她以後還敢不敢說他是娘們了,他動作奇快,一手攬向她的腰,一手去扣住了她的小腦袋瓜,同時身子也强行的壓了過去,這一次,他是使了全力的。

英子這次沒躲過,若她不生病她發誓她一定躲得過的,可是她現在就是生病了。

頎長的身軀緊壓在她的身上,“說,我是男人。”

英子抿唇,“怎麼跟個小孩子似的,開個玩笑罷了,你也當真?”

她調皮的模樣伴著嬌俏的小臉,簡非離只覺心神一蕩,薄唇頃刻間就落了下去,這是兩個人一起時第一次都是絕對清醒著的吻。

那緋色的唇落向自己的時候,陌英子只覺全身有如電流流淌過一般,不等她反應過來,男人的舌便探入了她的口中。

她覺得自己原本就軟綿綿的不聽使喚的身子更軟了,想要說話卻說不出來,想要推開身上的男人卻也是推不開,她使出來的力氣被已經時刻防範著她的男人秒秒鐘就化解了。

空氣裏全都是男人清冽的氣息,席捲著她的大腦成了漿糊再成了漿糊,再也沒辦法思維了。

許久許久,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男人才緩緩的移開了薄唇,黝黑的眸子望著被他壓在身下的女人,“說,還敢說我是娘們嗎?”大抵是說過了幾次,他現在再出口已經有些順了,至少不至於一開口就臉色泛起微紅,簡非離就覺得自己跟這女人一起學壞了,他從前幾輩子都不會說出這樣的粗語。

“象,你就象娘們。”

“你……”簡非離忍無可忍,身軀繼續的壓著英子,同時,兩隻手雙管齊下的呵起了英子的胳膊窩。

“哈哈……哈哈哈……”英子不怕打架,可最怕的就是別人呵她的癢,以前她幾個師兄每次要收拾她的時候就是用這招,只要幾下她就繳械了,“你放手……哈哈……快放手……哈哈哈……別……別了……哈哈……”她語不成調,只覺得所有的笑神經都被簡非離給挑開了。

簡非離卻是不依不饒,一個男人最忌諱被一個女人說成是娘們了,“說,我是男人還是娘們?”

“娘們。”英子繼續逞能,就是不改口。

簡非離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快的整個公寓裏都是英子大笑的聲音,曾幾何時,這個一向清冷的公寓裏居然就在這一個清晨開始有了勃勃的生機也有了人氣,“哈哈……哈哈……求你……快放手……求你了。”

“說,我是男人還是娘們?”

“男人,簡非離你是男人,你是真男人,這樣總行了吧。”她求饒了,簡非離再繼續下去,她要笑死了。

簡非離這才滿意的鬆開了手,眸色望著笑得小臉滿是紅暈的女人,“再有一次,就不會這麼容易放過你了。”

“好吧,簡男人。”

“呃……”這女人說話就沒有一次是溫溫柔柔的,“怎麼一點也不象女人,你不會溫柔點嗎?”

“不會,一點都不會,我又不是你女人,象什麼林咪寶那樣的溫柔,我學不來也做不來。”

簡非離靜默了。

不知道為什麼,隱隱的就覺得英子這話裏透著點醋酸味,卻一時之間沒想其它,只道:“我去端姜湯。”

“嗯。”這一字,她的嗓音卻是軟軟的,如同化了一般的打在簡非離孤單許久的心弦上,總是生命裏的第一個女人,這一刻,他的心柔軟了。

熱燙的薑湯端來,簡非離吹了吹再遞向英子,“慢慢喝,喝完了蓋上被子捂一捂汗,感冒會好很多,比吃藥還有效。”

“呃,簡非離,真看不出你這麼娘……”

“什麼?”

“沒……沒什麼,我是真沒看出來你這樣細心。”

簡非離的心頭刹那間閃過一張面容,藍景伊,也是此刻他才發現最近這一周他幾乎都沒有怎麼想起過藍景伊了,“喝姜湯。”

英子吐吐舌,“呆板。”

簡非離不理會的走進了廚房開始做早餐,藥已經送來了,總要吃了早餐再吃藥,不然,對胃不好。

也沒問英子喜歡吃什麼早餐,她現在這樣的體質他認定了只能吃清淡的,煮了粥,再配幾樣小菜,弄好了出去,房間裏的女人卻是蓋著被子睡著了。

想到她還沒有吃藥,他輕搖著她的肩膀,“英子,醒醒,英子,醒醒。”這樣輕喚她的時候,突然間就有種家的感覺,彷彿她是這房間裏的女主人,女主人生病了,要他這個男主人來照顧她。

“嗯?”英子昨晚沒睡好,再加上喝了姜湯熱熱的很容易睡覺,所以就睡著了,卻不想被簡非離給叫醒了,迷朦的睜開眼睛,起床氣襲擊了整個大腦,“幹嗎吵醒我?”她沒睡飽,恨不得砍死這個男人,卻也是在醒過來的刹那突然間想起她是睡在他的床上的,這還是她第一次在一個其實細究起來還不算是很熟的男人的床上這樣不設防的說睡就睡著了,她最近的警惕xin實在是到了最低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