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番外:勾夫手記(3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8:16
A+ A- 關燈 聽書

修長骨感的指隨手劃過荧幕,手機那頭便傳來了西門的聲音,“總裁,你在哪兒?摁門鈴一直沒人開門。”

簡非離身形一僵,低頭掃過自己已經全是褶皺的衣著皺起了眉頭,他現在這個樣子從陌英子的房間出去拿解藥,估計西門即使是什麼也不說心底裏也一定在腹誹他在英子的房間裏幹了什麼,心思一轉,便低低的道:“你放在門前就好,我自己會拿進去。”

西門先是愣了一下,可隨即就反應過來簡非離這會子一定是不方便見人,這是哪個女人呢?他真的是越來越好奇了,“好的,總裁,我已經放在你的公寓門口了,還有其它事情嗎?”

“沒,你回吧。”

“嗯。”西門說完便掛斷了與簡非離的手機,盛著藥的袋子也放在了簡非離的門前,可,真的就這樣走嗎?

想到老爺子對他的期待,他若是不查清楚簡非離要這些解藥是為了哪般就真的是對不住老爺子對他的一番厚愛,腦子一轉,他快步閃到了樓梯間,然後側耳傾聽著走廊裏的動靜。

大約一份多鐘後,走廊裏傳來了極細微的聲音,若不是他在靜靜的聆聽著,還真的感受不到那低低的聲音,側首看過去時,西門瞬間驚呆了。

總裁出來的房門居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陌英子的,看來,總裁是不想他知道了,急忙的縮回頭去,他明白若是被簡非離知道他此刻就在這一層樓裏,即便他真的在二十分鐘內將藥送了過來,這一個月的薪水也扣定了。

簡非離隨手抄起自己門前的袋子,轉身便又回去了陌英子的房間,先是倒了杯水凉著,再翻翻撿撿,很快就找到了適合陌英子症狀的解藥,走回房間裏,英子正在床上打滾,她難受的還想去洗冷水澡,只是最後一點殘存的理智讓她沒有沖進洗手間。

簡非離講電話的時候她都聽見了,他還算男人,沒有乘人之危,於是,不過是這麼短暫的時間內,英子對簡非離的感受又加了些分。

水來了。

還有他寬厚掌心中的白色藥片。

“吃了。”

他的聲音真好聽,彷彿地獄裏悄然而臨的天使在解救受苦受難的她,“謝謝。”就著他的手吃了藥喝了水,英子閉目,再不敢身側的男人,否則,在藥勁沒有散播到體內在她依然還難受的情况下只要多看他一眼,那麼最終難受的也會是她。

冷氣開到最低,十幾分鐘後,英子終於恢復如常,小手絞著被單藏住了身體,眸色平靜的望著正坐在沙發上等待的簡非離,“我好了,你可以走了。”

“確定?”雖然英子的臉色已經從之間的緋色漸漸到此刻的微粉,卻依然擋不住的嬌妹入骨,他靜靜看著她,身體裏有一種無法言說的潜在因數,此刻正在蠢蠢欲動的想要從身體裏勃發出來。

“嗯,你出去。”受不了男人專注的眼神,至少在她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一個可以比得過他的男人人選時,她現在還是看著他最順眼。

簡非離點頭,沒有開口,轉身就徐徐走出了英子的房間,望著他離開的背影,直到門闔上了許久,她的視線依然焦灼在那個方向,許久之後才悄然收回。

夜很深了,英子卻了無睡意,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就覺得這一夜的經歷宛若一場夢鏡一般一點也不真實,“阿嚏……”忽而,她重重的打了一個噴嚏,糟糕,只怕是沖了太久的冷水澡要感冒了。

英子發燒了,清晨被鬧鐘鬧醒,她卻懶怠動,有記憶以來她已經有幾年沒有生過病了,甚至都有些不記得生病是什麼樣的感受了。

但是此刻,她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除了冷就是冷,全身的骨頭彷彿要散了架般軟綿綿的,去洗手間的時候翻了被子蓋在身上,空調也關了,卻還是冷。

想了又想,她打電話給張慧,就想讓張慧幫她買些感冒藥再叫宅急送送過來,順便再幫她請個假,今個她真的不想上班。

然,手機撥了一遍又一遍,張慧不知道是手機靜音了沒聽見還是丟了,反正,就是沒接。

也是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前天換手機,她手機卡裏除了張慧與昨晚上算計她的男生的手機號碼,居然再沒有公司裏其它人的號碼了。

完了,沒人替她請假,她若是不請假不上班,只怕試用期期間的她真的要被辭退了。

藥她可以自己叫宅急送,可是請假這件事情卻沒辦法了。

此刻,再不出門上班只怕就真的要徹底的遲到了,想了又想,英子這才爬了起來,她沒簡非離的手機號碼,這個時候也只能求他還沒有出門去公司,否則,她只能頂著這軟綿綿的身體去上班了。

手指落在門鈴上,只摁了一下手臂就抬不起來了,何時她竟從一個道上聞之色變的女殺手變成現在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廢才女人了。

門開,簡非離望著門外的女人,嗓音溫凉,“有事兒?”

“我打不通張慧的號碼,昨晚的那個龜孫男的電話我不想打,所以現在只能麻煩簡總替我請一下假。”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哦?怎麼了?”簡非離一身正裝現在清晨的光影中,黑色的短髮下一張俊顏尊貴若神祗,襯著她越發的嬌小深冷。

英子打了個寒顫,“我冷。”

“感冒了?”三個字出口的同時,簡非離想也不想的伸手,大手便落在了陌英子的額頭上,昨晚他就摸過了,所以這一次自然的彷彿他曾經摸過了許多次一樣,燙,很燙,“你發燒了,有沒有量體溫?”

“沒。”她都不記得溫度計那玩意長什麼樣子了,最近幾年去醫院也只是執行任務,量體溫這事與她絕緣。

“進來。”

“呃,幹嗎?”英子警惕的望著身前男人,只是這樣兩兩相望,就覺得自己已經被他的男xin氣息席捲了。

“量體溫。”

“不用,我肯定是感冒了,我已經讓宅急送幫我送藥了,我自己能照顧自己,只要麻煩簡總裁幫我請假就好了。”說完,她轉身就要回自己的公寓。

“你那裡有沒有溫度計?”

英子脚步一頓,本想不理會簡非離,可想想自己要求他幫她請假,便隨口道:“沒,我很少生病的。”幾年才一次好不好,她才不需要那玩意。

“回來。”簡非離長臂一探,便如老鷹捉小雞般的將英子拉入了懷裡,然後,直接帶進了自己的房間。

英子不是第一次進來簡非離的房間,還是一如她初次而來時那般的整潔乾淨,纖塵不染,回想起昨晚他為她整理房間時的樣子,不由得皺皺眉頭,這男人的潔癖很嚴重,“你不用上班嗎?要遲到了。”

簡非離淡淡的掃了她一眼,“一起請假。”以他剛剛量過的手感來感覺,他覺得英子發燒至少四十度以上,這麼高的體溫若是不及時吃藥或者打針,到時候燒壞了心肺就糟糕了。

“你也請假?”

他沒理她,直接將她丟在了他的大床上,咖啡色的床單上依稀還有他身上的氣息,她懶懶的躺在上面,也不是第一次躺他的床了,上一次他們一直躺了之後什麼都幹過了,她才不會矯情,她正要說話,他卻已經打起了電話,原來是給她請假。

“是的,上午的一切行程都取消。”

“好的,總裁,但是下午呢?下午你要來上班嗎?”

簡非離扭頭看一眼床上如大蝦般的躺在那裡的女人,想著她是因為昨晚為了抵禦身體裏的難過沖了那麼久的凉水才感冒的,不由得為自己從前對她的看法而不好意思了,或者,她並不是一個他想象中的那般只想懷他的孩子再謀奪他家產的女人,可她接近自己的目的呢?

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有些事情,到了該撥去除霧的時候一定會清朗開明的,“今天都不去了。”

“好的,總裁。”沙小戀掛斷了電話,手指卻把玩著電話線沒有鬆開,總裁這是在照顧那個陌英子嗎?想到陌英子,她眼眸微亮,眼底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狡黠,這才撥通了管理部吳經理的電話。

“沙秘書,你好。”

“總裁親自打電話過來請我代他為陌英子請假。”

“哦哦,請多久?”

“至少今天一天吧,至於明白,我不知,等總裁通知。”

“好的,沙秘書放心,我知道了。”吳經理是個老油條,雖然沙小戀的職位比他低,可是沙小戀這個秘書可不是普通人的秘書,她可是總裁的秘書呢,“沙秘書還有什麼吩咐嗎?”

“嗯,是有個事要問一下,上次總裁不是說還要從公司內部提拔一個女職員來給我打下手幫忙嗎?吳經理現在可有人選了?”

“這個……這個還沒有。”

“那就陌英子了,吳經理覺得怎麼樣?”迷戀淡淡的笑著,腦海裏閃過的都是那個上午她初見陌英子時的一張容顏,清麗灑脫,她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