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番外:勾夫手記(3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7:31
A+ A- 關燈 聽書

可當這樣想過,又是突然一愣,他有什麼權力來指責來介入陌英子的私生活,可是做已經做了,他也無法收回他剛剛下意識的反應了。

“好好,我……我滾……”男生真的驚住了,驚得一張臉全都是惶恐,的確是他算計了陌英子,這女人這樣美,沒有男人看著不動心的,可遇到簡非離,他什麼膽子都被嚇跑了,尾音還未落,轉身就倉皇的準備逃跑。

“站住……”

然,男生只跑了兩步就被簡非離的一喝給叫停了,緊張的轉身,望著眼前明明什麼也沒做只是看著他的簡非離,既便簡非離表情淡漠,他依然嚇得腿抖成了篩糠,“總……總裁……”

簡非離才要說話,懷裡的女人就動了起來,蠕動著她軟綿綿的身子貼著他幾乎到了負距離,他好看的長眉倏爾一皺,“你對她做了什麼?”

他冷聲的低喝,驚得懷裡的英子一個抖擻,費力的抬首望著他,腦海裏之前閃過的可能忽而清晰忽而模糊,她狠狠的咬了一下唇,眼裡的男人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異動,此時正垂首望著她,深邃的眸若幽潭般望不見底,“扶……扶我進去。”她中招了,最近太放鬆自己了,總以為自己接觸的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卻沒想到她陌英子也有被人算計的一天。

簡非離薄唇微抿,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可出口卻也只是一個字,“好。”說完,他長臂打橫一抱,便將陌英子抱在了懷裡,起步就朝陌英子的公寓裏走去。

“總……總裁……”身後的男職員兀自還站在那裡,簡非離不說話,他就不敢有任何行動,想走又不敢走,可是站在走廊裏被人無視的感覺真的一點也不好,望著簡非離的背影,就有一種天要塌下來的感覺,總裁似乎是很生氣,難道,真的如傳聞所說的總裁也喜歡陌英子嗎?

可又不對,沸沸揚揚的傳說中,公司裏有一半人認為總裁喜歡陌英子,可另一半人又否决了這個可能。

“從此刻開始,不要再讓我看見你。”簡非離脚步不停,冷聲一語,隨即,腳後跟輕輕一嗑,那道門便在男職員的眼前徹底的關上了。

“總……總裁我……”男生撓了撓頭,想到陌英子的中招,這會子他滿身都是汗意,若是總裁知道是他對陌英子做了什麼,他絕對死定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說什麼總裁不喜歡陌英子,可總裁這連陌英子住的地方都來了,兩個人指不定早就同居了,瞧瞧,他是有多蠢,蠢哭了。

公寓裏,簡非離停在了客廳中央,懷裡的女人如猫一樣的蜷縮著,可那輕輕蠕動帶給他的感覺就彷彿有萬千支羽毛刷過他的肌膚一般,挑起了他身體裏的火苗一點點的竄起再竄起,深吸了一口氣,他低頭看她,“是洗個澡還是睡覺?”

“洗……洗澡。”英子還尚存的理智告訴自己她今晚想要熬過去只能去洗冷水澡,也只有冷水澡才能消去她身體裏的躁動不安,她在壓抑,拼命的壓抑著,可不知為什麼,只覺得周遭都是簡非離身上的氣息,男xin的荷爾蒙的氣味揮也揮不去,撩著她的身體更加的難受,“洗手間,快……快……”她覺得自己要瘋了,此時就想要去摸摸他的臉,他的身體,哪裡都好,她好想好想觸碰他的肌膚。

“好。”簡非離已經大概的猜出了什麼,只是心底裏有些疑惑,這樣的時候,以她初初遇見他時直接就把他撩上床的做法來看,她此時也應該如那晚一樣,先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與自己生米煮成熟飯,捎帶再拍些照片什麼的成為鐵證,這樣,她覬覦簡氏才更加容易一些是不是?

“快,洗手間……”可是陌英子並沒有催著他去她的房間而是指向洗手間。

簡非離有些困惑了,難不成她今個想給他的佑惑不是房間裏的那張床而是洗手間嗎?

真是惡趣味。

真是個讓人噁心的女人。

想到這個,不由得就覺得彆扭了,大手一松,“嘭”的一聲,英子落地了。

地毯,不至於很疼,卻,極為狼狽,也讓她又精神了許多,抬頭看眼前正居高臨下望著她的男人,她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你幹什麼?”

“不幹什麼,我走了。”說完,簡非離真的轉身就走,把她安全的從那個男職員的手上解救出來,他已經算是盡了一個做男人的本份了。

門開。

簡非離開了。

徒留那抹濃濃的男xin氣息怎麼也揮之不去的飄蕩在空氣中。

他走了。

英子吃力的爬起來,深嗅著男人餘留的氣息,搖晃著走向洗手間的每一步時,身體裏都彷彿有萬千只螞蟻在血液裏遊動一般,難受。

除了難受還是難受。

一隻手終於落在了洗手間的門楣上,那冰涼的觸感讓她舒服了許多,再一旋身就進了洗手間,已經開始抖起來的手第一次很沒用的連開個開關都費事了。

用力再用力,直弄了幾次,水才刷的一下流淌了出來。

冷水。

如冰一樣的灑在身上。

她甚至來不及脫去濕衣,就那般的靠在牆壁上任由著冷冰沖刷著自己。

一分鐘。

兩個鐘。

“靠……”英子爆粗語了,等她好起來,一定要把那個男人碎屍萬段,越想越是憤怒,她陌英子第一次被人整得這樣慘。

直沖了七八分鐘,身體才不至於那麼難耐了,這才脫下了濕衣,繼續的沖著冷水澡。

那一沖,直沖了有半個多小時。

可,那份迫人的難耐雖然解了許多,卻沒有盡除,她還是難受。

口鼻間總是不經意的飄過剛剛在客廳裏飄著的簡非離身上的男xin氣息……

公寓外。

簡非離才一出去就後悔了。

他就這樣走了,陌英子會怎麼樣?

會不會因為欲求不滿而……

可,他出都已經出來了,此刻再回去那多古怪。

走廊裏很安靜,靜的只有地板上的斜長的影子陪著他。

簡非離如標杆一樣的靜靜的立在兩座房門之間,既沒有回去自己的公寓,也沒有再敲響陌英子的公寓的門。

他原以為她耐不住會沖出來會來找上他的。

可是沒有。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走廊裏依然很安靜。

可那份靜卻湧動著他身體裏的某一部分因數越來越不安生了。

轉身。

夜色中男人的身影頎長挺拔,眸色重又落在他不久前沖出來的門前,手落下去,輕輕摁下門鈴。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許久許久,都無人來開門。

英子聽到了,然,她真的不想動,也懶怠動,能摁門鈴的人肯定不是諾言或者落城一,那麼其它人她此刻一個也不想見,乾脆的把濕衣服撕扯下布條塞在耳朵裏,誰愛摁門鈴誰就摁,她就是不管也不理。

簡非離原本還淡漠的心情在等了足足有五分鐘後再也沒有淡漠了,看著眼前的這扇門,他轉身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間,找了一根鐵絲,生平第一次的開始撬女人房門的活動。

撬門的時候,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他簡非離居然也有這樣的一天。

就當是陌英子給了他一晚享受的回報,他不能讓她作為鄰居死在距離自己連一百米都不到的地方,不然,他就真的是冷血無情了。

是的,最近簡氏的職員都在盛傳他是冷血無情的總裁。

門,開了。

一室的冷清一如他離開時,只有洗手間裏淅瀝的水聲是唯一的改變。

陌英子是在洗澡嗎?

可,她至於洗了半個多小時?

這也洗得時間太長了吧。

如果不是,那就是……

簡非離的大腦開始閃出現英子昏倒在洗手間裏的場面,倏而便一步並作三步的沖向了洗手間。

“英子……”手落在門把手上的時候,他還是强行的讓自己停住了欲要開門的動作,若是她沒有昏迷的話,他這樣闖進去就絕對是耍流氓,所以,還是謹慎一些的好。

英子迷迷糊糊的靠在洗手間的牆壁上,輕闔的眼眸就覺得自己好象是做夢了,夢裏又回到了那艘豪華的遊艇上,簡非離擁著她滾進了被窩裏,他的身材真好,手落在每一處的觸感都讓她愛不釋手,男人能生成他那樣的真的是少有呢。

是的,他比她其它師兄都要來得好看來得帥氣來得男人味十足來得讓她春心浮動。

“英子……”她好象聽到他又在叫她了。

不,不可能的,她一定是又做夢了,然後幻聽了。

他走了,那便不可能來叫她的。

冷水,繼續的澆下來,卻還沒有澆熄她身體裏殘存的難耐,她想,至少要再澆上一個小時吧,該死的男人,讓她再遇到她一定要他好看。

正迷亂的想著,一股冷風飄然而至,因著今晚被算計了一次,她一下子警覺心起,“誰?”繃緊了的心弦突開,睜開眼睛時,迎面,就是簡非離如天外飛仙般的站在那裡瞠目的看著正澆著冷水的她,一下子如雕像般一動不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