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番外:勾夫手記(3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7:02
A+ A- 關燈 聽書

“我覺得是林咪寶,漂亮又溫柔,我要是男人我就喜歡林咪寶。”

“雖然英子沒有林咪寶那麼溫柔,又大咧咧的,可是總裁對她似乎很特別。”

“特別什麼?”

“你看,他昨天親自為英子請假呢,還有,咱們公司頂樓的天臺你去過還是其它人有去過?但他今天居然讓陌英子上去了,一會等英子回來,我得問問她那上面長啥樣?”

“還不就是天臺的樣兒。”

“我好奇嘛。”

“那你就問她唄。”

英子握著門把的手輕輕的摁下,隨即走了進去,“累死了,張慧呢?”

“陌英子,你樓梯掃完了?”剛兩個八卦的女職員一看到是她就迎了上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掃完了。”

“聽說你上了天臺了,是不是?”

“是。”她說不是也沒人相信,那就直接承認,免得拐七拐八。

“那上面啥樣?”

“沒啥樣。”就是種了一大片的花罷了,花多了,就顯得壯觀,哪裡都是一樣的。

“不會吧,一定很漂亮,你有沒有拍照?”同事扯著她的衣袖,滿臉都是好奇。

“沒。”她雖然也喜歡勿忘我,可是天臺的花海比起沙州島可是差了許多,沙州島的花海才大呢,有十個天臺那麼大,那才是絕對的壯觀。

“英子,你就形容一下吧。”

“呃,就是花啦,全都是花。”

“什麼花?”同事繼續追問。

英子皺了皺眉頭,真不想理會這些三八的問題,可想想她跟他們是同事,只得道:“勿忘我。”

“勿忘我?全都是勿忘我嗎?”

“嗯。”

“哇哇,你們說總裁是對誰一直念念不忘呢?”

“還能有誰,一定是那個藍景伊唄。”

“對,就是她,總裁一定是為了藍景伊才種了滿天臺的勿忘我的。”

英子轉身,因為她已經看到張慧走過來了,對於藍景伊,她也早就知道,不過是簡非離很喜歡卻根本不可能得到的一個女人罷了,“張慧,我們去吃飯吧。”餓了,幹了一個上午的活她現在是真的餓了。

兩個人出了辦公室張慧也問了過來,“英子,總裁真的讓你上天臺了?”

“是。”她咬唇,她那時是以為他與林咪寶在樓梯間裏做什麼有傷風化的事情呢,結果,不過是林咪寶傷了腿踝罷了,至於是怎麼傷的,她並不知道,也懶著過問。

“總裁對你真特別。”

特別嗎?

她真是沒什麼感覺。

說說笑笑著就到了食堂,英子才要隨著張慧去排隊,大門的一側就迎上來了葉家順,“英子,終於等到你了,嗯,你的午餐。”一份豐盛的午餐朝她遞了過來,看著那託盤上的食物,雖然她很餓,可想想自己對葉家順的感覺,還是不想要他送的午餐,既然以後不想與他有什麼發展,那便趁早了斷了好,“謝謝,不……”

可,英子才說了一半,眼角的餘光就瞥見了簡非離,他來了。

男人修長挺拔的身形不疾不徐的走過來,一身全手工縫製的西裝襯著他格外的豐神俊朗,再配上他唇角微微勾起的淺淺笑意,整個人顯得更加的溫文儒雅,可是溫文之餘,卻又憑添了一份冷,那是一種淡然的恍若仙人般的感覺,讓你只覺得自己只有遠遠的仰望他才是正常的。

是的,這就是這一刻那個男人帶給她的感覺。

“英子,排隊要排很久呢,你接著吧。”葉家順帶著點祈求的說到。

英子倏然回神,想到簡非離也許正看著自己,一隻手便鬼使神差的接了過來,“謝謝。”簡非離有林咪寶,她也不是沒人追。

“英子,那我去排隊了。”

“張慧,你的也有了,嗯,你們跟我來,我早就替你也打好了的。”

“真的嗎?”張慧眼睛一亮,興奮了,這還是第一次有男生為她打飯呢,雖然是借了英子的光,可她還是很開心。

大理石的長條桌,一張桌子可以坐二十個人左右,但是乾淨整潔,讓人看著很有食欲感。

英子坐定,這個位置剛好可以看到不遠處的簡非離,他還是一個人,身為總裁的他依然不用打飯,早就有盛好的簡餐放在他的面前。

當總裁真是爽,萬事都有人替他處理好。

英子悶悶的吃著,時不時的漫不經心的回應葉家順和張慧幾句話。

“陌英子,晚上可以請你吃飯嗎?”忽而,一道男聲響在身側。

英子轉頭,身側是一個看起來還不錯的男生,“好呀。”她微微笑,答應了,這可是她向師父請了一年假的真正目的呢。

“英子,你……”葉家順欲言又止,可到底是人多的場合,他並沒有發作。

英子開始約會了。

一天一個男生,從不知道離開了沙州島離開了那些護著她的師兄,還有這樣多的男生會圍著她轉,雖然看起來都比不上簡非離,不過馬馬虎虎還過得去。

簡氏的職員,可以說就沒有差的。

大抵也就只有她一個這樣低學歷的混進簡氏吧。

一個星期轉眼就過去了。

英子每天上班下班再去約會,雖然與簡非離在同一座塔樓裏,卻一次也沒有再遇見過,讓她在不經意的回想起天臺上的那一片勿忘我的時候,常常懷疑那一天早上她是不是真的有上去天臺了……

對於這全新體驗的生活她越來越喜歡,有時候真想就這麼一輩子混下去算了,可是想到師父,便又算了。

諾言和落城一那邊除了偶爾給她發個資訊以外,甚至連電話也沒有,讓英子甚至快要忘記他們要對簡非離下手這件事了。

或者,是師傅覺得這樁買賣不划算後悔了吧。

畢竟,簡非離是簡鳳樓的兒子,簡鳳樓也不是吃素的也不是好對付的,曾經也是叱吒風雲的道上的人物。

這也是有可能的。

因為,在師傅眼裡,最重的永遠都是金錢

英子有些喝多了,想喝便喝了,雖然知道自己的酒品不好,不過也只對自己不好而已。

才認識半天的男生打了的士扶著她坐上去,“英子,我送你吧。”

她搖搖頭,“不用,我沒事的,你也回吧,明天見。”打了一個酒嗝,她昏昏沉沉的看著車門外的男人,甚至連他的樣貌都有些模糊不清了,天天換男人,可是這幾天的男人卻沒有給她印象深刻的,似乎哪一個都比不上簡非離,甚至可以說差得十萬八千裏了,根本就沒辦法比。

“不行,我還是送你回去吧。”男生卻怎麼也不放心,身子一彎,就上了車,人也坐在了她的身側。

“真的不用。”她低喃,但是男生卻一揮手就示意師傅啟動了車子,開走了。

英子開始頭暈,不過確定自己還是清醒的,身側才認識一天的男人也算規矩,再加上她自己的本事,便也沒當回事。

到家了。

的士車停在公寓的樓下,兩個人一起下了車,“你回去吧。”她揮揮手,頭又疼得厲害了,身子也有些軟有些晃,果然是不能喝酒,可是這都一個多星期了,還是沒有遇到稱心如意的男人,她有些著急了,畢竟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可說短也是極短的。

“陌英子,讓我看著你進房間,這樣我才能放心。”男生溫溫的一笑,那片刻間的容顏就與簡非離的重疊在一起,讓她不由自主的就點了點頭。

電梯來了,英子輕晃著走進去,身子靠在電梯壁上,頭暈的越來越厲害了,隱隱約約的就覺得哪裡不對,可是昏沉的大腦讓她怎麼也想不明白了。

“叮……”電梯停了,男人的手落在了她的腰上,扶著她往電梯外走去。

“我自己來就好。”英子不耐煩的揮舞著小手,揮在男人的身上一個趔趄,卻還是不肯鬆手,“馬上就到了,小心。”

踉蹌的移步,很快就到了門前,摸了鑰匙出來開門,手卻有些抖,男生接了過去,“我來幫你。”

“好。”她只想進了公寓,然後洗個冷水澡讓自己清醒些,再舒服的睡個覺,就是最美的了。

男人的身體貼著她的很近,一股男xin的氣息充斥在她的周遭,恍惚中腦海裏又閃過簡非離的身影,閃過那晚在遊艇上他們的身體交織在一起的畫面,她身體便滾燙了起來,“英子……”低喃的男聲,隨即,有一張嘴便朝著她緋色的唇瓣落了下來。

頭越來越重了,嗅著男人的氣息,英子的腦海間猛然有什麼一閃而過,可當她才要反應才要揮開身前男人的時候,“嘭”的一聲悶響,隨即,男人的身體便移開了,一抹熟悉的清冽的男人味撲面而來,一條手臂輕輕一帶一摟,她便靠在了簡非離的懷裡,迷朦的睜開眼睛時,迎面是才被簡非離揮開的男生,“簡……簡總……”男生在看到簡非離的時候,一下子嚇呆了,他是簡氏的職員,不認識誰都有可能,唯獨不可能不認識簡非離。

“滾。”簡非離低喝一聲,是不是他再晚回來一點,懷裡的女人就帶著這男職員進了公寓開始滾床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