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番外:勾夫手記(3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6:32
A+ A- 關燈 聽書

“非離,你輕點,啊,輕點……”

咪寶的聲音如水一樣的從轉角處飄過來,柔柔的,很好聽,即便是她是女人,聽著骨頭都要酥了,簡非離一定很受用吧。

英子伫足,抬眸下意識的瞄了一眼那個方向,不過,雖然聽到了咪寶的聲音,她卻只看到了簡非離的背影,是他擋住了咪寶的身體。

她就不明白了,既然這樣恩愛,在簡非離的辦公室裏恩愛不是比這樓梯間裏來得隱秘和安全?

怎麼非要在這樓梯間搞這些不三不四的呢。

英子抿了抿唇,不屑的轉身,不是她要偷懶不工作,實在是要等人家小倆口恩愛好了才能進去工作,不然,她怕她一不小心看了不該看的長雞眼。

可,拎著掃把和挫子站在樓梯外的走廊裏的她實在是與光可鑒人的頂樓的世界不匹配,她正著急著是要下樓還是去其它地方轉轉,電梯裏便走出了就要離職的於秘書,一抬眼就看到了她,“陌英子?你怎麼到頂樓了?”

於秘書這嗓門不高也不低,英子一愣,轉頭就看向樓梯間,果然,簡非離聽到了,此時已經轉身就要出來了。

天,她真的不想長雞眼,“我上班遲到了,吳經理罰我去掃天臺的地板。”說完,她掉頭就往天臺上走,恨不得立刻消失在這長長的走廊,也離那個有點冤家路窄的男人遠些再遠些,怎麼現在這情况好象是她無論走到哪裡都能遇到他呢。

這是鬼使神差嗎?

“站住。”然,她只走了三步,就被一聲不帶任何溫度的冷沉的男聲給低喝住了。

英子站在原地,看不到背對著她的簡非離,他出來的還挺快的呢,小嘴撅了又撅,“簡總有什麼訓示嗎?”

“有。”

“呵,那請問簡總有何訓示?”英子笑眯眯的轉頭了,她是認定這樣走出來的男人一定是衣衫不整至少帶著些微的狼狽的,然,轉頭入眸的男子一身黑色的全手工定制西裝包裹著他絕對健碩的身形整潔乾淨,不帶一絲邋遢,可他這出來的速度明明就說明他並沒有整理過自己,一聽見於秘書的聲音就出來了,難道,他剛剛和咪寶在樓梯裏不是……

英子腦補了一下那樣的畫面,還是有些不相信面前乾淨整潔溫文儒雅的男人就是簡非離。

“你不能上天臺。”簡非離不高不低的陳述,帶著絕對的不容置疑,讓英子迷糊了。

“吳經理讓我去掃天臺的地板,也不行嗎?”

“他真說了?”簡非離淡淡問,眸色越來越幽深,不知怎麼的,讓英子有些發毛。

其實,吳經理並沒有讓她打掃天臺,只是讓她掃樓梯,不過,此時的走廊裏不止是他簡非離一個,還有於秘書,還有樓梯間裏躲著不敢見人還沒出來的林咪寶,她這面子絕對丟不起,“嗯,真說了。”

“呵呵……”簡非離低低笑開,英俊的容顏讓英子心神一恍,彷彿被電到了一樣。

“你笑什麼?”

“沒什麼,嗯,你跟我來。”

“幹……幹什麼?”眼看著他把她往他的辦公室裏帶,雖然他的辦公室簡潔又漂亮,但是,她可不想再與他有任何瓜葛了,道不同不相為謀,她以後都跟他沒關係。

簡非離已經走到了辦公桌前,隨手一拉抽屜,便摸出了一把鑰匙,鑰匙上掛著很特別的白色的羽毛,他轉頭遞向她,“既然是吳經理的意思,鑰匙給你,把花澆了,再把地板拖了。”

英子莫名,“他……”

“天臺上的鑰匙只有我一個人有,你覺得吳經理沒給你是他錯了?”

英子的臉倏的紅透,又一次被他抓了個現形,眼看著他遞過來的鑰匙,再有身後跟過來的腳步聲,她咬了咬唇,隨手接過,“多謝。”既然給她了,就上去透透新鮮空氣,不去白不去,簡非離的私人空間呢。

轉身的刹那,正好咪寶一瘸一拐的走到門楣邊,“非離,我好多了。”

“你……”英子一愣,她又是看錯什麼了?

“出去。”冷冷的低喝,不帶一絲感情,與男人表現出來的溫文相差了十萬八千裏。

好吧,她出去,她對他沒興趣,對他的女人更沒興趣,闊步而出的時候,正好與林黛玉林妹妹擦肩而過,嗅著她身上清雅的氣息,若他是男人,他也會喜歡這樣惹人憐愛的小女人的,她輸的心服口服。

去天臺,不過是緣於一份好奇心。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當鑰匙真的打開了天臺的門時,英子更好奇了。

好奇簡非離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那是花的海洋。

一整片的勿忘我,讓她想起了媽媽最喜歡的花,勿忘我,勿忘我,他心裡那個勿忘他的對象不是林妹妹嗎?

癡癡的望著這一片紫,美的不要不要的,好看。

他讓她澆花,這麼多的花她要澆好久吧。

好在,天臺上便有蓄水的池子,澆花的桶打了水出來,慢慢的澆著,嗅著花香,心曠神怡中她就有種這天臺是鋼筋水泥世界裏的世外桃源。

一桶水沒了,她正要再去打水,才發現褲角被叼住了。

是一隻純白色的小狗狗,可愛的讓她放下水桶一彎身就抱在了懷裡,“你叫什麼名字?”常年的殺手生涯讓她對人不自覺的就產生了一種冷然的態度,常常以為自己就要不會愛了,這會子看著這只小狗狗這樣討喜,她很開心。

“汪……汪汪……”小狗狗低低叫,像是在抗議她抱起了它。

“好吧,我就放了你,不過,不能再叼了我的褲角喲。”澆花比掃樓梯來得讓她喜歡,况且還是澆這麼一片漂亮的勿忘我,只看著,心底裏所有的陰鬱便都消散的幹幹靜靜了,她喜歡。

是的,這花香就是可以滌靜人的靈魂一般,讓她很喜歡。

喧囂中的靜土,宛若沙州島。

澆了一個多小時才澆好,英子拿了鑰匙不舍的下樓,又回到高樓大廈裏,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陌小姐,總裁有人客人,請你稍等一下。”於秘書攔住了她。

“我只是還鑰匙,不如就寄在你這裡,你幫我還他好了。”

“天臺那裡除了總裁從來不許任何人上去的,這鑰匙還是你自己還給他吧。”

“啊?”英子一愣,她又是成了簡非離世界裏的一個特殊了嗎?他親自給她請假,這又讓她去了只有他才可以去的地方了。

完了,她覺得她以後一定會成為簡氏裏那些暗戀簡非離的女人們的公共敵人了,她慘了。

於秘書不在理她,繼續整理手上的交接清單,馬上就要交接了,然後她就解放了,想想便美。

“讓她進來。”可虛掩著門的裡面,簡非離居然就聽到了。

英子也不等於秘書回應了,直接就推門走了進去,真不懂簡非離許她是去天臺是幾個意思,“總裁,匆忘我都澆好了。”林咪寶不在,想來她之前腿受了傷已經離開了吧,想想林咪寶叫疼的聲音就跟是叫那啥床一樣一樣的,真不能怪她誤會的。

簡非離伸手接過鑰匙,便道:“你可以走了。”

“這位是……”不想,她才轉身要走,就被坐在椅子上的一個漂亮的女孩盯上了。

淺紫色的職業套裝,襯著她乾淨俐落,漂亮的小臉上化著淡淡的妝容,卻很是精緻,打眼一看,就印象深刻。

“管理部的陌英子,請多多關照。”英子例行公事的介紹了一下自己就準備離開。

不想,女子卻伸出了手,客氣禮貌的道:“我是新來的,也請多多關照。”

好吧,人家這樣客氣她若是怠慢了也不好,回手握過去,可是眉頭卻狠狠的皺了起來,女人對女人,這女人至於這樣握她的手嗎?

英子惱了,狠狠的回握了一下,“哎呀……”女子吃疼,低低叫開。

“出去。”簡非離不悅的掃了一眼陌英子,直接逐客。

“切……”她低哼了一聲,雖然聲音很低,可是簡非離絕對能聽到,沒想到他居然沒有發作,任由她離開也沒有再說什麼,倒是辦公室裏的女孩又說話了,“陌英子,中午一起午餐吧。”

呃,這是什麼節奏?

不嫌她握著她疼了?

“呵,好呀。”她輕笑轉首,女人不記仇,那她也不記仇,不過,想吃她豆腐,門都沒有,她若不樂意,誰也不行。

“我叫沙小戀,大家都叫我迷戀,嗯嗯,你也可以這樣叫我。”

“沙小戀……”簡非離抬首,目光直落在她的身上。

迷戀立刻笑了,“以後都是同事了,很喜歡與陌英子做朋友。”

“這是上班時間不是下班時間。”

迷戀吐了吐舌,再沖著英子扮一個鬼臉,英子這才離開了。

直到中午下班,英子才掃完樓梯,一身臭汗的正要進辦公室,就聽裡面道:“你說總裁是喜歡咱部門的陌英子還是喜歡那個纖纖瘦瘦的林咪寶呢?”

英子一愣,伫足,眸色清幽起來。

果然,整個簡氏都在八卦起她與簡非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