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番外:勾夫手記(3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6:17
A+ A- 關燈 聽書

那邊接了,速度很快,不等落城一開口,英子便道:“有沒有想我?”

“想了,就想你趕緊離開T市。”

“呵呵,不瞞你說,好象沒那麼快呢,不過,若是你求姐,姐就不給你搗亂。”

“簡非離嗎?”

“自然。”

“諾言已經跟我說了。”

“切。”她冷哼一聲,那個八婆男人不是人冷嘴冷身也冷嗎?可他的嘴能不能不要這麼快?

“他功夫很好,至少不在我之下,你和諾言好自為之吧。”隨口說完,英子直接掛斷了電話。

真想吸根烟,可為了要寶寶,她最近很是潔身自好。

忍吧。

但是不能吸烟,零食卻是可以吃的,沒小產的她愛怎麼吃就怎麼吃。

房間裏太多的零食了,估計她還回去那男人也不會要,就象把車鑰匙丟還給她一樣一樣的,那她就不如笑納的享受了,也算不浪費。

開了電視,一看煲韓劇一邊吃零食,反正睡不著,她就打算這麼煎熬著時間了。

年輕,這就是資本,她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

那一晚,英子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零食,也不知自己是怎麼睡著的,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清晨的陽光暖融融的透過窗紗灑進室內,客廳的電視還開著,此時正播報著早間新聞,這一整晚,她居然就睡在了沙發上。

有床不睡睡沙發,真是醉了。

抬頭再看牆上的掛鐘,英子倏的站了起來,天,她要遲到了。

她沒小產,那就不能再休產假了是不是?

這個不必簡非離告知,她自己就要有覺悟。

在簡氏上班,她現在已經不是為了簡非離,更不是為了那點子薪水了,為的只是選個男人。

對葉家順,她說不上很滿意,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無論是看到哪個男人,都會下意識的與簡非離做對比,似乎,暫時的,她遇到的還沒有哪個能比得上那個男人帶給她的感覺呢。

簡非離就是一個衝突體,看起來溫文儒雅,可是冷起來卻是宛若冰山。

簡氏距離她的住處並不遠,若是平時她起得早只要走路過去就可以了,可是今個她起晚了,為了不遲到英子一出了社區就準備打的士。

然,左等右等,足足等了十幾分鐘也沒有一輛空車的士經過,急得她直跺脚。

“嘀嘀……”清脆的車喇叭聲就在耳邊,她這才扭頭看正徐徐開過來的男人的車,簡非離真牛叉,他的車給她了,今個一早就換了一輛新車,嶄新的林肯,油黑鋥亮特別的惹眼,帥。

徐徐搖下的車窗中的男人的俊顏更帥,儒雅中透著冷魅,惹人注目。

“有事?”她淡淡的,不然他放慢了車速又沖著她的方向按喇叭是幾個意思?

不想,搖下車窗的男人卻皺了一下眉頭,然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在她以為他可能是要邀請她上車載她去公司的時候,他突然間沖著她的方向喊道:“咪寶,上車。”

英子回頭,果然看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等在這裡的林咪寶,此時,就在她身後。

原來,他按車喇叭叫的是林咪寶而不是她。

真衰。

英子也不惱,懶洋洋的笑了,“簡總早,林小姐早。”

“早。”簡非離依然是冷的不能再冷的甩了她一個眼神,絕對例行公事的那種,就如同回應公司員工般的例行公事。

呃,她不就是為了救他一條命假裝小產了一次嗎?

他至於這樣不待見她嗎?

簡非離,你大爺的,你就等死吧,她再也不會救他了。

好心沒好報,再也不會了。

就這樣的靜靜的站在清晨的陽光下,她看著林咪寶上了簡非離的車,看著那輛嶄新的油黑鋥亮的林肯一踩油門絕塵而去,彷彿是在向她示威一般。

英子狠狠的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子,踢了那石子不偏不倚的打在了一株樹上,樹幹上頓時落下了深深的痕迹。

她不是沒有車。

簡非離給她的那輛車的車鑰匙還在她的手上。

可是,她沒打算要他的車了。

要了,她就是賣的了。

她陌英子從來只靠自己的能力和本事吃飯,從來不靠賣來從男人那裡求得施捨。

所以,他不要回去她也不會開了。

英子撒腿如飛的奔跑在T市的人行橫道上,大抵是她的奔跑讓沿路上的人感受到了,所以,所經的人紛紛的為她讓開了一條路,可曉是這樣,當她氣喘吁吁的抵達簡氏的時候還是遲到了。

不多不少,三分鐘。

“陌英子,上班遲到,這個月的全勤沒有了,還有,罰掃一星期的樓梯。”吳經理不緊不慢的宣佈著她的下場,讓她聽著字字驚心。

待吳經理說完了,她才淡淡的抬起頭來看著這個五十開外的老者,就那麼死死的盯著他,有片刻間她以為是簡非離對吳經理說了什麼,可是很快的,她又搖了搖頭,那男人一早就載著林咪寶不知死哪裡去快活了,應該是沒有機會向吳經理打小報告吧。

就算她倒楣吧。

不就是掃樓梯嗎,曾經沙州島所有房間的地板平時都是她打掃,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好。”英子淡淡的應了一聲,便準備去開掃樓梯了。

“吳經理,簡總給英子請假了,請了一個月,所以,她即使不來上班也沒關係的,不是嗎?”正好張慧走過來,急忙的勸了吳經理一句。

轉身正要回經理辦公室的吳經理一愣,人也倏然站住,“瞧瞧,我怎麼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說著轉過身,“陌英子,剛剛怎麼不反駁我?”

“我……”她能說她是以為簡非離向吳經理打了小報告了嗎?

“對了,既然簡總已經給你請過假了,你怎麼又來上班了?到底怎麼回事?”吳經理一付暈菜的表情。

“哦,昨天以為有事要回老家呢,結果老家那邊打來電話說沒什麼事了,那我閑著也是閑著,自然就來上班了。”她輕輕笑,她和簡非離之間的事情才不想讓整個公司都知道呢,不過還是有點意外,給她請假這樣的事情,他交待於秘書來請就好,又何必親歷親為呢?這一刻知道,就覺得公司裏知道他給她請假的人,以後一定會拿有色眼光看她了。

不過,想來現在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吧。

這樣的八卦,最是傳的快。

以後就算是她不想跟簡非離扯上關係,只怕,也難了……

“行了,樓梯不用掃了,不過你遲到的事情應該有人看到了,既然來上班就要有上班的樣子,就簡單寫個書面檢討貼在公告欄上吧。”

英子磨牙,“若我不寫呢。”她不愛寫那個,寫了貼在公告欄上,怎麼就有種人被釘在樹上的感覺一樣,那她多沒面子,以後還怎麼泡仔呢?

話說,如今泡仔是她最最首要的任務呢。

“陌英子……”吳經理的語氣一下子就嚴厲了起來。

英子輕揚起小臉,也不生氣,“吳經理,我還是掃樓梯吧。”

“你……”吳經理的臉色開始黑了,他也拿不准簡非離與這女人的關係,就憑著簡非離親自給這女人請假就證明他們關係絕對不一般,可現在陌英子自己要求自己掃樓梯,他能說不嗎?一個部門的經理,若是有失偏頗,工作就很難開展下去。

“吳經理,這是我自願的,我太胖,為了省下减肥的錢就來掃樓梯,這樣一舉兩得,很棒。”英子笑咪咪,施施然說過,低頭掃了自己一眼,其實她是想胖也胖不了。

吳經理看瘋子一樣的看了看她,“那你隨意。”說完,便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英子沖著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好嚴厲呀。”

張慧見吳經理走了,便走了過來,扯扯英子的衣角,“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英子莫名,不懂。

“第一,為什麼是簡總給你請假而不是你自己請假呢?第二,你是犯傻呀怎麼著,那種時常都能見到的貼在牆上的書面檢討誰看到都當廢紙一張掛在那的,也不會笑話誰,真不懂你為什麼不寫而非要去掃一個星期的樓梯呢?”張慧是恨鐵不成鋼。

“我樂意掃樓梯。”英子‘咯咯’一笑,再笑咪咪的拍了拍張慧的肩膀,“我去掃嘍,中午一起吃食堂。”午餐人多,公司裏的帥哥也多,那天遇到了葉家順,她不怎麼中意,那就再換一個好了。

她就不信怎麼也遇不到自己可心的那種款的男人。

英子真的去掃樓梯了。

在她曾經的過往中,掃樓梯這種活真的算是最輕鬆的,她甚至覺得是很愜意的一件工作。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樓梯不髒,應該是天天都有人掃吧,再加上如今都走電梯,除了二樓三樓這樣的樓層外,四層以上基本上沒有人會爬樓梯的。

只不過是塔樓太高,三十幾層,從上掃到下真的要費些時間的。

陌英子拎著工具進了電梯。

進來的人都拿異樣的眼光看著她手上的工具,不過,倒也沒人說什麼。

很快的,頂樓到了,她就從這裡開始,這樣掃下去才不會累。

走進樓梯間,她才要開動,忽而,一道熟悉的男聲從裡面傳了出來。

是簡非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