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番外:勾夫手記(2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4:46
A+ A- 關燈 聽書

“讓你躺……”

下一秒鐘,女醫生的眼睛睜大了,“你……你要幹嗎?”

“幫我個忙,事成了,這個給你。”揚了揚手裡的一張支票,隨即又道:“若是事不成,嗯,就這樣……”說著,她掐著女醫生脖子的手一用力,刹那間,漂亮的女醫生臉色煞白,呼吸就要停止了般的驚慌失措的看著她,然後,慌亂的點頭再點頭。

成了,果然是小兒科的事情,她陌英子分分鐘就搞定了,慢慢的鬆開手,在女醫生驚懼莫名的眼神中,她輕輕笑開,“我沒懷孕,你知我知,否則,你全家都死。”

半個小時後,英子臉色微白的扶著牆走出了手術室,休息椅上的於秘書聽到腳步聲立刻站了起來,見她臉色蒼白,便道:“還能走路嗎?”

“死不了。”淡冷的一哼,“你可以回去覆命了,我不想再看見你了。”

“呃……”於秘書低哼一聲,她還沒說她不想看到陌英子其人呢,“真不需要我陪你?”

“不需要,我坐一會,便自己回去,我行。”

於秘書也不理她,轉身就進了手術室,彼時,裡面的醫生正在整理器械,她瞄了一眼垃圾桶裏的內容,“還順利嗎?”

“真造孽,這要是生下來,應該是個男嬰,可惜了。”

“謝謝,你做的很好。”再看了一眼血腥的丟棄物,於秘書直接就退了出去,門外,英子扶著牆等在那裡,她淡淡的道:“那好吧,我先離開,不過,若是總裁問起來,你可不能說是我自己要回去的。”

“知道。”英子冷冷的,巴不得於秘書立碼消失在視野裏,那麼,她就可以想幹嗎就幹嗎了。

“嗯,這是給你的,這半個月自己好好照顧自己,若是需要,總裁吩咐了,可以為你請個營養師。”

營養個鬼,她根本沒懷上,她要是早懷上了,也不會再來這裡再遇見他了,“我不需要。”

“好吧,那我先走了。”於秘書把一袋子食物放在英子身側的椅子上,轉身便走了,她交差去了。

一切順利。

於秘書走了。

手術室裏女醫生一臉黑線的走了出來,“陌英子,你說到做到。”

“自然,若是這事有第三個人知道,你的兒子就……”說著,她揚了揚手機,荧幕上是一個小男孩,正是這女醫生的兒子,從她進去的半個小時,她只是看了一眼女生醫胸口掛的牌牌,然後鼓搗了一會子手機,然後,就翻出了人家兒子的照片。

想想這女人的手段,女醫生全身都打了一個寒顫,如看蛇蠍般的看著陌英子,“我知道了……”

“呵呵,要不要試試更狠的?”

女醫生扯了扯脖子上才圍著的絲巾,那裡一片青紫,剛剛若不是她點頭同意了,只怕此時一條小命都沒了,“不……不用試了。”

“呵呵,那本小姐就先告辭了,拜拜。”

邁著方步,心情很愉悅,英子邊走邊打給了諾言,那頭接得很快,“英子……”

“師兄,多謝。”若不是諾言,她還真沒那麼快的就查到女醫生的兒子照片,這個情她得謝,也得領。

“不需要謝,記得別擋了我的任務就成。”諾言頭痛的說過,“你最好別玩過了火,簡非離不是吃素的。”

“你知道就好,想殺他,有些難。”簡非離的身手她體驗過,林咪寶的老爹是什麼身份,他不是一樣的給做了林虎的幾個手下,半點都沒有留餘地,簡鳳樓雖然過氣了,可是他年輕時的名氣還在,道上的人多少還是要給他些面子的,真不知道師傅為什麼要接了這樣一個任務。

要殺簡非離,有些困難。

“可是師傅……”

“你先勸勸他老人家,若是不行……”

“若是不行你就回去沙州島,對不對?”

“諾言,別告訴我你很不行。”

諾言:“……”他是男人,不行也得行。

掛斷了電話,英子便出了醫院,停車場上取了車,慢慢的開著,這車開著很爽很舒服,豪車就是豪車,比起以前她經常開的那種越野車舒適多了,不過,這種小車也就自己開開,不適合出任務。

從醫院回公寓的一路上,她有想過換個住處的,可是現在自己這樣的‘身體狀況’,就還是先忍一忍,至少等出了‘小月子’再去找房子才合理才說得過去吧,不然,要是被發現真相,她這車可就要還回去了。

不可以,她挽救了他一條命,沒換來半個謝子只有無盡冷眼,她只要他一輛車其實都便宜他了。

進了社區出了電梯,走在空蕩蕩的走廊裏,走廊的盡頭,一側是她的公寓,一側就是簡非離的公寓,這是什麼狗屎運呢,她只是隨便選了一個住處,居然都能遇到他,其實她這公寓住起來真的挺舒服的,租金又便宜,對於有要生一個寶寶計畫的她來說,還真的不想搬走,這會子節約了,以後一個人負擔寶寶的生活時才不至於拮据。

算了,將就著住吧,反正這一個月她不用上班還有薪水拿挺爽的。

開了門進去,直接打電話叫宅急送。

小月子呀,她得象模像樣的坐,吹不了風買不了東西沒關係,這年頭有錢能使鬼推磨,一個電話,就什麼都有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整天,她除了吃吃喝喝就是看韓劇看電影,從有記憶以來,還從來沒有這什麼舒爽自在過,說起來,還真得要感謝簡非離呢。

天黑了,拉開窗簾站在落地窗前,往常的這個時間通常都是她快要出任務的時候,準備工作特別的繁瑣,哪一步都不能出錯,如今回想起來這幾年她其實就是在生死線間遊走著。

能活到今天,她都覺得是她命大了。

“叮鈴……”門鈴響了。

英子趿著拖鞋懶洋洋的走到門前,她今天打電話叫送的東西都到了,這會子這又是誰?是不是搞推銷的?

“誰呀?”隨手拉開門,可看出去,她愣住了。

此時的表情就如同昨晚的簡非離一模一樣,“你……你來幹什麼?”

“湯。”簡非離將手裡的燉盅遞到她面前,“喝了。”

“不用你管,你給了我車,我從此與你沒關係。”他不屑她,她更是不屑他。

“是嗎?”簡非離淡淡的,若不是想起她的第一次給了他,而且又鄰居住著,他也不會親自送過來這一盅湯,看來是他多此一舉了。

“對。”英子懶懶的看著他,“等過了半月,我自然會搬走。”免得他每次看她的眼神都不屑的彷彿她住到這裡真的是為了接近他是的,天曉得她住進來的時候她一點也不知道對門鄰居就是他。

“好,晚安。”男人頎長的身形倏然一轉,那動作讓英子眸色一下子就癡了,他轉身的動作怎麼比哪個師兄看起來都帥呢,還有酷,“喂……”

“怎麼……”簡非離身形頓住,並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回應了一句。

“你吃過了嗎?”既然他湯都煲好了,她就喝一次吧,小月子要喝的湯,總也差不了的,浪費了多可惜。

“嗯。”

“既然你吃過了,那還是拿來給我喝吧,多謝。”英子說著,不会的穿著拖鞋就跟了出去,小手伸出就要拿過他手裡的燉盅,忽而,走廊裏半開的窗子間一股風忽忽吹來,簡非離一愣,回手一摟,刹那間英子便落進了他的懷裡,不等她反應過來,他人已經帶著她轉了小半個圈,足有二百七十度的圈圈才堪堪停住,“簡非離,你流氓。”走廊裏光影綽綽,淡弱的光線中兩個人的影子合而為一的倒映在地板上,惹眼醒目,讓英子有些惱了,他不是不屑她討厭她嗎,居然對她動手動腳起來了,也是她一時沒想到,竟讓他得手了。

“有風。”他淡淡一聲,便推送著她開始掙扎的身體進了她的房間,然後,不請自入的邁步緊跟了進去。

暖色調的裝潢,這間公寓雖然格局與他的一模一樣,只是方向相反,但是裡面的裝潢卻與他的截然不同,很適合女孩子居住。

他飛快的掃了一眼周遭,茶几上有一堆吃的,當看到其中的一大袋零食,他皺起了眉頭,“這個不能吃。”

“為什麼?”英子不以為然。

“今晚你最好百度一下,不是什麼東西都能吃的,這些垃圾食品全都給我扔了。”

“呃,你是我媽還是我爸?誰要你管?”

簡非離一愣,扭頭看女人,也是這時候才發現她身上的穿著有多單薄了,房間裏的冷氣開得很低,她卻只著一件背心短褲,兩條白皙的長腿特別的惹眼,脚下那雙拖鞋讓他眸色深了深,“你不知道小月子不能吹風不能受冷很多東西都不能吃嗎?”

“哦,我不怕,你又不是我男人,關你屁事?”她冷冷的,手一指房門,“湯放下,你可以出去了。”

英子爆粗了,她說不要孩子的時候他也沒有半點挽留的意思,壓根對她的‘孩子’沒有半點興趣,這個時候又說這樣的話,太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