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番外:勾夫手記(2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4:31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不会的接過,真的就進了他的房間。

她一身家居休閒裝,比起他來顯得莊重多了。

簡非離雖然現在很不待見這個女人,可他還是轉身取了件襯衫披在身上,隨意的只系了兩顆扣子,露出他胸口古銅色的肌膚,興感的要女人的命,偏偏,他的面色卻是冷的,“什麼時候去打掉孩子?”不想與這個女人再有過多的接觸,他此刻甚至在後悔剛才禮節xin的請她進來了。

“明天,這樣你滿意了吧?”陌英子淡淡的,這人是有多不想要她生的孩子呢,幸好,她上次沒懷上,否則,基因一定不好。

“嗯。”簡非離淡應了一聲,便移步走到了吧台前,就當她不存在似的,自顧自的繼續品酒,唯一比之前多的變化就是他此時身上多了一件襯衫。

英子被無視了。

徹底的無視了。

感受到簡非離的疏離,她卻笑了,“簡非離,你很喜歡咖啡色嗎?”他這公寓跟他的辦公室格調差不多,也是咖啡色和白色相間,簡潔的線條卻不失尊貴的氣派,雖然不錯,可她就覺得他這樣子白天黑夜都面對同樣的格調會不會顯得生活單調了些也枯燥了些呢?

簡非離仿若沒聽見般的優雅的抬手拿起紅酒的酒瓶,徐徐斟滿,再端起透明的高腳杯,淺酌了一口,這才低聲道:“這個問題由這裡未來的女主人問了比較合適。”

“簡非離,你……”英子轉身,看著男人冷漠不屑的繼續的品嘗著他的酒,正眼都不看她一眼的神情,這是有多冷漠呢,與那一晚的熱情的他截然不同。

不過,那一晚的他也許是因為她的藥。

“我說的不對嗎?”

“對,很對,報歉,是我打擾你了,走了。”英子拿著花,拿著便當盒,很快就到了門前,龍捲風似的說走就走了。

空氣裏,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只有剛剛門輕輕闔上時那關門聲的餘音縈繞在簡非離的耳邊,輕輕嫋嫋,他沒有回頭,甚至沒有看英子一眼,只繼續著他的杯中酒。

酒香醉人,他覺得有些醉了,可是大腦卻怎麼也甩不掉那個在遊艇裏的夜晚發生的一幕幕。

陌英子。

陌英子。

低念著這個名字,她果真就是為了簡氏的家財來算計他的嗎?

是的,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她接近自己的目的了。

那一晚,簡非離在醉意中不知不覺的睡了。

隔壁房間裏的英子卻是為母親做了一個很莊重的禮祭才爬上床準備睡覺的。

卻,怎麼也睡不著,睜開眼睛閉上眼睛全都是去取勿忘我和便當盒時只著一件短褲站在門前的簡非離的模樣。

不得不說,他的溫文儒雅的氣質是骨子裡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所以,即使是只著那麼一條短褲也比旁的男人來的溫文,那是與她的師兄們一點也不一樣氣質。

不過,他不屑她,她也不屑他呢。

胡思亂想著,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醒來,天早就大亮了,她摸摸身邊正響著的手機,若不是手機響,她此刻還睡著,“你好,哪位?”陌生的號碼,她不知道是誰。

“我是於秘書。”

“哦,我今天……”她今天不用上班了,這會子意識回籠,昨晚發生的一切她都想起來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英子才要說她今天不用上班了,那邊,於秘書便道:“總裁已經為你請好了假,他讓我陪你去醫院,我就在你房間門外等你,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就什麼時間過去醫院?”

英子激欞一下坐了起來,完了,她還沒有找醫院那邊的醫生把這件事情交待好呢,這就要去醫院了嗎?

“等下,我才被你吵醒。”抱怨了一下,卻是動作奇快的坐了起來,一邊穿衣打理自己一邊道:“十分鐘,我就出去,然後一起去醫院。”

“好的。”於秘書淡淡的,象這種懷了總裁的孩子又要打掉只要豪車的女人她真的很不屑。

英子飛一樣的沖進了洗手間,先解决人生大事,再是洗漱,期間手裡的手機一直都是開著的,終於,那頭接了她的電話,“諾言,我有人要找你幫忙,不許不同意。”

“撒麗,什麼事?”清冷的聲音,是諾言一貫的風格,冷魅中卻透著男xin的陽剛。

“托給你一件事情,務必要妥妥的給我辦好。”

“什麼事情?”諾言繼續追問,電話彼端的他眉頭已經輕皺了起來,“撒麗,讓我為你辦事可以,可是,你不能破壞我的任務。”

“為什麼不能?他是我第一個男人。”英子撇下牙刷,不以為然的道。

“你知道師傅的脾氣的,到時候若是因為你殺不了他,後果誰都不敢想。”

“我自己會找師傅解釋清楚的。”

“你……”

“別說這些有的沒的,先說一會你幫不幫我?”

“好,你說。”諾言極力的壓了壓心底裏的怒氣,小丫頭有些無法無天了,昨天他和落城一相繼出手,卻全都以失手告終,這還是他們師兄弟兩個出道以來第一次連環失手,不得不說,簡非離的運所氣真好,居然遇到了撒麗幫他,否則,他已經死一百次了。

“算了,我不用你幫忙,免得欠了你人情,到時又要受你挾持。”英子說完,就果斷的掛斷了手機,掛斷不說,乾脆還關了手機。

她不用諾言幫忙了,自己搞定就是了,流產術的小醫生,她一定能搞定的,嚇唬嚇唬就什麼都有了。

十分鐘,不多不少,英子一身清爽乾淨清雅的推開門的時候,門外,於秘書正安靜的等在那裡,手裡一個淺粉色的資料夾,聽見開門聲,於秘書抬頭看了過來,“可以出發了?”

“是。”

“好,那你先把這個收好,我們就去醫院。”於秘書冷淡的將手裡的粉色資料夾遞給了英子。

英子隨手接過,“什麼東西?”

“總裁說你看了就知道了。”於秘書這次不是冷淡了,而是完全不屑的眼神,這是簡非離那輛車的所有證件,他只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就搞定了所有的手續更名到陌英子的名下了,那輛豪車少說也值個幾百萬,總裁真是大氣呢,墜個胎而已,獎勵真高。

不過,這女人似乎是她所知道的所有女人中唯一一個與簡非離之間糾纏不清的,不得不說,這個陌英子還是有些能耐的,至少,總裁身邊那些個一直糾纏他的鶯鶯燕燕沒有一個能懷上總裁的孩子。

英子打開了資料夾,原因無他,收人家東西至少要先清楚是什麼東西,該收的可以收,不該收的她也不屑收。

可當打開,當看到是簡非離送她的那一輛豪車的所有的資料時,她還是微微吃驚了一下下,簡非離這是有多想與她撇清關係呢,這辦手續的速度還真是快,她一覺醒來,就什麼手續都好了,根本不需要她出面。

簡非離,他有種。

轉身就拿出鑰匙開了門,將資料夾丟在茶几上再轉身出去,“於秘書,嗯,我們可以去醫院了。”拿一輛車換他一條命,這是昨晚就定了的,他其實一點也沒虧。

“好的。”於秘書沒有表情的走在前面,離職前的最後一件差事,總裁說了,只要她辦得漂亮,就許她明天離職了,總裁再帥,都與她無關,她不喜歡男人。

下了樓,望著於秘書的車,英子淡淡的道:“我想自己開車。”

“好。”於秘書也不計較,陌英子一夜之間得了一輛豪車,這會子想要開那車是一定的。

於是,兩部車一前一後的駛向醫院,於秘書早就約好了流產醫生,一切果然如英子所預料的那般,萬事都不用她操心,只需她往手術床上一躺,一切便大功告成了。

可也就是那樣一躺,便什麼都穿幫了。

她沒懷孕。

若是被簡非離知道她沒懷孕,他是不是會很後悔給了她那輛豪車呢。

後悔也來不及了,車主的名子已經換成了她,她是斷斷不會還給他的了。

一命一車,公平交易。

“陌小姐,你進去吧。”到了,於秘書冷漠的提示她進去手術室。

人流的手術室,其實她以前出任務的時候還真是來過,不過這一次來卻不是為了出任務,而是為了作戲,淡淡的輕笑,“好,麻煩於秘書等著了。”

“不麻煩。”這是她的工作,總裁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更何况只要完成了這一項,她明天就徹底解放了,想想,便是開心。

英子進了手術間。

“你就是陌英子?”手術室時的女醫生抬眼上下的打量著她,那眼神讓英子很想笑,這可是在看小三的眼神,可她不是小三,淡淡然的迎上去,“嗯,我就是。”

“脫了褲子躺上去。”女醫生朝著手術床努了努嘴。

“呵呵……”英子卻是脚步不停,眨眼間就到了女醫生的身前,這可是老天爺在幫她,此時的手術室裏只有她和這女醫生兩個人,看來,是於秘書交待了醫院這個點只給她一個人做手術,其它人不得打擾,這樣好的機會她若是錯過了她就是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