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番外:勾夫手記(2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4:02
A+ A- 關燈 聽書

“嗯……啊……”

“寶貝對不起,不是不疼你……”

“臭西門,真討厭,誰讓你手機響的?”暗色的房間內,蔡雅琪粉拳打在身上男人的背上,“這是誰啦,真討厭?”

西門隨手摸過手機,一眼掃過去,整個人頓時精神了,坐正,“總裁,有事嗎?”

他一聲總裁出口,蔡雅琪便噤聲了,西門的老闆,她就算是再抱怨再抗議也沒用了,攏了一下被子懶懶的躺在床上,完了,這一晚的歡好只怕姓簡的總裁一個電話就要泡湯了,哀怨的看著西門,想說話卻又不敢說,簡非離就是他的飯碗,這個深淺她還是懂的。

“再查陌英子。”手機彼端,簡非離淡淡而語。

淡冷的聲音讓西門一驚,“總裁,都查過了,還查什……”

不等西門說完,簡非離便打斷了西門道:“她住到我隔壁了,西門,你不覺得你應該檢討了嗎?”看陌英子現在這情况,她可不是今天才搬進來的,昨天就應該是搬進來了。

“什麼?陌英子住你隔壁?”西門一下子愣住了,這是什麼情况?

“你自己查。”簡非離四個字畢,手機便掛斷了,聽著那邊的‘嘀嘀’的手機盲音,西門額頭都是汗意,完了,簡總裁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怎麼了?“雅琪移了移嬌身,擔心的問了過來。

西門强擠出一抹笑,“沒事,公司的事情罷了,我要出去一下,你自己先睡,嗯?”

“不嘛,大晚上的,公司的事有那麼急嗎?我就要你陪我睡,等我睡著了你再去辦事情,好不好?”雅琪撒嬌的扯著西門的手,“我記得你們總裁是很溫和的一個人,你就晚點去也沒什麼吧。”

“雅琪,這次的事情不一樣,總裁似乎……”西門欲言又止,簡非離只說了一句就掛斷了電話,這樣的情况他還是第一次遇見,可見,簡非離是真的生氣了。

陌英子居然就住在總裁的隔壁,這可真是活見鬼了。

“好吧,記得早點回來。”雅琪哀怨的不舍的看著西門,見他俐落的下床,再迅速的穿好了一身衣物,拿了手機和錢夾就離開了房間。

那個簡非離真討厭,打斷了她今晚的幸福。

清水公寓。

簡非離舒服的洗了一個冷水澡,只著一條短褲走在空蕩蕩的公寓裏。

平時上班他一直住在這間公寓裏,簡鳳樓那邊的別墅,也就只節假日才會過去,可他住在這裡絕少人知道,但卻被陌英子知道了,可見,她對他瞭解的是有多徹底細緻了。

這是一個為了拜金而不擇手斷的女人。

晚上九點鐘,他今天回來的真早,這個點根本睡不著,就只能喝點小酒來打發無聊的時間了。

長腿輕搭在高脚椅上,手肘倚在了吧臺上,他輕晃著手中的高腳杯,眸中若有所思。

“叮鈴……”有人摁門鈴,他低頭檢視了一下自己,雖然穿得清凉了些,不過重要的位置都遮掩的很好,公寓裏只有他一個人,他只能去開門了。

只是這個點還有誰來找他呢?知道他住這裡的根本就沒幾個人,西門若是查出了什麼也是打電話過來,斷不會親自過來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帶著疑惑摁下了門把手,門開,門外站著一個年輕而富朝氣的女孩,一隻手上是一支勿忘我,一隻手上拎著一個便當盒,“嗯,你叫的外賣還有花,請收好。”女孩看到他開了門,便將手中的東西往前一遞。

可,簡非離沒接,只淡淡的道:“我沒有點過外賣。”實話實說,他真的沒有點過。

“呃,明明就是這個房間的,反正我先放你這裡了,我還要去送其它的外賣呢。”大概是因為要送餐的份數很多,她只隨意敷衍了一句就把便當和花都丟在了門裡的地板上簡非離的脚邊,然後轉身就匆匆的離開了。

一支勿忘我。

一個便當盒。

簡非離愣了又愣,隨即失笑的搖了搖頭,這一定是送錯了,他真的沒有定這個外賣,算了,他總不能一直只穿短褲站在門前吧,先關門收著,說不定那送外賣的很快就回來找他索要回去了呢。

拎著便當隨手放在吧台上,勿忘我也插在了花瓶裏,水多的是,既然花在他這裡,他就先來享受一下這勿忘我的花香,也是這個時候他才想起來他這公寓裏很久沒有插過花了。

新鮮的花果然能讓人心情舒爽。

紅酒微漾,花香襲人,他有些輕醉。

泛著漣漪的酒色中,藍景伊嬌俏的小臉搖曳著,可等他睜大了眼睛再望過去,彷彿就變成了另一張女子的臉,是誰呢?是誰呢?

好熟悉。

“叮鈴……”門鈴又響了,也拉回了他輕亂和薄醉的思緒。

輕輕轉首,目光掠過房門後就轉而落回了吧臺上,看著細口瓶裏孤零零的勿忘我,還有那一盒便當,他笑了。

真快。

送外賣的回來的也太快了,他這坐下來最多也就五分鐘。

沒想到人家就回來了。

讓他想要多享受一會這勿忘我的花香都不能够了。

現看起來應該有兩種可能,一是送外賣的小姑娘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她把外賣送錯了房間,二是定外賣的人打電話找到她索要外賣了她才發現自己送錯了。

算了,總是別人的東西,他本來也沒想霸為已用,還回去就好了。

慵懶的起身,長腿落在地板上,一手拿起勿忘我,一手拿起那盒便當,挺大的一盒呢,也不知裡面都盛了什麼內容,瞧瞧,這都要還回去了,他居然就好奇了起來。

徐徐走向房門,拿花的手摁下門把手,開門。

所有的動作一如他上一次開門一樣,從容淡定。

可當門開,簡非離再一次的愣住了,這一次較之先前眸中更多了一份詫異的味道。

好在,只停留了三秒鐘,他心底就了然了。

曉是他早知道陌英子對他是存了心思和目的的,但此刻手裡的勿忘我還有便當盒還是一下子就沉重了起來。

這勿忘我,這便當盒,原來又是陌英子的一次詭計,一如她當初在遊艇上對他的算計。

望著眼前也是突然間愣住而張大了小嘴的女人,他淡淡一笑,“這是你定的便當和勿忘我,對不對?”

“怎麼是你?”英子真的愣住了,她開車的時候訂的外賣和花,今天是媽媽的忌日,媽媽喜歡勿忘我,她就是想買回來在家裡簡單的祭奠一下媽媽,卻不想,她訂的東西居然被送外賣的小姑娘送錯了,她打電話追問才知道是送到了隔壁,然,更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隔壁的領居住著的不是別人,居然是簡非凡,這是有多巧呢,“你為什麼住這裡?”他什麼意思?難道是覺得有咪寶還不够,還有左擁右抱更多女人?所以搬到了她的隔壁住了?

可她最不喜歡濫情的男人,從知道他有林咪寶了,她的首選就放弃了他。

“呵呵……”簡非離低低笑開,裝的真象,若不是早就猜到她的目的,他此刻還真的被她逼真的吃驚的表情騙到了,“陌小姐,應該是由我來問你為什麼住這裡吧?”

“你什麼意思?”英子明顯的感覺到了他語氣中的敵意與不屑,她有些莫名了。

“我住這裡已經有幾個月了。”簡非離淡淡的,但語氣中的肯定意味再明顯不過了。

“是……是嗎?”英子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報歉,我只是覺得在這裡遇見你太意外了。”這會子思維恢復正常,她也才反應過來面前的男人穿得隔外有些清凉,雖然她已經深刻的接觸過他的身體,可現在他開著門的樣子這裡怎麼也算是公共場合,他這麼看著她讓她頗有些不自在,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他和師兄們一樣都是男人,可是看師兄們赤著上身的時候她沒感覺,但是看著簡非離的時候,她的身體便會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份連她自己都說不出的奇怪的感覺。

難道就因為那第一次嗎?

她的第一次給了他。

簡非離唇角微開一抹弧度,女人看他的眼神他見過多了,輕輕的一笑,“既然是鄰居又認識,不如進來一起喝一杯?”他這一句其實只是客套的問一句罷了,不管怎麼樣,不喜歡是真,可是禮貌上還是要客套一下。

英子聽了卻認真了,“好呀,我真沒想到會有你這樣一個總裁鄰居,不過,我也只能呆上幾分鐘,我今晚有事兒。”說著,她瞄了一眼他手上的勿忘我和便當盒,“能還給我了嗎?”

“哦,給你。”簡非離兩手同時遞向英子,可,遞花的瞬間他就覺得彆扭,怎麼就有種感覺是自己再向她送花呢。

還是一種叫做勿忘我的花。

彷彿是在告訴她不能忘了他一般。

可他們之間不能忘了的也唯有遊艇上的那一晚了,雖然也是她的算計,可是他到底是享受過她的身體帶給他的美味。

此刻,這種感覺太詭異了。

他不喜歡。

很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