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番外:勾夫手記(2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3:01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一路走得很慢,一雙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看起來是直視前方的,卻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這樣走進餐廳,已經用眼角的餘光將整個餐廳盡掃入眼底了。

師傅派人執行任務,絕對是下雙刃劍的。

落城一是把劍,還有另一把,如果她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諾言。

“英子,你的牛排冷了,我重新給你換了一份。”正要回到桌前,漂亮的女服務生剛好端來了一份才好的牛排。

英子望了一眼桌上那份切好的八分熟的,的確有些冷了,可她這個人不喜歡浪費,“哦,那把這份打包吧。”

“好的。”服務生應了,便去拿打包盒了。

葉家順的面色微凉,他新叫了一份牛排,就是不喜歡簡非離為她切的那份,沒想到她居然要把那份打包,卻,也不好發作。

拿起刀子叉子,英子的速度很快,因為,她眼角的餘光中簡非離那一桌已經快要吃好了。

簡非離對面的女人已經放下了刀叉安靜的坐在那裡,此時就是看著她對面的男人用餐了。

不得不說,那男人即便是用餐看起來也是溫文儒雅的,若不是她親眼所見親自領教過他的身手,她一點也不相信那麼一個看起來溫文儒雅的人動起手來也不差了她多少。

“咪寶,怎麼不多吃點?你剩了好多。”慢慢的咀嚼著一塊牛肉,他低笑問著對面的女人。

英子微勾了下唇角,林黛玉妹妹原來是叫做咪寶的,這名字挺好聽的,被男人叫起來就有一種叫寶貝的感覺。

好吧,她承認他們兩個挺般配的。

她也不打算介入他們的中間做第三者。

不過,她還是不想他簡非離就這樣死了。

就當是他讓她享受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她給他的回報吧。

那邊簡非離和咪寶起身的時候,英子手中的刀叉也放下了,“家順,我吃好了,走吧。”

“可是我的咖啡……”

“突然想起有點事,我先走了。”英子說完,就起身背上背包離開了。

“英子……”葉家順有些急,可是,他還沒結帳,這樣追出去也不好,眼看著那邊簡非離和咪寶也沒離開而是去結帳了,他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氣,由著英子離開了。

西幻的停車場,英子快速的穿過一輛又一輛車。

終於,她停在了簡非離的車前,圍著車身接連走了兩圈,眉頭便越皺越深。

今晚簡非離真是命大,幸好他跟她來了西幻,否則,他小命沒了。

看在他沒有計較她那一千張烏龜和說他猪的份上,她怎麼也不能眼睜睜的看到他沒命了。

“非離,還早呢,不如我們去海邊走走好不好?”停車場的過道,簡非離與林咪寶並肩而來,一個身材挺拔,一個纖瘦修長,朗才女貌,竟是那樣的般配。

英子身形一閃,人便閃到了旁邊的一輛車後,秀氣的眉越來越皺,簡非離的車不能開了,她追到這裡辛辛苦苦的要幫他,他要是敢跟那個林咪寶約會去海邊,她就不管他了,任由他自生自滅。

“不了,我今晚有事,先回了。”好在,簡非離並沒有答應林咪寶,英子這才松了一口氣。

“那我……”林咪寶神色黯了下去,即便是半明半暗中,英子都能感覺到她眼中的水意。

“我送你回去。”簡非離紳士的指了指自己的車,示意咪寶隨他上車。

英子立刻彎身撿起了一個小石子,猛的朝著簡非離的車子拋去,“嘭”一聲悶響,正好打在了車玻璃上。

“非離……”咪寶小臉一白,人便鑽進了簡非離的懷抱,整個人都貼在了他的胸口上。

簡非離卻是眸色淡淡,隨意的掃了一遍周遭,淡淡的道:“小孩子淘氣罷了,走吧,我們上車。”他說著,便不著痕迹的拿出車鑰匙借著去開車門的動作避開了咪寶的身體接觸。

車門開了。

咪寶修長的腿真的邁了上去。

英子急壞了。

她不想咪寶上去簡非離的車。

現在的那輛豪車,絕對是一輛要人命的車了。

咪寶坐上去,絕對是被簡非離給連累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怎麼辦?

若是換成師兄要殺別人,她絕對不會插手的,可是變成是簡非離,她真的很烦乱呀。

英子快走了幾步,盡可能的距離那車遠了些,這才拿出手機撥給了簡非離。

她有他的號碼很正常,她在管理部,找簡氏任何的號碼都很方便。

“你好!有事嗎?”電話那端,男人一邊在啟動車子,一邊接了起來,低沉而磁xin的嗓音彷彿帶著盅惑一般讓英子心神一跳,恍然間遊艇那晚的一幕幕就到了腦海中,她小臉一紅,低低的道:“我想見你。”

“英子?”聽到她的聲音簡非離一愣,低低的就喚了出來,出口的時候才發現不對,咪寶一定聽到了,此時,正轉頭看向他。

“我要見你,立刻馬上。”英子撓頭,她再想讓他見她的理由,一個他必須馬上來見她的理由。

“什麼事兒?”男人淡淡的,微微的有些不耐煩,他與一個女人在約會,卻再接另一個的電話,雖然兩個都不喜歡都沒有確定關係,可還是覺得怪怪的,就有一種脚踏兩條船的感覺。

他果然不適合與女人交往了。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說。”先讓他下車,至於後面的,她再想辦法吧。

“什麼重要的事兒?”簡非離卻不為所動,而且,已經啟動車子了,在他的感覺裏,陌英子接近他一定是有目的的,可惜,他和西門怎麼也查不出來。

“算了,你要來不來。”她要救他也錯了嗎?他居然擺譜給她看,總裁了不起嗎?還不是一場車禍就要了他的命了,不識好人心。

“笨蛋簡非離,混蛋簡非離……”低低的咒駡著,英子不想管了,轉身就朝著大馬路的方向走去。

然,她才走了兩步,手機就響了。

低頭看到是簡非離的號碼,有一瞬間她是不想接的,可是手指居然就象是有什麼在牽引著她一般,不由自主的就按了下去。

“在哪兒?”簡非離的聲音傳來,帶著些許沙啞的味道。

英子轉身,微暗色系的牛仔裙在這夜色裏並不顯眼,可是那邊那個下了車的男人卻特別的惹眼,她看到了他的側顏,英俊帥氣,“你往左轉,我就要到馬路邊了。”

簡非離依言左轉,也看著她的方向,卻沒有走向她,而是道:“她走了,自己搭計程車回去了,你現在滿意了吧?滿意就給我上車,有事情上車再說。”

“我不坐你的車。”她的小命金貴著呢,她要好好的保護自己。

“你……”

“你愛過來不過來,不來你會後悔的。”她望著暗夜中有些微惱的男人,轉身就往大馬路上走去,不過,這次她沒有掛斷手機,她是擔心他去開車,若他開車了,她這一晚上的努力豈不是全都白費了。

簡非離望著女人漸行漸遠的身影,有一瞬間很想就由著她走了,可是,轉念就想到了她把他當成鴨享受的那一晚,頎長的身形驟然而起,步伐沉穩的追向了陌英子。

只是幾秒鐘的時間,他與她便只剩下了兩步左右的距離,一邊走一邊長臂一探,大手一捉,他便捉住了她的手腕,“站住。”

“輕點。”英子眉頭一皺,真的被他給捏疼了,她好心救他,他怎麼可以下這麼重的手呢。

男人的手雖然松了些微,卻也只是松了點點而已,彷彿怕她逃跑了一樣,還是握著她的手腕,“說,什麼事兒?”

英子的腦子裏還在轉著轉著,這都想了半天,也沒想到把他騙過來的可以搪塞的理由。

“說話。”簡非離的俊顏冷沉如水了,原本的溫文儒雅都彷彿淬了冰一樣,半點都沒有溫暖的感覺了。

“你放手,我就說。”她咬牙,怒瞪著他。

“好。”既是她讓他過來的,他相信她也不會跑。

男人的手松開了,英子移前一步,“你怎麼這麼粗魯呢?”

“到底什麼事?說。”簡非離冷冷的盯著他,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真想要知道?”英子的腦子還在轉,可原諒她,她真的編不出一個騙他過來的理由。

“陌英子,是你打電話過來說有事情要告訴我的,不是我要過來找你的。”他冷眼看她,眉頭深鎖,“說,你到底什麼目的?”既然查不出來,他直接問她好了。

“自然是有事了,不然,你以為我樂意見你,本小姐又不是缺男人缺到非你不可的地步了,家順很不錯的,你最好不要對他做什麼,若他被你給辭退了,簡非離,我一定不饒你。”

“呵呵呵……”簡非離笑了,“別說這些有的沒的,你只要告訴你,你請我過來要談什麼就好了?”

她愁。

她沒什麼事要跟他談的。

她要個孩子的事情絕對不能告訴他。

孩子……

當這兩個字眼在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時候,陌英子眼睛一亮,有了,“簡非離,我懷孕了。”出口的時候,她老佩服自己了。

她陌英子的智商,絕對不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