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番外:勾夫手記(2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2:32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耳朵裏回味著她才點餐時說過的‘八分熟’三個字,淡淡笑開,“你叉子都碰過了,難道是想跟我來一個間接接吻?”

“刷”,英子臉紅了,眸色迷離的望著眼前男子,從沒有想過一向溫文儒雅的簡非離也會有這麼流氓的時候,“你流氓。”她低吼,很想砍了他,記憶裏那晚他雖然很瘋狂,卻絕對沒有說過這樣痞痞的話語。

那樣正經溫雅的一張臉,說出來的卻是這樣的話,可雖然不搭,卻又顯得很和諧。

“流氓嗎?”簡非離溫溫低笑,“牛排是你搶去的。”

“你……”英子一時無言,這還是平生第一次被一個男人說得竟是無理去反駁,“算了,送你了。”說完,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彼時服務生已經送來了咖啡,咖啡香飄滿鼻間,輕嗅著,她滿足的品了一口。

葉家順的魚排來了,他一邊吃一邊道:“要不,再給你點一份牛排?哥不差錢。”

“不了,沒胃口。”再好的胃口也被簡非離給倒了,又是一口咖啡入喉,她正要說話,就見葉家順的目光忽而來了一個九十度的大轉彎,然後絕對是落在了簡非離的身上。

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她也愣住了。

簡非離正在切牛排,那份牛排不是別人的,正是她丟在他那一桌上的五分熟的牛排,而同時,那盤子牛排的一側,還有一份八分熟的才剛剛到的牛排,此時,這新到的牛排正滋滋作響。

說不餓是假的,她白天忙了一天的工作。

那份本來就應該是她的。

但看著男人慢條斯理的將他那一盤牛排切成均勻的小小塊,切好了,她以為他要吃了,卻見他隨手一推一拉,切好的牛排移了比特,就開始切起那沒有動過的原本屬於她的那份八分熟的牛排了。

“猪。”低喃了一聲,英子便收回了視線,居然一個人吃兩人份,不是猪是什麼。

“服務生。”葉家順也發現女孩不高興了,隨手打了一個響指,他沒有簡非離的尊貴顯赫,可是怎麼也不能看著自己約會的女人餓著肚子只喝咖啡,“再來一份八分熟的牛排。”

“好的。”服務生自然是樂意的,巴不得客人多訂幾份,浪費不浪費她不管,她只管賺錢就是了。

“慢著。”不想,漂亮的女服務生只走了一步就被叫住了,她回頭迷惑的望著簡非離,“先生有事兒?”

“這份拿給這位小姐,放心,我的刀叉只切過牛排,沒有其它用途過。”第一句簡非離是對著服務生說的,後面的,就是對著英子說的了。

“不要。”英子撇嘴,就是與他杠上了,才不要他假好心。

“陌小姐說說看,是猪更合適還是烏龜更合適?”簡非離含笑望著一臉怒容的陌英子,俊顏上居然不見半點怒意。

猪是她才對他的形容,她以為他是要連著吃兩份牛排,那自然是猪了。

烏龜是她送他的一千張複印畫,意指他就是個小氣的烏龜。

可這兩件事情,只她知他知,葉家順和他對面的女人都不知道。

“非離,什麼猪什麼烏龜呀?聽不懂。”咪寶好奇的問過來,一直插不進簡非離和陌英子之間,她急壞了,這終於有了點話題,怎麼也不能錯過。

“沒什麼。”簡非離淡清清的一句應答讓英子刹那間所有的脾氣都消失了。

消失的無影無蹤。

切好的牛排放在了自己面前,每一小都均勻而完美,彷彿藝術家的一幅畫,讓她只是這樣看著,竟是不捨得吃了。

什麼猪呀烏龜呀,統統的都見鬼去了。

他不生氣。

她再計較就是她小氣了。

拿了刀叉默然無聲的吃著,就連空氣也沉悶了一樣,四周的嘈雜聲全都歸於零度,英子什麼也聽不到了。

“英子,咖啡要冷了。”葉家順適時的提醒了她。

“哦,謝謝。”她抬手拿過咖啡,一仰而盡後放下,拿過濕巾正擦著手,忽而,視野裏一道熟悉的身影一閃而過。

“家順,你慢慢吃,我去一趟洗手間。”那是師兄,化成灰她也認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的。”葉家順點頭應,女孩子上洗手間補個妝美美容是很正常的事情,再者,面前的女孩很漂亮,就是因為漂亮,他才心儀。

英子起身就走,纖瘦的身形卻給身後的男人一種說不出的力量感,而在那力量感之外,更多了一份嫵妹的興感的意味,讓他腦海間頓時閃爍出那一晚女人嬌妹萬分的小模樣。

“非離,你與你們公司的職員都這樣熟悉嗎?”咪寶慢慢的吃著牛排,忍不住的低低問了一句。

簡非離微微一愣,他與公司的職員還真沒有與陌英子那樣熟悉的。

第一次.

這輩子,能一起有個第一次的,也就是陌英子了。

他現在再無論如何變也變不出那樣的一次了。

西幻的餐廳門口,陌英子淺藍色的牛仔裙輕倚在門楣上。

半開的門很快就走出了一個人。

一八零的身高,細瘦的身形。

也是英子所有師兄中最顯文質彬彬的一個,若不是真的知道他是殺手,打眼一看,誰也不會相信這樣一個帶著古代書生氣的男子會是現代社會裏一個響噹噹的殺手。

還是很有名氣的殺手。

“嘩……嘩……”英子不高不低的吹了兩個口哨,熟悉的女音讓一身服務生衣著正端著飲品要去送餐的男子一愣,目光轉而就落在了陌英子的身上,“你……”

英子懶洋洋的移前一步,然後,抄在牛仔裙口袋裏的小手出來了,輕輕的拍在男人的肩膀上,小小聲的道,“城一,目標在餐廳裏?”她有些好奇了,因為,就在她看到落城一的時候,腦海裏一閃而過的就是那天晚上諾言對她的警告。

那晚,諾言說過要接一個新任務,那警告的眼神讓她莫名的就想到了他所接的任務是簡非離。

而此刻,雖然出任務的不是諾言,可是餐廳裏卻是有了一個簡非離。

這讓她不由得不懷疑。

“你要接活了?”落城一低低一笑,可只是這淺淺的一笑,陌英子就皺起了眉頭,“你能不能不要笑得這麼妹,比女人還女人,完了,我看你上了,怎麼破?”

“做我女人。”落城一將盤子全都交到一隻手上,另一隻修長的手便去捉英子的手,卻被她輕巧的避開,黝黑的眸子靜望著英子,師傅十二個徒弟,十一個男徒,就唯有英子一個女陡,他敢確定,十一個中有一半以上都在暗戀這個小師妹。

“滾。”英子回手一推落城一,“告訴我,目標是不是在餐廳裏?”若不是,落城一不會搶這端盤子的活計,他對廚房的事情一向不勤快,相處那麼久了,她都知道。

“呵呵,学妹問了,我說不是你也不信。”捉不到她的手,落城一輕嗅了一下女人身上的清幽,“好久不見,聽說,你不是女孩了?”

“是不是諾言?”英子微惱,她第一次的事情怎麼就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一樣,丟臉死了。

“不是。”

“不可能,除了他沒別人,師傅給我假了,你們管不到我,我也管不到你們,不過,城一,你不能動我的人。”好歹她給了第一次的男人,反正,她不想他死,不然,以後若是回味起那一晚的男人想到他是一個死人,她的第一次給了一個死人,那得多彆扭。

“你的人?誰?”落城一清俊的面容染上了些許笑意,“仔細說來聽聽。”

英子惦起脚尖,壓低了聲音在落城一的耳邊道:“簡非離。”她不想拐彎抹角了,早點說出來免得出事,她的師兄哪一個都不是吃素的。

她的尾音才落,落城一的身子便輕輕一顫,“他是你的人?”

是吧?

她剛剛好象就是說了不能動她的人。

那便是了。

反正假的也不能成真,說說玩的罷了。

“是。”男子漢大丈夫,她不是男人,也不是孬女人,自然不能比男人差了,說了就認。

“可是……”

“可是什麼?”

“即便我撤了這個任務,不見得別人會放過他。”

英子的心頭猛的一跳,果然,有人要殺簡非離。

她管不了那麼許多,躲一天是一天,“你撤了就好,其它的人,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我陌英子的人要是被你們給抹了,以後我也不用在道上混了。”

“動情了?”窄窄的走廊裏,兩個人就這樣閒話家常起來了,可若是聽到別人的耳朵裏,絕對會嚇出尿來,這是在討价還价要不要殺一個人呢。

“滾,我撒麗才不會愛上你們這些個臭男人呢。”

“那是……”

“反正他是我的,你走吧,這飲料可以不用送了。”她隨手接過落城一手裏的餐盤便走向餐廳。

“撒麗……”落城一低低喚,眉頭已經皺了起來,師傅接了這個活,據說獎金非常豐厚,依著師傅的規矩,簡非離必死無疑。

然,撒麗彷彿沒聽見,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落城一低低的歎息了,這一次的任務,只怕要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