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番外:勾夫手記(2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2:02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也不介意,這樣對她的男孩她見得多了,只是要選一個最好最適合做她孩子爹地的男人罷了,“西幻好了,怎麼樣?”

“嗯,那家不錯,就那家吧,走,我們打車過去。”

葉家順應著的時候,那邊簡非離剛好搖下他這邊的車窗,英子與陌家順說過了什麼他居然一字不差的全都聽到了。

不止是他聽到了,林咪寶也全都聽到了。

小臉輕皺,她靜靜看著身側男人的側顏,那天晚上若不是他,她早就被任振宇給染指了。

所以,在她眼裡他就一直是她的男神,無論怎樣,都不會改變。

然,當簡非離車子駛去的方向漸漸清晰,當車子慢慢的泊停在西幻咖啡廳前的地上停車場上的時候,她的表情還是烦乱了。

陌英子點名的西餐廳,西幻,簡非離帶她來了。

這,只是巧合嗎?

可她都聽到了,簡非離不可能聽不到。

“葉家順,我要一份牛排一份香蕉船,再加一份熱咖啡。”咪寶正要隨著簡非離進去咖啡廳,陌英子和葉家順也到了,兩個人跳下的士車,英子一邊走一邊向葉家順說到。

“我要一份魚排。”

“魚排不好吃。”英子扭頭,就要否决葉家順。

“每次都牛排,這次要換換口味。”

“隨便你。”英子說著,突覺周遭傳來一股子她曾經熟悉的氣息,職業病讓她不由自主的隨著那氣息扭頭看了過去,當看到簡非離,她小臉都皺了起來,這是冤家路窄嗎?

英子人停下來,等著簡非離和那女孩走近,“簡總裁,真巧,不好意思又遇見了。”她就奇怪了,她送了他那一千張烏龜像他怎麼半點反應都沒有呢?

公司塔樓前沒反應是想維持他簡總裁的形象,這會子這裡只有她和葉家順,他沒必須在强忍著了吧。

簡非離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彷彿這只是巧合遇見而已,“你哪裡不好意思了?”送了他一千張烏龜像,她此刻見到他沒有半分緊張感,換下了公司制服的女人這會子沒有穿紅色的裙子,而是改了一身休閒的牛仔裙,配一雙低跟鞋,整個人多了份青春的張力少了些微的嫵妹,卻依然讓人不想移開視線。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哈哈,我臉紅了,你沒發現嗎?”英子旁若無人的大笑著,她一向自在慣了,在公司是强行的逼迫自己要注意新人的形象,可出了公司,她半點都不想假裝了,開心就好,快樂就好。

人活一世,那樣短暫的年華,她要盡可能的讓自己活得滋潤最美。

簡非離靜望著女人生動淺笑的一張俏臉,淡淡的,“沒發現。”說完,轉身對咪寶,“走吧,你不是餓了嗎?”

咪寶一愣,她有說過她餓了嗎?

兩個人肩並肩走進了西幻,這是從前從來不曾有過的,每一次與簡非離遇見,除了初初那次他救起她曾經把她藏在遊艇的那張床上貼近過,他後來每次對她都是拉開距離的。

西幻是T市新開的一家咖啡廳,裝潢考究偏西式古典風格,是年輕人最喜歡的情調。

簡非離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落地的窗玻璃上流水從棚頂傾瀉而下,水聲低低,即便是私語聲不斷,卻還是顯得餐廳裏格外的安靜清雅。

英子隨著葉家順也進來的時候,大眼睛只一掃,眉頭便皺了起來。

老天爺這是故意的要跟她做對似的,許是飯點高峰的緣故吧,再加上這家西餐是新開業一律八折,此刻可以稱得上是人滿為患了,這會子只有唯一一個位置是空下來的,還是人家才吃完正要離開的。

但是桌子沒收拾,人家走沒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張桌子不偏不倚,就在簡非離那一張桌子的一側。

葉家順猶豫了,“英子,我們換一家?”

葉家順的聲音壓得很低,雖然他並不知道陌英子和簡非離的關係,可是男人的第六感告訴他,簡非離似乎並不喜歡他和陌英子在一起。

“為什麼要換一家?”英子一揚眉,“那個位置剛剛好,我喜歡,就坐那裡。”簡非離約會她的,她約會自己的,各不相干,再者那個位置雖然不是臨窗的位置,不過視野也極佳。

見她執意,葉家順也不想表現差了,追女孩子的時候要是孬種了哪裡能追得到的,“行。”工作雖然重要,可不如女人重要,要是真有什麼事,他辭職簡氏再換一家公司上班好了。

這樣想了,兩個人便自然而然的坐到了那張餐桌前。

葉家順腿長步子大,先於英子到了桌前,連想都沒想,他直接選了一個背對簡非離的位置,反正,用餐的時候他不喜歡對著簡大總裁,那樣子壓力感太大,吃著也不香。

英子倒是一個心寬的,無所謂的就坐了下去。

“先生小姐,請點單。”服務生過來了,英子照著之前與葉家順商量好的點了,便揮揮手催促著服務生快些送餐。

迎面,簡非離那邊也點好了,點餐的册子遞還給服務生,便優雅的背靠向了椅背,忽而,視野裏就多了陌英子。

真巧,英子就在他的斜對面,看著她,他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只小烏龜。

眸色淡淡的睨了她一眼,他便收回了視線。

簡非離的對面,咪寶也發現了情况發現了中午讓簡非離不正常約她的女人就坐在自己身側兩步開外,女人天生的敵意感讓她緊張了起來,“非離,我胸口有點悶。”她就想換一家餐廳。

“早點吃完出去透口氣就好了。”簡非離淡淡的,只是一餐罷了,吃完就走,他怎麼就覺得女人特愛彆扭呢。

他們吃他們的。

陌英子和葉家順吃他們的。

各不相干。

當然,他若做點什麼也是可以的。

腦海裏閃過那只只的小烏龜,既然遇見了,不做點什麼豈不是對不住女人辛苦畫下的兩小只。

於是,西餐廳裏的兩對,陌英子與葉家順相談甚歡的說著聊著,倒是簡非離和林咪寶那一對很安靜,彷彿兩個人是仇家不是來約會的一般。

“葉家順,你幾歲了?”

“問女人年齡是不禮貌的,同樣的,問男人的年齡也是不禮貌的。”

“有什麼不禮貌的,你又不顯老,年輕著呢,快說,不然以後不理你了。”等餐的過程最無聊了,這樣好的泡仔的條件若不好好利用好好享受那就是傻瓜了,她未來孩子的可能的爹地,她必須要瞭解清楚。

“那是不是我說了你以後就理我了?”葉家順低低笑,青春的男xin魅力在這咖啡廳裏特別的張揚而惹眼。

“看情况。”英子淡淡的,這個時候,不知為什麼,她腦海裏就閃過一種感覺,論沉穩,葉家順比不上簡非離,論氣度,似乎也比不上。

這完全是一種自然而然心裡反應。

“呃,那我還是不說了。”

“若是不說,以後我百分百不理你。”

“一個公司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你不理我也說不過去。”葉家順抗議了。

“那有什麼,公司那麼多人,我要是見一個理一下再打個招呼,那我天天不用做事只要打招呼玩就可以了,若是這樣也可以,還沒人扣我薪水,我同意。”

簡非離唇角微抽了抽,怎麼就覺得敢這樣在總裁的耳朵邊說這樣話的人除了陌英子再無人敢了。

“我又不是你們管理部的經理,若我是管理部的經理,我絕對同意。”

“滾。”英子抬手一推凑過來的葉家順,他好象有口臭,離得近了讓她有種要嘔吐的感覺,特別的倒胃口。

“先生,你的牛排。”就在這時,一旁的餐桌前,服務生端來了一份牛排恭敬的放在了簡非離的面前。

“謝謝。”簡非離輕輕側身,以避過牛排濺出的油星。

“等等,為什麼我的還沒到?”英子眸光一掃,俏臉冷了。

“這位小姐的馬上就到了。”

“什麼叫馬上?我要現在就到,我點餐比他早。”

“小姐,是這位先生先到的,所以……”服務生緊張的看著英子,她這話是沒說錯,不過英子先點完餐也是實情。

“我不管,我點完餐的時候他還沒有點好,憑什麼他的先到我的後到?”換成是旁的人她還真不計較,可此刻看著簡非離,她就是計較了。

簡非離捏著刀叉的手微微一滯,隨即緩緩轉首,目光清冷的落在了英子的身上,“好,我讓給你。”說完,不等服務生過來,他親自端起那盤子牛排,頎長的身形悄移,就在英子愣神的功夫,他已經到了,“嗯,你的牛排。”

“謝了。”英子搶過就拿起了刀叉,可手中的刀叉才要落下去就呆住了。

五分熟的牛排,牛排上面隱隱的都是紅鮮鮮的顏色,紅色她見了多了,也早就沒感覺了,可,五分熟的牛排,她吃不下。

“簡先生,這牛排還是你先吧,女人不與男人爭。”她起身,大大方方的彷彿與簡非離是很熟悉的朋友關係似的,很快就俐落的將簡非離才給她的那份牛排還回在簡非離的面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