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番外:勾夫手記(2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41:32
A+ A- 關燈 聽書

咖啡色的辦公桌前,簡非離徐徐抬首,溫潤的俊顏掃過門前的女子,目光最後篩落在她身前的推車上,“推進來吧。”

“好的。”英子小嘴含著笑意,大大方方的推著車子進了簡非離的辦公室,一雙大眼睛四下的掃描著,“嗯,格調不錯,不過……”

聽她一頓,簡非離抬眸笑開,“不過什麼?”只見她這一笑,他之前對她的怒氣便不知不覺間消失在空氣中,再也不見半點。

“不過被一個活物給煞了風景。”英子淡淡的說完,人便不会的走到落地窗前,簡氏塔樓的頂樓,果然可以將整個T市盡收眼底,這一掃,風景這邊獨好,視野很開闊。

“哦?”簡非離優雅轉頭,“風景都在陌小姐的眼前,嗯,在我眼裡是有一個活物煞了眼前風景。”簡非離不著痕迹的回敬了回去,以前他最不屑的就是與人玩嘴皮子,可是這會子,居然就饒有興致了。

“簡總裁,你不覺得你一個大男人太小氣了嗎,我剛說的有格調指的是這間辦公室,與這外面的風景沒關係,是這辦公室的風景,所以呢……”

“只是不巧,這辦公室裏現在有兩個活物。”簡非離淡淡笑,一張俊顏上維持著一貫的溫潤,只是眼底的譏誚還是洩露了他對她的嘲諷,他還是認定了她接近他一定別有目的。

“好吧,簡非離,你認定是我就是我了。”英子也不生氣,笑眯眯的轉身,“簡總裁還有其它的吩咐嗎?”

簡非離再看一眼那一千張複印下來的公司規章制度錶,她這樣乖,他也就算了,“沒了。”

“那我走了,拜拜,總裁大人。”英子點點頭,很滿意他這樣就放過了她,脚步輕盈,不疾不徐,離開時那唇角勾起的弧度帶著似笑非笑,像是在强忍著什麼。

簡非離若有所思的看著女子離開,辦公室的門也被她的小手輕輕闔上,不由自主的,他就是覺得哪裡不對了。

雖然與陌英子只見過幾次,可是以他對她的感覺,她並不是一個那般乖巧的女孩。

是不是自己有些胡鬧了?

想他簡非離居然也有這樣胡鬧的一天,卻是為了一個按理說與他絕對不相干的女孩。

可他們,真的不相干嗎?

或者在旁的男人眼裡是不相干的。

可是在他的身心裏多多少少就是相干了的。

因為,他的第一次給了她。

她的第一次也給了他。

他沒辦法如旁的男人那般的不在意那一晚發生的一切。

男人也有第一次控,在他這裡得到了深刻的體驗。

可,就只為了那第一次嗎?

他理不清,也不想理清。

但是眼下,他不能再任由自己胡鬧了。

拿起了手機,簡非直接撥給了西門。

“總裁,你好。”

“把所有的影印機上卸下來的零件都回歸原位。”影印機再不好,公司就要亂了,而這場亂,還是他起的頭,算起來,最胡鬧的那個人是他這個簡氏的最高總裁。

“好的。”西門拿著手機皺了皺眉,有些不明白簡非離對待那個叫陌英子的態度了,不過,總裁的指令他遵從就是了。

陌英子來了又走了,雖然嘲弄了他幾句,可是簡非離卻沒有什麼不惱,此刻的心情居然就寧靜了下來,他起身走離了大班椅,長腿踱到了那個小推車前,推車真醜。

隨手拈起了最上面一張公司制度錶,然,下一秒鐘,他怔住了。

兩隻小烏龜。

還有一行字。

簡非離微彎下身,扯下一張再一張,如此幾十張下來,他的臉綠了。

陌英子,她果然很敢。

居然在挑釁他總裁的權威。

隨手一揚,那張張畫著小烏龜的紙張便飛揚的整個辦公室裏到處都是。

烏龜。

烏龜。

到處都是烏龜。

怒氣撒了,也多少爽了一些些。

可接下來,簡非離更惱了。

漫天的紙張,全都是畫他寫他的,他能找人進來收拾嗎?

答案是否定的。

第一次的覺得自己做事太欠考慮了。

可是,遇到這個陌英子,他今天就全都不對勁了。

那是一種他自己也無法形容的感覺。

想了又想,他一個簡氏總裁,總不能真的自己親歷親為的收拾這些吧,反正於秘書要離職了,這事就交給她了,拿過內線電話打給了於秘書,“你進來收拾一下。”

“哦,好的。”於秘書先是有點愣,不過隨後就推開了總裁辦公室的門,當一眼掃過眼前的淩亂時,她驚了一下,不過,當她掃過身邊的一張紙時,心便了然了。

那個陌英子,她膽子還真大。

看來,總裁這是被氣到了。

不過,這也只是她的理解罷了。

簡非離的辦公室除了漫天的小烏龜,其它都顯得很正常,包括辦公桌前的男人,此時正安然的俯首看著面前的檔案,一隻黑色水筆刷刷落下,是在檔案上寫下他的責備或决定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於秘書大氣也不敢出,盡可能不出聲音的拾起一張又一張的烏龜畫像。

那上面的兩隻烏龜她看得也都要能畫出一模一樣的了。

陌英子最能的還不是畫烏龜的本事,而是她氣人那一句話,不知道總裁初初看到的第一眼是啥反應。

不過,就看這漫天的烏龜就大抵可以猜到了,他氣壞了。

安靜。

乾淨。

整潔。

似乎一切都是如初的樣子,沒有任何的改變。

可是簡非離的腦海裏卻怎麼也甩不去那張曾經漫天飛舞的烏龜畫像了。

挨到下班的時候,他沒有做半點停留,起身就離開了辦公桌,桌上的檔資料早在十分鐘前就整理好了,這是他第一次這樣的想要早些下班,早些離開這間典雅清幽的辦公室。

陌英子還是簡氏的員工。

葉家順也還是簡氏的員工。

他沒有對他們兩個做任何事情。

雖然,他絕對有那樣的權利。

可做了,就真的應了那女人的一個結論,小氣了。

總裁專梯直接抵達一樓大廳,他並沒有去負一層的地下停車場。

“總裁,你的車鑰匙。”西門已等在那裡,恭敬的將手中的車鑰匙遞向簡非離,簡非離的神色有些冷然,與往日的他有著些微的不同,這個或者旁人看不出來,常年跟著簡非離的他卻是一眼就發現了。

簡非離接過,淡然的道:“林小姐到了嗎?”

“到了,就在車旁等你呢。”

“哦。”他低應了一聲,突然間就有煩躁,中午約林咪寶不過是為了在陌英子面前做做樣子,但是現在看來,他不得不應付林咪寶了。

寶藍色的休閒西裝修身整潔,襯著他格外的豐神俊逸,這是他下班前才換上的,公司裏他一向是正經的西裝革履,可出了公司,他一向習慣了穿著隨意,舒服就好,快步走到塔樓門口,一眼就看到了等在那裡的葉家順。

他冷然走向自己的小車,路過葉家順時,葉家順先是不自在的撩了撩額前的碎發,隨即還是禮貌的道:“總裁好。”

“好。”他應了一個字,只是為了顯示自己的大度,他一個執行總裁,怎麼會跟一個小員工鬧小氣呢。

陌英子,她對他的結論下的未免太早了,况且,他也沒必要對葉家順小氣。

她陌英子也不是他的什麼人,他們之間除了見過幾次,除了那一晚的一夜晴之外再也沒有什麼了。

沒有承諾,也沒有擦出什麼愛情的火花來。

是的,他們之間什麼關係也不是。

“非離……”看見他出來,咪寶小臉上一喜,便朝著他小鳥依人般的飛奔而來,那開心雀躍的表情便足以向看見她的人表明她是有多喜歡簡非離呢。

可,這世上的愛情從來都是兩個人的事情,而不是一個人的一廂情願。

簡非離眉輕皺了一下,直接站在原地,等她走過來停穩,才低低道:“中餐還是西餐?”

咪寶一愣,簡非離這話應該是在他們上車之後再問她才對吧?

可他現在的樣子分明一點上車的意思也沒有。

她咬了咬唇,才輕聲道:“你吃什麼我吃什麼。”

簡非離的眸色卻是緊盯著葉家順的身側,終於,他看到了葉家順身側的一道影子。

纖細清瘦。

陌英子來了。

“家順,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沒事,我也才到,男人等女人天經地義,我也不過等了一分鐘而已,走吧,想吃什麼?”

“西餐好不好?”英子眨眨眼睛,先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呢,可隨即她就確定了,那個背對著自己站在兩米開外的男人一定是簡非離,因為他的對面就是她中午見到的那個林黛玉款的女孩。

那是一個絕對讓人過目不忘的女孩,輕盈的彷彿一縷風就能吹散她似的。

那氣質絕對是最會讓男人憐愛的。

也是她絕對學不來的。

她也不需要讓男人憐愛。

她沒弱到那個地步。

只要她不願意,這世上還真沒幾個男人能打得過她。

“好的,你喜歡哪家西餐廳?”葉家順極耐心的笑著,臉上寫著的全都是志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