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純肉食動物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8:57
A+ A- 關燈 聽書

他那樣的人,就連一個坐姿看起來都帶著絕對的氣場,宛如一個王者一般,特別的惹眼。

“來,小熙呀,嘗嘗這蘋果汁,可甜了。”

洛美薇說著,小勺子就放在了小東西的唇邊,小東西沖著她就笑,一邊笑一邊把小勺子裏的果汁喝了進去,可是下一秒鐘,立刻就從那小嘴裡咕噥出來了,沿著那小嘴直往下巴上再往脖頸裏流著,洛美薇立刻手忙腳亂起來,拿過紙巾便去擦著那流向小東西脖頸裏的汁液,“這麼甜,怎麼吐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誰知道呢。”江君越卻是開始切起服務生才送上來的牛排了,他雖然是喜歡吃中餐,不過,對於牛排也是來者不拒,純肉食動物。

“以前小熙可不這樣的,他可乖了。”

“呵呵,他是挺乖的。”江君越笑,要是小東西乖,那這天下沒有孩子不乖了,誰都比小東西乖,他淘氣著呢,切好了自己盤子裏的牛排,再拿過洛美薇的那一份,仔細的切成了小小的丁,再推回到她面前,“這孩子,辛苦你了。”

“我自己的孩子,談什麼辛苦呢,我喜歡呢。”洛美薇彷彿一臉慈愛的看著小東西,還在喂果汁呢,又換了一種,水蜜桃汁,可是還是一樣的結果,她喂,小東西就吐,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他要是不想給面子,那就絕對的不給面子,他拽著呢。

“來,吃塊牛排。”江君越淡淡一笑,拿過了她的刀叉叉起了一塊牛排送到洛美薇的唇邊,“來,你喂孩子我喂你,誰都別餓著了。”

“越越……”洛美薇鼻子一酸,江君越何曾對她這樣體貼過呢。

“瞧你,怎麼哭了,給我生了這孩子,你立了頭功,我要謝你還來不及呢,薇薇,咱兒子什麼時候的生日呀,我得提前幾個月準備了,到時候,得送他一個大大的生日禮物,來彌補他出生時我不在場的缺撼。”

“八……哦,六個多月了,他三月生的。”洛美薇說了一個字,便收了口,把‘八’改成‘六’了。

小小的一個細節,卻被江君越輕而易舉的就捕捉到了,“哦,那小東西身體真棒。”六個月的孩子能滿地爬嗎?

查過百度的他早就知道答案了,他這兒子,不止是會爬,而是爬得極為俐落。

“君越,我覺得你媽說的這個月十八挺好的,大吉大利呢,不然,我們就那天訂婚好了,你看怎麼樣?”看著江君越似乎心情很好,洛美薇便不失時機的問道。

“十八?今兒個陰曆多少?”

“初一。”洛美薇低頭瞟了一眼自己的腕表說道。

“呃,那還要十多天呢。”江君越狡黠的一笑,幸好,洛美薇的視線都在小東西身上沒看到。

“越越,那你說哪天比較好?”試探的問過,其實她恨不得明天才好,越快越好。

“初八吧,你找個人問問那天是不是大吉大利,若是行,那就定那天好了。”江君越語氣認真的說道,似乎,與她一起吃飯真的就是來討論訂婚的日子來著,很誠懇。

“行,我這就打電話問,馬上答覆你。”生怕江君越下一秒鐘就改了主意,所以洛美薇只想抓住現在的就拿起手機打了出去,很快就撥通了賀之玲的號碼,“賀姨……”想了想她終究還是叫賀姨了,這不止還沒結婚,訂婚都還沒有呢,她叫媽多少是有些早了。

“丫頭,有事兒?”賀之玲一邊接電話一邊仔細聽著電話那頭的動靜,她在猜想著小倆口是不是如上午所說的現在在一起用餐呢。

“賀姨,幫我問問初八那天是不是好日子。”

“行,我馬上問,問了就告訴你。”賀之玲一臉的喜色,放下電話興奮的就在客廳裏團團轉了起來,這還用打電話問別人嗎,不用,她直接認定那天就是了,雖然比十八早了十天,雖然置辦起來有點倉促,可是沒關係,她現在閒人一個,多跑跑就是了。

盯著時間走過了三分鐘,賀之玲這才迫不及待的回給了洛美薇,“薇薇呀,我問了,那天是好日子,怎麼,你和君越選了那天嗎?”雖然猜到了,可她更想確定一下,若真是那天,她現在就得開始著手準備了,請客的地點、人數、名單,全都要提早安排呢。

“賀姨,還沒定呢,是君越讓我問問那天是不是好日子。”洛美薇滿臉喜色,一付江君越准未婚妻的樣子,說著,還歪頭小心翼翼的看了江君越一眼,見他正盯著小東西看呢,那目光那樣的慈和,她才發現她真的賭對了,他喜歡這孩子,這孩子真的是天上掉下來送給她的福氣,以後,她得對這小東西好點,直到自己的孩子出生後為止。

到時候,她藍景伊的兒子就給她滾出江家,能滾多遠滾多遠,哼哼。

於是,兩個人的訂婚日期真的就定在了這個月初八,也就是七天之後。

從加洲飯莊出來,洛美薇只覺這一刻的陽光特別的明妹,她的心情從沒有此刻這般好過,“越越哥哥,到時候,你要穿什麼顏色的衣服?黑色的西裝嗎?我得選一套配得上你的禮服,越越哥哥,你快說呀!”興奮的,掩飾不了的興奮,她等了一年多才等到今天,也終於就要有結果了,她能不高興嗎。

“嗯,就黑色西裝吧。”江君越說著,歪頭掃視著洛美薇身上的外套,突的俯下頭,一手落在她的背上,隨手拈起了一根頭髮,然後漫不經心的把手揣進了褲子口袋。

“好,我知道了。”洛美薇只當那是他跟自己的一個親昵的動作,她只覺整個人都飄飄然起來,她最愛的男人呢,她終於要嫁給他了,訂婚他都這麼急,那等訂婚之後的結婚他也一定是急,真盼著做他新娘子的那一天,那會是她生命裏最最幸福的一天……

從加洲飯莊出來,洛美薇上了車獨自走了,江君越抱著孩子準備回辦公室,那一小段路,爺兩個還是一樣的惹人注目,旁若無人的走過斑馬線時,江君越的手機突的響了,低頭看是蔣翰的,便一手抱著小東西一手接了起來,“那邊有消息了?”

“還……還沒。”蔣瀚瞬間額頭全是汗,總裁這催得可真急呀,可他上午才把小伍派過去,人現在還在飛機上呢,少說也得兩天以後,這是急也急不得的。

“那什麼事?”

“江……江總,藍小姐來了。”

“嗯?”他低沉的喃呢了一聲,頭沒動,但是目光卻迅速的掃過眼前可視的所有範圍,居然就在下意識的尋找那個女人的身影了。

虐吧,她虐了他太久了。

一想起他之前天天喝酒,還被洛美薇給算計了一次,他就恨得牙癢癢,就許她虐他,他也得虐虐她。

“在你身後的一輛計程車裏。”

“哦,知道了。”很平靜的聲音,但是心底裏是不是驚濤賅浪只有他江君越自己清楚。

沒有回頭,他就是不回頭,就不給她看到他的臉,同時,還把懷裡的小東西往懷裡一攏,不許他的小腦袋瓜四處亂轉,就不給她看,哼哼。

過了馬路進了塔樓的大堂,公司裏來來往往的員工全都向他問好,一年多了,很少見總裁笑的,今兒,他笑的很燦爛,自然,看起來也格外的親切,引得公司的那些女員工不住的把小眼神落在他的身上,沒辦法,太帥了,她們看看不犯法吧,過過眼癮總行吧。

還有他懷裡的那個小翻版,更是惹人喜歡。

江君越卻是在進了總裁專梯的時候開始急躁了起來,恨不得電梯一下子到了頂樓似的,電梯“叮”的一停,他就抱著小東西出去了,長腿幾個大步就進了辦公室,隨即,整個人立在了窗前,目光迅速的掃到塔樓下,馬路對面的店面前停著好多車,其中真有幾輛計程車呢,可能是司機去加洲飯莊用餐的吧。

也不知道那女人坐在哪一輛裏,可這個時候,他想問蔣瀚卻有些張不開口了,只是目光定定的落在那幾輛車上眨也不眨,飯點過了,幾輛車也魚貫的離開了,他終究也沒有看到那個女人的身影。

收回視線,把小東西交給秘書,可是坐回到大班椅上,一顆心卻怎麼也收不回來了,全都是那個女人,揮也揮不去。

慵懶如才睡醒的雄獅一般,江君越慢香香的把手伸到了褲子口袋裏,摸出了那根洛美薇的頭髮,隨後取了一個信封丟進去,再打了內線電話給秘書,秘書很快就進來了,人一進來就朝著小東西走去,江君越卻叫住了她,“孩子留這兒,你把這個信封派個警衛送去給XX醫院的X醫生,我會交待好那邊收下的。”讓警衛去吧,這樣,不惹人注目,雖然這時候洛美薇興奮的根本不會注意到他的這個小舉動,可是,他還是要小心些的好。

“哦,好的。”秘書接過就去安排了。

江君越這才打開電腦,右下角,蔣翰的QQ頭像又在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