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番外:勾夫手記(1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9:47
A+ A- 關燈 聽書

低沉的男聲,磁xin而悅耳,帶著濃濃的紳士的味道,讓她腦海裏悄然閃過一句話,這聲音,好聽的能讓女人懷孕。

“怎麼是你?”公司裏不見,可是下了班還能再見,那種感覺美美噠!

英子笑開。

簡非離微微轉頭,朝著自己推車的方向瞄了一眼,英子這才發現他也挑了好多東西,原來他們在量販店是偶遇。

是的,這一次相對於中午的遇見的確是偶遇。

簡非離拿下了吹風機在手裡檢視了一遍,道:“這款是老款,耐用,不過功能不如新款的多,你要買下嗎?”

“我這人念舊,我就是喜歡老款,就這一個吧。”英子接過,隨手擱在了推車裏,便往成服區走去,不買的話,她沒的換也沒的穿。

簡非離看著女人的側影,溫潤的面容一片淡然,或者,是他的錯覺吧,那一晚只是一場意外,她沒有解釋便證明她並不在意她的第一次給了他,那他,又何必在意。

於此,便夠了。

“你慢慢逛,我好了,先走。”輕聲一語,他靜靜立在那裡,夜晚的燈光映著他的周遭閃過一圈圈的光暈,讓他整個人都彷彿不真實了一樣。

英子回頭,怔怔的看了他足有三秒鐘,才輕輕笑道:“拜。”

於是,她去挑東西了。

於是,他走了。

兩個人,兩個方向,相距越來越遠。

西門查不到陌英子的任何消息。

那便,不查了。

他接近她的目的,也只是想知道那晚她勾著他的原因是什麼。

既然無果,那便再不需要繼續接近了。

一切,順其自然就好。

英子買了東西,大包小包提著,若是普通的女人一定會覺得沉,她卻像是拎棉花般的脚步輕快的往公寓的方向走去。

腦海裏是簡非離為她取了吹風機後就離開的背影,不知為什麼,那男人一直給她孤單寂寥的感覺。

他孤單嗎?

他寂廖嗎?

電梯開了。

英子拎著東西出去,摸到了鑰匙開門進公寓,抬眸的刹那,目光卻一下子頓住了。

單身公寓的門裡,一道挺拔修長的身形正斜倚在門楣邊上,長長的影子倒映在光可鑒人的地板上,房間裏淡弱的光圈是暖色調的,可是落在男子的身上就悄然的變成了冷色調。

冷。

看見諾言的第一個感覺還是一如既往的冷。

英子抿了抿唇,腳後跟輕輕一磕,身後的門就闔上了,隨即,她彷彿沒看見他一般的走了過去,鑰匙丟在茶几上,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不見半點淩亂。

不必問,她也知道這男人是怎麼進來的。

走窗戶,那是他的強項。

“私闖女人的房間很不文明,你知道不知道?”她轉眸輕笑,東西放在了茶几上,一一的分類放好。

“你是女人?”諾言的目光追隨著英子走來走去的窈窕身影,越來越看不懂她了,說搬走就搬走,東西也不要了。

“那你是不是男人?”諾言這話,讓英子一個愣神,有點惱了。

“我自然是男人,要不,你試下就知道了。”還是一如既往的冷,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讓英子的身子莫名的一熱。

“流氓。”她低吼,恨不得砍了他,不過,她知道結果,她打不過他,師傅的幾個徒弟,她唯一打不過的就是諾言了,除他以外,其它的都不在話下。

“我若是流氓也是雄xin的,你是雌流氓。”

“行了,什麼事找我?”說著話的功夫,她買回來的東西已經大部分都放好了。

“師傅的指令,要殺一個人。”

“我放假,假期一年。”英子皺眉,不想理會。

“行,那你就當我沒說。”諾言說完,轉身就走,來的時候走的是窗戶,離開的時候,他大大方方的要走門。

他冷然的態度讓英子悚然一驚,倏然回頭,“殺什麼人?”

“報歉,這會子不想說了。”諾言大手輕輕一拉,公寓的房門便開了,他長腿一邁,轉身就出了英子的單身公寓。

“喂,你給我回來。”意識到不對,英子撒腿就追了出去。

可當她沖出公寓的時候,走廊裏早就沒了諾言的踪影。

他來得快,走得也快,就彷彿突然間從這個世界裏消失了一樣。

電梯沒有抵達頂樓,英子隨意一掃就知道他是進了樓梯間。

這是頂樓,他體力倒是充沛,搖了搖頭,英子懶懶的回到了公寓裏,算了,師傅要殺誰就殺誰吧,她懶著管。

她只管舒舒服服的享受她這一年的正常人的生活就好了。

其實適應下來,真的美美噠。

比做殺手好多了。

即便是要殺姓簡的人也與她無關。

這世上的男人何其多,沒了簡非離還有其它男人。

想通了,英子拿著睡衣就進了洗手間。

累了一天,洗個熱水澡是最舒服的事情。

“撲”,正洗著,公寓裏的燈突然間的滅了。

洗手間裏只剩下了熱水還在淅瀝落下。

那驟然間的黑讓英子一下子什麼也看不清楚了。

但是常年的殺手生涯讓她轉瞬間就有了反應,單手動作奇快的關閉了水龍頭,再扯過浴巾圍在自己的上圍和下圍之間,一手掖著浴巾的同時,另一手已經拉開了浴室的門。

纖瘦的身形閃出洗手間的時候,頓時一股熟悉的男xin氣息撲面而來,也讓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不是走了嗎?又回來做什麼?”沒好氣的冷哼著,她就不明白了,諾言這是要賴上她的節奏嗎?

這可真不像是他一貫的作風,他不是冷嗎?

那就一生都冷的徹底好了。

“欠的房租給我。”黑暗中,男人淡冷冷的,原來是回來找她討房租來了。

“小氣。”英子越過他走到房中的茶几前,此時的她已經完全的適應了這黑暗,什麼都看得清楚了,拿出錢夾摸出一打錢便遞向諾言,“只多不少,我撒麗不占男人便宜。”

諾言靜靜伫立在原處,一動不動。

英子舉著的手腕漸漸的有些酸了,“喂,你到底要不要?不要就算了,我也省了。”她的錢雖然不少,可她都要留著,以後要生孩子養孩子,她一個人帶一個孩子不容易,凡事,都要從長計議,從現在開始她就要做打算了。

“真不回去了?”

“我找的工作就在這附近,我去你那住,上下班那樣久,你是要累死我不成?”

“你喜歡上了那個簡非離?”男人的手突然間一探,一下子就握在了英子纖瘦的肩膀上,五指微微的加重了些微的力道,重的讓英子根本掙不開他手的鉗制,她也沒想掙,幾個師兄,換個人她都有把握掙開,唯獨對諾言,她沒辦法。

“誰喜歡上他了,沒有的事兒,我陌撒麗這輩子都不會喜歡男人的,你不是早就知道嗎,哪來的這些廢話。”

“遊艇上你與他睡了一晚,你別以為我不知道。”

“睡了又怎麼樣?跟喜歡與愛無關。”

“那你跟我睡。”諾言的聲音冷意加重了幾分,冷的,彷彿她的身體被澆注在冰塊裏了一樣,輕輕一顫,冷入骨髓。

“哈哈,好,那一起睡吧,我睡床你睡沙發,哥們感情好,我把被子讓給你。”她只買了一床被子,哪裡知道今晚多了一個不速之客。

“撒麗,你……”她明明應該理解他所說的跟他睡是什麼意思,卻故意的歪解,諾言頎長的身形更冷了,“我沒有開玩笑。”

“睡不?不睡就請離開,我要睡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男人靜立在黑暗中,一時之間不言不語,仿若雕像般靜守在這個像是被人遺忘的世界裏。

“我睡了。”撒麗披上對襟的睡衣,再隨手解開裡面的浴巾,浴巾掉落在地板上,頓時睡衣裏就清潔溜溜了,對諾言,她也沒有什麼不適感,她一直把他當哥們,身子一仰就倒在了床上,毫不設防的準備睡了。

即便是他想跟她睡,可只要她不同意,他就絕對不會碰她。

功夫比她好也沒辦法。

他對她,從不強迫。

哥們就是哥們,這是改不掉的事實。

很快的,均勻的呼吸聲就響在了室內。

兩處。

一處是她。

一處是諾言。

英子不知道諾言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就象她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進到她房間的一樣。

醒來的時候,晨曦的陽光正好,她懶懶的起身,正要去洗手間洗漱,突然間發現牆上的掛鐘的時間已經指向了近九點鐘。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天,她要遲到了。

倏的拿過手機,手機上的鬧鐘根本沒響,想來,一定是諾言那個壞傢伙給關了鬧鐘。

“壞諾言,臭諾言……”她低低咒駡著,若是他現在還在她這裡,她一準要跟他單挑,輸了也要單挑一次,至少過把癮。

洗手間裏快速洗漱更衣,再沖出公寓去簡氏,抵達簡氏的時候她整個過程只用了二十一分鐘左右,卻,還是遲到了。

遲到了整整五分鐘。

“陌英子,這個月的全勤沒有了,還有,記過一次,而且影響試用期的考評,你自己好自為之。”雖然是公關部的張經理介紹來的,可是簡氏自有簡氏的公司章程,不論你是誰,都不得違反,違反了就只有一個結果,按規章制度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