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番外:勾夫手記(1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8:16
A+ A- 關燈 聽書

簡氏塔樓。

頂樓。

咖啡色與白色相間的辦公室,簡潔的線條卻不失尊貴的氣派。

簡非離微微俯首,輕轉著手中的水筆,目光直落在辦公桌上的檔資料上。

忽而,桌上的內線電話響了,簡非離隨手接起。

“總裁,孟小姐來了。”

“不見。”簡非離直接掛斷電話,對孟施然,他半點感覺都沒有。

然,才掛斷的內線電話又響起了。

簡非離不耐煩的接起,“我說不見就不見。”

“總裁,是新招聘的總裁秘書有六比特通過初審的,管理部那邊通知請你過去親自面試。”

“哦,五分鐘後下去。”簡非離隨手放下電話,收了手中水筆,再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檔案,這是他一向的習慣,等他站起時,桌子上已經一片整潔有序,他這才轉身步出了辦公室。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非離,我有事找你。”可他才一出了辦公室,就被孟施然給攔住了。

“讓開。”他淡淡看著孟施然那張濃妝豔抹的臉,只看著都心煩。

“非離,我得到的最新消息,有人要對簡氏下手。”

“那也是簡氏的事情,與你無關。”簡非離冷冷的,不想與她有更多接觸。

“非離,你聽我說……”

簡非離已經當她如不在了,直接大步進了電梯,“非離,你會後……”

電梯門合上,視野裏再也沒有了孟施然,他抬眸望著電梯壁上自己的影子,莫名的就想起了陌英子。

那天天亮,他便走了,至於陌英子是什麼時候離開的騷動,他並不知道。

從那天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他們再也沒有交集沒有遇見過。

那女人就彷彿只是他曾經的夢裏的一個人似的,從來也沒有出現在他的生命裏。

可是記憶裏那兩晚的所有,卻又是那樣的清晰,他甚至能回味起觸到她肌膚時帶給他的清凉觸感。

“叮……”電梯門開,簡非離舉步而出,“總裁,這邊,在小會客室。”

“好的。”簡非離長腿邁向會客室,徐徐走去。

現在的秘書要移民出國了,所以,他只能再選一個新秘書,他喜歡幹練不多事的秘書。

第一個。

第二個。

第三個。

連著五個面試過去,簡非離有些煩躁了,沒一個滿意的,一個個的看著就象是花瓶,他要一個花瓶做什麼?

他又不要插花。

他要的是能做事的女人。

還剩下最後一個,他摸了根烟,淡聲道:“讓她等會兒。”

“好的。”管理處的經理是個最會看眼色的,知道他要抽烟,便闔上了會客室的門。

簡非離指捏著烟,徐徐走到落地窗前。

大手猛的拉開窗簾,T市的風景便盡收眼底,他慢慢吸著,青色的煙霧忽濃忽淡的縈繞在他的周遭,襯著他的身影朦朧的像是一場夢,迷迷幻幻。

一支烟慢慢變成了半支,他的身影也越來越模糊在窗前。

正要轉身去面試第六個,忽而,簡非離的目光落在了簡氏塔樓外的一道紅色的身影上。

是的,就是那抹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也是那抹紅讓他一眼就認出了那是陌英子。

“總裁,可以請最後一比特面試小姐進來了嗎?”等在一旁候著的管理處的經理畢恭畢敬的問到。

“不必了,請她走吧。”

“這……”經理摸摸額頭的汗,斟酌了一下用詞的道:“總裁是選中了前面五位中的哪一位嗎?”這六比特都是經過了人才市場的初審,然後再經過管理部的稽核才敢請簡非離面試的,可簡非離現在這樣的反應讓經理一時之間也不明白他是什麼想法了。

“沒。”

“一個都不要?”經理一愣,一下子脫口而出,這幾比特可是他們精心挑選出來的。

“嗯。”低應了一聲,簡非離便往會客室外面走去。

“總裁……”

簡非離一揮手,“我還有事,不必再說了,秘書的事兒,我自有主張。”

“好……好的。”他淡冷的話語,讓身後管理部的經理再也不敢多說什麼了,這總裁秘書自然是要總裁自己决定。

簡非離走出了會客室,大步朝著電梯走去,一邊走一邊拿出手機打給了塔樓門口的警衛。

“總裁,你這是……”一看到是他的號碼,警衛立刻緊張了起來,還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呢。

“正要進來的那個穿紅裙子的女人,盯住她去了幾樓,馬上打電話通知我。”簡非離不疾不徐的吩咐著,他確定陌英子此刻一定沒有進塔樓,因為,他才發現她與塔樓的距離怎麼也是長於他從窗前走到現在這個位置的距離的。

“好的。”警衛掛斷電話就迎上了正走過來的陌英子,目測這整個塔樓一樓大門口附近穿紅裙子的女人就只有她一個,“你好,做什麼的?”因著簡非離的過問,所以,他對這女人也客氣了些,雖然,女人手裡抱著的是一個快遞包裹。

“送快遞的。”陌英子揚了揚手裏的包裹,淡淡笑道。

“呃,送快遞的都是男生,你一個女生怎麼也送快遞?”警衛有些質疑了,很奇怪總裁怎麼會對這樣一個送快遞的女人感興趣呢。

“我替一個朋友的,他今天生病了。”英子說完就要走進簡氏塔樓,一個星期了,簡非離再沒去過騷`動,她有些按捺不住了,再等下去,她想要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有著落,可她,真的沒有太多可以浪費的時間,師傅說了,只給她一年的假期。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說起來好象挺多,可其實一點也不多,一個女人從開始準備要孩子再到生下孩子,最少也要一年的時間,甚至,根本不可能够的。

誰知道男人女人一起的次數要多少才能懷上呢?

有的人也許第一次就中獎了。

可她上次沒中。

所以,這一次她一定要等著中獎了才離開了。

“誰的快遞?”警衛盡職的瞄了一眼英子手裡的快遞包。

“公關部的,要的急,我這就送上去了。”英子說著,便往大廳走去,真希望可以遇見簡非離,也不枉她這好不容易找到的差事。

為了與他來一個‘偶遇’,她也是拼了。

“好的,去吧。”聽到是公關部的,知道了這送快遞的要去幾樓了,警衛達到了目的象徵xin的登記了一下,便放行了。

陌英子快步走進了大廳,卻在進去的時候,脚步倏然慢了下來。

她來簡氏的目的是什麼,自己當然清楚了。

從這一刻開始,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想辦法與簡非離遇上。

最好他此刻就在公關部,那是有多好呢。

到了。

陌英子隨手按下電梯上升鍵,隨即一雙水眸便盯住了上面不住顯示的數位。

電梯馬上就要抵達一樓了。

“盯”,電梯門開,撒麗正要撤到一邊讓出位置給電梯裏的人出來,突然間,她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對面的男人身上。

陌英子呆住了。

或者,在踏進簡氏塔樓的那一刻,她全身心的目的便全都是與簡非離的偶遇。

但是,她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的順利。

這是老天在安排的嗎?

居然讓他們在電梯口偶遇了。

“讓開。”她擋了路,電梯裏的人不耐煩的低喝了一聲。

陌英子這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的急忙的側身讓開,可是目光依然不離簡非離,只是,唇張了又張,她居然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英子,又見面了。”相對於她的緊張,簡非離倒是落落大方,一步邁出電梯後,頎長而高大的身形正好停在她的面前,男xin的氣息籠罩在她的周遭,給她一種昏眩的感覺。

這聲英子,她從來沒有覺得是這樣的好聽,而且,從迎面男人的口中說出,就彷彿帶上了盅惑的味道一樣,讓她不由得心神一跳,“好巧。”這兩個字是以低低的聲音說出來的,出口時她心虛的緊,其實一點也不巧,是她故意要來送這個包裹的,巧的只是她才一進了簡氏,就遇到了簡非離。

“送快遞?”簡非離瞄了眼她手裡的包裹,好奇的問到,對於之前兩個人的兩次遇見所發生的所有彷彿都忘記了一般,語調平穩,表情淡然。

“嗯。”

“哦,那你去送吧。”面對眼前的女子,簡非離突然間就覺得自己這樣親自從樓上下來,目的就只為見到她是不是有些過了?

陌英子明顯不是來看他的。

陌英子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突然間的疏離,唇角微勾,輕輕一笑,“你這是要去哪裡?要去吃午餐嗎?”

這樣露骨的問他,說完了連她自己都禁不住的臉紅了,她要跟他一起用餐,不過,她絕對說不出口。

“嗯。”眼看著就要下班了,他說去吃午餐更合理些,不然,總不能說他下樓來是專門為了與她的遇見吧。

見簡非離沒反應,陌英子不好意思的轉了頭,“不打擾你去用餐了,電梯又來了,我去送快遞。”說完,她逃也似的便往才又停下來的另一部電梯沖去。

手腕卻突的一緊,“等等。”男人捉住了她的手,居高臨下的輕呵著氣吐在她的額頭,帶起絲絲的癢,還有一種說不出的男xin的致命的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