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番外:勾夫手記(1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7:32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心口一慟,抬眼淡淡睨了林咪寶一眼,頭有些痛,“走開。”若不是覺得她可憐,他一定送她一個字,‘滾’。

咪寶眸光輕幽的落在眼前男人的俊顏上,他真好看,薄薄的唇微微勾起的弧度襯著他格外的優雅,想起那晚在遊艇上,那麼多的人她鬼使神差的就遇見了他,更是他救了她。

反正,她就是喜歡他,“我陪你喝酒,不好嗎?”他一個人喝酒的樣子那樣的落寞,落寞的讓她心疼。

簡非離抬起骨感而修長的手,漫不經心的將面前的酒杯端起,再輕仰而盡,動作是輕緩的,可是一舉一動間卻顯得很男人,咪寶情不自禁的把自己的高腳杯碰向他的,“Cheers!”不管他樂意不樂意,她主動就好,誰讓她喜歡他,誰讓他是現在唯一能從任振宇的手上解救她的男人呢。

她愛他。

就在他救起她的那一刻,她就義無反顧的愛上了他。

都說酒不醉人人自醉,於是,騷`動大廳的一角,兩個人,一男一女,一個帥一個美,不出聲的乾杯,不出聲的喝下一杯杯的酒液。

簡非離的眸光裏全都是那個離開騷`動的背影,藍景伊,她來了,她又走了。

酒多了,心思便飄浮了起來,簡非離是,林咪寶也亦是。

咪寶望著桌子上那個盛著衣服的袋子,那是很著名的牌子,香奈爾。

再看那外面的包裝,絕對是女人的衣服。

林咪寶心動了。

西門送來的衣服居然是女裝,可是藍景伊已經走了,顯然這衣服不是送給藍景伊的。

她也不問簡非離,隨手就扯了過來,打開袋子拿出了裡面的衣服,看看尺碼,小臉上頓時喜了,“離,送給我好不好?”藍景伊肚子那麼大了,肯定穿不了這個碼,而據她的調查,簡非離絕對沒有其它什麼緋聞的女人,這也是她最喜歡的地方,這個年代的人,這樣潔身自好的好男人幾乎已經絕跡了,卻被她意外的遇到了,他是上天送給她的最最美好的禮物。

而,最主要的是,這尺碼正適合她。

女人的聲音嬌軟清悅,簡非離微微抬眸,這才注意到咪寶手中的女款衣服,大腦這才緩緩的啟動了,也才想起他這衣服是讓西門送過來給麗麗的,想到與麗麗之間發生的那荒唐的一夜,他喉結輕動,伸手就搶過了咪寶手裡的衣服,“不好。”

“非離……”咪寶的眼圈頓時紅了,“她都走了,你還牽掛著她,你傻不傻呀?”紅了的眼圈裏湧出了淚意,她一直覺得自己傻,只見過這男人一面就愛上了,可現在她知道了,簡非離比她還要更傻,藍景伊都結婚了,他還是那樣的執著的愛著藍景伊。

“傻?呵呵……”簡非離輕笑,腦子裏全都是那晚的撒麗妖嬈在他身下的畫面,深醉的他再也卸不去那個女人的身影,離開包厢的時候她還在浴缸裏,這個時候也不知出來沒有,想起麗麗的醉,不由得就有些擔心了,“走開。”他抬手推開林咪寶,頎長的身形微晃的朝著包厢走去,手裡,是西門為他送來的他和麗麗的衣服。

兩個人,都該換乾淨的衣服了。

“非離,你去哪兒?”林咪寶不死心的要跟上去,眼圈裏現在都是眼淚,為什麼他對她這樣的不屑一顧呢?

“走開,不許跟過來,聽見沒有?”微咪著眼睛,簡非離警告的睨著林咪寶,“我不喜歡死纏爛打糾纏不休的女人。”討厭她一直跟過來,他現在只想去看看浴缸裏的那個女人死出來了沒有,居然吐了他一身,她該打。

就該打她的屁股。

想起她白皙的肌膚,還有那滑膩如脂的觸感,都說酒醉的人控制不了自己的心緒,他此刻俗了。

他此刻也是非常正常的男人了。

就是怎麼也揮不去腦海裏的麗麗的身體。

瘋了。

“非離,我只是關心你。”林咪寶不死心的還想追過去。

簡非離隨手一揮,“嘭”,女人便不受控制的歪倒撞在了一旁的桌角上,“嘶”,咪寶低嘶一聲,額頭特別的疼,伸手摸過去,一抹粘稠入手,她流血了,“非離……我……”

然,再抬頭時,簡非離已經走離了她,絲毫也不管她是不是撞到了桌子是不是受傷了,他就是無情的走開了。

咪寶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男人離去的背影,這一刻,不知是心酸多些還是心痛多些。

他到底,還是對她無意。

她該怎麼辦?

簡非離開始加快了脚步。

越是近包厢越是擔心那個蠢女人。

調個酒也能把自己調醉喝醉,真是蠢。

他也不知道他離開她多久了,可是這一刻,就是迫切的想要看見她,看見她好好的就可以了。

推開包厢的門,咪寶聽話的並沒有跟過來,他也早就把咪寶拋到腦後了,一步踏入,奢華的包厢裏麗麗之前的嘔吐物早已被服務生清理乾淨。

此時,一片的寂靜,一片的清雅舒爽。

打眼掃過,卻沒有撒麗的影子。

簡非離脚步更快了,隨手將那個盛衣服的袋子丟在茶几上便沖向了淋浴室。

女人不會蠢的到現在還在泡著嗎?

不請而自推門而入的簡非離馬上就有了答案。

麗麗睡著了。

就睡在浴缸的邊沿上。

小臉微仰在白色的陶瓷上,長長的睫毛讓他想起了棲息在草葉上的蜻蜓,那翅膀隨時都有煽動的可能,但此時,卻又是那麼的靜,靜如一幅畫,美好的讓他竟是停在那裡什麼都忘記了。

好久,女人似乎是冷了,人在已經凉了的水中輕輕蠕動了一下,也把簡非離眼前的畫動了。

動了的畫更美。

美的讓他依然定定的看著女人,她鋪陳在水中的發宛如墨蓮一般,再配著白皙的肌膚,美豔的不可形容。

或者,她睡著的樣子與她醒著的時候是完全不樣的。

睡著的她更具女人味,醒著的她多了一份豪爽霸氣。

不過,不論她舉手投足間有多霸氣,她在他身下的時候,還是一樣的軟如水。

不。

他一定是酒喝多了。

怎麼腦子裏全都是這些亂七八糟的呢。

他不可以對她有非份之想的。

不過是把她從醉酒中解救罷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女人的眼睫眨動了。

簡非離也終於清醒了些,一步上前,當指尖觸到浴缸裏的水時,他皺起了眉頭。

麗麗這是有多醉呢,水這樣凉,她卻睡得這樣沉。

什麼也不管了。

反正,該看的不該看的他早就看過了,也不在乎多這一次吧。

若她醒了怨了,到時再說。

大手隨意一撈,便將水中濕漉漉的女人撈在了懷裡,水珠四濺,頓時,他也濕透了。

睡著正香的撒麗這才後知後覺的微眯了一下眼睛,“你幹嗎?”迷糊的視線裏好象是一張男人的臉,有點熟悉,有點動人,她是不是做夢了?

抬起纖纖的手指便落在了簡非離的臉上,“好看。”

簡非離身子一僵,還從沒有人這樣直接的說他好看呢,而且,還是一個不著寸縷此時正在他懷裡輕動的女人。

“你真好看。”撒麗又是情不自禁的低語了,其實,她的酒量很差勁,酒品更差勁,可是之前,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想佑到這男人了,不知不覺間就多了。

這一多了,人便不受自己控制的只想多摸摸他的臉。

此時的撒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完全被大腦裏的酒精支配著。

那指尖的冰涼加上滑膩如脂的觸感,讓簡非離心神一蕩,更緊的將懷裡冰冰凉凉的女人摟在懷裡,再隨手扯了一條浴巾搭在她的身上,不想她冷。

那是一種下意識的心疼。

或者,男人也有第一次控吧。

麗麗是他的第一個女人。

微風起,簡非離抱著撒麗走回了包厢。

桔紅色的幽光讓所有的空間都寫上了浪漫的味道。

也更容易讓人如沐夢中。

簡非離輕手輕腳的將只蠕動了一會就安然靠在他懷裡的女人放在了床上。

然,他才收手,女人白皙的手臂就纏上了他的頸項,如妹的眼眯成一條縫隙柔柔的看著他,“去哪兒?”她似乎,特別的不想他離開,彷彿,他是她認識多年的晴人一樣。

想到晴人這個詞彙,簡非離的心跳驟然加快,俊顏不經意的染上微紅,這是從沒有過的現象,只是,他自己一點也不知道,“我去洗洗。”這話,完全是他此時的真正的想法,他全身都濕了,很難受,可說完,就覺得這話太過的那啥了。

撒麗鼻子皺了皺,細嗅了起來,然後擰起了小眉頭,“真臭,快去洗,我等你。”

“刷”,簡非離只覺身體上的每一個神經都繃緊了,她等他幹嗎?

不是他要多想,而是此時置身在粉色床中的女人太過嬌美,淺淺殘留著的水珠彷彿嬰粟般的讓他很想俯首就去品嘗。

“乖,放手。”他輕聲哄著她移開手臂。

只為,她再不移開,他只怕等不及要去洗洗了。

可,大腦裏又有一個聲音在控制著他的身體和行動。

他不可以。

絕對不可以。

這個女人,就是罌粟,上癮了,只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