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番外:勾夫手記(1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7:01
A+ A- 關燈 聽書

“那你去找他,你一定可以找到他的。”藍景伊彎身過來,手一把握住江君越握著酒杯的手,激動的請求著他,“傾傾,只要你肯,你一定可以找到的。”

江君越苦笑了。

他不是神仙。

可是在藍景伊的心底裏,如今,最重的就是落入海中的季唯衍,除此,誰都不是。

“好。”輕聲應,江君越握著藍景伊的手站起,繞過桌子走到了對面,擁著藍景伊靠在了他的胸口,“要不要喝一點點酒?”都說酒能麻醉人的神經,藍景伊一直都是這樣處於極度的抑鬱之中的,這讓他非常擔心她肚子裏的小寶寶的健康。

“傾傾,醫生說孕婦喝酒不好。”聽他說要她喝點酒,她卻又清醒了過來。

“嗯,那就不喝,喝橙汁就好。”他端起早為她點的橙汁送到她的唇邊,“是不是困了?咱們回去吧。”

“可是非離呢?他怎麼不見了?”藍景伊目光掠向洗手間那個位置,已經想起簡非離說過他是要去洗手間的了。

“景伊,我在這兒。”簡非離頎長的身形走過去,人就停在剛剛江君越坐過的位置旁,對面,就是藍景伊倚在江君越身上的畫面。

兩個人一起,看起來和諧而溫馨,就只有他才是那最多餘的那一個。

“怎麼那麼久?”藍景伊抬眼看他,眼神裏還淺淺的潤著一抹憂鬱的意味,惹人心疼,可他不管怎樣心疼這個女人,也只能強壓在心底而不能有任何表現。

那個,可以心疼她的男人只可以是江君越。

而他,只能是一個旁觀者。

江君越大手一捏藍景伊的手,男人去洗手間去久了她也問嗎?

可她真問了,他也只能有這樣的反應,還是捨不得在外人的面前給她臉子看。

“傾傾,你捏我做什麼,疼。”他只是輕輕的一下,藍景伊卻覺得很疼。

“哦,沒留神。”江君越溫溫一笑,拿起了她的手放在掌心裏,心疼的吹了又吹,這一次,是真的沒留神,大抵是藍景伊在關心簡非離讓他一下子失控了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細緻體貼的動作,落在了旁的人的眼裡就一個感覺。

這是在狂虐單身狗。

簡非離的心是說不出的疼。

端起他之前的酒杯,淡笑著一仰而盡,彷彿只是在喝冷白開一樣,“景伊,太夜了,孩子快生了吧,你要注意休息,要生一個健健康康的小寶寶。”說到這裡,他羡慕的就不止是江君越一個了,還有季唯衍,季唯衍失踪了,卻以他的失踪成了讓藍景伊最最牽掛的那一個。

若是可以,他寧願自己就是季唯衍,他也可以為藍景伊而生死。

可,老天卻不給他這個機會。

藍景伊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再不久就要生了。

再留在騷`動,她這樣的孕婦的確是不應該,微微一笑,便轉身向江君越道:“傾傾,我們走吧。”隨後又轉向簡非離,“非離,你也少喝點酒,早點回去,明天還要工作呢。”

“好。”簡非離低應一聲,看著女人偎在江君越的懷裡站起,然後是江君越體貼的為她理好了衣裳。

那一舉一動看起來和諧而美好,直到兩個人一起轉身離開,他還是怔怔的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那個離他越來越遠的女人的背影,久久收不回視線。

都說初戀是最最美好的。

那個大腹便便的女孩如今也依然美好,只是,不再屬於他了。

騷`動的霓虹越來越閃爍,炫著他的眼也越來越迷朦。

恍惚間就什麼都不清楚了。

只有那個女子的背影不住的閃過再閃過,她腰粗了,眼神憂鬱了,卻依然擋不住他對她的心,從未變過。

江君越走了。

藍景伊走了。

人來人往的大門處,那一對背影早就消失無蹤了。

簡非離坐到了椅子上,隨手打了一個響指,便有服務生迎了上來,“簡先生有什麼需要嗎?”

“上酒。”

於是,一瓶又一瓶的酒上來了。

痛快的喝著,他今晚,就想不醉不歸。

“總裁,衣服到了。”忽而,身旁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簡非離轉頭看西門,“放著,你回去吧。”也是這個時候,他才想起了包厢裏的那個叫麗麗的女人。

西門掃了掃他的周遭,真不見半個與他有關的女人,倒是四周有很多女人都在看著他,那種覬覦的眼色他最懂了。

很多女人喜歡總裁,可惜,總裁卻怎麼都不動心。

他之前也以為總裁在遊艇上對那個叫林咪寶動心了,可是從遊艇上回來,他直接把那女人甩給他讓他甩掉就可以了,此後,再也沒有過問過林咪寶的情况,倒是他,對那個林咪寶關注上了,原因無他,那是老爺子的命令,讓他想辦法讓總裁近了女色。

近女色,大抵是個男人都會做到的。

卻獨獨他面前的這一比特,就是不近女色。

“有事?”簡非離又將一杯酒送到唇邊,忽而眼角的餘光發現西門的影子還在桌子上,不由得擰了擰眉。

“哦,沒什麼,那我先走了。”西門微微一怔,但想著簡非離總裁的身份,他總也不能問了簡非離這衣服是要送給誰吧,迫不得已的離開了,可直到走到了騷`動的門口,他依然是一步三回頭的,簡非離的身邊沒半個女人,他真不知他這送來的衣服簡非離是要送給誰的了,不過,他確定林咪寶絕對是穿L號的。

個頭身材與孟娜也差不多。

驀然,視野裏閃過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張臉他認得。

林咪寶。

簡非離居然真的與林咪寶又聯系上了。

西門大喜,悄悄隱在角落裏定定的看著那個方向。

林咪寶走近了簡非離。

林咪寶人就在簡非離的對面坐下了。

林咪寶叫了酒,喝了起來。

兩個人好象並沒有說什麼話,不過,簡非離也並沒有趕走林咪寶。

忽而,簡非離抬頭了,視線直落在林咪寶的身上。

兩個人也不知說了什麼,很快的,林咪寶就起身走向了簡非離,然後,挪了把椅子就坐在了他身邊。

西門臉上一喜,轉身就走出了騷`動,拿出手機就撥給了簡鳳樓,“老爺子,你還沒睡嗎?”

“臭小子,我這都接起電話了,你還問我睡沒睡?你小子欠揍嗎?”

“嘿嘿,老爺子,我這可是有喜事要彙報,你還揍我不揍?若是要揍,那我就不彙報了。”西門笑。

“趕緊彙報,不然,我就往死裏揍你。”

“好吧,我怕了您老了,老爺子,大少爺讓我送的衣服你猜是送給誰的?”西門賣起了關子,在吊老爺子的胃口了。

“難不成是林家的那個三丫頭?”

“老爺子,你就不能多猜幾次,給我一點成就感嗎?”西門聲音微沉,彷彿很不樂意似的。

“哈哈,還真的被我一下子猜中了,真好,真好,這個月老頭子我給你包紅包,嗯嗯,讓我想想該怎麼做呢,西門,明早你一起床就來我這裡,我有事交待你去做。”簡鳳樓興奮了,把兒子與一個女人送作堆,是他現在活著的最大的樂趣,他時時刻刻都在準備著,只要兒子要了女人,他的孫子才有希望是不是?

“好的,老爺子晚安。”掛斷了電話,西門便上了車回去睡了。

酒吧的大廳裏。

林咪寶微醉的坐在簡非離的身邊,“非離,好久不見,真巧,我們又在這裡遇見了。”其實一點也不巧,是她悄悄的打聽到他在這裡,她才跟過來的,被老頭子關了有半個月了,她賭咒發誓只要老頭子放她出來,她就把簡非離做他的女婿,林虎這才給了她自由。

不過前提是,只要她搞不定簡非離,那還是一樣要把她送給任振宇的,一想起任振宇,咪寶就覺得一陣噁心。

簡非離又抿了一口酒,眼前的女人一晃就成了兩個,“你來這裡做什麼?”

“喝酒。”林咪寶輕輕笑,揚了揚手裡的酒杯,她來這裡還能做什麼?還不是為了他嗎?為了他她才來的,可是這句,她卻斷斷不能說出來。

“不開心?”簡非離問,對咪寶,他多多少少是有些同情的,被自己的父親送給那樣一個老男人,對她這樣的花季女孩來說,是何等的不堪呢。

“你呢?是不是也不開心,你的心上人走了。”藍景伊和江君越來過的場面她全都看到了,只是,一直沒有現身,她是要等簡非離慢慢的適應了藍景伊的離開才現身的,她知道,她現在的對手除了一個藍景伊再也沒有別的人了,可是對藍景伊,既是對手也不是對手。

藍景伊結婚了。

藍景伊的愛人不是簡非離。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把簡非離心底裏的藍景伊剝除出去。

她卻不知道,在簡非離的生命裏,已經進駐了一個有了夫妻之實的女人,而此時就在他們的不遠處,在那間包厢的浴缸裏,沉沉的睡著了……

那個女人就是陌撒麗。

原來每個人的緣份都是不可說的。

她的緣是簡非離。

可是撒麗與簡非離的緣分,更早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