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番外:勾夫手記(1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6:31
A+ A- 關燈 聽書

那柔軟的身子落在懷中的刹那,簡非離的腦海裏便自動的閃出了那一晚這個女人的妖嬈。

心口一陣狂跳,大手輕捏住女人的小蠻腰,扣著她貼近自己的同時轉頭看大廳的方向,藍景伊和江君越正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兩個人的世界與騷動的氣息完全的不搭,卻又是那麼詭異的泛著和諧的意味。

那個他曾經最愛的女人,如今,卻已經是旁的男人的妻子了,大腹便便的她依然最美,卻再也不會是他生命中的最重了。

人生便是如此吧。

都說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

可他呢?

回首看懷裡醉意薰然的女人,他失去了藍景伊,卻得到了這個女人,雖然只是一夜歡愛,卻到底是做了一回男人。

“嗚……”懷裡的女人一點也不安份,軟軟的蠕動著,表情越來越難受的樣子,忽的張口,一下子猝不及防的就吐了出來。

頓時,酒的味道濺了簡非離的漫身,讓他下意識的就去鬆手,可才松了一半,看著失去重心倒向一邊牆壁的女人,又是條件反射的把她撈了回來,“真髒。”低咒了一聲,簡非離微微傾身,便將女人打橫抱在了懷裡,闊步走向騷動的VIP包厢。

“簡少。”服務生恭敬的迎了上來。

“弄一杯醒酒茶。”

“好的。”

香暗的包厢,不似別處的霓虹閃爍,只有淡弱的桔紅色的微光彌漫在奢貴的小小空間裏。

簡非離將女人丟在了沙發上,盯著她身上的髒皺了皺眉頭,“不能喝還逞强,要不要洗洗?”他低低問,眸色不經意的掠過撒麗皙白的頸項,喉結湧動了一下下,或者,剛開了葷的男人都會有這樣的感覺吧。

他明明不想。

可身體裏的那份原始的渴望卻在對著這個女人的時候越來越强烈。

“嗚……嗚嗚……”撒麗嬌俏的小臉仰起,又要吐了。

這一次,簡非離有經驗了,撤得飛快,側身坐在了她的身側,這樣,即使她吐也吐不到他的身上了。

這一下,撒麗差不多把她今晚喝的酒全都吐了出來。

房間裏的空氣全都溢著酒的味道。

卻奇怪的並不刺鼻。

“要不要洗洗?”簡非離眉頭繼續輕皺,他還從來沒有照顧過這樣醉酒的女人,可是面對這樣的撒麗,他卻沒辦法撒手離開,沒辦法對她不管不顧。

“嗯,洗……洗洗……我要洗洗……洗澡……”撒麗眯起了眼睛,身上很不舒服,皙白的小手扯著身上的紅裙,上面濕濕的,很粘膩,都是她吐過的酒水。

“好,我送你去。”簡非離直接再度抱起撒麗走向包厢的淋浴室,完全情侶式的淋浴室,四面全都是鏡子,人一進去,四面八方都是兩個人的身影,緊絞在一起,看起來是那樣的親密。

可其實細算起來,他這不過是與她的第二次見面。

卻又有誰想到,他們第一次見就……就……

想起那晚,簡非離收了收心神,若不是她對他下了藥,那晚他不會碰她的。

低頭瞄上眼懷裡的小女人,醉得這樣深,這樣的她根本就沒辦法洗淋浴。

眸光掃過精緻乾淨的浴缸,簡非離直接擰開了浴缸的水龍頭。

溫熱的水汽頓時飄滿了小小的空間。

“嗯,去洗吧。”他說完,就紳士的放下了懷裡的女人。

撒麗脚下一輕,站不穩的下意識的去扶牆上的鏡子,可是鏡子被水汽薰染的特別的滑手,她不止是沒站穩,相反的,被地心引力直接的引向濕可鑒人的大理石地面了。

“Shit!”才收手的簡非離急忙長臂一探,再度將她抱在了懷裡。

這一摟,他的身上更髒了。

低頭看看自己的身上,他搖了搖頭,“要不要我幫你脫?”問這句的時間,他大腦裏真的沒有半點顏色,純粹只是要幫她的,可問完了就發覺不對了,一個男人幫一個女人脫`衣服意味著什麼,不管心思有多純潔,可是脫了就看到了。

看到了就是不禮貌不紳士的。

不管他們之間之前發生了什麼,他看了她都是不對的。

“嗯,脫……脫……好難受。”撒麗的手揮舞著,當真是喝多了,一不小心就多了,這麼些年的殺手生涯,她從來也沒有如這一晚這般的沒有控制住自己。

見她不得要領的揮舞著的小手,簡非離只好抱著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然後,伸手去拉她裙子的拉鍊。

可是裙子已經濕濕的貼在了她的身上,也不知道是因為濕還是因為其它的,一時間他怎麼也解不開了。

包厢的門被敲響。

服務生來送他點給撒麗的醒酒茶了。

“咚咚……咚咚……”的敲門聲在催促著他快些動作。

簡非離一急,隨手一扯,“嘶啦”一聲響,撒麗身上那條火紅的裙子便成了片片,悄然散落在濕濕的地板上,那顏色襯著洗手間裏一片嬌嬈之色。

他目不斜視的將女人丟進了浴缸,轉身就走出了洗手間,開門,接過了服務生手裡遞過來的醒酒茶,一點也不因為身上的濕意而顯半點的狼狽,“謝謝。”

“簡少還有什麼吩咐嗎?”

“沒了。”可,他才說沒了,就又轉過身道:“她在這裡有沒有衣服?”

“這個,我不知道。”服務生應該是個新來的,還不是很熟悉這裡的環鏡。

簡非離揮揮手,服務生便去了。

端著醒酒茶放在了茶几上,簡非離揉了揉額頭,這才拿起了手機打給了手下,“西門,弄兩套外套送到騷`動,一套我的,另一套要女款的外套,尺碼是……”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腦子裏回味了一下浴室裏女人的身形,對於女人的尺碼他真的不是特別的瞭解。

西門卻是很瞭解他,“總裁,象小姝那樣身材的要S碼,象孟娜那樣身材的要L碼,象葛紅那樣身材的要XL嗎。”

簡非離唇角微抽,他這個手下還真是蠻知道他的,不由得低低笑道:“那就L碼吧,不要太暴露的。”想到撒麗那件火紅色的裙子,他又搖了搖頭,那女人就不知道遮掩些自己嗎?

“好的,總裁。”西門去弄衣服了,這個點再不動手,很難有時裝店開業了,總不能隨便找套地攤貨拿給總裁吧,以總裁那樣的身份,他要為之服務的女人一定差不了。

象孟娜那樣的身材,呵呵,這女人的個子想來應該也有一米七了吧,而且身材纖瘦,絕對够靚。

總裁豔遇了。

西門一邊駕車去找還沒關門的時裝店,一邊摁開了車上的藍牙,夜了,可是老爺子那邊還是很快接了起來,可見,老人家還是如從前一樣很晚才睡,“老爺子。”

“這麼晚了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向我彙報?好事就說,壞事就改明天。”簡鳳樓低聲喝到。

“老爺子,少爺好象開竅了。”西門斟酌了一下用詞語氣委婉的道。

“開竅?開什麼竅?”可老爺子卻沒立刻開竊,沒聽明白。

“少爺請我弄一套女款的外套給他送過去。”

“真的嗎?”簡鳳樓一下子精神了,語氣中都是喜意,“哪家的女孩?是不是那個林咪寶?”

“還沒看到,不過,我很快送過去就知道了。”西門淡笑,老爺子高興簡家上下就都高興,兩個少爺年紀都不小了,現在不止是都沒孩子,連家都沒成一個,這讓抱孫子急切的老爺子天天憂心忡忡。

“行,知道了馬上告訴我,林家的那丫頭我打聽了一下,人品還不錯,她老子跟我頗有些交情,不過最近她老子要把她送人,若是非離樂意,我直接從林老頭手上要過來做我的兒媳婦,哈哈。”簡鳳樓張揚一笑,為了孫子,他也是真的拼了,什麼都肯做了,可惜,一直都是剃頭挑子一頭熱,兩兒子一個都不理會他。

騷`動的包厢裏。

簡非離掛斷電話隨意的擦了擦身上的酒漬,回頭瞄了一眼洗手間的方向,想著那女人至少也要洗上個二十幾分鐘,便起身朝外面走去。

藍景伊和江君越還在。

他也只是臨時離開。

要與他們分開,至少要禮貌的說一聲,這是他的習慣,從來都是如此。

無聲無息的走離,那不是他的風格。

走出安靜的包厢,騷`動閃爍的霓虹一入視野,那種如夢幻般的感覺就襲上心頭,穿過走廊,大廳的一角裏,那個女人依然靜坐,她的對面,江君越正輕倚在轉椅上,手裡輕轉著一個透明的高脚杯,離得遠,他卻好象就看到了那杯子裏的漣漪似的,男人在隱忍的哄著女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景伊,夜了,咱們回去吧。”江君越皺頭深皺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傾傾,你說唯衍是不是還活在這個世上?”

江君越淺淺喝了一口酒,沒有出言。

這個問題,他每天都要聽到很多遍,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

是不是懷孕的女人抑鬱起來都這樣呢?

他真是拿藍景伊沒辦法,“嗯,他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