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番外:勾夫手記(1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6:01
A+ A- 關燈 聽書

撒麗漲紅的俏臉頓時加深了幾度,紅唇輕抿,譏誚的笑道:“什麼‘一如那晚’,簡先生認錯人了吧。”遊艇上的那一晚,她打死也不能承認,承認了,說也說不清。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原本想要換個男人借種的,可,找來找去,她還是覺得簡非離最順眼。

或者,是女人的第一次控總是太强烈吧。

她的第一次給了他,似乎,再換一個男人就總覺得彆扭,再看哪個男人都覺得與那男人真做了只會怪怪的。

“是嗎?要不,試下?”簡非離唇角輕彎起淺淺的弧度,帶起低低的笑意,她化成灰他也認得,她就是那晚那個在他身下化身妖嬈的女人。

撒麗對上男人輕淺的笑意,望進他若幽潭般深邃的眸,卻怎麼也望不見底,這是一個她看不透的男人,“試什麼?”心底裏恍惚一跳,她什麼也沒想的就應了這一句。

簡非離眸色從上到下的掃過撒麗的漫身,那漫不經心的意態讓她不由得渾身一顫,彷彿剛剛男人掃過她的時候她周身都未著寸縷一般。

“試一次就知道是不是了,呵呵。”

“呃,簡先生十萬塊包我不是要我調酒,而是要換成其它的服務了?”撒麗輕笑,瀲灩的紅唇開開合合,在霓虹閃爍的光影中只顯她的嫵妹動人,簡非離的話語她再聽不懂,那就真的是蠢了。

簡非離有一刹那間的恍惚,身體裏有什麼正在蠢蠢欲動中,不過很快就被他壓制了下去,“若是麗麗喜歡,簡某樂意奉陪。”眉梢微挑,他眯著微醉的眸,嘴角現出一抹詼諧的笑意,讓這一句話可玩笑亦可當真,隨意轉換。

說完,便邁開修長的腿優雅的坐回桌前,薄唇抿著搖曳的紅色酒水,一雙眸斂著似笑非笑的光澤,優雅得靠向椅背,淡然的等待著她的反應。

撒麗看著眼前微醉的男人仍不失英俊儒雅,嘴角再度掛上了嘲諷的笑意,眉梢饒有興致地挑了一挑,生出一股玩味的心思來,“呃,簡先生這喝的哪是酒呀,怎麼覺得帶著火藥味呢?”

剛剛一激動,她差點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這會子她也打消了再次離開的念頭。

她深知自己此次來的目的,上一次與他的那一晚沒有懷上孩子,這一次,她一定要在他身邊多逗留些時日,等懷上了在離開,所以,她不可以暴露自己的身份。

想到這裡,撒麗踩著高跟鞋從容的風情萬種的朝著簡非離走去。

“要不,麗麗嘗一嘗?”簡非離不慌不忙,將手中的酒杯遞向撒麗,“嘗了就知道有沒有火藥味了。”

他輕挑的語氣就象是一種盅惑,佑著撒麗不由自主的接過他遞過來的酒杯,豪爽的一飲而盡,“呃,這酒真差勁,與我麗麗調的酒差了十萬八千裏,好吧,既然簡先生請我調酒,那我麗麗就恭敬不如從命,能為簡先生調一夜的酒我很榮幸,敢問簡先生是刷卡呢?還是付現金?”撒麗淡淡的笑問,紅唇上是點點酒漬被霓虹閃過的光澤,興感撩人。

“怎麼,怕我付不起嗎?這麼急著收錢了?”簡非離接過才被撒麗喝過的的高腳杯,又倒了一杯酒,借著她唇落過的地方淺淺飲了一口,低醇的嗓音染著縷縷的笑,薄唇勾起的弧度帶著痞意,這一口酒,彷彿他的唇觸到了她的唇上一樣,讓撒麗頓時有些微惱了,卻,又不好發作。

“錢是小事,我是擔心簡先生喝多了回去,你的女人不讓你進門呀。”撒麗容顏溫靜眼角餘光觀察著簡非離面部細微的變化。

“哈哈,女人,我簡非離的女人還不至於那般不堪,再有,你覺得會有女人拒絕我嗎?”簡非離不疼不癢的回應著,這個世上,只有一個女人會拒絕他,那就是藍景伊,除了她,再無旁的女人。

撒麗這一刻才發現這個男人的思維很清醒,雖然有些薄醉,可是卻掩不去他的高智商。

看來,他對自己的戒備之心很强,遠不是上一次的初相見。

“簡先生的女伴呢,不如我再給二比特調一杯情侶酒如何?”撒麗語調染了點淺淺的笑意。

“調吧,今晚你就是我的女伴。”簡非離的眸色暗了暗,xin感而磁xin嗓音讓人著迷。

望著男人愈顯深沉晦澀的臉色,撒麗清麗的臉龐越是笑眯眯的,“簡先生找我這個替身,就不怕你的心上人傷心嗎?”

說話間,她手上的動作不停,兩杯酒在兩手的翻飛中已然調好。

簡非離順手端起了一杯,看著酒杯裏多彩的顏色,像極了戀愛中情侶的旖旎心情,可惜他此刻卻沒有那好心情,更沒有那好興致,舉起酒杯向撒麗示意乾杯,然後一飲而盡。

一句“心上人”刺痛了簡非離的心,他心上的人一直是藍景伊,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不配,甚至他很怕見到藍景伊,那份初戀的美好是他親手蒙上了寒霜,從此冰凍了起來。

撒麗望著男人眼底透露出來的淡淡的憂鬱的味道,如果她判斷不錯的話,他應該還沒有家室,而且已經和心上人分開了。

他的心上人就是他的底線吧。

撒麗抿唇微微一笑,舉起手裡的酒杯一飲而盡。

再抬起那雙嬌小白嫩的手默默的調著酒,十幾秒鐘的時間,面前的桌子上就出現了赤橙黃綠青藍紫各種顏色的雞尾酒。

簡非離的眼眸一亮,瞬間血液彷彿一下子沖進了大腦,他的眼前恍惚了,難道是景伊嗎?

可當掃過那抹豔紅,他才回過神來,景伊從不穿這樣的大紅的顏色。

一種闊別許久的熟悉感覺,他看著眼前的酒,忽然覺得上天真會捉弄人,這個女人就象是藍景伊的替身一樣,他發現自己對這個女人越來越感興趣了,以至於短短的時間裏在她的身上不經意間看到了藍景伊的影子。

可,她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麼?

她不承認那一晚的女人是她,可那個女人分明就是她。

“麗麗,為我們的重逢幹一杯。”簡非離舉起酒杯看向撒麗。

撒麗沒有反駁,薄唇微抿,舉起一杯才調好的雞尾酒一飲而盡。

幾杯酒,很快就喝盡了。

“簡先生看上去好像有心事?”撒麗繼續調著酒。

簡非離看著她的側顏,纖細濃密的睫毛下是一對水汪汪會說話的在眼睛,薄唇總是微微上翹帶著點點的冷傲清高,白皙的皮膚滑嫩如脂,整個一個豔而不妖的美人。

卻是一個與藍景伊决然不同的美人。

那種鮮明的對比在他心底泛起了淺淺的漣漪,她不是藍景伊。

心底一陣黯然,突然間便什麼都索然無味了。

他沒說話,只是輕點了一下頭,算是回應。

於是,兩個人的世界裏,一個在調酒,一個在喝酒。

沒有言語的對話,只有酒意飄在周遭,醉意薰然。

時間,悄悄走過,像是快,又像是慢。

不知不覺中,又一杯酒入腹,簡非離抬首,迎面原本在調酒的女人已不見蹤影,他這才想起她去了洗手間了。

夜色越來越暗,這個時間點也是騷動客流越來越多的時候。

又一杯酒端起,簡非離才送到唇邊,忽而,視野裏多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景伊……”輕晃的站起,他不由自主的朝著眸中的女人走了一步。

是她。

真的是藍景伊。

那混圓的肚子就證明了一切。

“你怎麼來了?”騷動這樣的地方,燈紅酒綠,人員混雜,是絕對不適合孕婦的場合,他看著她,突然間就擔心了起來,還是那樣的憔悴,憔悴的讓人心疼,“他欺負你了嗎?”也許是醉了,他的手不知怎麼的就握住了藍景伊的。

“簡非離,你放手。”冷冷的一聲低喝,來自藍景伊的身後,這才驚醒了醉意薰然的他,原來,是江君越陪著她一起來的。

“呵呵,你也來了。”他輕笑,他終是再也走不進藍景伊的世界裏了。

“我自己老婆,自然是要陪著她一起來了。”江君越冷睨著簡非離,視線在他剛剛鬆開的手上打著轉轉,恨不得砍了那只手,最近藍景伊的心裡全都是季唯衍,他已經够酸的了,這一會,居然又多了一個簡非離,便怎麼看簡非離都彆扭。

“傾傾……”藍景伊語氣微慍,“怎麼說話呢。”

江君越淡哼了一聲,隨即大刺刺的坐到了簡非離的對面,目光掠過案頭上的已經空了的高腳杯,還有調酒器皿,“呃,我是不是占了誰人的位置了。”

簡非離抬眸瞄了一眼洗手間的方向,正巧撒麗搖晃著出現在洗手間的門前,他心思一晃,淡淡笑道:“不相干的人罷了,你和景伊坐吧,我去下洗手間。”

不知為什麼,這一刻,他不想藍景伊看到撒麗。

“簡先生……”撒麗真的喝多了,不知是這裡的酒醉人,還是簡非離更醉人,看著他迎面走來,一舉手一投足間的惑人的男xin氣息,讓她心口一跳,便朝著他歪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