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番外:勾夫手記(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5:31
A+ A- 關燈 聽書

“十萬塊包這個女人一晚,簡非離你喝多了吧?”對面的孟施然化著濃妝的臉龐寫滿了扭曲,她嫉妒了。

簡非離一雙黑眸斜睨了一眼孟施然,隨即唇角微微勾起輕漫的弧度,淡淡的看著孟施然因不甘而寫滿不快的臉,低低的道:“怎麼孟大小姐不喜歡嗎?可我記得最初是你提議請她調酒的。”

“你……”孟施然語噎,簡非離這話的確沒有說錯,是她提議請麗麗調酒的。

想到這裡,再抬眼看對面的男人,孟施然紅唇抿了又抿,馬上要出口的話也强行的咽了回去。

簡非離是她喜歡的男人,她不可以這麼快就放弃了。

不遠處的吧台前,撒麗眼角的餘光時不時的瞄著那個她給了第一次的男人的一舉一動,看著他對面的女人小臉繃著像是很不高興的樣子,難道姓簡的不喜歡那個女人?

這樣就好說了,否則,她打算換個男人借種了。

她才不要濫情的男人。

“麗麗,那位簡先生十萬塊包你一晚調酒。”

麗麗彷彿沒聽見服務生的話語,繼續的調著手中的雞尾酒。

眼看著服務生等了半天也沒有回轉的意思,簡非離抬眸望向一襲火紅長裙曳地的女人,她還在調酒,根本沒有要過來的意思,那雙白皙軟嫩的小手抓起幾個酒瓶上下飛舞著,動作嫺熟花樣變化之快,一點也不差了當初的藍景伊,惹她周圍不時的傳來歡呼聲和尖叫聲。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雙小手讓他下意識的就想起了那時在遊艇上她落在他身上的那雙手,嬌軟若無骨,惹他根本停不下來。

可是那尖叫聲傳到簡非離的耳中卻來得那麼刺耳,他抬起骨節分明的大手打了一個漂亮的響指,服務生便快速走過來恭敬的問道:“簡先生,有什麼吩咐嗎?”

“十萬,今晚我包下她給我調酒,請她現在馬上過來。”簡非離語氣凉薄,帶著無形的逼迫。

服務生面露難色:“簡先生,這……”他請過撒麗了,可是撒麗根本不理會,撒麗來騷動調酒純粹是她個人的自願,並沒有拿薪水的,所以,她若不樂意,誰也不好強迫她。

“呵,不如,明天這酒吧改姓簡如何?”簡非離濃眉輕皺,那張俊逸的臉上彷彿潤染上了千年的寒冰。

服務生深知這位爺的來歷,哪裡還敢再囉嗦,他知道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商量那個麗麗委屈這一晚了。

“簡非離,你對她還真來勁了?”一直隱忍的孟施然臉色泛起了潮紅,她來相親的男人現在居然不理會她的只對一個調酒的女人感興趣,她此時面子裡子全都沒了。

她這一句,簡非離才淡淡看向了她,彷彿她若不說話他早就把她拋到了爪窪國般的漫不經心,“嗯,我喜歡她。”這一句,很隨意的語氣,但是,卻讓孟施然刹那間徹底爆發了。

“簡非離,你喜歡她還來跟我相親?你……你……”

“哦,原來老爺子約你過來不是與我談生意而是相親的?”簡非離象看怪物般的看著孟施然,滿臉都是不可置信。

“嘭”,孟施然再也忍無可忍,端起桌上的酒杯猛的摔了下去,那碎裂聲吸引著周遭的人全都看了過來,她已經不以為意了,冷冷的沖著簡非離道:“簡非離,你有種,我們走著瞧。”說完,她踩著高跟鞋一臉風情的離開了。

那背影落在簡非離的眸中,卻只勾起了他唇角一彎淺淺的笑意。

借著喜歡麗麗的名頭他終於甩掉了孟施然這個包袱。

再抬眸看麗麗,便只有滿滿的同情的意味了,這後續的日子不必他來招呼麗麗,孟施然自然會好好的對待這個他所‘喜歡’的女人的。

對面安靜了。

簡非離也愜意了。

端起面前的高腳杯,他點的XO和紅酒都在。

輕輕啜飲間,目光再度落在麗麗的身上。

原來她叫麗麗。

呵呵,十萬塊居然沒有打動她的心。

再想起她留給他的那一千塊,他突然有種想要把她摁倒在自己的面前,然後狠狠的揍她一頓屁股的想法。

人果然是一種奇怪的生物,尤其是對簡非離來說,對眼前這個曾經與他有過一夜歡愉的女人,連他自己也有些搞不懂是什麼感覺了。

原本他就不是這歡場裏的人,從年少到現在只談了一場戀愛,假結了一次婚。

那次戀愛他付出了全部的真心,卻以毫無結果而黯然結局。

結的一次婚,因為不愛,他和那個女人沒有發生半點交集。

他以為這一生就只為藍景伊而守著孤單了。

卻不想,一切都被這個麗麗給打破了。

這輩子從沒有過花心濫情的記錄,他骨子裡也不是隨意玩了就完了的人,尤其是面前調酒的這個女人,他們彼此給了對方的第一次,只要想到‘第一次’,他心中就始終難以釋懷。

也就是這種難以釋懷,這一個月以來他動用了他手上所有的人力物力,還是沒有找到這個女人半點的踪迹和消息,彷彿她在人間蒸發了一般。

不過幾分鐘的光景,桌上的兩瓶酒就已喝了過半,這些日子他明明酒量見長,怎麼喝都不醉的,可是這一刻,不知道怎麼的,無論看哪裡都有一種恍惚入夢的感覺,就在他微醉之間,眼前一抹紅色身影徐徐緩緩逶迤走來。

“這位先生,怎麼一千一杯還沒喝過癮嗎?”

嬌妹的女聲,讓簡非離不由自主的抬起頭看向那張明妹妖豔的俏臉。

好一會兒,他才清醒些,輕漫的笑道:“原來你還記得我。”

“我當然記得了,剛剛是我親自為先生調的酒,咦,你那位女伴呢?我記得她是請我給她調了一杯橙色的。”麗麗風情萬種柔妹的回應著。

她這樣的回答,分明指的是她剛剛調酒的事情,半點也沒有扯上一個月前在遊艇上的那一晚所發生的所有。

想到那一晚,薄醉的簡非離漫身的血液瞬間沸騰了,他倏的一把抓過女人白嫩纖細的手腕,稍稍一用力便將麗麗帶到了他身前,同時,身子稍稍往前一頃,溫熱中帶著淡淡薄荷香的氣息便悄然噴吐在撒麗的頸間。

撒麗身子微微一顫,輕嗅著簡非離身上淡淡的氣息,時間彷彿一下子回到了一個月前,她忽然覺得臉上一熱,悄然垂下了小臉,長長的睫毛在精緻細膩的小臉上投下了一片煎影,絕美。

“又想玩什麼花樣,嗯?”簡非離望著身前女人面上的微妙變化,壓低了聲音低低詢問。

一個月。

他找了她整整一個月,卻從沒有想到她會以這樣的管道出現在他的面前,真的是匪夷所思。

即便這是他第二次見她,即便他們的交集合起來還不足二十四個小時,可他深知這個女人手段高超,遊艇上的那一晚,若不是她下藥他也不會錯得那麼離譜。

就在簡非離緊握著女人的手思緒飄忽間,“哎呀”,突然間,女人的尖叫聲把他從遙遠的思緒中拉了回來。

抬眼看向面前的女人,長長的睫毛下一雙眼睛染上了一層淡淡的水霧。

“怎麼了?”簡非離溫淡儒雅的輕笑。

“你弄疼我了,放手。”她的聲音很細小,像是很難受。

簡非離這才察覺到自己手上的力氣有多大,他微微鬆開了她的手腕,她白皙的手腕上已經留下了一圈深濃的紅痕。

“呵……”輕笑,眸中意味不明,“十萬塊,你同意了?”

撒麗低低一笑,“不就是請我給你調酒一晚上嗎?”

“嗯。”簡非離被她軟濡的聲音所迷惑,輕輕應了一聲。

“本小姐不同意。”他卻沒想到,女人走過來並不是答應了他的要求,而是完全的否决了他的提議,半點要為他調酒的意思都沒有。

“呵呵,有點意思。”他指尖輕點在案頭上,淡淡然的看著撒麗,第一次對一個除了藍景伊以外的女人產生了極大的濃厚的興趣。

然,迎面的女人已經轉身離開了。

彷彿,她除了今晚從前從來也沒有遇見過他,也沒有與他之間發生過任何一樣。

可是,那一晚的所有他卻記得分明。

那個在他身下妖嬈若花開般的女子讓他終於嘗過了做男人的滋味,**入骨。

頎長的身形如豹子般的突然間而起,幾個大步,簡非離長臂隨手輕輕一撈,撒麗便落在了他的懷裡,“別告訴我你不是那晚的那個女人,別告訴我你的第一次不是給了我。”他低低在她耳邊低語,不等尾音落下,薄唇便狠狠的吻了下去。

是的。

就是狠狠的吻了下去。

狠的,讓撒麗只感覺到了痛疼,“你起開。”這一刻,男人的無理與輕薄,讓她一下子忘記了自己隱藏著的殺手的本事,條件反射的抬膝便向男人的腿間磕去。

然,簡非離彷彿知道她會有這樣的反應似的,居然身形微微一撤就避過了,隨即睨著她漲紅的臉,微微笑道:“嗯,味道不錯,很熟悉,一如那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