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番外:勾夫手記(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4:41
A+ A- 關燈 聽書

“女人,如果你想我帶你離開,你必須向我坦白一切。”男人磁xin而好聽的聲音再次響起。

女孩看著眼前外表溫潤的男人,大腦快速的思考著,自己真的要坦白一切嗎?

說起那些,父親的所作所為只會令人耻笑,也讓自己顏面無存。

猶豫了一會,女孩决定如實說出來,畢竟是她牽連了身邊的男人。

“我是龍虎幫幫主林虎的三女兒,我叫咪寶,綁我的也是龍虎幫的人,我父親把我送給了新加坡的大富翁任振宇。”咪寶輕輕說過,溫凉婉約的嗓音夾帶著點點的哭腔,被自己的親生父親送了人,她是有多傷心呢。

是的,提到“父親”這個字眼她只覺得一陣心酸,眼淚不聽話的撲簌的落下來,咪寶背過身去,肩膀的抽動在告訴簡非離,她在哭。

一陣沉默,簡非離那雙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商圈和黑道中這種政治聯姻他見怪不怪了,這樣的事情稀鬆平常。

簡非離深知這個任振宇這個人,任振宇富可敵國,年過六旬風流成xin,是時下典型的人渣。

但是對龍虎幫他卻不是很瞭解,隱隱的感覺一個連自己女兒都捨得的男人,也絕不是善良之輩。

簡非離眉心緊鎖,他清楚如果等明天早上與大家一同下船,咪寶絕對會被帶走送給任振宇那個人渣。

黎明的曙光越來越近了,他必須儘快想出離開的辦法,不管今後如何,既然已捲入其中,那還是先離開再說吧。

簡非離下了床,邁開兩條長腿優雅的走到窗前,長指點燃一支長烟慢慢的吸著,平時他很少吸烟,除非心煩意亂的時候。

窗前男人筆挺高大的背影映入了咪寶的眼簾,從這個人的身上她感受到了幾天來從沒有過的踏實,應該就是那種別人所說的暖暖的安全感吧,看著煙霧朦朧中健碩的背影她的眼神迷離了……

簡非離輕輕地掐滅即將燃盡的烟,從褲袋裏掏出他的手機,那雙骨節分明白皙修長的大手熟練地劃開荧幕,輕而快的按上了數字鍵。

隨著一串熟悉的數位一閃,電話撥通了。

此時正好是淩晨兩點,應該是人們睡眠最深的階段,然而對方接電話的速度卻是驚人,彷彿一夜未睡一直守在電話邊上一樣。

簡非離壓低聲音,低聲道:“莫大,你聽我說就好,我不關機,你鎖定我的位置,立刻派人來接我。”

“是,總裁。”莫大此時驚了一身冷汗,自從少爺接管公司以來,從沒有過這個時間點打過電話給他,而且聽聲音一定是有急事,直覺告訴他總裁遇到了很棘手的問題了,莫大想著迅速從床上跳了下去,他一刻也不能耽擱了。

莫大快速翻開桌子上的筆記型電腦,蒐索著簡非離的位置,很快那個閃爍的紅點映入了眼簾,確定好具體的位置後,莫大摸出手機快速的撥了出去:“阿瑞,五分鐘之後開著直升飛機來接我,記住帶三把輕型機槍,子彈要足够,飛機上的所有應急措施全部檢查一遍。”莫大急切的吩咐著。

五分鐘後的別墅平臺上,一架直升機盤旋在莫大的頭頂之上,順著機身軟梯緩緩地放了下來,莫大輕輕一躍,兩條健碩的手臂快速地向上攀去,那動作快得讓人咋舌。

二十分鐘左右,飛機已來到了遊艇的上空,莫大抓起手中的電話,敏捷的按下了快速鍵,保護好大少爺的安全是老爺子交給他的唯一任務,所以手機裏唯一的快速鍵連絡人就是大少爺簡非離。

“莫大,到了嗎?”電話裏傳來了那個熟悉而富有磁xin的男聲。

“總裁,飛機已到遊艇上空。”莫大收回了飄遠的思緒急急地回應,此刻的他恨不得跳下飛機伴在總裁左右。

“莫大,兩分鐘後飛機下降到遊艇游泳池上方,儘量降低下降的聲音,發現我之後再放軟梯,輕型機槍架在艙口,不到萬不得已不要開槍。”簡非離沉穩的佈置好一切,聲音亦如從前。

“明白。”莫大低聲回應,心卻越揪越緊,飛機一邊降落,他一邊眼也不眨地盯著臂上的手錶,生怕誤了分毫。

船艙的包厢裏簡非離已換上了一條亮灰色的休閒裝,那張白皙俊逸的臉,在靚麗的灰色襯托下更加冷漠,彷彿拒人於千里之外。

林咪寶靜靜地坐在一角默默的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雖然父親禁足她與黑幫的所有來往,但是這些年她練就了一個本領,那就是從一個人的舉手投足間瞭解他的秉xin,和內心活動。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從面前男人冷漠的表情來看,在他的世界裏,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林小姐,我們該走了。”簡非離磁xin的男聲再次響起,咪寶猛地一驚,才把走了神的大腦拉回來,尷尬羞澀的低著頭輕輕的回著:“好。”

兩人剛走到門口,簡非離猛地回轉身,咪寶一個沒留神撞在了男人的胸口上,一股溫熱的氣息吹拂而來,咪寶覺得自己的心狂跳不止,臉頰莫名的滾燙起來,男人的胸膛溫暖有力,有那麼片刻間她真希望可以多靠一會。

他抬手扶在她的肩上輕聲道:“林小姐,我覺得你的衣服太顯眼了,不如穿上我的外套才不會被人一眼看出來,另外,到了四樓後我們要分頭行動,你儘量躲避別人的視線去游泳池邊上等我,記住不要下水。”

咪寶看著眼前的男人,硬朗而挺拔,高大冷峻,眉宇間藏著一股溫潤體貼的感覺,那感覺讓她彷彿受了他的盅惑般不由自主的應著:“好。”

咪寶換上了簡非離的西裝,雖然藏藍色的西裝有些大,但是配上她的小紅裙卻那樣合適,更顯得那張笑臉嬌豔欲滴。

簡非離拉開房門走了出去,咪寶緊隨其後生怕他把她丟下,走在船艙的走廊裏,簡非離想著那些人就快搜完所有房間了,他們最好趁著這個時間的空檔上飛機,這樣才會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

一路暢通無阻,這個時間船上的人們還在沉睡著,他們很快就到了第四層。

簡非離回眸看了一眼咪寶,修長白皙的大手甩了個優雅的弧度,咪寶明白他們要分頭行動了,看著那個帥氣迷人的背影,她的心又是恍惚一跳。

就在她迷迷糊糊地遐想時,一道嘈雜的聲音入耳,聲音不是很大,但是這樣的黎明前夜,這種聲音還是很容易捕捉到的,她隱約覺得這個聲音就在頭頂,抬起頭的刹那,咪寶瞬間張大了嘴巴,一架直升飛機正在泳池的上空盤旋著,她的第六感告訴她這架飛機一定是那個溫潤如玉的男人調來的。

此時的簡非離已到了遊艇控制室,駕駛室裏只有一個人,他的心一下平靜下來,看來一切都會很順利,簡非離一個箭步來到那個人身後,抽出短刀抵在那人腰間。

壓低了磁xin而沙啞的聲音:“不要動,按我說的做,現在關閉游泳池,動作要快。”冰冷的短刀抵著船員,他早就嚇得抖如篩糠了,聽到命令立刻啟動了按鈕,簡非離隔著窗子看著就快要閉合的停機場,突地注意到一夥人正在緩慢的靠近咪寶。

簡非離心一驚,先是動作迅速的把那個船員簡單的捆綁了一下,這才快速的向著那個女人奔去。

咪寶在迷糊的看著飛機發呆的時候,另一夥人也發現了這架飛機,他們像幽靈一樣向游泳池靠近,一陣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咪寶轉過身看著急急跑來的黑影,心一下慌了起來。

怎麼辦?

怎麼辦?

看著黑影越來越近,現在的她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跑”。

咪寶拼命的向簡非離離開的方向跑去,她知道她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快點找到他。

那夥黑影越來越近了,她已能看清那個最前面的人就是阿彪,只剩幾步的距離,她能感覺到一雙手正在伸向了她,彷彿下一刻就會扼住她的咽喉捉住了她。

咪寶不敢回頭,只是拼著最後一點體力拼命朝前跑去。

緊張和驚嚇過度的結果就是她的腿越來越不聽使喚,她真的再也跑不動了,就在她大口喘著氣的瞬間,只覺得一陣風從眼前掠過,一雙有力的大手扣在了她的纖腰上,只是輕輕一帶,她整個身子便騰空而起,她慢慢睜開眼睛,半明半暗間,一張熟悉的面孔映入眼簾。

她被簡非離緊緊地擁在懷裡,兩個人貼的是那樣近,堪稱是零距離,她隱隱的感覺到男人鼻息間呼出的淡淡的薄荷香氣,吹在她的臉上絲絲癢癢的。

下一秒,咪寶白皙的小臉染上了緋紅,如果時間也可以人為控制,她希望她的生命就此永久定格在這一刻就好。

“抓緊我。”男人那雙深邃的眸低低輕喝,也拉回了她那已經跑遠了的思緒,讓她兩隻蓮藕般的手臂不由自主的環上了他的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