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番外:勾夫手記(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4:02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離默不作聲,舉起酒杯碰了一下,女孩一飲而盡,直覺告訴他對面的女孩好似和他一樣心事重重,但是畢竟是不熟之人,自己如今已是倒楣透頂,再也不想招惹是非了。

此時的簡非離並不知道,這個女人將在他今後的日子裏糾纏不清,也讓他吃盡了苦頭。

想想也是個失戀借酒澆愁之人,嘴角劃過一絲苦笑,想來這世人都難逃這一個“情”字。

就在這時,擱在桌子上的女人的電話振動了起來,簡非離沙啞的嗓音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小姐,你手機響了!”

女孩低下頭,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看了看桌上閃亮的手機,手有些不穩的抓起滑動了下荧幕:“喂……?”

“你在哪兒?”電話那頭,一句蒼老的男聲飄來,帶著幾許的不耐煩。

“嗯?你……你是誰?”因為音樂的震響,她聽不清楚對方的聲音,再加上原本就迷迷糊糊的大腦,此時的女人已經不太能好好理智的思考了。

下一秒鐘,手機裏已是盲音。

從手機裏傳出去的震響的音樂,很容易讓人猜出她的具體位置,那個老者對著面前的手下一揮手,不耐煩的吼道:“一樓餐廳。”

“這裡……這裡很好玩的,可以跳舞……不過我只想一個人玩……”那個女孩對著已掛斷的手機喃喃自語著。

當終於聽到手機裏的盲音時,她的嘴角微微上翹,苦笑著丟掉手機,舉起酒杯一飲而盡,煩躁的扯開衣領,撇了撇唇角:“大混蛋……你們都是大混蛋……大活人都能做交易,我受夠了,我再也不會做你們的棋子了……”說著說著就掉下了眼淚,手中拿杯子的動作卻沒有停頓,比起上一刻更加果斷,又一次的端起酒杯將杯中酒一仰而盡,彷彿喝白水一樣。

就在此時,餐廳的入口走進了幾個統一黑色西裝的彪悍型男,遠遠的朝著這邊走來,雜踏的腳步聲加上那氣勢終於吸引了一直在喝悶酒的女孩,女孩看到那些人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黑葡萄般的眼睛一下子變得凝滯了,好像瞬間酒醒了一半,渾身瑟瑟發抖,就在她剛剛想要起身的瞬間,那幾個黑影已到了她的眼前,其中一個臉上有著刀疤的男人簡單的對著他的手機那端的人說了一句:“幫主,找到了,但是好象有點喝多了。”

“把她給我扛回來。”一個蒼老的聲音回復過來。

刀疤男隨即便抓過女子柔弱無骨的手,稍稍一用力一甩就扛在了肩上。

“放開我,你們這些混蛋……”女孩驚恐的哭喊著。

黑衣男子卻絲毫也沒有遲疑,邁開大步向出口走去。

“放開我……你們這些走狗壞蛋……”女孩慌亂了,這種感覺是說不上來的糟糕,整個身體不受控制的一邊垂在男子的胸前一邊垂在男子的身後,這樣的驚嚇使女子的思維漸漸清醒過來,滿含淚水的眼眸看向前方微醉的陌生男人,她在遊艇上已有一天了,卻發現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此時他多希望有個人能解救她。

酒精彌漫的身子,動作比平時遲緩了兩倍都不止,軟綿綿的粉拳打在那個魁梧的型男身上,絲毫的不痛不癢,宛如打在棉花團上一般。

眼看著自己離那張桌子越來越遠,她望著那個微醉的男人漸漸模糊的臉,不報希望的努力的喊出:“先生,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這樣清晰無助的求救聲傳到簡非離的耳中,他微微一震,抬起頭看向那個紅裙女孩,女孩整個人此時已經被倒立在一個男人的肩膀上,這一刻正努力的抬起頭看著他,那含淚的眼神充滿了無聲的祈求。

此時的簡非離意識慢慢回籠,是什麼時候開始使他變得如此冷漠,那個在所有人眼裡溫文爾雅的紳士簡非離哪裡去了?

面對這樣一個女孩,難道自己就能無動於衷的當作什麼都沒有看見嗎?

眼看著那群黑衣人帶著那一抹紅已到了門前,簡非離終於站了起來,“放下……把人給我放下!”溫潤而淡漠的聲音,不高不低,卻隱含著一股子說不出的威懾感。

扛人的黑衣男子肩膀微微一顫,雙眉緊皺,連帶著臉上的傷疤瞬間變得猙獰可怕起來,餐廳裏一下子安靜了許多,那人緩緩地停下脚步微微側身,粗啞的嗓音不耐煩的回了一句:“我勸先生還是少管閒事為好。”

話語的冰冷彷彿夾著冷風,只看那張臉就會讓人不寒而慄,微醉的簡非離似乎感覺到了那份冷寒的敵意,酒瞬間醒了一半,也覺得自己確實是不明情况有點多管閒事,但是話已出口,况且是女孩在向他求救,他一個大男人豈能袖手旁觀。

“今兒這閒事我管定了,把人放了。”那張溫潤帥氣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說話間已離開座位,微醉而高大的身形,只是一閃便已到幾個黑衣男子的身前。

“你們幾個好好侍候一下這位先生,讓他明白多管閒事的後果是什麼。”刀疤臉頭也不回的越過簡非離,不緊不慢的向門口走去。

三個黑衣人迅速的合圍了過來,簡非離搖了搖酒精麻痹的頭,儘量讓自己清醒一些,靜然的站在原處,眯起狹長的俊眉看向圍上來的三個人。

突然,他右脚微抬,動作極快的一脚踢在了其中一個男人的小腹上,看似輕輕的一脚,人卻飛出了好遠。

剩下兩個男子見狀戰戰兢兢了,看來今天遇到大人物了,可是老大還沒出門他們就這樣跑了,老大會把他們掃地出門的。

兩個人相互對視一下點點頭,可他們還沒出招,簡非離就一個閃身跳出他兩個的合圍姿勢,出腿動作之快轉眼又打倒了一個,剩下的一個只是遠遠的看著他,再也不敢近他的身了。

遠處還未走出大門的刀疤臉利用門玻璃的反光,已看清了門裡的一切,低聲罵道:“一群廢物。”

別看他扛著個女人,卻身輕如燕,幾步已到眼前,怒聲喝道:“接著。”手上一抖一個抛物線滑過,那個女人已被他的手下接了過去。

刀疤臉一個閃身轉到了簡非離的身後,只見寒光一閃一把匕首直刺簡非離的胸部。

“先生,小心後面。”一個驚嚇過度的女孩尖叫聲傳來。

簡非離一個蹲身躲過那道寒光,動作迅速一個掃堂腿,刀疤臉一個站立不穩,重重的摔在地上,簡非離一個俯身拎起刀疤臉的一條手背過去,頓時,大廳裏只聽的一聲殺豬般的嚎叫聲喊過。

這時的簡非離已酒醒大半,抬腳踩在刀疤臉的身上不許他起來,再對著刀疤臉的手下冷冷的命令道:“還不把人放下?”

那人看向刀疤臉,“老大……”

“把人放了。”雖然不情不願,可他們打不過這男人卻是不爭的事實,不放的後果只有一個,簡非離再出手後,不止是奪走了女子,他這邊一直被踩著更難堪。

簡非離這才移開了脚,對著狼狽爬起來的刀疤臉冷冷的說道:“回去告訴你家主子,能來遊艇觀光遊玩的都是商業巨甲,這樣的文明場所來不得半點不見光的齷齪,都給我滾遠點。”

幾個男子便如喪家之犬般的離開了,只剩下女人嬌弱如花般的站在那裡,惹人擔心。

簡非離經歷了這樣一頓折騰,酒醒了一半,可是頭疼卻越來越厲害,他抬起那張魅惑的俊顏,看了一眼由於過於緊張而張大了嘴巴的女人,冷聲道:“再見,你好自為之。”

說完,簡非離邁開大步就走出了餐廳,他只想安靜的喝個酒,也會遇到麻煩事,心理嘀咕著真是流年不利。

甲板上,傍晚凉爽的海風吹拂過來,酒精的後遺症讓他頭疼的更厲害了,他沒心思再關注任何事情,現在就只想睡覺,好好的睡一覺,明天一早就可以離開這個遊艇了。

這樣想著,他加快了脚步,可就在他離艙門越來越近的時候,隱隱的就覺得有一個脚步正跟在他的身後。

都說酒壯熊人膽,但是在他看來酒真的不是好東西,居然麻痹了他敏感的神經,差點連被人跟踪都沒發現。

前面一個轉彎,簡非離快走了幾步,突然發現茶水間的門正開著,他一閃身躲了進去,透過門縫靜靜的觀察著外面的一切,聽著那腳步聲越來越近,那個跟踪他的人就快現身了。

轉眼,那個影子已到門前,他一個健步奔出去,這速度比電影裏見過的還快,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已卡在了那人的咽喉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啊……”是一個弱弱的女聲。

這聲音熟悉的讓簡非離的手稍稍一松,低頭一看一身紅裙的女人微微起伏的胸口,簡非離臉上微微一熱,迅速推開懷裡的女人,與她也拉開了距離,眸子一冷,他緊緊地盯著她:“你跟著我幹什麼?”

“我是來謝謝先生的。”怯怯的女聲,卻滿含感激之情。

“不必,你可以走了。”簡非離冷冷的,再也不想與這個女人扯上半點關係,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