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番外:勾夫手記(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3:01
A+ A- 關燈 聽書

撒麗身子一僵,沒想到簡非離會提錢。

她腦子迅速轉了一轉,其實按道理應該是她給他錢才對,她要借他的種。

“一千。”沒想到他能忍得這樣久,據師兄說,他之前給別人用過這藥,喝了後的男人絕對等不到半分鐘就會獸xin大發,可是這個姓簡的喝了那杯茶足有五分鐘了,居然還能忍得住,厲害,果然是她找的男人,絕對錯不了。

“好。”簡非離就覺得全身的血管都要爆裂了一樣,再也無法忍受,大手猛的一扣,便扣住了女人的纖腰,黑眸輕輕眯起,他撇開了腦子裏的藍景伊。

總是正常的男人,他也要做一次正常的男人。

如此而已,簡簡單單。

撒麗看著眼前男人的眼神,彷彿要把她一口吞吃了似的,讓撒麗感覺到那人眼中傳來的刺冷和不屑,原來自己的美貌居然都沒有讓這個男人動那麼一點點的心思,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男人,難不成心裏還裝著一個深深愛著的女人,所以對她只是需索而不是動心嗎?

身子微微打了個寒戰,在藥物的作用下這微小的動作簡非離卻一點也未察覺。

那只大手又是一緊,薄唇不由自主的就落到了撒麗那桃紅色的小唇上,肆意的吸吻,另一隻大手隨即覆上女人的背,從女人的身子上傳來的柔軟不時的激發著那顆欲壑難平的心,頃刻間男人的大手順勢拉開了女人火紅色長裙的拉鍊。

突然,那只大手滑入了她的衣服,指尖優雅地拂過,一寸一寸……

“嗯啊……”那手的力道讓撒麗瞬間只覺電流掃過全身,她身子微微一顫的時候,男人順勢打橫抱起女人向床前走去。

此時撒麗的腦子一下子就亂了,她很清楚下一步男人要做的是什麼,這明明是她自己一手策劃的,可此刻的心裡卻衝突了起來,真的就這樣讓這個陌生的男人吃光抹淨嗎?這些年在黑道上打拼自己已小有名氣,無論有多難一直守身如玉,。

正想掙開眼前的男人,可是此時燥熱難耐的男人猛的將她丟在了床上,動作粗魯的彷彿在丟一個洋娃娃一般,隨即,男xin的身軀便朝著她鋪天蓋地的壓了過來,他的吻落下,舌尖劃過她的唇快速的鑽進了她的口中,四片唇相觸的刹那便帶給她如墜雲霧般的奇妙感覺。

恍惚中撒麗被他一次次的熱吻著身子微微的顫動著,多年來的冷血生涯從沒覺得自己還是個女人,看著身上的男人正按著她的計畫慢慢進行著,心中莫名的委屈襲上心頭,難道非得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獻給這個陌生的男人嗎?

她居然連他是否有妻兒都不知道呢,他會珍惜此時的她嗎?

就在撒麗思緒混亂中,身上莫名多出了一抹炙熱,“啊……”頓時,炙熱和疼痛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這一刻撒麗明白所有的一切都來不及了,所有的一切都按照她的計畫實現了。

可她居然沒有任何實現計畫的喜悅感,只有種徹底失去了她生命中的第一次的淡淡哀傷。

而此時的簡非離眉頭狠狠一皺,雖然長到這個年歲自己從未碰過女人,但是也多少從身邊的那幾個損友那裡知道一些關於女人的常識,難道這個女人還是……

小小的船艙,窄小的空間裏充斥著男人女人絞在一起的呼吸,許久之後,當一切歸於平靜,撒麗生平第一次在一個陌生男人身邊毫不設防的睡了過去。

一夜。

如眨眼般便過去了。

黎明前的一刻,生物鐘悄然叫醒了沉睡中的撒麗。

常年的殺手生涯讓她瞬間就警惕的睜開眼睛,黑葡萄般的眸子迅速掃過周遭。

意識也終於回籠。

她這是在遊艇的船艙裏。

正低頭看向身邊,才發現自己的身子此時正被禁錮在眼前這個陌生男人的懷裡。

她只知道他姓簡。

低嗅著空氣裏還殘存的昨夜的氣息,撒麗看著男人英俊的面容,那如刀削般的五官讓她不由自主的指尖輕輕落下,可,才點在他的臉頰上,男人便蠕動了一下,這一下,驚得撒麗身子一顫,若他醒了,她一點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够全身而退了。

不知道為什麼,經歷了昨晚,試過了他的勇猛,她有一種感覺,若是他先於她醒了,她一定逃不過他。

所以,她必須要立刻馬上的離開。

這個男人,與她是完全的兩個世界的人。

這個男人,也是她所惹不起的男人。

撒麗再一次仔細看向這男人的帥臉,她要把這張帥臉印在腦海裏,如果將來自己的孩子問起他的父親時,至少她還能描述出他的模樣,讓孩子知道他有一個如此帥氣紳士的爹地。

看了又看,回想起昨夜與他發生的一幕幕,她臉上逐漸泛起淺淺的紅潮,嫵妹惑人。

不能再拖延了,撒麗一咬牙便下定决心的悄悄的下了床,從來時穿的那身紅裙上變戲法一樣變出一套夜行衣,迅速的穿在了身上。來時一身紅裙嬌弱可人的小美人,瞬間變成了一個英姿颯爽的巾幗女英雄的模樣,帥帥的,又有誰知道她卻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殺手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整裝完畢,輕輕的脚步才要邁到門前,卻,又是不情不自禁的回頭看了一眼床上因為昨晚的過度折騰還有那藥劑關係而睡得沉沉的男人,走吧,走出這道門,他從此只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隨即睜開,撒麗這才悄悄地來到門前,剛想拉開門閃身而出時,忽然手停在了半空。

她突然然想起了什麼?

對,昨夜他不是問自己多少錢嗎?

撒麗快速從夜行衣中摸出一打錢,輕輕地甩到男人床前的小床頭桌上,果然是有功底的人,居然一點聲響都沒有。

想著男人醒來時一定會看到,她的唇角便露出了淺淺的笑意。

留下這一千塊,她是要警告這個狂妄自大的男人,她撒麗不是出來賣的,倒是他在賣,這樣想著嘴角滑過一絲狡黠的微笑,借著月光那張美麗如雪的臉嫵妹中卻又衝突的可愛至極。

想著男人看到這一打錢時可能會有的暴跳如雷的樣子,撒麗的手輕輕一撥便打開了房門,一個閃身嬌身便落到了門外。

黎明前的夜,甲板上安靜的只有海風溫柔拂過。

撒麗輕輕一躍便從遊艇的三層跳到了一層,一個前滾翻,撒麗穩穩的停住了身形。

突然,就在這時,撒麗聽到了遠處的腳步聲,那聲音由遠而近,讓她只能快速的躲到暗處。

傍晚上船時撒麗並沒有仔細察看過這艘遊艇,現在才發現這遊艇主人的風格還真是够奢華,遊艇共分五層,從外觀看這第二、三層一定是貴賓房,一層是大型餐廳,四層應該是一個大型游泳池,同時也是個可以隨時封頂可供直升機停降的飛機場,邊角處的第五層就該是駕駛室和衛星轉播室,即使遊艇離開海岸很遠,船上的通訊設備依然可以正常使用。

想到這裡撒麗的細眉微微皺起,難道船上的救生艇在船尾?

撒麗盤算著,隨即神不知鬼不覺的避開了遊艇上三三兩兩吹著海風的男女,迅速朝船尾奔去。

多年的殺手生涯訓練了她敏銳地思維,果然,在艇尾發現了救生艇,她的揣測完全正確。

撒麗熟練地解開纜繩,身子像飛燕一樣輕輕一躍便穩穩的站在了小小的救生艇上。

開動引擎,轉眼間消失在茫茫的海面上了。

…………

一夜的覆雨,次日清晨。

當簡非離慢慢睜開他的黑眸時,意識回籠的刹那他猛地想起昨夜裏發生的一切。

那一幕幕如同走馬燈一樣的在眼前閃過。

他被算計了。

被迫的與一個女人做了一切。

然而此時再看向身邊,那個女人早已沒了踪影,難道這些都是自己的夢境嗎?

忽而,他想起一件事情,雖然他從沒有碰過女人,但是男人和女人的那點事他還是很清楚的。拉開床上的被單,只見那條格子床單上有一小灘讓人觸目驚心的血迹,這個足以證明在他被人下藥的時候,他和那個女人確確實實的發生了些什麼,而且那個女人還是處子之身。

不是說好一千元嗎?

可她怎麼連錢也不要就悄悄離開了呢?

清晨的男人顯得格外的興感魅惑,簡非離慵懶的起身,慢吞吞的正要穿好衣服時,眸光一下子瞥到了床頭桌上的那一打錢。

隨手拈過,數了一數,一千完整。

呃,難道昨晚是他賣給了她?

一個美麗的女人嗎?

“Shit!”他輕聲低咒,他簡非離居然也有被女人算計了的這一天。

而當一切結束時,他甚至連那女人是姓什名誰,又是做什麼的通通都不知道,只記得那一張嬌豔的臉,明妹照人。

點燃了一根烟,簡非離從船艙徐徐步出,外面陽光正好,朝霞映著海平面唯美的如一幅畫,可是視野裏,再也不見那個如火一樣的紅裙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