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番外:勾夫手記(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2:41
A+ A- 關燈 聽書

“倒兩杯吧,連你自己的都倒了,我可不想幫你倒茶,等你拿了醫藥箱回來,正好溫溫的可以喝,我也可以喝。”撒麗眼看著簡非離只拿了一個茶杯只要給她一個人倒茶,便低聲建議了他,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這麼好的機會她若是錯過了,就是傻蛋。

簡非離默然無聲的倒了兩杯茶,茶香頓時飄溢在小小的空間裏,嫋嫋的煙氣襯著那背對著女人的男人彷彿置身在仙氣之中似的,一刹那間讓撒麗以為那男人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

狠狠咬了咬唇,才清醒過來。

“喏,你的茶。”簡非離將一杯茶拿起來遞向撒麗,她隨手接過來,“謝謝。”

“那我去找醫藥箱了,你不要亂動,等我回來。”溫溫潤潤的磁xin嗓音,還是那樣的好聽。

“好。”她輕輕應,聲音軟濡的不行,這樣的男人比起她平日裏接觸過的那些男xin殺手感覺舒服多了,雖然疏冷,可到底是人xin化了許多。

撒麗沉思的時候,簡非離已經轉身到了門前,悄無聲息的就離開了小房間。

這房間看起來是小,可是在遊艇上能有這樣一個房間已經算是很奢侈了。

房門靜靜關上。

簡非離關個門都彷彿怕吵醒了她一般,沒有半點響聲。

撒麗立刻眯起眼睛坐了起來,下床,來到那另一杯普洱茶前,隨意的一摸,也不知她是怎麼變的,反正,手裡就多了一個小小的包,她十指纖纖動作迅速的將一小包的藥倒進了那個茶杯裏。

再拿起茶杯輕輕晃動了幾下,頓時,那一小包藥便完全的溶入了茶水內。

撒麗端著茶杯呆看著這杯茶水,若是男人喜歡她,她也不需要做這樣的小動作了,可是,她與他不過是第一次見面而已。

他又不是牛郎,那麼一個高富帥的男人,若是知曉了她對他的目的,一準把她丟進海裡。

想到他可能是她未來孩子的爹地,不知怎麼的,撒麗就越發的覺得這男人面相不錯。

忽而,門響了。

那響聲才起,撒麗便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轉而飛一樣的沖到了床上,倒下,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快如閃電一樣。

也就是那麼兩三秒的時間,就在門徹底打開的時候,床上的女人就象是什麼也沒有做過似的,此時安安靜靜乖乖巧巧的躺在格子床單上,像是才發現他回了般的轉頭看向門前。

簡非離拎著醫藥箱走到床前,放下,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的女人,火紅的裙子襯著她如一團火一樣全身都泛著暖意,“遊艇上有幾個人暈船,嘔吐,艇上的醫生要過一會兒才來,你,沒事吧?”

撒麗頓時抿起了小嘴,表情像是很痛苦的樣子,可是出口的話語卻成了,“沒……事……”

她尾音有些長,讓簡非離略略的有些擔心了,“我再去催一下。”說完,他轉身就要去找醫生。

“喂,你回來。”撒麗這時候才想起她居然還不知道這男人姓什麼。

簡非離轉身,默然看撒麗。

“先生貴姓?”他紳士,她就也斯文點,假裝久了不成,一會的時間還是可以的。

“免貴姓簡。”她問什麼他答什麼,一個字也不多說。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個,遊艇上的醫生是男醫生還是女醫生?”撒麗繼續問,其實不管是男醫生女醫生此時都不能讓醫生過來,不然,一下子就能拆穿其實她脚踝根本就沒有受傷,不過,男醫生比較好辦,女醫生就有點難找藉口了。

“不知。”

“那你喝口茶打個電話問問吧。”撒麗一點也不会,自己端起了自己那杯淺嘗了一口,她動作輕柔,特別的賞心悅目,再加上簡非離也是真的渴了,那普洱又是好茶,他什麼也沒想的端起了桌上的茶杯,不過,長年的習慣讓他只是喝了一小口,再一小口,然後就放下了茶杯,拿起了手機。

看他真的打給了醫生問了過去,撒麗這才慶倖自己放的藥量大了些,不然,就他喝那一點點根本不管用。

一分鐘後,簡非離掛斷了電話,沖著撒麗道:“男醫生。”

“哦,既然是男醫生,那不如你來幫我上藥好了,我現在不覺得怎麼疼了,應該藥酒揉一揉就可以了,好不好?”她可憐兮兮的樣子看著簡非離。

簡非離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只想快點打發了這個包袱,他今天真是流年不利,“好吧。”

男人的聲音顯示著他的不情願,可是一點也沒有打擊到撒麗,她只要一想到他才喝下的那兩口茶,全身就激動了起來,乖乖的伸直了兩條長腿。

簡非離已經拎過了醫藥箱蹲在了她的身前,“哪只?”

“邊上那邊,右脚踝。”看著他真帥,賞心悅目般的男人,她喜歡。

“好。”

簡非離輕輕撩開撒麗的裙子,頓時,兩截白皙的小腿就現在了眼前,這樣的畫面若是換成是其它男人,早就動了心了,可是簡非離半點感覺都沒有,倒了些藥酒在手心就開始搓揉著撒麗的那只脚踝。

他的手修長骨感,指節分明,看他的動作就象是在欣賞一幅畫一樣,特別的唯美好看,他的手落在她脚踝上的時候,讓她禁不住的身子一顫,好在只有一下,不然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她是太敏感了。

也是,長這麼大,她雖然每天都跟男人打交道,不過,在男女情事上,她絕對還是個雛兒,地地道道的雛兒。

等男人動了情,接下來要做什麼,她完全的不知。

她腦子裏有的不過是蒼姐姐與男人一起的畫面。

可那些也只是看過而已,她從來也沒有實際操練過。

帶著藥酒的手冰冰涼凉的,揉在脚踝上特別的舒服,撒麗乖乖的躺著,任由男人服侍著,那種感覺其實也挺不錯的。

簡非離目不斜視的揉了又揉,他從小就喜好打拳,雖然不常與人打架,可是每一次打拳多多少少都會弄出些淤傷來,所以對於這些他還算熟練,揉了又揉,怎麼看都覺得女人的脚踝沒有半分不對,不紅不腫也與她小腿的其它部位沒有什麼顏色上的差別,剛懷疑她是不是假裝的,一股熱流就自體內開始竄昇起來。

那種說不出的感覺是陌生的又是亢奮的。

不知怎麼的,這一刻他居然就開始想起女人的身體了。

女人,他娶過一個,可連碰都沒有碰過就離婚了。

女人,他愛過的也只有一個,那就是藍景伊,也是連碰都沒碰過她就嫁給了江君越。

對於女人,算起來他是一個失敗者了。

“還疼嗎?”例行公事般的一問,大手也撐在了床邊上,他想站起來然後離開這個房間去甲板上吹一吹海風,來消解一下自己身體裏突然間出現的怪異的渴望,那種渴望太陌生了,讓他有些莫名。

“我……我好象肩膀有點疼。”撒麗眼看著男人還沒有反應,急了,只想佑著簡非離貼近自己,然後,就好下手了。

不過,簡非離根本不吃她這套,她再溫柔也沒用,他站直了身體,“你動一動就好了,躺久了不動會酸麻,很正常,我出去了,這房間,今晚歸你住了。”他隨便找個椅子窩一晚上,很快就過去了。

簡非離真的走了。

“喂,簡先生,你等一下。”撒麗更急,出口便是這樣一句。

“嗯?”簡非離伫足,優雅的轉身,看她,眸光清冷,不見半點溫度,似乎,對她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又或者,他已經是猜到她的脚踝沒受傷了,畢竟,他揉著那裡的動作證明他對受傷這樣的事情很熟悉。

撒麗有些不自在了,畢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這比起讓她殺人可是困難多了,但是已經到了這個份上,她怎麼也不想放弃,“能再給我倒杯茶嗎?謝謝。”

“好。”只是一杯茶而已,簡非離並不介意,一個女人罷了,即便她對他存了什麼心思,只要他不動心就好。

可是,去倒茶的時候,身體裏的那股子異樣越來越强烈。

這一生,他經歷的太多。

茶水倒入女人茶杯的時候,他心底一個激棱,猛的轉頭,“你在我茶裏放了什麼?”

撒麗溫柔一笑,兩腿挪到了地上,輕輕嫋嫋的起身,款款走到簡非離的身前,那是從沒有過的風情萬種,“你猜?”她的臉就在他的面前,一拳的距離,呵出的如蘭的女兒氣息全都吐在男人的臉上,帶起簡非離絲絲癢癢的難過。

身體裏那如同小蟲子一樣的東西遊走在他的血液裏,他一動不動靜止如雕像般的站在那裡,不知自己還能維持多久的定力。

撒麗的小手輕輕揚起,指尖落在簡非離的臉上,仿如羽毛般一點一點刷過他的肌膚,讓他隱忍著的神經瞬間就全都活躍了起來,“多少錢一晚?”茶裏放了東西,不就是為了這個嗎?不然,一個陌生的女人還能為了什麼?

只是沒想到這女人的戲演的這樣好,竟然讓他著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