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番外:勾夫手記(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2:32
A+ A- 關燈 聽書

八月。

海邊。

海風徐徐,伴著潮聲滌蕩,翻卷的白色浪花不住的敲打著岸上的礁石,還有那一艘停在海邊的奢華的遊艇。

遊艇上霓曉閃爍,光影迷離,處處都透著濃濃的奢華與尊貴。

遊艇伸出的長長的紅毯一直延伸到岸邊。

一輛火紅色的瑪莎拉蒂徐徐停在岸邊。

車門開,一襲火紅色曳地長裙的女孩款款步下豪車。

長髮被一根束帶隨意綁在腦後,透著懶懶散散的意味,女孩高調的步上遊艇,一舉一動風姿綽約,愣是讓守在入口處的警衛花癡的看著她時,竟然忘記了向她索要請柬,任由她不疾不徐的踏上了遊艇。

也是喲,這樣一個美麗不可方物的女孩或者是哪一個貴家子弟的女伴,或者是哪一家的千金小姐,擋了她也是白擋,問了也是白問,女孩一定是這艘遊艇的主人請過來的。

撒麗優雅的走到了甲板上,目光所極,男人女人都是陌生的。

沒有認識的人這樣最好了。

這樣她就可以如魚兒般的自在的尋找自己的獵物了。

二十六。

她真的老了。

再不加油,只怕她以後有個萬一,就什麼都來不及了。

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開始掠過一個又一個的男xin。

正前方那一位是個年紀大的,一張臉都老的有些走樣了,做她老爹正好合適。

倚在欄杆上那一個,長得挺成熟的,可是那肚子,活象是女人懷孕五個月的樣子,大的,讓她忘而卻步,她的孩子,怎麼也不能是這樣一個男人的種。

視線繼續轉轉轉,一個帥哥落入了眼中,撒麗便不会的朝著帥哥走去,可,才走了幾步,那帥哥就象是發現了她這個尤物的到來一般,一轉頭,就與撒麗四目相對了。

疤。

燈光閃爍下的帥哥臉上有一道疤。

其實男人的臉上多一道疤並不顯得他有多醜,相反的,倒反襯著他格外的有男人味,可惜,她本身的特殊職業讓她對疤痕特別的反感,於是,不過是秒秒鐘的時間,撒麗就否决了這個才有些動心的帥哥,去尋找下一個獵物了。

很快的,一個小正太落入了眼中,模樣俊逸陽光,挺不錯的,可她看了又看還是沒有感覺,太嫩了,若是做起來一定沒感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微微的有些失落,撒麗落寞轉身,小臉低垂著,有些後悔來這裡獵豔了,獵了半天,沒發現半個可讓她動心的男人。

“嘭”,她想的入神,再加上這寬闊的甲板是公共場合,所以,半點也沒想到會有狀況發上,“啊”的一聲驚叫,隨即她殺手的經歷讓她本能的就將自己撞上的人的手臂一把扯在了手中,準備來一個漂亮的過肩摔。

然,落在男人手臂上的手不管用了多少力都沒用。

第一次的,撒麗一出手就失敗了。

她這樣的猝不及防居然都被人防範了,難道,這男人也是殺手?與她是同行?

撒麗驟然抬頭,可當目光落在迎面男人的一張臉上時,她一張小嘴再也合不上了。

以為會是一個醜陋冰冷的男殺手,是的,剛剛沒看見他的臉時他周身所散發出來的就是男xin荷爾蒙的味道,她早就知道他是男人,黑皮鞋,黑色修身西裝褲剪裁得體的包裹著他一雙長腿,以為不過是穿了一身質地精良的皮罷了,卻沒有想到,這男人好象長得還挺不錯的。

不對,是很不錯。

男人身材修長,她站在他身前他足足高了她半個頭。

可她還穿著高跟鞋呢。

平日裏穿著高跟鞋走在馬路上,比她高的男人一天也遇不上一兩個。

可身材高並不算什麼,主要是那一張臉。

清俊而染著淡淡的落寞的意味,是的,就是那種淡淡的落寞的感覺吸引了她。

這一系列的心理反應只有兩秒鐘,兩秒鐘後,撒麗身子一歪,便軟綿綿的靠在了男人的身上,“疼”,小聲的低喃著,心底裏已經認定了就是這個男了。

她孩子的爹地就要是這樣英俊有型的男人,這個,她很滿意。

簡非離微微一怔,他剛剛一直站在這甲板的位置足足有幾分鐘了,也一直再與對面的一個商界朋友聊著生意上的事情,有些莫名這女子是怎麼撞上他的,可是他從小養成的紳士風度讓他不由自主的就擁住了靠在懷裡的女人,“脚崴了?”剛剛,女人好象是撞到他身上就低叫了一聲,隨即就靠在了他的懷裡。

撒麗抿了抿唇,這一刻是從沒有過的小鳥依人,嗅著正擁著她的男人身上的男xin氣息,濃濃的,她很喜歡,她更喜歡他身上那一股若有若無的薄荷香,“嗯,疼。”

簡非離傾身一抱,立刻就將此時軟若無骨的女人抱了個滿懷,然後歉意的對著對面的朋友道:“我帶她去找醫藥箱,報歉,得空了再來找你討論那個案子。”

“好。”對面的男子看著簡非離懷裡嫵妹的女人,男人對女人其實一向都是很挑剔,但是這次,男人卻對簡非離響亮的吹了一個口哨,彷彿在說‘好好把握’。

於是,這甲板上只要是望過來的人全都看到簡非離抱到了一個尤物般的風情萬種的女人,卻唯獨他自己,一點也不知道。

他沒有注意女人的長相,只知道她是一個女人,而因為撞到他而崴傷了脚踝,身為男人,他不能不管不顧。

“小姐,你有預訂的房間嗎?”簡非離邊抱著撒麗往船艙那邊走去邊低低問道。

撒麗心口一跳,這男人不止是長得好看,說話的聲音也好聽,她很喜歡聽,若她將來的孩子長得象他聲音也象他,她真的很滿足了。

陶醉的閉上了眼睛,她小聲的道:“沒有。”

“那這遊艇上你有朋友嗎?要不要通知一下你朋友?”簡非離客氣而疏離的問到。

“沒有,我一個人來的。”這話,撒麗是說真的,可即便她真的是與旁的人一道來的,這會子也只有她一個,對,就一個。

“那……”簡非離遲疑了一下,“不如我先送你去我的房間,然後我去找醫藥箱,再來給你查看一下,怎麼樣?”

“嗯嗯,就這樣。”如此甚好,她裝崴了脚踝果然裝對了。

撒麗心裡美美的,開始慶倖自己來對了這遊艇。

果然富人遊艇上就有高富帥的美男子,她喜歡。

偷種就要偷這樣男人的。

只要,他能給她一個孩子就好。

至於有了孩子以後,那他就再與她沒有關係了。

輕輕柔柔的笑,此時的撒麗嬌嬌柔柔的樣子若是她自己看到了,她一定會吐了。

她從前,何時不是英姿颯爽的。

組織裏她是頂尖的好手,就連那些男人也要靠邊去。

女人中的撒麗算是高挑的,可是她很瘦,所以雖然高卻也沒多少重量,簡非離很快就將她抱到了自己在遊艇上的房間前。

因為,這個時候再想離開遊艇已經來不及了,遊艇在五分鐘前開航了。

那個時間正是撒麗剛剛登上遊艇的時候。

她來了,就沒想下去。

這一個晚上,她就是了為了這樣的一場豔遇而來。

豔遇。

想到這個詞兒,她的身體雖然還軟綿綿的靠在男人的懷裡,可是腦子裏卻絕對是亢奮的,相當亢奮。

簡非離單手抱著懷裡的女人,依然沒去注意她的長相,另一手摸出了鑰匙打開了門,朋友的一個海上活動罷了,來得人挺多的,又是簡家的生意夥伴,所以,說不得他就來捧個人場。

房間裏,乾淨整潔,簡非離的行李箱放在行李架上,洗漱用品則是擺在了洗手間裏,他出門一向喜歡帶著自己的洗漱用品,不喜歡那種一次xin的用過了就扔掉的,自己帶的雖然是舊的,可是乾淨整潔,用著放心。

就在簡非離把撒麗放在床上的時候,她的眸光早就將小小的房間迅速掃了一遍,就這麼片刻間,她已經給男人定了義,愛乾淨,有潔癖,這一點從他身上僅有的那種清冽的薄荷香就可以感受到了。

床鋪很軟,鋪著男人喜歡的那種格子床單,她舒服的躺下去,簡非離已經直起了身形,“你先休息一下,我拿了醫藥箱就回來。”此時,他已經鬆開了撒麗的身體,正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撒麗沒說話,只是一雙大眼睛定定的看著他,這個角度,她看著他更帥了,他渾身上下那種紳士般的氣度優雅的讓人迷醉。

見她不說話只盯著自己,簡非離這才留意了一下她的小臉,不過也只一眼就轉過了頭,“我去找醫藥箱。”對女人,大抵除了藍景伊,他對任何女人都沒有感覺,更,沒有被電到的知覺。

可,簡非離才轉過身,大手就被一隻軟軟的小手捉住,女子輕搖著他的手,“那個,我想喝茶。”撒麗看到了男人桌上擺著的一盒包裝精美的普洱茶,那茶,絕對不是遊艇上贈送的,而是簡非離自帶過來的,一看就是不普通的茶,“我想喝那個。”纖白的手指一指那茶,她不会的請求他。

“好。”簡非離微微皺眉,有些不喜歡女人這樣扯住他的手,好在,女人說完就鬆開了,他這才自在了些,起步就去泡茶,他卻沒看到,她起步的瞬間,身後的女人正狡黠的看著他的背影微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