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染色合體(結局下)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2:04
A+ A- 關燈 聽書

大白天。

陽光正暖,透過走廊的窗子斜斜打在光影之中,微微的浮塵盡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那槍口卻泛起了無邊的冷意。

走廊裏三個男人兩個女人,就在那些人舉起槍的同時,江君越和季唯衍同時飛動,就是眨眼間,分別把自己的女人護在了身後。

“嘭嘭嘭……”,低低的悶響聲,若不是走廊裏突然間靜了下來,喻色根本感受不到那槍聲。

消音的手槍,槍聲不響,但是,當子彈打入肌肉組織的那刹那間的悶聲卻讓她根本無法忽略。

殺手。

撒麗是殺手。

這些人全都是殺手。

殺手殺人,不會給你任何喘息的機會。

槍一舉起,便勾動了扳機,快得,等你反應過來的時候,都已中槍。

五槍,槍槍都是精准。

只是,他們沒想到江君越和季唯衍寧願自己受傷也不閃不躲的將自己的女人護在了身後。

子彈這玩意,穿破皮肉就在刹那間。

“啊……殺人了……殺人了……”聶香香的媽媽大抵是沒想到她這本是來鬧,卻突然間的變成了這樣一個場面,驚亂的喊叫著。

然,那五個殺手四男一女,眼皮都不眨,緊接著就要繼續射擊第二槍。

喻色已經呆住了,她眼裡全都是季唯衍身上的血,原本他肩膀上就中了一槍了,此時,又中了一槍,而這些人,顯然要的是他的命而不是江君越藍景伊和薛振東的命,因為,打在那三人身上的子彈並不是致命的位置,不是胳膊就是腿,而打在季唯衍身上的卻是他的胸口。

喻色愣了有一秒鐘,才想起來的伸手就要去捂季唯衍胸口的傷,那裡正汩汩的流著血,這是自從在T市的機場他被暗槍打中之後又一次受了槍傷,然,她的手才抬起,季唯衍便倏然推開了她的手,再度將她護在身後,“你們要殺的是我,放了這裡其它所有人。”他靜然站在那裡,若不是燕尾服上一片鮮紅,只看他的表情,你一定以為那些不是血而是紅墨水什麼的。

“季唯衍,你等死吧。”然,殺手是根本不理會的,在他們的眼裡,根本不管那些常人的感情,抬手就要再繼續補槍。

“撒麗,不要。”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突然間奔至撒麗的身後,長臂倏然一探,便一下子勒住了撒麗的脖子,再猛的一使力,撒麗的臉色頓時白了,呼吸也困難了。

“簡非離,你找死?”撒麗艱難的呼吸著,出口的聲音斷斷續續。

“誰敢殺人,撒麗死,還有,我和小欒一起死。”簡非離眸色深深,一邊挾持著撒麗一邊掃過那幾個正猶豫的男殺手。

“簡非離,你敢?”撒麗似乎是想要掙開簡非離的鉗制,可是那男人瘋了一樣的緊勒住她的脖子,根本不給她掙開的機會。

“呵,要不,你就試試我敢不敢?小欒在我手上了。”簡非離輕輕笑,視線最終落在了喻色的身上,喻色救過簡非凡,否則,他弟弟早就沒命了,後來父親又陷害喻色嫁給了弟弟,他們簡家欠了喻色太多太多,所以,他不能讓喻色的心愛之人死在撒麗的手上,絕對不能。

“你就為了那個女人嗎?”撒麗一手吃力的抬起,手指著喻色,“上次就是你封锁了我殺她,這次,你還要封锁嗎?師兄,你們動手,不要管我,季唯衍撞死了師父還有四哥,他必須死。”撒麗雖然被制住了,雖然語言沒辦法連續說出,但是,卻還是可以表達出她完整的意思。

“好。”四個男殺手中有一個低應了一聲,手中的槍便要再度射出。

喻色只覺得呼吸都要停滯了,若是季唯衍身上有槍,他完全可以打回去,可他們今天在舉行婚禮,婚禮進行中被叫來醫院,他根本沒時間拿什麼手槍,也沒想到拿手槍,所以此刻,面對眼前的四把槍,他們沒有半點辦法。

血肉之軀怎麼也敵不過飛快的無情的子彈。

“小欒,過來。”簡非離就在這時又出人意料的喚起了一個小朋友的名字,也是他之前喚過的,而顯然,撒麗是在乎那孩子的。

“爹地,小欒來了。”稚氣的童聲,隨著奔跑頃刻間就到了簡非離的身邊。

那孩子的聲音也吸引了四個男殺手齊刷刷的看了過去。

簡非離已經彎身抱起了小欒,一步走到了走廊的窗前,窗子是開著的,他動作俐落的就上了窗臺,“你們若殺他,我和小欒一起跳下去。”

手術室是在醫院的頂樓十八樓。

進電梯的時候喻色就知道了。

十八樓跳下去會是什麼後果,喻色開始心驚肉跳了。

這一刻,她的擔心已經從季唯衍的身上而轉移到了簡非離和那個叫小欒的小朋友的身上,小男孩很漂亮,長得有些象撒麗,也有些象簡非離,再加上他剛剛脆生生的叫簡非離為爹地,便可證明那孩子是簡非離和撒麗的。

喻色是震驚的,畢竟,她曾經與簡非凡是夫妻,對簡家的事情也是頗為瞭解,簡非離一直未婚,這也是簡鳳樓算計她嫁給簡非凡的原因之一,目的就是想要簡家有後,結果,她卻與簡非凡之間沒有發生任何。

然而現在,簡非離這明顯的是有了他自己的兒子,還這樣大了。

那孩子目測過去跟曉越差不多大,漂亮的樣子特別的惹人喜愛。

她這愣住的空檔,身子忽的而扯起,然後重重的一個狠甩,便如陀螺般的被甩向了幾步外的薛振東,不等她反應過來,季唯衍已經有了下一步的動作,劈手一奪就搶下了正愣愣望著簡非離和小欒的撒麗的手中的槍。

季唯衍終於有槍了,然而,他的行動也終於驚醒了其它四個男殺手,“撒麗,你……”

“師兄,不必管我,殺了他,為師父報仇為四哥報仇。”撒麗高喊,漂亮的面容上全都是淚水,“殺了他。”

“撒麗,我說過的,你若殺他,我和小欒一起跳下去。”簡非離靜靜的望著面前已經錯亂了的女子,眸色黯然。

“殺了他,快殺了他,他不會跳的,他是小欒的親爹地,不會的。”撒麗的情緒開始狂躁了起來,一邊不時的看著窗臺上的簡非離和小欒,一邊看著對面的四個師兄,她是痛苦的,只為,她一點也摸不准簡非離的心。

那個男人,她像是懂的,又像是不懂的。

“哢……”

“哢哢……”

“哢……”

那是子彈上膛的聲音,現在,只要四個人一鬆手,以他們殺人的本事,季唯衍即便是手中有了撒麗的槍,他一個也不是四個的對手。

玩槍和玩功夫,那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事情。

“媽咪……”

“撒麗,再見。”

視窗的簡非離動了。

因為,他再不動,已經上了膛的槍絕對會殺死季唯衍的,這一次離得那樣近,就算季唯衍有九條命也不見得能逃得過了。

視窗上有什麼一閃。

等喻色再睜開眼睛看過去的時候,視窗上的簡非離和小欒都已經不見了。

“非離……小欒……非離……小欒……”撒麗瘋狂的奔到視窗,而與此同時,她的四個師兄也同時奔了過去,父子兩個從十八樓跳下去,那後果……

季唯衍動了。

江君越動了。

一直如雕像般的薛振東也動了。

幾分鐘後,走廊裏歸於了平靜。

所有的人,季唯衍中了兩槍,江君越腿上中了一槍,薛振東胳膊上中了一槍,而撒麗早就沖到了樓下不見了踪影,至於那四個男殺手,槍被奪後,便隨著撒麗一起消失了。

喻色沖到了窗前,卻哪裡還有簡非離和小欒的影子。

她不知道簡非離和小欒怎麼樣了,雖然只是片刻間的遇見,雖然她只看了那孩子幾眼,那孩子卻彷彿在她的心裡生了根般再也無法剝除。

季唯衍到底還是被送進了手術室。

三處槍傷,再加上他最後也參與了三個男人對四個殺手的搶槍行動中,他傷的很重,好在,並無生命危險。

一個小時後,聶香香生了。

母女平安。

只是,聶香香因流血過多要晚些才能醒過來。

那是一個漂亮的小女娃,五分象季唯雪五分象薛振東,護士才一抱出來,喻色就搶著抱了過來,憐愛的點點小傢伙的小鼻尖,“來,叫舅媽。”今天的婚禮雖然只差了一點點就成功結束了,可她一點也不遺憾,今天,又有一個小生命降生在這個世界了,這是季家的喜事,而她現在也是名副其實的季家後了,不摻半點水份。

婚禮兩場。

證也兩個了。

新加坡一個。

小城一個。

她比旁的女人多領了一個。

只為,她說她是小城土生土長。

一年後。

某比特小朋友的生日宴。

小壽星端坐在他爹地的大腿上,大眼睛緊盯著喻色的圓肚皮,小手也使勁的往她的肚皮上揮舞著。

曉衍不樂意了,一把推開那只小手,“我媽咪的肚肚裡有小寶寶,不能碰,一碰他就不出來了,以後就沒人跟你玩了。”

喻色看著曉衍,可樂的笑著。

她懷上了。

這一個,從懷孕到出生,季唯衍說他都會陪在她的身邊,與她一起感受孕育一個新生兒的快樂的過程。

想到那男人為了讓季漫珍不再為難她真的做了結紮手術她就心疼,好在,那男人留了後手,向她求婚那天還真的沒有騙她,手術前,他取了精子保存了下來。

否則,他們的小四就永遠也不可能有了。

家裡的人陸續的都上桌了。

小壽星還端坐在薛振東的大腿上,他憐愛的摸摸她的小臉,“再淘氣就抱你離你舅媽遠點,讓你看不到她肚肚裡的小傢伙。”

小壽星小嘴一咧,就要開哭,可,打了雷卻不見下雨,薛振東低低笑開,“你呀,才一點點大就知道唬人了,象你媽。”

“呵,這話倒不假,是挺象唯雪的,唯雪人呢?怎麼你帶著孩子來了,她卻不回家?唯雪越來越不象話了。”

“媽,唯雪的女兒代表她,不可以嗎?”季唯衍正好下班,喻色剛要起身去接他脫下來的外套,他就喝止了她,“說了多少次了,我又不是客人,自己來就好。”

喻色吐吐舌,她現在是他的大寶貝,四個小的就是他的小寶貝,他寵這個寵那個,卻獨獨不寵他自己,家裡,最辛苦最累的就是他了。

季唯衍淨了手落了座,大餐桌上圍滿了人,熱鬧中喻色看著小壽星,想起她出生那天發生的所有,眸色一黯,低頭不再說話。

只是刹那間的反應,季唯衍便發現了,俯首,也不管這餐桌上有多少人了,先是在她的額頭上輕印一下下,那邊曉衍立刻拍起了小巴掌,“爹地帥帥帥,媽咪羞羞羞。”

喻色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場景,幾乎每天都在上演。

然而,男人卻並沒有馬上移開唇,而是低低的又在她的耳邊續道:“他和小欒一直沒有消息,或者,沒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不是嗎?”一如他當年,季漫珍和藍景伊全都以為他死了,可他的沒有消息,又讓他活了過來。

喻子鼻子一酸,想起簡非離抱著的那個漂亮的小男孩,手落在了小腹上,“阿染,這孩子,姓簡,可好?”這個簡,是為簡非離,也為簡非凡。

那個男人,從與她離婚後,一直孤身一人,未找未娶,他說,他只在T市遠遠的守護著她的幸福就好。

可是簡家,終是太冷清了。

每每想起,她心頭都是酸澀。

她以為季唯衍會遲疑,不想,他微微一笑,直接道:“孩子的名字都起好了。”

“呃,什麼?”喻色一愣,轉頭看他。

“簡曉菁,中間也是一個曉字。”

“你起的?”喻色吃驚看他。

“嗯,等你生了就把戶口落過去。”喻色懷的是女孩,他們都知道。

“老公我愛你。”喻色一歪身子便靠在了季唯衍的身上,這一刻,她心底裏的酸澀悄去了些,手撫上小腹,簡曉菁,她和季唯衍的小四,卻是簡非凡唯一的一個孩子。

一個女兒,女兒也會是爹地的貼心小棉襖。

小壽星的蠟燭點燃吹滅,蛋糕的香和飯菜的香飄滿餐廳,歡聲笑語中,大肚子的女人終於釋懷了,只為,她有一個小四叫做簡曉菁,即將出生。

窗外,月光如銀,潮聲依舊,喻色輕依在季唯衍的懷裡,男人的手裡是口琴,簡單的音樂,卻是最美的曲調,他說,這是胎教,他以前沒給過她的,如今全都補過。

她輕輕笑,其實只要在他身邊,那便一切都美。

她會陪著他,一起慢慢變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