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造孽呀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8:36
A+ A- 關燈 聽書

“唉,造孽呀。”藍晴歎息了一聲,“你和沁沁回去吧,我還不想回去,那孩子的事兒你跟他好好商量,能帶回來就帶回來,媽幫你帶,若帶不回來,你也別强求,我從那照片裏能看出來,他似乎挺喜歡那孩子的。”

“媽,孩子是我的,我一定要帶回來,不能便宜了他。”她辛辛苦苦生的,他連個招呼都不打的直接就偷走了,江君越,他怎麼那麼壞那麼狠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若不是親眼看到那照片,她真的不信江君越會是那樣的人。

“唉,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决定吧。”藍晴沒在多說什麼,而是哄著小沁沁去睡了。

藍景伊馬上就要去訂機票,這才想起她的護照什麼的都在放高利貸的人那裡呢,看來,該是她與陸文濤說破一切的時候了,微微沉銀了一下,藍景伊還是打給了陸文濤,孩子落在她的名下了,一落了戶口她就跟陸文濤辦了離婚手續,想到那些手續,她便想,若是再結婚,呵呵,她就是三婚了。

“伊伊,要回國了,是不是?”手機那頭,低沉的男聲飄過來,帶著隱隱的擔心。

果然,他也知道了江君越和那孩子的事兒,“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昨天,我正在查那孩子是不是跟你有關係。”

“查到了嗎?”她輕聲問,卻分明聽到了自己狂烈的心跳聲。

“還不確定。”

“文濤,我的護照,能還回給我嗎?”她低聲的問,終於還是說開了,其實,她的心底一直都是很感動他如此悄悄的幫她的,從前,那個不惜動武力也不許她工作的男人不見了,現在的陸文濤帶給她的更多的是安然,他就象是她的哥哥一樣的在悄悄的保護著她,也讓她欠他更多更多,多的,不是只用金錢就可以還得清的。

“呵,還是被你知道了,其實,一直跟著你到處走呢。”

“在哪兒?”藍景伊驚喜的問道,若是這樣,她不是一翻到就可以馬上訂機票了嗎?

關於兒子的事兒,她一秒鐘也不想耽擱了,她的兒子呀,她太想見到那小東西了。

“在你旅行包的第二個夾層裏。”

“嗯,我知道了,訂了機票我告訴你。”藍景伊興奮的說完便掛斷了電話,就象是一個孩子般的沖去自己的房間去拉出了那個她平常慣用的已經洗得有些泛了白的牛仔旅行包,拉開最外層的拉鍊,再拉開裡面第二個夾層的拉鍊,果然,她看到了自己的護照,這一天,兩個驚喜從天而降,她突然間覺得自己是那麼的幸福,她真的好幸福。

就要看到那孩子了,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和期待席捲著她的身心,讓她看著哪裡都覺得舒心愜意。

訂了最快最快的機票,即便是貴了也不管了,第一次的,她這樣的捨得錢,但是,最快也要三天后。

三天,可以讓她把這裡的一切都處理好,尤其是那家餐廳的工,她要先辭了,這三天,她就再去三天,以後,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去了。

算算日子,三天后正好是耶誕節,怪不得那天有機票呢,那樣的日子就跟中國的大年夜一樣,沒有願意出門的。

可她不是外國人,她也不是特別的熱衷耶誕節,她只要能儘快回去就好,其它的,她真的無所謂的。

藍景伊空前的忙碌了起來,能帶的都帶走,哪怕是一個小沁沁的布娃娃她也捨不得,再花錢去買又要浪費錢呢,拿回護照了,以後也不必再還錢給放高利貸的了,可是,她還欠著陸文濤的錢,一筆一筆的,她將來都要還。

整理好了東西,就安心的去餐廳幫忙刷盤子,她不要錢的,只是要感謝安姐的幫忙,安姐一聽說她找到了自己的孩子,也是替她高興。

連著三天,藍景伊就在期待中度過,有時候,她真想打個電話給江君越,可是,她又不敢,那份簽過的協定還在,她還是怕,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連累了自己的親人,那樣的賭注她真的不敢賭,她也賭不起,因為,她再也受不起親人出事或者是丟了的結果了。

有一次,便足够了,那是讓她痛不欲生的事情。

藍晴終還是沒跟她回去,而小沁沁因著要吃Nai也只能跟她一起回了。

小傢伙越長越是象她,一個模子裏印出來的一樣。

行李都托運了,上飛機上只帶了小沁沁需要的東西,小傢伙太小了,第一次坐飛機,一坐上去,就好奇的看看這兒看看那兒,還看著機窗外的藍天,看著那一朵朵的白雲便撒歡的直揮手。

藍景伊靜靜的坐在位置上,她想起她初初來法國的時候還是三個人,江君越陪著她和藍晴一起來的,可是現在,他一個人早就回去了,藍晴留了下來,而自己,也終於在一年多以後要回去T市了,那個,讓她魂牽夢繞的地方。

她想他,即便是知道是他偷走了她的兒子她也一樣的想他。

她就是這麼的無可救藥了。

三天,洛美薇一直很安靜,安靜的讓江君越只覺得詭異。

好在,小東西很乖,小東西只要有得吃有得喝有得玩有得睡,那便什麼也不管的,只管每天開開心心的。

請了一個保姆,專門帶著小東西,而他就把小東西安頓在了小公寓,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者,是小東西跟小公寓有緣吧,那天小東西按開車門他停車的時候,離得最近的就是小公寓。

保姆帶著孩子睡臥室,他就睡沙發,白天帶去公司,晚上自己天天親自守著,他就不信洛美薇能偷走他兒子。

然,第四天清晨,當江君越帶著孩子趕到公司的時候,他才發現他有些低估了洛美薇的能力。

總裁辦公室的會客區域,此刻,老爺子,江涵予,賀之玲,還有洛啟江和他爸媽都來了,當然,最惹眼的是穿得一身火紅的洛美薇。

眼看著江君越抱著孩子進來,老爺子伸長了脖子的望過去,“象呀,真象。”他幾個孫子呢,卻還沒一個重孫子,所以這會看到那小東西,眼睛都綠了,“君越,快抱過來給爺爺看看,讓太爺爺看看小重孫。”

老爺子很疼他,不然,也不會把江氏總裁的位置給他了,要知道他們堂兄弟四個人呢,而且二叔的兒子江君亮在商場上也吃得開,只是,當年那一場較量還是他取勝了,再加上老爺子挺他,所以這江氏總裁的位置他才坐穩了,江君越把小東西遞到了老爺子的懷裡,小東西也不怕,穩穩的坐在老爺子的膝蓋上,仰著小臉就去抓老爺子的鬍子。

“哎喲喲……”老爺子吃疼了,“這小手,怎麼這麼有勁呢,比君越小時候還有勁還淘氣。”說來也怪,老爺子一看這孩子就喜歡上了,“君越,起名字沒?”

“還沒,爺爺起吧。”

“那就叫江雲熙吧,你覺得怎麼樣?”洛家的人都在呢,老爺子卻是旁若無人的只跟著江君越兩個人說起了話,根本不理會那洛家老兩口。

“親家公,這名字起得真好,我替我家美薇謝謝你了。”

“可不是,這名字是真的不錯,美薇,你說你怎麼這麼能耐,我一直以為你出國了呢,結果,你居然不聲不響的給你賀姨來了這麼大的一個驚喜。”賀之玲一改之前的認定這孩子是哪個小姐生的語氣,此刻,只盼著洛美薇能母憑子貴的嫁到江家來,從此,她也了了一份心事,江家和洛家若是能聯姻,那兒子這江氏總裁的位置只會越坐越穩。

“賀姨……”洛美薇有點害羞的垂下了頭。

“叫什麼賀姨,還是改口吧。”一旁,江家老二江涵昌笑道,眼看著老爺子喜歡那孩子,他自然是借花獻佛,哄著老爺子高興就好,江家的規矩,不允許有私生子,這是他們幾兄弟從小就知道的家訓,老爺子也對私生子特別的反感,但是現在他一眼就喜歡上了那小東西,說不得,只能為小東西正了身份了。

“媽……”洛美薇輕輕的叫了一聲。

“別,我不同意改口,我說了,我只要孩子。”江君越卻是冷沉著一張臉,根本不管在場的人會有什麼反應,一伸手就抱起了小東西,再直接的送去給秘書,“抱好了,若是他有什麼閃失,或者是丟了,我會讓在場的所有人陪葬。”冷聲的說過,他便大步的走到了辦公桌前,坐下,開始辦公,完全的無視了那還坐在沙發上等待商量他和洛美薇婚事的江家洛家兩家的老人。

“公公……”賀之玲臉上有些掛不住了,他這兒子,真是一根筋,只要是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誰也拗不過他,就是當初的尹晴柔也是,就因為那個女人,當初,他足足有三年沒叫過她一聲媽。

“放肆,君越,江家不允許有私生子的存在,你要是不結婚,那這孩子,便送人好了,不許再帶著他進進出出公司惹人誤會。”老爺子拄著拐仗站了起來,怒氣衝衝的對著江君越喊道。

江君越才要說話,忽的,電腦左下角的QQ頭像閃動了起來,他隨手按開,蔣翰的消息便閃了出來,“江總,有人在機場發現了她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