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番外:染色合體(45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1:24
A+ A- 關燈 聽書

薄醉微薰。

喻色半倚在季唯衍的身上。

大廳裏人影綽綽,她還是那種如夢的感覺,總覺得這是在做夢一樣的不真實。

“色,帶你去一個地方。”季唯衍優雅的一個抬腕,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時間,低聲的對著喻色說到。

“嗯?”她傻傻的看他,他是又要給她驚喜了嗎?

“走。”一字說完,他牽著她的手就朝著大廳一側的電梯間走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人多。

一時之間誰也沒有發現他們這兩個主角居然悄悄逃離了主現場。

喻色一直暈暈的,他做什麼她都是乖乖跟著。

宛然一個小跟班。

大抵是今晚客人都在大廳裏參加喜宴,此時正在用餐,所以電梯裏便只有他們兩個人。

電梯裏燈光暗幽。

喻色的頭暈暈沉沉的,人站在季唯衍的身邊,兩個人一起的影子倒映在電梯壁上,清晰俊雅,一刹那間,讓她再也移不開視線。

頭微微一側,便枕在了季唯衍的肩上。

酒香混著女人身上獨有的氣息,季唯衍喉結滑動了一下,隨即輕輕轉身,大手也悄然扣在了喻色的腰上,他的動作很輕,彷彿怕碰壞了才摟到懷裡的小女人,帶著她一起移前一步,便將她嬌小的身形抵在了電梯壁上。

那是一刹那的微凉,隨即,喻色便被他伸開支在電梯壁上的兩條手臂圈在了一個極小的範圍內,他的頭剛好擋住了電梯裏監控探頭,只留給探頭一個他的後腦勺。

低低的吻落下來,帶著濃的化也化不開的纏綿,伴著的還有他一聲接一聲的呢喃。

“老婆……”

“老婆……”

“老婆……”

喚你千遍,也不厭倦。

她如水般的靠在那裡,好在有他的支撐,否則,她早就滑倒在了地板上。

“叮”的一聲響,電梯門開。

頂樓到了。

一股凉爽的風拂過漫身,讓喻色猛然一驚,她剛剛與他就在電梯裏……

想想,便是小臉一紅,抬手推他,“你壞。”

季唯衍徐徐起身,相比於喻色,他不見半點忸怩和不好意思,彷彿這樣在電梯裏的長吻就是理所當然的一樣,一邊牽著她的手走出電梯走向頂樓,一邊低低的道:“叫聲老公聽聽。”

喻色染著醉意的紅唇輕開,在電梯裏他喚了一聲又一聲的老婆,可此刻讓她喚他,一開口,她卻一下子喊不出來了,半天才出口,卻是另兩個字,“阿染……”

“叫老公,不然捂上你的眼睛不許你看我。”他停下,看著她一本正經的道。

喻色偷瞄了一眼這頂樓上的風景,太美了,這絕對是一個靜夜裏欣賞新加坡的最美的所在,生怕他真的捂上她的眼睛,她急急喚了一聲,“老公。”

“嗯。”他應,唇角勾起迷人的弧度,惹她心口狂跳。

“老公……老公……老公……”一次出口,再後來就無比的順暢,恨不得就一直一直這樣的叫下去而不停歇,那也是一種幸福。

季唯衍看著面前乖巧美麗的小女人,眼角裏全都是寵溺的味道,突然間,他一個傾身,便將她抱在了懷裡,幾個大步走到了天臺的一角,坐在高高的臺階上,而她則是坐在他的大腿上,就在喻色不明白他何以帶著她忙裡偷閒的來到這天臺上的時候,天空中突然間一片閃亮。

隨即,是煙花一個接一個的灑在漫空。

五彩之色,數不清的造型,直到一分鐘後,她才從驚喜中醒過來,也才明白男人帶她來這天臺的用意,“老公……”又是一聲輕喚,她懶懶靠在他的胸口,“你怎麼這麼壞?”壞的讓她對他就只剩下了愛,除了愛還是愛。

季唯衍捏捏她的小鼻尖,“那以後就不壞了。”

“不好。”

“好吧,那阿染就繼續壞。”

“嗯。”

她居然就應了,傻傻的應了。

是不是愛人間一起的時候,什麼癡傻的話語都能說出來?

“老公……”

“嗯?”

“老公……”

“哦。”

“老公……”

季唯衍突的俯頭,一下子吻住了她兩片嬌豔的紅唇,碾壓著的同時,扣著她越來越緊的貼近他,直至負距離,直至她的氣息裏全都是他的,混合在一起,再也無分彼此。

那一夜,喻色是在夢中睡著的。

醒來,卻不是在季家的別墅裏,而是在車上。

意識悄然回籠間,喻色還是有些迷糊的,扭頭看車上,季唯衍正專注的開著車,“阿染,我們昨晚真的結婚了嗎?”昨晚,太不真實,不真實的讓她到現在還覺得那是一場夢。

“傻,要改口叫老公了,老婆。”他打樣,很認真的叫了一聲老婆。

喻色揉了揉發疼的額頭,“可是我們只結了婚,還沒領證呢,沒領證,我們就不是受法律保護的夫妻,季唯衍,你還是壞……”

“傻。”他就笑,然後,一邊開著車一邊道:“把我的公事包打開。”

喻色回頭看後排的座倚,他黑色的公事包正安靜的躺在那裡,這也是車裏他唯一帶著的東西,她拿過來一邊打開一邊不明所以的道:“這是要去哪裡?要帶我去談生意?”他還真是忙,昨晚才舉行婚禮,今天就要忙生意,這也太財奴了吧,她有點小哀怨了。

“不是。”

喻色打開了他的公事包,正要繼續問,突然間愣住了。

那紅色的小本本上燙著金字,分明就是她剛剛哀怨著沒有的那個證,“你……你什麼時候辦的?”居然沒有叫上她一起,喻色嘟嘴了,雖然他又成功的給了她一個驚喜,可是,這一個環節她卻是想要直接參與的,因為,那種夫妻兩個去領證的感覺一定是美美噠。

季唯衍一隻手繼續握著方向盤,另一隻手卻是側移而落在了她的手上,“時間有點趕,所以來不及叫你,回小城,我親自帶你去。”

“那邊也要辦證?”

“嗯。”

“好吧。”她這才滿意了,“這是要去哪兒?”她對新加坡實在是太不熟悉了,路邊的風景和高樓大廈看了半天也不知這條路是延伸向哪裡的。

“你猜。”

呃,這男人又是要給她驚喜了。

好吧,那她就不追問,說實話,她很享受他帶給她驚喜的那一瞬間,美妙的無法形容。

好在,二十分鐘後喻色終於知道了。

果然是又一個驚喜。

他要帶她回小城了。

他說過,他的面容恢復後會給她兩個婚禮,一個在新加坡,一個在小城。

她知道,他這是在以他的超速度來完成他的承諾了。

等了那麼些年,這一天像是來的早,可其實,真的很晚很晚了。

私人飛機。

回歸季氏,他從前的所有完全都歸屬於他了。

當看到飛機上的孩子們還是喻淵庭和爺爺,更有季漫珍的時候,她才明白所有的人早就趕到了機場,“為什麼我們遲到了?”她小小聲的問他,心底裏卻已經大概揣測到了原因。

“唯衍,怎麼這麼慢?”不等季唯衍回答,季漫珍略帶埋怨的問了過來,她的兒子,她自然敢問,她那樣子應該是這個大部隊已經等他們等了很久了。

“我起遲了,好在喻色叫醒了我。”

喻色微微一愣,隨即小手回握了一下男人的手,她醒來的時候他在開車,一定是她睡遲了,他捨不得弄醒她。

飛機起飛了,直飛小城。

孩子們第一次乘坐自己家裡的私人飛機,再加上飛機裏的感覺更像是一個溫馨的家,三個一起歡快的在機艙裏跑來跑去,興奮的就是不肯坐下來。

回去了小城了。

機窗外藍天白雲,是那樣的美。

飛機停落。

喻色才發現機場上好多人都在等著她,人一出了機艙口,第一個看到的就是不知道等了多久的簡非凡。

還有孟小凡。

遠遠的,居然還有洛嘉旭。

這是她所熟悉的世界。

她轉頭看身側的男人,他微笑清朗的模樣還是那樣的好看。

她喜歡他現在的這張臉,是她如初與他遇見時的那張臉。

“老公,我愛你。”

“媽咪,你對爹地說什麼了?”不想,身後的曉衍聽見了,小人不会的問過來,聲音超大,讓正在下舷梯的人全都下意識的看向了喻色。

“曉衍,是爹地說的,爹地說,老婆我愛你。”

“爹地好棒呀,爹地只愛媽咪一個。”曉衍興奮的手舞足蹈。

喻色剛好走下舷梯,視野中那個人群中等在最前的男人面容清俊,眉宇染著微微的祝福的笑意,可是,她卻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微殤。

“小色,一定要幸福喲。”她與季唯衍一起走到他的身旁,他望著她輕輕低言。

喻色拼命點頭,眼中都是潮意,這個男人,她雖然不愛,但是卻感受到了他給她的愛,無私無際。

“季唯衍,你若是欺負了她負了她,我一定不會饒過你。”

“呵,好。”季唯衍淡淡笑開,“你能來,色最開心了。”所以,他才親自的請了簡非凡。

那是小城最大的教堂,抵達了,喻色才知道,壞男人給她的居然是兩個迥然不同的婚禮。

一個中式。

一個西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