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番外:染色合體(45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1:16
A+ A- 關燈 聽書

寶藍色的蘭博基尼飛快的行駛在新加坡的馬路上。

許山將車速開到了最快。

“許山,宴會要結束了嗎?”不然,他怎麼開這樣快。

“哦,不會的,家後不到,不會結束的。”許山一邊轉著方向盤一邊笑道。

喻色迷糊的皺了皺眉頭,“呃,新加坡沒幾個人知道我的,我去不去其實都沒關係。”她不過是季唯衍的一個陪襯罷了。

“怎麼會沒關係,先生正在等你。”

呃,他連個電話都沒有,他現在的情况她全部要透過許山才知道,想想她就不自在了,“他很忙嗎?我打個電話給他方便不方便?”

“這會好象……”許山遲疑了一下。

“哦,那我不打了,一會見到他再說吧。”喻色磨牙,季唯衍這是在做什麼要這樣忙呢?

參加個宴會不過就是與一些商場上的大亨小姐家後什麼的周旋一下罷了,他就少與一個人說一會話不行嗎?

那樣隨便都能抽出一兩分鐘給她打電話吧。

可,他就是不打給她。

喻色哀怨了。

全程都是一言不發,眸光望著車窗外的景致,霓虹閃爍的光影中,什麼都是夢幻的朦朧的。

喻色又有一種做夢的感覺了。

季唯衍與她就在同一座城市裏,可他們彷彿離得很近,又離得很遠。

那是新加坡最豪華的五星級大酒店。

車停的時候,喻色才發現飯店前的停車場上全都鋪上了紅地毯。

是的,紅地毯一直延伸到飯店的大門口。

紅色的彩帶和氣球飄舞在半空中。

飯店前人影綽綽,人很多。

像是在等待某比特重大人物的光臨似的,那場面很是宏大。

喻色下了車,隨著許山往那個方向走去,“許山,阿染呢?我是不是要與他一同過去比較好?他在哪裡等我?我與他會合了再過去吧。”

“不用,先生說你到了直接過去就好。”許山笑咪咪,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喻色一下,“家後今天很漂亮。”

喻色不好意思了,雖然知道許山沒有惡意,只是真心的誇獎,她還是俏臉一紅,“謝謝。”

她今天的妝容相比於那一天的多了些清純少了些嬌豔,恰巧於二者之間,給人一種又清純又嬌豔的感覺,這個妝,的確很適合她。

而她身上的這件紅色的禮服,一點也不顯俗氣,相反的,倒是襯著她更加的明豔動人,很配她。

兩個人越走越接近人多的地方了,這個時候,喻色才發現,那些等在飯店大門口的人,此時望著的居然都是她的方向。

是的,真的是她的方向。

喻色有些迷糊了。

她停下了脚步,不明所以的站在原地開始在人群中蒐索著季唯衍的身影。

直掃了整整一圈,她才看到那個此時正站在臺階上,一身暗紅色西裝的男人。

再看他的身後,紅色的氣球,紅色的彩帶,還有,一個又一個紅色的雙囍字。

這場景即使她再笨也明白了。

有人要結婚。

而,入目所及,唯一一個一身正裝而胸前又別了紅色玫瑰的男人便是季唯衍。

離得遠,可是她依然能看清楚他的那張臉。

喻色驚住了。

他只是離開一天而已,他到底是做了多少的事情?

天,他的臉恢復了最初她遇見他時的樣貌,那也是她最最喜歡的他的樣貌。

英俊迷人。

記得初初與他相識的時候,每次看到他的臉,她都會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那是她習慣的一張臉。

“阿染……”她情不自禁的低喚,這又是給了她怎麼樣的一個驚喜呢?

他說過,等他的面容恢復了原貌,就給她兩個盛大的婚禮。

她知道他一定會做到的。

只是沒想到會這樣快。

早上,他還送她去公司上班,晚上,他就做好了一切,甚至,連他們的婚禮也籌備好了。

似乎,這所有的人都知道,卻獨獨瞞了她一個。

“家後,先生在等你呢。”見她愣住了,許山適時的提醒著喻色。

季唯衍等這一天等了六年多。

喻色又何嘗不是呢。

他們兩個人,是該有一個像樣的婚禮了。

這還沒開始,許山的眼睛就潮潤了。

這些年,季唯衍的經歷可以用坎坷來形容。

都是江誠,在季唯衍記憶沒有恢復的時候,江誠就開始想方設法的謀殺他了。

那一次在T市綁架了喻色,所為,就是要置季唯衍於死地。

好在,季唯衍有九條命,雖然受了重傷,但到底是逃過了一命。

如今,他的身份恢復了。

如今,他的面容也恢復了。

是時候給他幸福的時候了。

聽到許山的話,喻色這才清醒過來,也才明白之前許山帶她去化妝選禮服的時候為什麼要選擇那家婚慶公司了,此時方明白那些淺色的禮服為什麼尺寸不適合她了,那一定是男人早就安排好的,只許她選紅的不許選其它的顏色。

再仔細回想,那些紅色的禮服連她身上的這一件全都算在內,哪一件的款式和做工都是精美。

可那個時候她心裡一直在埋怨男人連個電話都沒有,她什麼也沒想,更沒想到季唯衍會為她製造這麼一場盛大的驚喜。

此時,這麼多的人都在看著她。

她成了這一個晚上這裡的女主角。

喻色纖手拾起裙角,便朝著季唯衍跑去。

那是她的王子,一直都是,始終都是。

她跑得那樣快,恨不得一下子就飛跑到男人的身前。

跑過長長的紅毯,還有三級臺階,臺階上,季唯衍尊貴若神祗的身形卓然而立,即便是站在人群中,她也能一眼就發現他的存在。

到了,他伸開雙臂,喻色也不管有多少人在看著了,更不管那遠遠近近的攝像機的鏡頭了,一下子撲在了男人的懷裡,“阿染……阿染……”他是給了她多大的驚喜呢,太大的驚喜了。

白天她還上班,可是晚上,她就要做他真正的女人真正的妻子了。

季唯衍輕摟著懷裡的女人,輕拍著她的背,“喜歡嗎?”

“喜歡,喜歡,很喜歡。”她喉頭哽咽,這個驚喜實在是太大了。

“傻,還沒開始呢。”大庭廣眾之下,喻色撲在季唯衍的懷裡,此時激動的完全忘記了周遭還有那麼多人看著她和季唯衍呢,“阿染,我好感動。”

季唯衍溫溫笑開,也不催她,由著閃光燈不住的打在他和她的身上,“一會開始了,你會更喜歡,乖,咱們進去,好不好?”

“好。”喻色吸吸鼻子,强抑制住那種因為激動而欲要湧出的淚意,緩緩起身。

人很多。

遠處近處到處都是人。

季唯衍是請了多少人呢。

算來,為這一天他一定早就開始準備開始計畫了,卻一直一直的瞞著她。

但,不得不說,她的確驚喜到了。

很驚喜。

“來,我們進去。”季唯衍朝她遞過來一隻手,修長而骨感的大手就在眼前,就象是一種盅惑一種召喚,牽引著喻色不由自主的落上去。

兩隻手。

一大一小。

十指相扣間,兩個人一起徐徐步入飯店的大廳。

金色的大廳,佈置的宛如夢境一般,喻色恍恍惚惚的隨在季唯衍的身側,好在,她恍惚,軒昂筆挺俊朗如畫中人般的季唯衍不疾不徐,帶引著她緩緩走入了他們今晚大婚的會場。

“媽咪……”

“媽咪……”

“媽咪……”

隨著三聲稚嫩的聲音喊來,喻色再一次的驚喜了。

曉越曉美和曉衍都來了。

還有季漫珍。

喻淵庭。

江君越和藍景伊。

她想了好幾天的寶貝們居然被季唯衍悄悄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接來了。

天呀,季唯衍到底給了她多少的驚喜呢?

抱過了曉越再抱曉美,最後是曉衍。

每一個都狠狠的親一口,她是有多想孩子們呢。

“丫頭,爺爺也來為你祝福了。”就在喻色沉浸在一個又一個的驚喜中還沒有回神的時候,又一個驚喜到了。

她這才發現喻淵庭的身邊還多了一比特老人家,兩個人站在一起足有七八分的象。

爺爺,他是爺爺。

喻色抱著曉衍走了過去,不管上一輩之間發生了什麼,可她終究是姓喻的,欣喜的一喚,“爺爺。”

老人家一把牽過她的手握在他的掌心裏,老人家的手一直在抖,“喻色,我的孫女,能親眼見證你的幸福,爺爺知足了。”拍了拍她的手,才不舍的鬆開。

喻色很想跟他說起喻茜的事情,卻被走過來的季唯衍牽起了手,“走,舉行婚禮去。”

這是一場中式婚禮。

喻色不記得季唯衍都請了什麼人。

只為,對新加坡的達官貴人,她可以說是完全的不認識。

她只記得這一晚來了很多很多人,她也收穫了很多很多的祝福。

不記得司儀都說了什麼,也不記得自己每一次的反應是什麼,只是一直一直的隨在季唯衍的身邊,他到哪兒,她就到哪兒,有他在,她就一切安心。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老婆,喜歡嗎?”司儀宣佈開席的時候,季唯衍俯首低問著喻色。

“喜歡。”她是真心的喜歡,太盛大了,絕對超出了她所有的預想,而更多的,是那份驚喜所帶給她的震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