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番外:染色合體(45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0:31:02
A+ A- 關燈 聽書

“非凡,你在哪裡?”也不知簡非凡有沒有找到簡非離,這個,她一直擔著心。

“回來小城了,我查了我哥的行程,他買了這裡的機票,便跟著追了過來,可惜,我在小城找了他兩天,也找不到他的人,喻色,上次謝謝你給我的消息。”至少,讓他查到了簡非離的行踪。

父親走了,他如今就只有簡非離這一個親人,他失踪了,甚至放下了簡氏,這是最讓簡非凡震驚的,在他的記憶裏,簡非離絕對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人,可簡非離居然一點交待都沒有的說不見就不見了,至今,仍找不到他的人。

“過幾天,我也會回去吧。”季唯衍沒有說過哪在要回去小城,但她知道他應該很快就要回去了,因為,聶香香快生了,也就在這幾天。

聶香香於季唯衍沒有任何意義,但是聶香香所懷的孩子卻相當於季唯雪一樣的,所以,他必是要回去的。

“好,回來找我,一起吃個飯吧。”簡非凡輕輕說過,那聲音落在喻色的耳中含著淡淡的殤,讓她心口一震,“嗯,會的。”

“什麼時候大婚?”

“我……”她不知道,季唯衍只說要在新加坡和小城舉行兩次婚禮,然後時間上他卻從來也沒有明示過,只說等他的臉恢復為原樣就結婚,可他的臉什麼時候恢復,她一點也不知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沒說起嗎?”簡非凡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等我打給他,這都多久了,他若是不珍惜,我就……”

“非凡,他很忙,季氏收回了。”

“對於一個商人來說,永遠都是忙碌的,難道,他要拖一輩子?這不是理由。”簡非凡氣憤了,他放手了,可是季唯衍這樣久了都沒有娶喻色,讓他不由自主的就想為喻色打抱不平。

喻色抿唇,一時不知要如何回應了。

聽到這邊安靜不說話,大抵也是知道自己太急切了,簡非凡緩和了些口氣,輕聲說道:“我知道他的事情我管不著,可是,你的事情我不能不管,喻色,你說過,我們做一輩子的朋友的。”“朋友”二字出口,他眸子居然潮潤了,他一個大男人,是有多沒用呢。

“嗯,是一輩子的朋友。”

“所以,無論何時何地,只要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來找我這個朋友,小色,我永遠站在你這一邊。”哪怕是她錯了,在他眼裡也永遠都是對的,他不是她的男神,可她卻是他的女神,永遠的女神。

“非凡,謝謝。”

“等你回來再見,拜。”

“拜。”

非凡回去了。

其實她也該回去了。

因為小城有她太多的牽掛。

她知道季唯衍暫時離不開新加坡,所以她打算把孩子從小城接到這裡來,這樣,至少一家五口能够在一起,這樣,她才不用在這裡的時候惦著孩子,在小城的時候惦念著季唯衍。

掛斷了簡非凡的電話,不知怎麼的,她的心突然間沒來由的就哀傷了起來。

好久才重拾回心情開始工作。

季唯衍果然一整天都沒有回到公司。

她中午叫了外賣,草草的吃了幾口就繼續工作,只想用工作來消解心底裏的那份哀傷。

卻是,怎麼也消解不去。

總是覺得他突然間不見了一定是有大事情瞞著她。

下班了。

季唯衍一直沒有電話打回來。

她也不知他現在有沒有回別墅。

但是他不在公司卻是肯定的。

這就是她在他隔壁辦公的好處,想知道他回來沒回來,只需去隔壁瞄一眼就什麼都清楚了。

“喻小姐,下班了,你還要加班嗎?”時間的指針已經指向近七點鐘了,她不走秘書也走不成,再有,肚子也有些餓了,不好意思的點頭,“不了,我下班。”

收拾了辦公桌上的檔資料,背了包離開季氏塔樓,最近她每天出入季氏都是與季唯衍一起的,他們一起來一起回別墅。

兩個人一起的身影,甜蜜的虐死了季氏的單身狗。

但是今個,他只送她過來了,卻到現在也沒有接她。

算了,她去坐公車吧。

好久都沒有坐公車了,擠一擠的感覺也挺好的。

一個人的時光有些閑也有些無聊,喻色慢悠悠的走到公車站,錯過了一輛公車,眼看著公車從面前駛過,她卻不以為意。

從包裏翻了兩個硬幣,這是她買菜的時候留下的,這個時候正好用上。

望著公車的方向,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人很多,不過,新加坡的人很有秩序,排隊上車不見半點雜亂。

她等的車來了。

喻色才要上車,忽而,公車前的一輛小車駛到了她的面前,停下。

寶藍色的蘭博基尼。

她認識,是季唯衍的車。

“阿染……”喻色眼睛一亮,還以為是季唯衍發現她在等公車要帶她離開呢,不想,當車門打開,看到的居然是許山坐在駕駛座上,才有的期待一下子轉為了失落,但她還是乖巧的坐了上去,“許山,怎麼是你?唯衍呢?”

“他有事。”

“有事兒?”什麼事這麼忙的居然讓許山來接他。

“先生說一會要出席一個活動,要你陪他一起參加。”

“我?”這也太突然襲擊了吧,喻色指指自己的鼻子,“你確定?”

“確定。”

“什麼活動?很正式的場合嗎?”

“對,所以家後要先隨我去換一下衣服,再化一下妝,這樣才方便出席。”許山邊開車邊認真的說到。

喻色低頭看看自己身上這身衣服,典型的職業套裝,若是參加正式的宴會的確是不合適,“阿染怎麼不直接跟我說呢?都這個點了,會不會太晚而來不及?”這都晚上七點多了,等她去化了妝換了衣服最少也要折騰一個小時,那還是少的,到時候就要近九點了,還去參加什麼宴會?

“來得及。”不想,許山一點都沒猶豫的就說來得及。

喻色只好安靜的隨他安排了。

想來季唯衍應該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在處理吧,所以才沒時間打電話給她,那她也就不要去打擾他了。

等到了,見了面,便什麼都知道了。

十分鐘後,許山將蘭博停在了一家婚慶公司的大門前,“家後請隨我來。”

“咦,不是說要化妝要換禮服嗎,怎麼來這裡了?”

“這裡比較近,就近就來了,免得讓先生等太久。”

“結婚的禮服跟晚宴的禮服不一樣吧。”

“除了顏色以外其它都差不多,讓他們做一樣的,走吧。”許山半點不停,頭前引路帶著喻色往婚慶公司走去,很快就進去了。

一個漂亮的女造型師迎了上來,“許先生的,你說的就是這位小姐吧?”

“對,麻煩請快些。”許山點點頭,便把喻色交給了女造型師。

“喻小姐真漂亮。”

喻色有些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

“不麻煩不麻煩,好久都沒有為這麼漂亮的美人做造型了,我樂意之至。”

於是,喻色又開始了如那一晚去會所之前的經歷,化妝做頭髮,但是這次,她只要乖乖坐著就好,女造型師也不問她,就按照她自己的意思做了起來,但是妝容和頭髮做出的居然全都合她的意,讓她很是吃驚,“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樣的妝容?”

“呵,一看小姐的氣質最配這樣的妝容了,你放心,我們一定做到你滿意。”

半個多小時過去了,喻色就如脫胎換骨般的換了一個人似的。

淡淡的彩妝讓她全身都充斥著一種迷離飄渺的味道。

髮型是挽起來的新娘款兒,喻色其實是有些抗告的,可是女造型師說這樣的髮型也有很多參加宴會的,她想想反正新加坡的上流社會上次就認得她了,她也不差再多一次,隨便吧,只要來得及與季唯衍匯合就好。

妝好了,髮型也好了,現在,就只剩下選一件衣服了。

兩分鐘後,一排的各種各樣顏色的禮服就擺在了她的面前。

也許是因為是婚慶公司吧,所以紅色的居多,但她更喜歡淺色系的。

“我要那件銀色的。”

“好的。”造型師取了過來,“哎呀,這個尺碼太大了,不適合喻小姐,喻小姐再換一件吧。”

“好吧。”喻色再找,又選了一件淺藍色的,結果,也是尺寸不適合。

喻色惱了,參加個宴會而已,再折騰下去她絕對要遲到了,她可不想阿染等她,“把我能穿的尺寸拿過來,其它沒有我尺寸的就不要再讓我選了。”

結果,等那些沒有尺寸的一撤走,剩下的就只有紅色的了,喻色無言,看看時間上已經不允許了,便道;“就這件吧。”

“好的,我幫你穿上。”造型師拿下那件禮服帶著喻色往試衣間走去。

三分鐘後,喻色整妝而出,全都妥妥的了。

只是看著鏡子裏的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我這樣有點象新娘子呢,到了宴會上人家會不會笑我?”

“不會的,我們新加坡的宴會上最流行這樣的妝容了。”

“是嗎?”喻色其實是有些質疑的,因為上次去參加宴會,她好象並沒有看到有幾個人穿紅。

但是現在,她還有選擇嗎?

不想阿染等她。

那便,隨意好了。